|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九零章 初探城隍宝殿
  正屋里。要?看??书·1书k?a?nshu·cc

  “它肯定是飞尸!”常龙从空间出来,如是说道,“身上没有阳气,带有阴煞之气,并且它说话、行动时,我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魂力波动。”

  香香也道:“香香感觉到它全身笼着死气,绝对不是活人,也不象是鬼魂。”

  黑夜正色道:“我找不到它的死门。”

  其实,昨晚,见过那蓝袍道人后,沐晚心中已经有底。这会儿,大家一交流,只不过是更加肯定而已。是以,她沉声说道:“我不信它真的是不毁不灭之身!”接着,她说出了昨晚的现,“我觉得它没有神识这项神通。你们以为呢?”

  香香“滋”的吸了一口气:“好象是不曾见它动用过神识。”

  黑夜点头。

  常龙说道:“它无魂无魄,哪来的神识?”

  “除此之外,你们还有什么现吗?”沐晚说道,“我们找一找,看他还有什么短处。”

  香香抢先说道:“它眼神儿不好。”

  黑夜摇头:“这东西奸滑得很,也有可能是使诈。”

  “对哦。也许它是故意骗我们的呢。”香香哼道,“刚刚从庙里出来的时候,香香顺便查了一下门口那些杂草的记忆。昨晚,它一直守在庙门口,根本就没有走远。”

  常龙沉吟片刻,提议道:“反正现在我们在暗,它在明。不如我们现在去城隍宝殿查看一二,兴许会有什么新的现。”

  沐晚也是这么认为的。

  这次,为了不惊动蓝袍道士,连香香都藏在了空间里。沐晚出了客栈后,寻了条僻静无人的巷子换回女装——荆钗粗布罗裙,蓝布罗帕包头,挽了一个小竹篮子,在里衣上画了三道敛息符。

  仅是这样还远远不够。她的容貌过人,招人得很,必须得易容一番。?壹?看书·1?k?a?n?shu·cc要是换以前。服下一颗易容丹,心念一动,想变成什么样儿都行。但是,这回她不敢贸然服用易容丹。所以,只好借助一些外物。

  比如说,她拿出一只长颈锡壶在左边脸颊上使劲蹭了蹭,捣鼓出一大块青黑色的胎记,遮住大半边脸;担心弹指可破的皮肤露出马脚。她特意从三清鼎上抹了一把锅灰,擦在脸、脖子和手上。这样一来,露在外面的皮肤有些黑不溜秋。

  就这样,她装扮成一名相貌丑陋的小媳妇,低头离开巷子——自从城隍老爷每年都要娶一房新夫人后,燕云城里的未婚女子都藏在家里,不敢出门行走。

  城隍宝殿的香火旺盛,周边有不少香烛摊子。和前来上香的人们一样,沐晚也买了一束香。看到旁边有一家点心店,她特意过去买了三样点心。充当贡品。

  空间里,香香解开了黑夜和常龙身上的禁制。是以,他们俩也和她一样,能看到外面的情形。

  常龙用神识群:这里分明被修成了养尸地!

  黑夜也道:宝殿下面的阴煞之气好浓!

  香香也看出了一点名堂:宝殿上有阵法波动。到了里面,大家不要妄动神识和灵力!

  沐晚心中凛然,深吸一口气,混在人群里进入了宝殿。

  一进大殿,立刻有一道阴凉之气扑面而来。沐晚抬头。大殿之内供着一座真人大小的城隍彩像。一边立着一位歪脖驼背,做提笔疾书状的红衣判官,另一边是牛头马面的鬼差。手执写有“勾魂”二字的黑色令牌。判官和鬼差也是彩像,不过只有城隍彩像的一半高。三尊彩像都是青面獠牙,面容狰狞。

  大殿的两侧都点着数排油碗灯,密密麻麻的。数以千计。很多信徒祭拜过后,就会去偏殿请一盏神灯,点燃搁在两侧的长灯架上。据说,只要神灯不灭,都能得到城隍老爷的庇护。

  正殿之内,并不见蓝袍道士。但是。这么多人来来往往,却没人有敢咳嗽一声。大家默不做声的烧香,在心里祷告,秩序井然。

  沐晚混在人群里,也装模作样的烧香,在供桌前叩了三个响头,祷告一番。?要看?书1ka?nshu·cc然后,和人们一道去了东边的偏殿里。

  蓝袍道人盘腿坐在屋里,派“神灯”!他的身边摆满了拳头大的油碗灯。右手边摆着一个半人高的功德箱。

  一盏油碗灯要二两银子。交了钱后,自己挑取一盏油碗灯,捧在手里,报出要保佑之人的名字。蓝袍道士右手在油灯上飞快的划了一个圈。

  “呼!”油碗灯便被点亮了。

  于是,捧灯之人千恩万谢的行了礼,捧着油碗灯去大殿摆灯。

  后来的人们自动排成长龙队,静静的等候。

  沐晚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也排在队尾,跟着慢慢的往前挪。

  过了一柱香的工夫,终于轮到她了。

  和寻常的香客一样,她也跪在供桌前面的蒲团上,叩了一个头,双手递过去二两银子。

  蓝袍道士却没有接银子,挑眉问道:“小娘子,你不是本地人?”

  沐晚手捧银两长跪着,嗡声答道:“禀仙长,小妇人的外祖家在此。小妇人回来探亲,澳门赌博网站:听舅舅们说,这里的城隍老爷最为灵验,所以过来求城隍老爷庇佑。”心道:这家伙真的好生厉害!

  蓝袍道士“哦”了一声,说道:“那就难了。一方城隍,只管一方。还有,你虽作妇人打扮,却是非嫁之身,是想有意欺瞒城隍老爷吗?”

  还好,沐晚来之前就想好了说辞,张口就来:“禀仙长,小妇人是前三年成婚,只是家里夫婿年幼……小妇人想给夫婿求盏神灯。”装成娇羞的样子,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蓝袍道士没有现什么破绽,是以,说道:“我们城隍老爷只管本地之人,你夫婿是本地人吗?”

  沐晚摇头。

  蓝袍道士轻轻拂袖:“不是本地人,你求了也没用,莫浪费银子。下一个。”

  “仙长高义。”沐晚也是千恩万谢的叩了一个头,才提着竹篮离开。

  殿里到处都可见阵法波动,是以,沐晚不敢乱走,就此出了城隍宝殿。

  走到大街上,金灿灿的太阳照在身上,缠绕在身上的阴沁之感似乎减轻不少。沐晚吐出一口浊气。

  这时,黑夜来一道神识:姑娘,你身上沾了一丝那东西的气息。

  应该是刚刚那道士拂袖时沾上的!沐晚心中一惊,赶紧问道:怎么办?

  黑夜答道:在阳光下,气息好象在减弱。

  沐晚便装成挑选东西的样子,全然不顾周边人异样的眼光,在大街上慢慢的逛着。

  过了半个时辰,黑夜终于来神识:好了。气息散尽了。

  沐晚松了一口气。

  常龙过来一道神识:姑娘,去宝殿后面转一转。

  沐晚环顾四周,悄悄的避开人群,溜进了宝殿的后面。

  这里并没有阵法波动。

  但是,后面的情形,却令她倒吸一口冷气:额滴咯娘咧,宝殿后面竟然是个坟场!

  大白天的,也是死气沉沉,彻骨阴冷。

  还有就是,以宝殿为中心,周边一里之内不见一棵树,一兜草……完全不见任何活物!

  沐晚定了定心神,想走进坟场看一下墓碑上的名字。

  常龙又来神识:这一片都是养尸地,不要进去!

  沐晚立刻止步。

  常龙:我已经看清了那些名字。可以了。

  于是,沐晚转身离开。

  一回到大街上,常龙又来神识:姑娘,不要回客栈,先出城!

  沐晚不解,问道:为什么?

  常龙:我们去西郊看看。

  沐晚提着竹篮子,就从西门出了城。

  此时刚好是秋收过后,正是秋高气爽之时。然而,西郊却已然是初冬时节。草丛枯败,花木凋零,山风阴冷。

  根据常龙的要求,她爬到了西郊的一处山头上。

  整个西城的情形尽收眼底。

  沐晚定睛细看,恍然大悟,用神识群道:西城和西郊是属阴之地。城隍宝殿正好位于中心。

  常龙也道:不错,现在全城的阴煞之气都集于城隍宝殿。而城隍宝殿里又有足够的香火供奉,再配上殿中的阵法,完全能遮住日积月累的阴煞之气,足以遮人耳目。如果不是西郊的景象漏了破绽,我也不敢这么肯定。照此以往,不出三年,整个燕云城都会成为养尸地。到时,恐怕城之中人都会变成行尸走肉。那东西图谋甚大呀!

  沐晚心中“咯咚”作响,着了大急:如何是好?城中起码有好几万人!

  香香:刚刚香香看了宝殿和后面的坟场后,翻了好久的传承,终于找到相关记载。两者合在一起,正好是一个大型的五仙玄阴大阵。还有,香香知道为什么那东西要一年娶一次亲了。随着阴煞之气的增多,五仙玄./book/阴大阵是可以升级的。每升一级,就会新生成一个阵心。每个阵心都要用一具八字带阴,且元阴未失的女尸镇住。此阵最高可达五级。现在,很快就要升到第二级,阵心已经隐约可见。已经产生的那个阵心上面确实镇了一具棺木。现在只有一个阵心,还好对付,我们一定要抢在第二阵心形成之前,烧掉那具棺木里的女尸,这样就能破了五仙玄阴大阵。

  常龙飞快的补充:阵法与那东西是一体的。它通过五仙玄阴大阵源源不断的获得阴煞之气,从而提升修为。反过来,如果大阵被毁,它定会受阵法反噬,修为大打折扣。所以,要除掉那东西,必须先毁阵。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晓星辰、jadeyang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