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八九章 蓝袍道士
  常龙对练尸术也只知皮毛,闻言说道:“不急。&..(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如果非城隍老爷所为,我们不如先找到此地的城隍老爷。”

  沐晚点头:“有道理。城隍老爷在此经营多年,地头熟。”总比他们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的强。

  此时,太阳偏西,已近黄昏。

  沐晚欲在小院里布设阵法。常龙拦住她:“我们不知道对方的深浅,贸然布下阵法,极有可能对付不了它,反而是打草惊蛇。”

  香香抚着胸口说道:“还好,我们这次出来,衣服上都画有敛息符,气息没有外泄。”——因为宗门严令不许在外头暴露太一宗弟子的身份,所以,沐晚索性在大家的衣袍上都加了数道敛息符。

  没想到,歪打正着,这会儿帮了他们的大忙。

  纵使是这样,常龙还是说道:“小心为妙。入夜后,我们先莫要轻动神识。”

  是以,沐晚放弃了布设阵法的念头——她现在拥的阵法只有一套小无相阵,以及师尊赐下的两套剑阵。如果真是飞尸的话,正如常龙所言,不但防不了对方,反而会暴露己方的存在。

  香香抓紧时间,查探周边的草木记忆,找到原来的城隍庙,以及现在的城隍宝刹的所在之地。

  略作休整,黑夜和常龙依然藏在空间里。沐晚与香香出了小院,向店外走去。

  “两位道长,要出去啊?”店小二小陈快步迎了上来。

  沐晚点头:“外面挺热闹的,出去走走。”

  小陈靠近些,压低声音提醒道:“两位就在附近走走罢,天黑之后,记得要赶回来。”

  沐晚故作迷糊:“城中有宵禁?”

  小陈摇头:“倒没有宵禁。据说。新来的城隍老爷喜欢晚上出来巡视,所以,天黑之后,我们这里的人都关紧门窗,不敢出门,生怕冲撞了城隍老爷。到时,街面上连打更的人都没有。冷冷清清。乌漆抹黑,也没什么好逛的。还有就是,小店也会关门闭户。要到明天天明之后才会开门。二位若是天黑之前赶不回来,恐怕就进不来了。”

  “知道了。多谢提醒。”沐晚抱拳道谢。

  “记得早点回来啊。”小陈摆摆手,自去忙活。

  出了客栈,果然街上的行人步履匆匆。街边的商贩忙着收摊,不少店面也开始打烊。

  两人相对一视。快步向城西走去。

  她们先去原来的城隍庙。

  旧址也在西城的南端。而新殿则在西城的北端,中间隔着好几条街呢。

  在凡人界,两人不敢动用步法,所以。等她们赶到城西时,天色渐黑。果然如小陈所言,所到之处。路上没有行人,住户们无不关门闭户。整座城市不见一点灯火。陷入一片黑沉沉的死寂。

  “都赶上冥界的白天了。”香香压低声音哼哼。

  旧址就在前面。那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庙,破烂不堪,斑驳的门匾歪挂着,摇摇欲坠,庙门不知何处去了,大门洞开,庙外的杂草丛都有半人高了。

  “进去看看。”沐晚环视四周,径直进入庙里。

  香香过去,伸手摸了一把门口的杂草丛,迅速查探它们的记忆。

  “姐姐,城隍老爷不在里头。”她跟上沐晚,小声说道。

  沐晚微微颌首:“也先看看,说不定能有什么发现呢。”

  庙里也是杂草蓬生,连张供桌都没有。城隍老爷的泥像没了头,灰尘完全遮住了原来的颜然,糊满了蜘蛛网。

  香香拧眉,小声说道:“也不知道这里的黄泉道还在不在?”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沐晚说道:“对啊,城隍庙里最重要的就是黄泉通道了。我们现在去看看。”

  “好的呀。”香香用破阵掌算出方位,与沐晚在后院找到了一口枯井。

  “应该是这里。”她如是说道。

  然而,两人走近一看,枯井已经被填得严严实实,空余一个塌了半边的井台。

  沐晚深吸一口气:“莫非是此地的黄泉通道挪了地方?”

  香香闻言,又飞快的掐算起来。过了一会儿,她摇头:“此地的方位并没有挪改过的迹象。”在阵法上,有一招叫做“乾坤大挪位”,可以挪改方位,从而改变风水。

  沐晚道了声“怪哉”,召出黑夜和常龙。

  黑夜一出来,便说道:“此地的阴煞之气淡薄,真不象是城隍庙。”

  常龙拧眉看着被填的枯井,吐出一口浊气:“按道理黄泉通道被堵,鬼差定会觉察,不可能听之任之。除非……”

  见他欲言又止,香香忍不住直问:“除非什么?”

  “除非是得到了冥司的许可。”常龙答道,“要真是冥司认可了的话,搞不好真是新上任的城隍老爷所为。”

  这时,黑夜飞快的说道:“收声,有东西过来了。”说着,他第一时间飞窜到一棵大树之上,用枝叶遮住身形。

  他说的是“东西”,而非“人”,众人闻言,无不毛骨悚然,立刻闭紧嘴巴,很有默契的各自找了一棵树,藏在枝叶之中。

  黑夜挥袖,抹掉大家的脚印等痕迹。

  香香暗中用万木令,号令后院的树木护住众人——她现在是万木之王,动用万木令无须动用灵力。所以,有她在,对于众人来说,没有比树冠里更好的藏身之所。

  枝叶沙沙轻响,转眼将四人遮得严严实实。

  不一会儿,一阵很轻的脚步声渐行渐近。

  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沐晚蹲在一棵槐树的枝丫上,屏住呼吸,生怕漏掉一丝阳气。

  居高临下,透过枝叶的缝隙,她能清楚的看到整个后院的情形。

  终于,一个身着八卦祥云蓝色道袍的道士走进了后院。他留着一缕山羊胡子。又瘦又高,从面相上看是年过四旬。

  筑基九层!

  沐晚心念一动,索性封闭五感,感知对方的气息。

  不料,对方的气息怪异得很,居然是一团灰色的迷雾!不是人形!

  沐晚心中一惊,差点泄了气——她经常感知外物。也与和黑夜交流过观察心得。通常来说。只要是活人,无论是凡人,还是修真者。其气息都是呈人形,与其本人一般大小。而象常龙,他的气息就是一个白色的光团。

  故而,她可以肯定+确定:眼前这个道士肯定不是活人!

  怪不得黑夜称其为“东西”!

  只可惜。当初下黄泉道时,她心脉未开。所以不知鬼差们的气息是什么样子。不然,对方是否为本地的城隍老爷,此刻,她已经有答案了。

  蓝袍道士在后院转了一圈。道了声“奇怪,明明听到有人说话来着”,摇头晃脑的离去。

  其声音低沉。略还沙哑,与寻常男子没有太大的区别。

  沐晚仍然不敢动。

  香香等人也是一动未动。

  果然。过了半刻钟,蓝袍道士又折了回来。这次,他比先前找得更加仔细。尤其是枯井及其附近,他几乎是一寸地,一寸地的细查。貌似他的眼神不太好使,查看地上的情形时,脸都快贴到地上了。

  此时,沐晚等人无不庆幸——黑夜够机警,养成了随时抹痕迹的良好习惯。

  蓝袍道士贴着地面找了半刻多钟,一无所获,终于离去。

  沐晚生怕他又使诈,杀回马枪,仍然是呆在树上不敢妄动。

  显然,香香他们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他们三个也呆在树上,没有下来。

  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沐晚快憋不住了,取出一只“呼吸袋”赶紧换气。

  事实证明,他们四个的谨慎是完全必要的。

  因为沐晚才换完气,收好“呼吸袋”,蓝袍道士又出现了!

  这回,他象鬼魅一样,悄无声息的“飘”进了后院。

  沐晚以为是自己换气,引来了对方,吓得后背上冷汗直流。

  蓝袍道士脚不沾地,站在后院的中央,厉声说道:“都出来吧,莫要道爷动手相请!”

  四人依旧是一动不动——呵呵,都是见过世面的。不拿出点真手段来,就想讹人,没门儿!

  蓝袍道士真的是虚张声势,又叫了几声,见无人回应,又离开了。

  沐晚吸取经验教训,赶紧取出“呼吸袋”换气。然后,接着屏气。

  接下来,蓝袍道士每隔一个时辰都会过来转一圈。

  他们四个已经习以为常。反正外面也没有更好的去处,所以,他们很默契的都留在树上,没有动弹。

  终于,天边现出第一缕阳光,天亮了!

  蓝袍道士又转了一圈后,又离去。

  过了半刻钟,天色大亮。黑夜从树上跳下来,挥手招呼众人:“都下来吧,他回去了。”

  嗖嗖嗖。

  其余三人这才纵身跃下树。

  “走,先回客栈。”沐晚飞快的说道。经过一晚的观察,她发现了蓝袍道士的一个短板:对方明显不具有神识这项神通!

  所以,他们无须担心被对方的神识跟踪。

  此时,街道上已经有人行走。两边的店铺陆续开张。沉睡一晚的燕云城沐浴在朝阳里,渐渐醒来。

  黑夜和常龙仍然藏进空间里。沐晚与香香返回客栈。

  小陈在门口招揽客人,看到她们俩,愕然的问道:“两位昨晚没回来?”

  沐晚笑道:“唔,昨天多谢小哥提醒,我们只在附近转了转就回来了。看到大家都没有点灯,所以,我们也早早的歇下了。”

  小陈不疑有他,笑道:“两位道长起得可真早。”

  “习惯了。”沐晚笑了笑,与香香穿过大堂,径直回到小院里。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老十01、那兰红叶的平安符,多谢书友婴宁1991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