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八八章 这事,我想管
  这时,锣鼓声渐近,象是到这边来了。本文由 。。 首发

  沐晚带着香香走出巷子。

  两名衙差开道,一名穿红着绿的官媒婆手里端着个大红圆木盘,盘中摆着一朵拳头大的红绸花,身后跟着一支锣鼓队,吹吹打打的在街口的一户人家面前停了下来。

  “红花到!”官媒婆双手端着圆盘,在门口高声大叫。

  身后,两名衙差上前将门拍得山响。

  过了一会儿,黑油大门打开,一名中年男子哭丧着脸从里走了出来。

  官媒婆上前福了个礼,笑嘻嘻的说道:“王郎中,给您贺喜了。两天后的辰时正,官府过来接令爱王小翠去城隍宝刹应选。喏,这是您家小翠姑娘的红花。”

  王郎中哆哆嗦嗦的接过圆盘。

  官媒婆又道:“王郎中,到时记得让小翠姑娘穿得喜庆些。要是惹怒了城隍老爷,你我都担待不起。”

  “是。”王郎中的脸更白了。

  “走喽,去下一家。”官媒婆挥手,带着锣鼓队渐行渐远。

  从门内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嚎:“我的小翠呀……”

  王郎中听了,身子一晃,几欲跌倒。

  “哎哟喂!”两名街坊连忙扶住他。

  众人围上来,七嘴八舌的安慰道:“王郎中,您别着急。我们这条街的风水好着呢。去年好几家的姑娘参选,都没中选。今年,小翠肯定选不着。”

  “就是。肯定选不上!”

  ……

  王郎中缓过劲来,向众人连声道谢:“承您贵言!承您贵言!”

  香香用神识对沐晚说道:什么人呀!别人家的姑娘就不是亲生的了!

  沐晚冲她摇摇头,不声不响的离开了人群,向主街上走去。

  一路上。她们又见到了几起“派花”。接花的人家无不愁云惨淡,与满街的喜庆装扮极为不衬。

  沐晚不解的对香香说道:“既然不乐意,他们为什么不搬离这里呢?”

  香香小声答道:“他们不敢走。去年,城隍年年要娶亲的事情定下来后,当天就有两户人家搬走。结果,两家子刚出城门,就飞沙走石。等风沙过后。两家人无一活口。全死在城门口了。一个个都是面相狰狞,浑身冰冷。后来,城隍宝殿里的道士出来解说。说是凡在此地界出生的人都归城隍老爷管,走不了。自那以后,燕云城里,没人再敢举家搬离。”

  说完了。香香用神识问道:姐姐,你说。真的会是城隍老爷做怪吗?

  好吧,她去了一趟冥界。觉得这事儿吧,还真象是冥界的做派。比如说,冥王爷也是年年都要重新搞装修的主儿。

  沐晚摇头:不知道。不过。城隍老爷好歹也是冥界派过来的一方官员,应该受天道约束,不会这般肆无忌惮吧。

  吐出一口浊气。她说道:“走,先找到外祖家再说。”

  “好的呀。”

  前世。田妈妈曾跟沐晚提起过外祖家的地址——燕云城东门大街甜井巷赵府。赵府阔绰得很,整条甜井巷都是他们家的。是以,沐晚很顺利的就找到了赵府。

  很巧,官媒婆刚刚来这里派了花。看热闹的人群还没散去。不少人指着赵府的朱漆大门,议论纷纷。

  “赵家大娘子和谢三娘子是咱们燕云城里齐名的美人儿。去年,赵家大娘子不够年岁,结果,城隍老爷选了谢三娘子。今年,恐怕就是赵家大娘子了。”

  “城隍老爷的眼光可高了。依我看,也要赵家大娘子这样的美人儿才配得上城隍老爷。”

  “就是!”

  ……

  出来接花的人,沐晚认得。正是当年特意去京城给她添妆的大表兄,赵明谦。

  听到众人的议论,赵明谦的脸都白了。

  身边,一名管家打扮的中年男子冲众人不停的作揖:“众位街坊,澳门赌博网站:我们赵家世代居于此。与众位街坊抬头不见,低头见,烦请大家口下留情。”

  香香撇撇嘴,哼道:“这些人真是看戏不怕台高。他们家就保证永远不会生女儿吗?”

  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刚刚那些说风凉话的人听见。于是,那几人脸色乍变,立刻闭紧嘴巴,灰溜溜的走了。

  “走喽。”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围在赵府门前的人群呼啦啦的散了。

  赵明谦将圆盘递给管家,快步下台阶,冲沐晚和香香抱拳道谢:“多谢道长解围。”

  沐晚抱拳还了一礼:“一句话而已,赵公子客气了。”说着,她转身离去。

  香香愣了一下,赶紧跟了上去。

  姐姐,你不是特意来看望他们的吗?都到家门口了,为什么不进去呢?她用神识问道。

  沐晚一直走出街口,才停了下来。看着喜庆的街道,她对香香说道:“香香,这事,我想管。”不为别的,只为外祖一家。且不说,两世,外祖家都对她多有照拂,而她却从未回报过一点一滴。哪怕就是看在生母的面上,她也不能任外祖家时时刻刻生活在城隍老爷的淫威之下!

  所以,在事情没的搞明白之前,她不想与外祖家相认。

  香香向来唯她马首是瞻,满口应下:“好的呀。”

  于是,沐晚决定先找家客栈住下来。

  恰好不远处就有一家“鸿运客栈”,门口车水马龙,挺热闹的。沐晚和香香径直走了过去。

  见是一名道士,店小二挺热忱的,满脸堆笑的迎上来:“两位道长,是打尖还是住店?”

  沐晚答道:“有没有安静、干净的小院子?”

  是两个有钱的道士!店小二脸上的笑意更真切了:“有的。不过在后院。一天要二两银子,吃食另外结算。”

  “带我去。”沐晚扔给他一锭银子。

  店小二双手接住,掂了掂,起码有四两多

  “好咧!”他喜道,“两位道长。请随小的来。”

  店小二将她们引到后院。那里果然有一排青砖小院子。指出三个空院子,他问道:“道长,这三个院子都是一样的,您要哪一个呢?”

  沐晚选了最里面的那个:“就它吧。”

  于是,店小二便带她们过去,打开门,说道:“这些院子。我们天天都会打扫收拾的。里面干净着呢。包管您立刻能入住。还有。小院里只有一些粗使的家什,被褥、枕席,还有锅碗瓢盆都是要客官自带的。”然后。他顿了顿,又问道,“两位的行囊在哪里呢?要不要我们帮忙挑运过来?”

  沐晚摆手说道:“我自有安排。”说着,给了他一角碎银。“有劳小哥了。”

  店小二袖了赏银,欢喜的作揖:“小的叫小陈。就在前面做事。道长要是有什么吩咐,只管来找小的就是。”然后,他详细的问了沐晚的尊姓大名,说是去柜台上给她们登记。这样的话。她们俩就不必再特意去掌柜那里登记了。

  打发走店小二,香香立刻关紧院门。

  沐晚放出神识,铺满整个小院。院中的情形一目了然:一共三间房,正房。和东、西厢房各一间。其中,正房最大,是个通间,比两边厢房大两倍还有余。屋里、院子里确实收拾得纤尘不染,但是,每间房里就摆了一张光秃秃的木架床。唔,院子的东北角还有一口绛色的大瓦缸,应该是水缸。

  沐晚在正房里召出黑夜和常龙。

  “黑夜,你看看,城中有无戾气。”她吩咐道。先前在小巷里,她曾封闭五感,察看周边的气息。不过,她没有发觉有什么异样。

  黑夜深吸一口气,旋即摇头:“并没有戾气,只有阴气。”

  常龙也拧眉说道:“我感觉到城西隐约有阴煞之气。”

  难道真的是城隍老爷?沐晚将城中的怪事告诉两人——他们俩被香香下了禁制,在空间里,无法动用神识查看外面的情形。

  黑夜抚额:“这个城隍老爷居然不把人命当回事,天道也不管管他!”

  常龙摇头叹道:“在冥界,欺男霸女的事也时有发生。冥王并不会过多干涉。”

  沐晚急道:“难道真是城隍所为?”

  香香插嘴道:“姐姐的小表妹今年也要参选。”

  “我再看看。“黑夜闻言,看着城西方向。过了一会儿,他闭上眼睛又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说道,“那边确实没有戾气,只有一道若有若无的阴煞之气。还有,气息之中,杂有恶臭。而冥界的阴煞之气是无臭的。”

  “也就是说,未必是城隍老爷?”沐晚追问道。

  常龙叹道:“如果不是城隍老爷,十有*也是只阴物。要是后者的话,阴煞之气能如此内敛,只怕修为在我等之上。”

  香香不解:“阴物?是什么?”她想问“是不是鬼”,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下了——常龙就是只千年老鬼啊。

  常龙却一点儿也不在意,直言道:“可能是鬼,也可能是鬼畜,或者阴尸。不过,黑爷说闻到了一丝恶臭,那么,鬼畜或阴尸的可能性更大。”

  “阴尸不就是僵尸吗?”沐晚听懂了。老祖的藏书里有详细介绍过。有一种道传,叫做练尸道,用的就是僵尸。

  常龙点头:“能将阴煞之气内敛到若有若无,非飞尸不能为也。”

  “什么是飞尸?”黑夜居然不知道。

  沐晚硬着头皮向他科普:僵尸分为白僵、黑僵、跳尸、飞尸。据说,在炎华界,飞尸是最高级别的僵尸存在。他昼伏夜出,行动敏捷,好吸食人血,并且不畏阳光。最主要的是,他们无魂无魄,没有死门,有无尽的寿命!故而,在修真界,飞尸与妖、魔、鬼齐名,并称之为“怪”!

  香香只觉得背由后凉风阵阵,不自主的往沐晚身边靠拢。

  黑夜表示不服:“什么玩意儿,也敢与我们齐名。我定要去会会他!”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笑笑5555555的平安符,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小镜之、abadaisy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