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七八章 认可
  沐晚没有保留,无论是预处理药材,还是转炉法,以及炼丹手法的相应改变,都一一详加说明。し

  台上、台下,连一句咳嗽声都没有。人们聚精会神的听着。

  末了,沐晚又抱拳行礼,说道:“弟子禀报完毕。”说完,她向清沅真人那边走过去。

  后者笑盈盈的冲她连连颌首,压低声音说道:“好样的!”

  沐晚飞快的吐了吐舌头,站在她的座位后,执弟子礼,垂手侍立。

  老祖们带头,台上、台下又一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掌教真人起身,飞快的走到广成老祖跟前,抱拳说道:“老祖,弟子斗胆,想请老祖们指点一二,可否?”

  广成老祖点头笑道:“嗯,各位师弟,咱们今天可不能白吃白喝。大家有什么想说的,都不妨说出来。”然后,他看向广仁老祖,“五师弟,今儿你是内行,所以,等弟兄几个都说完了,你再说,如何?”

  广仁老祖点头称是。

  广成老祖又看向广源老祖:“三师弟,小丫头是你们峰的,就收你来开头,如何?”

  “好啊。”广源老祖得意的笑了,“本座尝过了小丫头的养灵丹和辟谷丹。老实说,咱剑道峰的弟子能开这么大的品丹会,本座实在是太高兴了,只可惜,每样就只给一粒丹,两味丹又入口即化,所以,本座真的是连味儿都没尝出来。不过,筑基期的娃娃,能把丹毒控制到这个程度,真心不错。”说着,他对其他几位老祖笑道。“呵呵,自家的小徒孙,很讨喜,忍不住多夸了几句,兄弟几个都见谅。”

  大家呵呵轻笑。好吧,老祖们都是活了几千岁的人精,自然听出了话里的意思——前面的都是场面话。后面这一句才是重点:无论沐晚的丹道天赋如何。她都是他广源子的小徒孙。是剑道峰的弟子,大家谁也别想挖走!

  广茂老祖清了清嗓子说道:“本座很看好小丫头的新式炼丹法。省时,省力。高品质,大幅度的提高了药材的利用率。最难得的是,本座听闻,小丫头是想借品丹会。向大家推广此法门。小小年纪,能有这样的胸怀。是我宗门之福,也是东华修真界之福。”说着,他向广源老祖抱了抱拳,“三师弟的道传。本座不服不行。”

  后者乐呵呵的抱拳回礼:“二哥过奖了。”

  其余老祖也一一点评。无一不夸沐晚有想法,推陈出新,大公无私。云云。

  广成老祖是倒数第二个点评。他微微颌首,说道:“我太一宗开山立派已有五千多年。期间涌现出无数优秀的弟子。是以,我太一宗才能屹立炎华界,五千年长青。今儿,本座又看到了一位后起之秀,澳门赌博网站:沐晚。在她身上,本座看到了我太一宗弟子的许多优秀品质,机敏,好学,坚持,克己复礼,道心坚固……而她最重要的品质是,心怀大道,不为名利迷了眼。而且,本座今天也留心观察了这一次的品丹会。参与筹备的都是一些年轻的弟子们。从他们的身上,本座都能看到这种优秀的品质。我太一宗年轻一代的弟子们如此优秀,太一宗何愁没有未来!何愁没有希望!仙道再难,也难不倒我们太一宗!所以,本座今天很高兴,也很振奋。能培养出如此优秀的弟子,你们每一位都是好样的!”

  台下又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不少真人热泪盈眶,双手拍得通红。

  最后是广仁老祖做压轴点评。

  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面向台下,说道:“作为一个丹修,研创新丹,提高药材利用率,提高丹品,降低丹毒,这些都是我们的毕生追求。今天,小晚给我们展示她在这方面的努力钻研。如此大规模公开展示的目的,是为了介绍、推广和完善这种新的炼丹法门。本座虽然也是头次见识,却也很看好新法门。今天,小晚当众接连炼了两炉丹,大家应该都有所获,回去后不妨也试着用新法门炼丹。一个月后,青木峰举办一次金丹期的炼丹大会。大家聚在一起,再说一说,道一道对新法门的领悟。届时,小晚也要参加,和大家一起交流。”

  “是。”沐晚抱拳领命。

  台下,青木峰的真人们也齐齐起身领命。

  至此,品丹会的展示已经顺利结束。接下来是自由交流时间。不过,有老祖们在台上坐着,台下的真人们哪敢擅动、多言。是以,广成老祖率先起身离开。其余老祖见状,也跟在他身后,一起走出了主殿。

  “弟子恭送老祖们。”所有人都起身,行礼。

  几位首座真人按照事先的安排,鱼贯而出,去为老祖们送行。

  台上,清沅真人带着沐晚,挨个的去给太师祖、师祖见礼。

  太师祖道号乘风,是位化虚真君。他白面稀须,相貌儒雅,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受了沐晚的礼后,他赐下一个储物戒指,温声说道:“好孩子,拿去玩儿。”

  玄阳老祖之前未与沐晚正式见过面。这会儿,他站在太师祖身后,受了礼后,也赐了一个储物戒指,笑得合不拢嘴:“早日结丹,师祖带你去打妖兽。”那天,看到沐晚不过炼气期的修为就悟出了他的成名绝技,所以,他觉得沐晚是可造之材,原打算等她筑基之后,就带到身边,多多历练的。哪知,沐晚入了老祖们的眼。广源老祖特意召见他,不许他拔苗助长。所以,历练计划只能推迟到沐晚结丹以后。

  随后,师徒俩谢绝了清沅真人送行的请求,步履匆匆的离开了主殿——他们是随广源老祖一道出来的,自然也是要跟老祖一道回去。所以,不能过多逗留。

  这时,阳煜过来,小声说道:“清沅师姐。你与小晚都去侧殿歇息吧。不然,咱们青木峰的师兄们围上来,掌教师兄和我师尊也未必拦得住,小晚可能走不开。”

  清沅真人闻言,立刻带着沐晚走下炼丹台,向一旁的垂花门走去。

  台下,果然有真人离座。向她们走来。掌教真人见状。乐呵呵的招呼唐游:“上酒。”

  “是。”唐游带着一队抱着酒坛子的道童从两侧进入会场。

  掌教真人坐下来,说道:“小丫头接连炼了两炉丹,肯定是累坏了。我们先喝酒。让她歇会儿。”

  赤阳真人也回到台上的位置重新坐好。

  于是,离座的真人们不疑有他,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而主殿外面,清沅真人祭起穿云梭。带着沐晚、香香等人,返回观云岭。该说的。她家小徒弟都已经在会上说完了,还留下做什么?回答那些丹修的轮番提问吗?唔,她家小徒弟就一张嘴,台下可是坐着几百号金丹期的丹修呢。还是谢谢了。早走为妙!

  沐晚看着空空如也的大校场,很是好奇,问道:“师尊。老祖们是坐穹天战舰过来的吗?”

  清沅真人也看了一眼大校场,答道:“空中还有法力残留。老祖们想必是撕裂虚空过来的。”

  是吗?沐晚瞪大眼睛看去,却什么也看不到。

  清沅真人笑了:“撕裂虚空的法力痕迹,至少要金丹以上修为才能感觉得到。你现在修为尚浅,还察觉不到呢。”

  沐晚只好作罢。再看向身后的黑夜等人,只见他们一个个用近似痴迷的眼神瞅着大校场上空,她不由轻叹——不用说,他们三个都肯定看到了撕裂虚空的法力残留。

  目送他们一行人离开后,阳煜从垂花门回到主殿。

  此时,殿内,真人们正一边饮酒,一边小声的交流。

  掌教真人见了,放下手里的酒碗,向赤阳真人使了个眼色。

  后者起身,清咳一声,朗声说道:“诸位。”

  真人们立刻齐齐放下酒碗,看向台上——大家心里有无数的问题想当面问一问沐晚呢。他们哪里有什么心思喝酒?上好的酒,此刻喝起来也跟清水无二。

  赤阳真人抱拳,说道:“奉老祖法旨,我青木峰诸众,散会后,速速返回青木峰,在炼丹大会前,不得用任何形式打扰沐晚清修。”

  “是,弟子谨遵老祖法旨。”心中的愿望被无情戳破,众位真人心虽有不甘,却也只能遵旨行事。

  掌教真人乐呵呵的端起酒碗,招呼众人:“来,大家继续饮酒。”

  众人一齐举起酒碗。

  然而,这些丹修心里挂念着转炉炼丹法,这会儿见没机会与沐晚研讨,一个个心痒手痒,恨不得能插上翅膀,立刻飞回宝山开炉炼丹。是以,他们飞快的喝干碗里的酒,连嘴巴都顾不上抹,一个个向掌教真人告辞。

  后者也不强留他们。

  是以,很快,只有其余几峰的数十名真人留了下来。

  掌教真人不解的看向他们。

  一位真人站了起来,笑道:“师兄,今儿的丹药,还有吗?”

  原来是求丹的。

  掌教真人笑道:“我是真没有。”说着,他看向赤阳真人。

  后者飞快的摆手:“我也没有。仅有的两瓶丹,都进奉给老祖了。”

  众人轻叹。

  又有一名真人端着酒碗站了起来:“师兄,这酒叫什么名字,哪儿淘换来的?能否告知我们。”

  掌教真人答道:“酒水都是清沅师妹派人送过来的,叫做醉逍遥。”顿了顿,他颇为心痛的说道,“罢了,还剩了一些,你们一人带走一坛吧。”

  “多谢师兄。”大家乐了。

  有人笑道:“以前只知道五花岭的茶花是宗门一绝,没想到,还有美酒如斯,以后少不得要常去叨扰了。”

  他道出了大家的心声,众人皆哈哈大笑:“同去,同去。”

  吓得掌教真人连忙摆手:“这一个月内,谁都不能去。至少等新式炼丹法改进之后,在宗门里推广开来。诸位虽不是丹修,但也应该明白,这是宗门眼下的头等大事。”少了许多门派和世家的岁贡,他这个家越来越难当。沐晚所创的转炉炼丹法一旦在宗门内推广开来,可谓是替他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大家点头称是,一人拎了一坛酒,离开。

  唐绍等第七队的队员们也一人领到了一坛酒,他们跟着无忧、长宁、悟玄三位真人一并离开。

  一位身着外门筑基管事服饰的中年男子站起来,有些犹豫。

  林定一见了,提起一坛酒走过去,将酒递给他:“刘师弟,稍后,我送你一程。”

  他就是外门任务处的刘管事。

  “不必麻烦师兄了,我自己御剑回去就是。”抱着酒坛子,他感激的说道。

  林定一又塞给他一个下品储物袋,轻声说道:“这是小晚让我转交给你的。她说,以前在外门时,你对她多有照顾,这是她的一点心意,不成敬意,望你笑纳。”

  刘管事接过去,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待回到外门任务处的住所,他打开储物袋一看,里面全是丹药,养灵丹和回神丹各二十瓶。全是上品丹,和在会场上,他尝到的一模一样。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君烨的平安符,多谢书友五月风舞影的月/票,谢谢!

  第一更,到!(未完待续。)

  ps:我们这里有大、小年之说。今天是大年,是合家团圆的日子。某峰祝大家合家欢乐,吉祥如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