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六六章 火海
  热!

  好热!

  大门刚升起一道细缝,炙热的气流自里面“噗”的冲了出来。┠.〈〔。c﹝o{m

  白袍呼呼作响。常龙当机立断,将长枪扎在地上,才堪堪立住立住身形。

  黑夜反应也快,身形一晃,化成一道黑色的浓烟,罩住他们三个。

  所以,沐晚和香香站在他身后,并没有受到热浪的冲击。

  黑烟里,一个三尺多高的黑色核状物上面现出一双红色的眼睛,闪呀闪。黑夜的声音响起:“老常,洞里的空气很烫,你多做些阴珠手链。你们三个的手上、脚上都得戴上。”

  “好。”常龙收了长枪,又飞快的串起阴珠链子来。

  不一会儿,大门完全打开。他也做了十余条链子,分给沐晚和香香。他自己则在两个手腕上又分别多带了一串。

  “黑爷,你呢?”

  红眼睛又闪呀闪,黑夜的声音再度响起:“我不惧热。哦,老常,洞里也没有阳煞之气。”

  常龙闻言,吐出一口浊气:“行,那我也不惧。”说着,手上一晃,他提着龙胆亮银枪,大步跨出黑烟。

  沐晚和香香也戴好了珠链。她们俩相对一视,也双双走了出去。

  黑烟一摇,瞬间凝实成人形。

  “你们俩还扛得住吗?”黑夜问道。

  “无事。”沐晚汗涔涔的说道,“多补些水就行了。”

  香香也摇头:“还好。”

  于是,四人小心翼翼的向门内走去。依旧是常龙和黑夜在前面打头阵,沐晚与香香负责殿后。

  洞门口有一道红彤彤的巨石,遮住了众人的视线。然而,烫人的热气并不是从它身上出来的。而是来自巨石之后。

  沐晚深吸一口气,难受的皱紧眉头——这里的空气已经不能用“热”来形容。她每吸一口气,就象是吸进了一团火似的。

  香香大汗淋漓,小脸通红,背后伸出来的那十来条枝叶都被烤得有些蔫了。

  沐晚见状,连忙说道:“香香。快收回枝叶。你走我前面。”

  “好。═┝.〈。”

  一阵哗啦啦,香香赶紧收回枝叶,改为手里拿着一把亮晃晃的片肉刀,与沐晚并肩而行。

  他们慢慢的绕到巨石后面。

  “天啦噜!”香香惊呼。

  沐晚、常龙和黑夜也是齐齐石化。

  火海!

  他们看到了一片熊熊燃烧的火海!

  火光映得他们四人全身通红。

  沐晚回过神来。舔了舔焦干的嘴唇说道:“这里该不是一座火山的内部吧?”眼前的情景,和她从丹房的炉口向下看火山,相差无几。

  常龙说道:“确实是地火,但不象是火山。火焰下面没有流动的岩浆。”

  沐晚眯缝着眼睛,细看那些跳跃的火焰下面。是空的。深不见底,确实没有岩浆。

  香香也看出来了,狐疑的问道:“怪哉,下面什么也没有,这些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大家面面相觑。没人答得出。

  黑夜清咳一声,说道:“我们去里面看看,说不定就能找到火源了。”

  常龙立刻掏出地图。

  找到了正确看图的方式后,地图变得非常靠谱。他再次校准地图,这时,图上的那条小山脉线正指他们背后的红色巨石。

  四人不约而同的转过身去。

  只见巨石的背面。离地面不到一人高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圆形突起。在火光的照耀下,它红到透白,与整块巨石完全不同,甚是醒目。

  常龙将地图交给沐晚,深吸一口气,伸手去拍那个突起。

  “我来吧。”黑夜拦住他,说道,“我不怕烫。”

  之前已经见识过,是以。常龙没有坚持,只是沉声提醒道:“小心点。大家,警戒。”长枪一晃,他全身戒备。

  沐晚挽回了个剑花。横剑于胸。

  香香与她背对背,手持片肉刀,警觉的盯着周边。

  等大家做好准备,黑夜果断的抬起手,用力拍打那个圆形突起。╪┠.(﹝。c{o[m{

  “砰!”

  圆形突起猛的缩进了巨石之中。

  黑夜举着手微怔,旋即。回过头来,对大家说道:“根本就不烫手,真的!”

  常龙松了一口气。

  这时,香香突然叫道:“看,大家快看!”

  四个人里,唯有她是背对巨石,面向火海。是以,三人立刻转过身去。

  那些火焰在了狂的翻滚、扭曲。

  “怎么回事?”沐晚拧眉。

  “轰隆隆——”

  从火焰的底下,突然出一阵雷鸣般的巨响。

  脚下的地面在不住的颤动!

  “退后!”长枪一晃,常龙挡在众人前面。

  与此同时,黑夜也拉出一串黑色的残影,冲到了最前面。

  沐晚拉着香香连退数步,站到了巨石旁边。

  “黑夜,常龙,你们快回来!”香香大叫。

  不料,黑夜不退,反而又往前面走了两步。

  “黑夜!”沐晚见状,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了。

  哪知,常龙也提着长枪走上前去,与黑夜并肩而站。

  这一个两个的,都不要命了吗?

  沐晚大急。

  旁边,香香猛的抓住她的一只手,哆哆嗦嗦的指着火海:“姐姐,底下有东西上来了!”

  沐晚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再次惊呆!

  路,一条黑色的路,约摸有一丈多宽,从火海的底部升了起来。腾起的火焰遇到这条路,自觉的闪开。

  转眼,火海被它分成两半。

  大约半刻钟后,黑色的路终于停住,不再上升。它很长,很直,架在火海里,貌似看不到尽头。

  常龙又掏出地图,仔细校对过后,说道:“我们要进去的话,只能走这条路。”

  黑夜上前,伸手摸了摸路面:“哦。不烫。”

  香香拧眉:“上面布有幻阵和迷心阵。唔,还有绝灵阵。破阵的话,怕是来不及。”

  沐晚深吸一口气:“我不怕。我们冲过去!”四人之中,属她修为最低。幻阵和迷心阵。对她的考验也最大。而绝灵阵则导致大家不能动用步法或者飞行法宝之类的冲过去,最多就能用点轻功。

  “也不知道这条道能出现多长时间。”黑夜伸出双手,“沐姑娘,老常,你们牵着我的手。这样。幻阵和迷心阵都对你们无效。”

  “香香在前面带路!”香香哗啦啦的伸出一根绿油油的树枝,立时,周边散出淡淡的清香。

  大家立时精神大振。

  “好!我们快点!”沐晚上前,紧紧握住黑夜的一只手。

  常龙见状,拉住黑夜的另一只手。

  “走!”黑夜大吼。

  香香头一个冲上黑色的路,撒开脚丫子,一路狂奔。头顶的树枝哗啦啦的左摇右摆。

  “呀,真的一点儿不烫!”

  “啊,有些热了!”

  “哈,越来越热!”

  “天啦噜。路面有些湿!”

  “大家快点,路会融化掉的!这是什么路呀!”

  ……

  黑夜等三人紧跟在她身后,耳朵里全是她那脆生生的声音。心中的紧张缓解不少。

  如此全奔跑了将近半刻钟,终于看到了路的尽头——前面有一把巨大的金色椅子。而黑色的路直接通到椅子前。

  此时,黑色的路面已经到处坑坑洼洼,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开裂,变成大大小小的碎块,簌簌的往下落。

  “快!快!快!”香香一边跑,一边大叫。

  也不知道这条路是用什么鬼东西筑成的。沐晚在上面跑着,两条腿象是灌了铅一般。沉甸甸的。当初在外门备战内门大比的感觉又回来了。不,比那会儿要艰难得多!一气跑了这么远,她渐渐有些脱力。

  前面,还有将近三十丈远!

  而路面的状况越来越差。

  没有办法。沐晚不得不咬破舌尖。

  一阵甜腥立刻在唇齿间散开。精神为之一振。她脚下不由加快。

  黑夜的眼底闪过一道亮光,澳门赌博网站:脚下亦加快!

  常龙也跟着加。

  呼——,香香冲到了金色的椅子下面。

  呼——呼——呼——,黑夜、常龙、沐晚他们三个也是前后腿的赶到。

  “累死我了!”沐晚跟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狼狈不堪。肺都象是要跑炸了一般。此刻再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的,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靠着一条金色的椅子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呃,不,是喷火!在秘洞里呆了这么一会儿,她喷出来的气都是炙热的!

  香香的样子比她也好不到哪里去:收回背上那根蔫拉叭叽的枝丫,靠着另一只椅子腿,瘫坐在地上,也是狂吐粗气。

  黑夜和常龙的情形略微好些:一个站着,双手撑在两个膝盖上,调息;另一个将龙胆亮银枪当成长拐,闭着眼睛,也是喘气如牛。

  “哗啦——”

  这时,火海里传来一阵巨响。

  大家不由的闻声望过去。

  黑色的路整体崩塌。火海瞬间合拢!

  “天啦噜!”香香双眼瞪得浑圆,“要是我们再慢三息……”

  他们四个就会葬身火海!

  大家面面相觑,在彼此的眼睛里都看了庆幸、恐惧,还有惊讶!

  “这个洞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常龙仰头看着那张巨大的金色椅子,啧啧惊叹,“连坐的椅子也和一座大殿一样,好雄伟。”

  没错,这把金色巨椅已经不能用“高大”二字来形容。它的四条椅子腿就有三人合围那么粗,高十来丈。寻常的大殿,即便是主廊柱也比不过它的椅子腿。整张椅子立在那儿,跟座金山似的,在火光的映衬下,金灿灿的,熠熠生辉。

  香香好奇的轻抚椅腿,脸上现出难以置信的神情,继而用手轻拍,惊呼:“呀,是纯金的!居然一点儿也不烫手!”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飘落涟漪、盈动天涯、135eiei、冷冷冰心、悠悠的生活、可爱美女樱、络夕、aquaz1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