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六五章 火龙,开门吧
  黑夜闻言,连忙提议:“老常,你还有阴珠吗?分一些给大家,避热。w[ww.。”

  常龙笑道:“好。还是黑爷想得周到。”说着,他取出一些阴珠,右手轻捻,用灵气凝出一道白色细线,飞快的串出一些手链,分给众人。

  为了以防火中有阳煞之气,他自己在两只手腕上各戴了一串。

  黑夜本身不惧热,见状,也谨慎的拿了一串。

  一串手链上串了将近二十粒阴珠。是以,沐晚接过来之前,就祭起了《祛寒诀》。即便是这样,手链一入手,她就仿佛掉进了冰渊里,冷得浑身直打哆嗦。

  香香则是直接嚼了一块上品木灵石。

  见大家准备就绪,常龙回到小门里,恢复一双白骨利爪,说道:“大家屏息,我要打开石壁了!”

  “好!”沐晚等人齐声应着,立刻敛神屏息,全身警戒。

  “哗啦!”

  常龙划开了最后一层化石。

  一股炙热的气流自里面喷涌而出。

  他第一时间双腕交错,用两串阴珠手链牢牢护住眉心,象磐石一般站在门口。身上的锦袍瞬间灰飞烟灭,现出天道所赐的新鬼白袍。

  门外,香香轻哼一声,左右手捏成的指诀齐齐化掌,用力向前推出。一道浓绿的光圈加在石壁上,将喷涌出来的热浪牢牢封住。

  不到一息,门内的气流稳定下来。常龙迅调转全身灵气,慢慢的睁开眼睛。

  情况比他预料的要好。秘洞门口虽然炙热,但是热气之中并无阳煞之气!

  放下双手,他飞快的打量着周边的情形。

  “嚓——嚓——嚓——”,身后突然出几声细响。

  与此同时,香香在门外惊呼:“不好,石壁在下沉!”

  沐晚闻言,提着剑大叫:“老常,你那边情况如何?”

  常龙回头盯着石壁,说道:“地面没有下沉。只是石壁在下沉!里面暂且无事!”

  黑夜看向沐晚:“姑娘。我们进不进去?”

  如果再慢点的话,常龙新开出来的门就会沉进地底了!

  沐晚咬牙:“走!”说着,她提着剑,率先冲进了小门里。.。

  香香飞快的说道:“我殿后!快!”

  石壁下沉的度越来越快。就这么一会儿。小门已经沉入三分之二!

  黑夜身形一晃,化成一道淡淡的黑烟冲进了小门里。

  门内,沐晚大呼:“香香,快!”

  小门仅余半尺来高了!

  “来了!”香香嗖的化成一道浓绿的灵气,“滋溜”钻进了门缝里——没错。就这么两句话的工夫,小门只剩一道两指来宽的缝隙!

  当香香重新凝实成人形,那道缝隙也没有了!

  “当!”

  石壁停止下沉!

  大家背靠背,警觉的盯着周边。

  一息……两息……三息……十几息过后,沐晚吐出一口浊气,说道:“好象无事。”

  常龙说道:“大家不要乱动,我先看有无机关。”不到十息,小门就沉下去了。所以,他刚才根本就来不及察看周边。

  “好。”香香使劲吞了一口唾沫,身上哗啦作响——她此刻是战斗状态。背上伸出了十来条枝叶,每一条枝叶的末端都卷着一把亮晃晃的片肉刀。

  黑夜的手里也拿着家伙——黑色的圆月弯刀。

  沐晚站在他身侧,忍不住用侧过头去瞅了一眼。这还是她头次看到黑夜亮家伙呢。唔,魔族的武器都是这样的吗?在云岭的时候,她看到那些魔兵们也是拿着这样的弯刀。不过,他们的弯刀是长柄,而弯刀本身则比黑夜这把要小好几号。

  某人立刻意识到自己走神了,赶紧敛神,察看四周。

  此刻,他们确实是在一处洞府门口。

  洞口很大。高五丈多,宽七丈有余。赤红色的大门上绘着一只面相狰狞,口吐红焰的……龙!

  沐晚使劲揉了揉眼睛,再定睛细看。

  没错。┡┢╞.〈。是龙!

  额滴咯娘咧,这里怎么可能有龙形图腾!

  她惊呆了!据老祖的藏书里记载,龙是上古神兽。而炎华界自古以来都不曾有过任何神兽的记载。不过,龙、凤两族的图腾倒是代代相传,甚至在凡俗都广为流传,深受各国皇族追捧。

  大门前。常龙仰头看着这只巨大的火龙图腾也有些愣。

  黑夜敏锐的察觉到他们俩神色不对,连忙小声问道:“怎么了?”

  沐晚答道:“门上的是一只火龙。”

  黑夜看过去,又问:“有什么不对吗?”

  沐晚仰头看着栩栩如生的火龙,说道:“地图上没有标记。”

  黑夜哼哼:“那破图,没标记的地方太多了!”

  香香问道:“老常,这里到底有没有机关?”她生怕会触机关,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常龙回头看了他们仨一眼:“机关在大门上。你们不要靠近大门就行。”言下之意,只要不乱摸大门就行。

  香香吐出一口浊气,哗啦啦的收了背上的枝条,掏出一方雪白的帕子擦汗:“这里好热。幸亏戴有阴珠手链。”

  沐晚走到常龙身旁,掏出地图一边查看,一边问道:“老常,图上只有大门和开门的机关,却没有这只火龙。是地图有误吗?”

  常龙其实早就将地图记得烂熟,却也低下头来看图:“我看看。”

  沐晚索性将地图又摊在地上。

  黑夜和香香见状,也凑了过来。

  “地图与实际的情形确实很不相符。”常龙蹲在地图旁,眉头锁成了“川”字。

  黑夜伸出一根手指在大门这里划了一个圈,抬头问他:“老常,我们现在是在这里吗?”

  常龙点头。

  黑夜又歪着头看着地图,弱弱的说道:“先前我没有目力,看不出。刚才在门外,还有现在,我再看地图,总觉得地图上面画了两条鱼,还有一些大小圈儿。大门这里也有一个小圈。”

  “两条鱼?大小圈儿?”常龙不解。也和他一样歪着头看,却怎么也看不出来。他狐疑的问道,“哪里有?”

  沐晚也硬是看不出。

  黑夜用手指在地图上飞快的画了起来:“喏,这是两条鱼儿。这里是大圈。这里是小圈……”

  常龙看着看着,一双眸子渐渐亮了起来。

  香香瞪着眼睛,大呼:“呀,这样看的话,不就是一个大号的八卦罗盘吗?”

  常龙大笑:“没错。就是个罗盘。”

  沐晚也看明白了,起身说笑道:“这张图就是开启大门的钥匙!”绘图者巧妙的将八卦以及各方位信息巧妙的隐于地形之中。为了遮人耳目,甚至于不息将绝魔山脉弱化成一条小山脉。再配以一些充当迷烟的文字标记,从而使得这张地图真真假假,很难辨认。而黑夜识字不多,所以,他才得以抛开这些文字陷阱,从图中找出真章。

  由此,她敢押上全部的身家,赌之前死在坑道里的两人。以及那个叫“扶一”的家伙没能进入秘洞!

  “绘图者可真够损的。”香香撇嘴。

  黑夜得瑟的笑道:“嘿嘿,他只是不想放一些笨蛋进来而已。”

  “说谁笨呢?”香香冲他翻了个大白眼。

  黑夜立刻响亮的答道:“我!”

  沐晚和常龙忍不住闷笑。

  这样一来,开门就是件极其简单的事情了。只要是接触过阵法且会用罗盘的人,都能看懂,都会用。

  常龙拿起地图,以图为罗盘,对准大门上的火龙图腾,校准方位。

  最后,地图上那条充当绝魔山脉的小山脉正好指着火龙的左下爪。

  至此,沐晚很是无语——香香说的对。绘图者真的是太损了!将那么大的绝魔山脉画得这么小,就只是为了图方便,用它来指示机关所在!呃,之前他们都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

  “找到了!”常龙笑道。“姑娘,你的气运是我们四个里最好的。你来开门吧。”

  “好。”沐晚点头,上前,抬手轻按那只巨大的龙爪。

  香香用一只胳膊肘轻轻碰了碰身边的黑夜,笑嘻嘻的说道:“没看出来,你还有两下子啊。”

  黑夜垂眸。刚好看到她笑靥如花,蝶翼般的卷睫毛下,棕褐色的眸子流光溢彩,比天上的繁星还要明亮,不由怔住。

  “呀!龙爪陷下去了!”香香轻呼。

  黑夜瞬间回神,连忙看过去。

  不止是左下边的那只龙爪陷下去了。其余三只龙爪也相继陷进大门里。接着是龙尾,龙身……

  “姑娘,快回来,谨防有变!”常龙疾呼,手上一晃,长枪握于手中。

  沐晚回过神来,嗖的向后飞掠一大步,与他们仨个站成一排。大家齐刷刷的各自亮出家伙,严阵以待。

  大约十息之后,连龙头也没入门里。

  红褐色的大门之上,仅余一团火焰图纹!

  大家都紧盯着那团火焰。

  一息……两息……三息……,图纹不曾变换。

  这时,刚刚没入大门的龙头眼见着又要冒了上来。

  “不好!”常龙突然冲出去,长枪一晃,“当”,干净利落的拍打在火焰图纹上。

  他的动作很快,简直象一道白色的闪电一般。

  沐晚等人回过神来,火焰图纹已经没入大门。刚要冒上来的龙头当即消失。

  “轰——”

  沙石俱下!

  红褐色的大门缓缓向上升起。

  门开启了!

  “屏息!”常龙立刻抬起左用腕,用上面的阴珠手链护住眉心,同时提醒众人。

  沐晚屏息,横剑于胸。

  黑夜上前一步,挡在她前面。

  “禁——锢——!”香香大喝,双掌齐齐推出,同时,身上哗啦作响,背后又伸出十条枝叶,象棵大树一样,罩住众人。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zyc1o29的香囊,羽落晴空的平安符,坏了牙、16o1282214o25oo的礼物,多谢书友笑脸掌声、风倩訫、羽落晴空、

  未知月树、乐翩翩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