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六零章 不过浮云尔
  接下来,看到沐晚将星月鼎平放,小炼丹手也有些变样,常龙的眼睛又是越瞪越大,腰背绷直,双手不知不觉的在双膝上握成了拳。.〈〔。c
  香香见状,冲他安抚的笑了笑。

  而沐晚此刻完全沉浸在炼丹之中。他们俩的互动就在眼皮子底下,她却丝毫没有察觉。

  一转之后,她立刻祭起翻天手,开始制药。

  “啪啪啪……”接连九记翻天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噗——”,丹气,出!

  鼎内仅余棕色的灵液。

  沐晚着手锁药。

  没了丹气,也就没了炸炉的可能性。香香收了绿口袋,退至沐晚身后,在自己的坐垫上盘腿坐好。

  而常龙的额头上只差没有明写着“佩服”二字。他摇头轻笑,用神识对香香说道:后生可畏!

  香香冲他咧嘴笑了一个。

  半刻钟后,沐晚终于在空地上立起星月鼎,使出一记“流云飞袖”,“啪”的打开鼎盖。

  一共成丹一百三十二粒,其中,上品丹九十七粒!

  “啪啪啪……”常龙情不自禁的起身鼓掌,“姑娘的悟性,令人佩服!”

  沐晚闭上眼睛,吐出一口浊气。

  旁边,香香上来,掏出帕子,飞快的替她擦试那满脸的大汗。

  接连做了三个深呼吸,沐晚终于缓过劲来。

  她睁开眼睛:“香香,谢谢你。我自己来吧。”

  香香遂将手里的帕子递给了她:“这个法子好是好,就是太费灵力和神识了。”

  常龙却不以为然。他摇了摇头:“非也非也。先且不说成丹和上品丹的数目,就单说时间。这炉丹,姑娘只用了不到一个半时辰,却炼制了五份养灵丹。而之前,姑娘炼一份养灵丹,耗时是二个时辰。五份的话,就要十个时辰。中间还要休息、调整两个时辰。这样的话,姑娘其实一天也炼不了五份。平均到每一份,两相比较,这种转炉法明显更省时、省力。高效得多。”

  某只算术不精的妖精闻言,星星眼的点头:“不愧是大元帅,说话就是有道理。”

  常龙连忙摆手:“那是生前的老黄历了,不提也罢。╪┟.[。”

  沐晚擦干脸上的汗,将帕子还给香香:“老常。还要麻烦你帮我品丹。”

  “乐意之至。”常龙笑道,“这丹有助我提升修为之效。”

  沐晚本来只想给他倒一粒的,闻言,把整瓶上品养灵丹都给了他:“既然如此,你尽管拿去就是。”

  香香忍不住惊讶的问道:“老常,你之前不是说,现阶段,灵丹对你还无效的吗?”

  “确实是无效。”常龙接过丹药,“不过,在丹房里。有地火作用,我全身的气穴尽数打开,才能吸收丹药里的灵气。”

  香香扭了扭身子,皱着眉尖说道:“地火好象对香香无用。”

  常龙笑了:“我体内的是阴灵气,地火属阳。所以,地火方能助我打开气穴。香香姑娘体内是精纯的木灵之气,已经阴阳平衡,地火当然无用。”

  原来如此。沐晚觉得又长了见识。好吧,她越来越现自己真的读书少了……

  常龙倒出一粒上品养灵丹。吸食过后,掌心也是只留下一抹灰黑色的印记。

  “姑娘好厉害。”常龙将丹药瓶双手奉还给沐晚。“这么好的丹,给我吸食,真真可惜了。姑娘不如将那些下品丹给我。反正,我又不惧丹毒。”

  “丹药就是给人服用的。有什么可惜。”沐晚并没有接,将炼出来的下品丹都给了他。

  常龙笑道:“等修为巩固后,我再吸食完这些丹药,应该又可以进一阶了。”

  “你要多长时间巩固修为?”沐晚问道。

  “起码要一个多月。”

  香香惊道:“啊呀,时间有点不够了。姐姐已经在这里接连呆了十二天。搞不好,宗门的金色任务令已经到家里了。”

  常龙点头:“无妨。姑娘去边界了。我正好可以抓紧时间巩固修为。”

  沐晚笑道:“那样的话,下次,我再来炼丹,你也一起来吧。”

  “好。”

  四种基础丹还有两种没有试炼,不过,沐晚准备读完记载相关药理和药性的书,再来试练。所以,此次的炼丹任务额完成。待她写完炼丹笔记,略作收拾后,带着香香和常龙一道离开了丹房。.?<。c﹝o
  走出丹房,正值旭日初升,天边朝霞灿烂。沐晚伸了个懒腰,给师叔了一道传讯符:“师叔,我是小晚。我刚刚从丹房里出来,准备回山,想过来看望你,顺便说说炼丹的事儿。”

  过了一会儿,张逸尘回复:“好啊。”

  于是,沐晚祭起祥云,先去云霄山。

  张逸尘盘腿坐在迎客松下,见她来了,指着一旁的蒲团,笑道:“坐啊。”他的情况一天天好转。头上的白已转乌过半。面相也比十几天前见面时年轻了一些。

  礼不可废。沐晚还是中规中矩的抱拳行了一礼,澳门赌博网站:才在蒲团上盘腿坐下来。

  “你呀。”张逸尘摇头轻笑,“这次炼丹如何?”

  “我这次不但炼了养灵丹,而且还试炼了辟谷丹。”沐晚笑道,“香香也去了。她爆了好多米花。”

  绿光一闪,香香自空间里闪身出来,手里捧着一只圆盘,上面摆着一碗米花茶和一碟米花糖,笑嘻嘻的打了声招呼,说道:“师叔也偏爱甜食。香香给师叔准备了玫瑰味的。”

  张逸尘先是一愣,然后抚额哑笑:“淘气!当年我也和你们一样,在丹房里烤肉吃。被师尊逮了个正着。师尊大怒,打了我十大板,还罚我两天不准吃饭,也不准吃辟谷丹。打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在丹房里做吃食了。”

  好吧,这是一种委婉的批评。沐晚和香香相对一视,飞快的吐了吐舌头。

  沐晚从香香手里接过圆盘,放在张逸尘面前:“师叔。你先尝尝看吧。”

  张逸尘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暗道:不对呀,小丫头平时挺灵泛的,不会油盐不进啊。莫非这吃食里另有乾坤?

  再看碟中的米花糖也确实好看。闻起来。那香味里都带着一丝丝甜味儿,令人口舌生津。

  于是,他拿起一块来,咬了一口。

  “咔滋!”

  “嗯,不错。”他的眼睛亮了。“香脆可口,甜而不腻!”

  又接连尝了几口,他的眼神陡然变了,变得赤热:“不可能,怎么会没有残渣!”

  不愧是几十年的丹修,才吃几口就尝出了实质性的内容!沐晚叹服。

  她又取出一瓶上品养灵丹,摆在圆盘上:“师叔,这是我这次炼的养灵丹。”

  张逸尘看着小小的白玉瓶儿,深吸了一口气。直觉告诉他,小丫头绝对又是搞出新名堂来了!

  他很好奇!是以。伸出去的手都有些颤。

  又深吸一口气,他打开丹药瓶。

  没有丹香!

  张逸尘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飞快的看向瓶内。

  然后,他华丽丽的石化了!

  天尊啊,我看到了什么——足足二十粒上品养灵丹!

  无论是丹形,丹色,还是丹香,都是上品中的上品!

  呃,他张某人自愧不如!

  没有犹豫,张逸尘立刻倒了一粒。迫不及待的塞进嘴里,化开。

  清凉的丹液在唇舌之间化开,滑落喉头。须臾,丹田里腾起一阵柔和的暖意……他静静的凝视着沐晚。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沐晚和香香相对一视,齐齐小声喊道:“师叔……”

  两行清泪自张逸尘的眼角刷的涌了出来。

  “怎么了?”沐晚大惊失色。

  “对不起,小晚,是我误了你。”张逸尘顾不得擦去脸上的泪水,痛苦的摇头,“是我没长眼睛。明明你是难得的丹道天才。我却生生的把你推到了剑道峰……”

  “哎哟,吓死我了。”沐晚甩了一把冷汗,“我刚刚差点以为是丹药与您的病情相冲突呢。”

  “师叔,不带这么吓人的。”香香也抚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吐气。

  张逸尘的眼泪却流得更凶了:“小晚,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心地宽厚,不会怪我。可越是这样,我这心里越是难受啊。是我误了你呀!”

  “师叔!我哪有什么丹道资质!我按老祖和您给的炼丹笔记,折腾出了几十炉下品丹,险些都快没信心继续炼下去了。”沐晚哭笑不得,赶紧解释道,“我正想跟您说呢。老祖的方法,我怎么也学不好,所以,这次我琢磨出来了一种新的炼丹法。效果还行,不但可以大幅度提高炼丹的效率,而且还能提高丹品。”

  “什么?”张逸尘使劲的甩甩头,“你说,你不是用老祖传下来的法门炼丹?”小晚的话是这么个意思吧?我没听错吧……

  沐晚瞪大眼睛:“炼丹法门不能改动的吗?”

  “你真改了!”张逸尘只觉得头晕乎乎的,好象刚刚吃的不是米花糖,而是陈年烈酒一般。

  他接连做了三个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握紧双拳说道:“我们都想改进。可是,老祖的炼丹法门实在是堪称完美。我们没法改!”

  沐晚呵呵:“可能是我的资质太差了,老祖的炼丹法门,我用起来,吃力得很。所以,我只好另想办法……”

  说白了,她没有师尊手把手的教,又没读过几本丹书,所以,天刀行空,百无忌惮,全凭想象横冲直撞。结果,反倒让她撞出来一条新路!

  不过,因为她的丹道修为不够,这条新路,仅凭她这个半吊子的一己之力,不知道还能走多远。所以,她需要专业的支持。这也是她今天来找张逸尘的主要原因。

  “师叔,我需要你的帮助。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阳师伯,甚至赤阳师伯都能加入进来。”

  广仁老祖……唉,她一个小小的筑基弟子哪能请得动道君呀?不敢想!

  张逸尘愕然的问道:“小晚,你是说,你要将新法门告诉我?你,你疯了!知道什么叫做‘法不外传’吗?”

  沐晚摇头:“我不知道。通过在剑阵的学习与训练,我越来越知道,真诚、有效的相互交流确实能让人进步。比如说,我以前就以为自己对七星剑阵已经非常了解。但是,和阵友们在一起不断的讨论和交流,我现其实自己了解的并不全面。通过大家的相互学习和交流,我现在对七星剑阵的理解和认识明显比以前高明许多。而且,我的剑道修养也确实因此而提升了一个大阶。”

  所以,去他的‘法不外传’!

  张逸尘叹了一口气,不以为然的摇头:“小晚啊,你还年轻。很多事看得太单纯。你知不知道,这样的炼丹新法门足以让你扬名东华,甚至将来成为一代宗师。而现在,你让我,或者大师兄,师尊加入进来,确实可以更快的出成果。可是,这样一来,在金丹真人的光芒下,谁还会记得你这个初创者?”

  沐晚笑问:“大家记得我这个初创者,能让我的丹道修为飞快提升吗?能让我早日得道飞升吗?师叔,我心里很清楚的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和大道相比,扬名东华,一代宗师,统统算不了什么。在我看来,它们不过浮云尔。”

  张逸尘闻言,心头大震。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风倩訫的礼物,多谢书友罗芙娜、tianyuhui、泪玲珑、5132o5o14578、悠悠安然、与梦平行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ps:月/票逢百加更,所以,明天有三更。加更的时间是中午十二点,敬请围观。某峰再次谢谢亲们的支持与厚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