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五八章 爆米花
  两世为人,沐晚都只吃过米花糖。w[ww.。那是一种先用麦牙糖将爆米花粘成块,然后再乘热切成条状的零嘴儿。至于米花是如何爆出来的,抱歉,沐大小姐不但见都没有见过,而且是闻所未闻!

  所以,要如何爆米花呢?某人“净鼎”之后,谦虚的看着香香。

  “香香大概知道。”后者挠头,“呵呵,我们先试着爆一小份……”

  也就是说,你也不知道具体的操作流程喽!沐晚闻言知雅意:“好吧。”

  香香真的只取出半斤上等灵米,掺了一点点桂花在里面,搅匀,推至沐晚跟前。

  “现在,全倒进去?”后者问道。

  “嗯。”

  沐晚隔空揭开鼎盖,使出一记“流云袖”,“哗啦”,将之全扫进鼎里,然后拧紧盖子,神识探入其中,用小炼丹手开始转鼎。

  香香将自己的坐垫移到沐晚旁边,眼巴巴的瞅着鼎里:“姐姐,能稍微转得快一点吗?太慢的话,怕是会烧糊。”

  她说的没错。就这么一会儿,干桂花已经焦黑……

  “哦。”沐晚双手加快。

  还是不行!中间的灵米并没有被搅动!

  沐晚尽快的转完一圈,立刻用翻天手,飞快的翻炒起来。白色的灵米用肉眼可见的度膨胀着。变大,变大,再变大……

  与此同时,鼎里里白气升腾,丹气越来越盛!

  过了一会儿,沐晚惊呼:“糟糕,丹气排不出!”

  任其展下去,保证会炸锅!

  她心里一慌乱,翻天手便走了形。

  “哎呀!糊了!”香香大呼,“快,快停下来!关火,关火!”

  下面是火山,哪能随心所欲的关火?还好。沐晚尚有几分理智,连忙将上、下两个风口全部打开。

  星月鼎内、外的温度骤然下降。十几息后,丹气下去了。┠═┝┡╪.。

  沐晚使出一记“流云袖”,打开丹鼎。倒出里面的爆米花。

  米香伴着糊味儿,充斥着整间丹房。

  有的还是生米,有的是白白胖胖的米花,有的是略带黄色,还有更多的是黑炭碴模样。

  香香从中捡了几粒白白胖胖的米花。送了一粒到嘴里,皱了皱眉头,又尝了一粒,然后“呸呸”的吐掉,将手里的其它米花也全扔回去,苦着脸说道:“是苦的。应该是桂花焦糊了的缘故。”

  沐晚也捡了一粒白色的米花尝了尝。一道焦苦的味道在舌尖迅漫开!

  “我的度不能再快了!”她弱弱的说道。

  香香挥袖,将地上的那堆失败品扫走:“看来爆米花也是有法门的。等香香搞到法门再说。”

  不想,沐晚却摆手:“我现在脑子里好乱,让我静一静先。”刚刚,无论是转炉。还是翻制,她都现了一个以前没有注意到的现象——以她现在的灵力,根本就带不动中心地带的那些灵米。

  也就是说,在合药、制药时,处于中心地带的那些药材实际上也是没有被翻动的!

  炼了几十炉制,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浪费!既浪费了药材,又浪费了时间!

  而且,这也是她与广仁老祖的区别所在!广仁老祖灵力浑厚,带得动所有的药材。所以,老祖炼一炉养灵丹只要不到半个时辰。而她无论如何都要两个时辰;

  又因为丹气、残渣排放及时。所以,常龙吸食后,老祖炼的上品丹只有一点灰色的印记,而她炼的上品丹却还有一点黑色的残渣。

  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就得让中间的那些灵米或者药材也动起来!

  可是,在灵力不足的情况下,如何才能让它们也动起来呢?

  沐晚终于理清思路,拧着眉毛,冥思苦想。

  香香知道她又肯定是在费神琢磨什么,耸耸肩。提起酒坛子,“咕唧咕唧”的喝酒——跟着沐晚混了十来年,她算是摸清自家主人的性子了。遇事爱琢磨,不喜人云亦云。无论做什么,都是先要彻底搞清楚,澳门赌博网站:然后,自己再琢磨个新意儿。并且,往往,她家主人最后都会折腾出一些与众不同的效果来。┠╪┞.<。

  剑道上的事,就不说了;且说制符吧。自从跟大师兄学了取花、摘叶制传讯符的法门后,她家主人就此捣鼓出来一系列的变种符:在法袍上加敛息符;在小石头上加爆破符;在铁棍上加天雷符……啊呀呀,相比于用符纸、妖血制符,效果简直不要太好!

  所以,这一次,她坐等主人再折腾出一朵花儿来。

  同时,她很是好奇:广仁老祖用了几千年的炼丹之道,姐姐又将如何创新!

  结果,近一个时辰过后,沐晚还是一动也不动的坐在那儿沉思。整个人就跟块石头雕成的一样。

  丹房里有地火烤着,有寒冰阵罩着,熏得人昏昏欲睡。香香抱着酒坛子,盘腿坐在那儿,只觉得两个眼皮子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哐啷。”

  她怀里的酒坛子掉落,骨碌骨碌的滚了出去。

  两人几乎是同时被惊醒。

  “啊,怎么了!”香香瞪大眼睛,从坐垫上一跃而起,就象只炸了毛的猫一样。

  沐晚闻声回望,被她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

  “酒坛子……”香香回过神来,大窘,追出去捡酒坛子。

  沐晚看着还在地上滴溜溜打转儿的酒坛子,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大叫:“香香,别动!”

  香香吓了一大跳。这会儿,她已经跑到酒坛子面前,弯腰、伸手,做捡的动作。闻言,哪里还敢动!

  她跟中了定身术一样,弯着腰,伸出一只手,一动也不动,心里懊悔极了——我跑来捡什么捡啊?隔空一把抓起,简单又利落!

  沐晚身形一动,转眼站在酒坛子面前,蹲下身子,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还在来回滚动的酒坛子,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询问:“它这样滚来滚去的话,里面的酒水是不是都动了?”

  香香闻言,翻了个白眼,泄气的一屁股跌坐在地直。甩了一把冷汗,嗔怪道:“姐姐,你刚刚吓死香香了!”

  被她一打岔,沐晚也瞬间回神,意识到自己刚刚失态。不好意思的伸手去拉她:“不好意思啊,当时只顾着去看酒坛子了。”

  香香就着她的手,呼的站起来,惊道:“姐姐想到什么好办法了吗?”她现在还记得当初在外门时,主人研练‘一夜秋雨’的情形。自打那以后,心里就落下阴影了……

  果然,沐晚说道:“我想到,如果将丹鼎横放,让它也跟酒坛子一样滚动……对,就这样!香香。我们再爆一次米花。”

  香香赶紧拉住她的手,弱弱的问道:“姐姐,你现在只有一个丹鼎,对不对?”

  沐晚听明白了,笑道:“我会小心的啦。”顿了顿,又说道,“这样吧,我们先合计合计。”

  香香吐出一口浊气,松开她的手:“好的呀。”

  于是,两人坐下来。香香率先说道:“桂花易糊。我们不能将它和灵米一起加进去。”

  沐晚想起前世做熏香的经验,补充道:“嗯,桂花挺容易着味的。只要出锅后,加起去。焖一下,应该就可以了。”

  香香问道:“丹气怎么办?”刚刚在一旁,她也看出来了,和炼养灵丹、辟谷丹不同,爆米花时,丹气形成既快且猛。根本就来不及从排风口排放出去。

  沐晚想了想,说道:“这个应该是火太大了的缘故。不能用急火。”

  香香点头:“等会,香香也在一旁护法。看到情况不对,香香会试着用禁锢之力护住丹鼎。”实在不行,她会果断护人。

  “也好。”沐晚也提出一个问题,“米花爆开后,会变大好几倍。如果象上一次一样,让丹鼎凉下来,再出炉,一来,不好加桂花,二来,口感肯定要差些。”

  香香很是感动:“其实,也不一定要吃桂花味的……”

  沐晚摆手:“丹鼎凉下来后,再出炉,米花的口感不是很酥脆。”

  “但是,要乘热打开的话,米花会和丹气一起,全冲出来的。”香香摇头,“而且,有丹气在里面绷着,只怕鼎盖也不易打开。”

  “可以稍微凉一凉……”沐晚突然问道,“香香,你有大的布袋吗?”

  香香也是一点就透,当即心领神会的笑道:“啊,用大口袋罩着丹鼎!哈,我们还可以把桂花事先加在袋子里。出锅时,热气一焖,味儿就加上了!”

  “妙极!就这么办!”

  两人兴冲冲的,着手开始准备。

  半刻钟后,各就各位。沐晚先把星月鼎从炉口上搬下来,再将半斤上等灵米加进去,旋紧鼎盖。然后,上、下风口各打开三分之二。

  鼎平放着,又被搬至炉口上。

  她往里探入神识,还是用小炼丹手拍打鼎身,使之不断的转动。

  所有的灵米在里面滚转着,慢慢膨胀起来。与此同时,丹气渐起。不过,比之前确实缓慢得多。

  一转、两转、三转……直到九转!

  “好了!”香香大叫,“灵米已经膨胀得差不多了!要留点余地!”

  沐晚深以为然,闻言,立刻将上、下排风口全部打开。

  和香香说的一样,米花借着最后一点余热,膨胀到极致。而丹气却飞快的减弱。

  “口袋!”沐晚瞅准时机把星月鼎搬下炉口,大喝。

  “来了!”香香用一个绿色的大袋子,整个儿罩住星月鼎。

  沐晚全力使出“流云袖”,隔着布袋,拍向鼎盖。

  “砰!”

  一声巨响,白色的爆米花伴着丹气,冲了出来。

  还好,香香找的“袋子”其实是用本体上的枝叶编织而成的,可以自由伸缩,不会被冲破。

  香香飞快的跑过去,打开“袋子”。

  桂花味伴着米香,热哄哄的扑鼻而来。

  成功了!沐晚大喜,也跑过去。

  香香迫不及待的抓起一把白胖胖的米花塞进嘴里,笑得见牙不见眼,口齿不清的说道:“桂花味的,又酥又脆,还有上等灵米特有的甜味儿!好吃!”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mistyo、银月悠、*飞翔的龙*、流着泪想你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