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五六章 师父领进门
  进入炼丹房后,澳门赌博网站:沐晚唤出香香和常龙。┢╞╡.。

  后者果然不畏地火。打开炉口后,他还站在炉台边上,探头看了看里面:“不错,底下是座品质很高的火山。”

  沐晚说道:“这是单间,只有一个炉口。这样吧,你先来炼一炉。我也好长些见识。”

  不料,常龙摆手:“不用,我现在还用不了外火。我就是想看看你是怎么炼丹的。”

  沐晚立马明白了——这家伙想偷师!

  看来不仅仅是人族修士奉行“法不外传”,鬼修们也一样!

  香香也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面上现出同情之色:“还是我们灵族好,只要通了灵识,都能或多或少的得到传承。”

  “或多或少?”沐晚挑眉。

  香香解释道:“不同种族的灵族,其传承是不相同的。所以,血脉越是精纯,传承就越多,越完整。否则的话,得到的很可能都是些传承碎片,不成体系。”

  又是血统论。沐晚笑了笑,说道:“你们俩自便。我要开始炼丹了。”

  常龙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退至她身后,盘腿坐好。

  “好的呀。”香香也在她身后的另一侧坐好。

  沐晚闭上眼睛,先在脑海里预习一遍流程,然后才正式开始“净鼎”。

  接着“开鼎”……

  一个月来,她每天至少要练习两次小炼丹手、翻天手和流云袖。每次至少一个时辰。

  事实证明,效果那是杠杠的。不仅手法娴熟自如,而且力度上也是收放随心,比以前不止是好了一点点。

  两个时辰后,第一炉养灵丹,出!

  一共得了十三粒丹,成丹率高达六成五;粒粒都还是下品丹。沐晚随意捏碎一粒,尝了一下。丹毒少了近三成。

  总之,进步很明显。

  但是,还远远不够。┠.([。c[om

  敛神。她反思、总结。接着又再次“净鼎”,开始练习第二炉丹。

  又是十三粒,丹毒再减少一成半……

  第七炉养灵丹,出!

  还是成丹十五粒。丹毒和上一炉相差无几。这已经是第三炉没有长进,貌似又进入了一个瓶颈区。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过了近半个时辰,她轻皱着眉头,睁开眼睛——左思右想。真的想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时,常龙清了清嗓子,开腔说道:“姑娘,我可以说两句吗?”

  沐晚讶然的转过头去:“什么事?”

  常龙说道:“刚刚看姑娘接连炼了七炉一样的丹,我好象看出了一些门道。”

  沐晚闻言,灵力一转,连人带蒲团转了过去:“敬请赐教。”有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很想听听后面两位看客的意见。

  常龙笑了笑,摆手说道:“赐教不敢当。我们鬼修的炼丹之术。与你们的法门不尽相同。无论是火源,还是药材,都不一样。不过,炼丹的原理都是先将处理好的药材熔化,然后提出其中的药性,凝炼成丹。熔化的方法也不一样。你们用的是干蒸法。我们用的是水煮法。所以,提炼的手法也就完全不一样了。但是,殊途同归,最后凝丹的法门却是差不多。在我看来,无论哪种方法。决定丹品高低的都无外乎三样,即,药材的品质、火候和手法。”

  沐晚边听,边不住的点头。心里惭愧得很——之前,她以为常龙是想偷师来着。现在看来,人家分明是个熟手,只不过是想见识一下人类修士的炼丹术罢了。

  “先说药材的品质。不过,我个人觉得,香香姑娘应该更有言权。”常龙话锋一转。将话头扔给了一直保持沉默的香香。

  后者坐直腰板,说道:“姐姐,香香觉得,你的药材处理的不够细致,从而降低了药性。”

  “啊?为什么这么说?”沐晚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因为从老祖到师叔,都没有提过要重新处理药材。广仁老祖炼丹时,看上去随意得很,连份量都不看,是直接抓了一把,就给扔鼎里了。.(?。c〔o
  香香跟她讨要了一份养灵丹的药材,一样一样的跟她细说:“这味,叫养心莲,易燥,忌大火,猛然遇到高温时会释放出令人炫晕的毒性;这味,叫通心草,宜高温……”

  吧啦吧啦。

  沐晚听着听着,额头上开始狂冒冷汗。娘咧,原来丹毒是这么来的!每种药材都含有多种药性。不同的条件下,会挥出不同的药性。照香香的说法,她之前的处理完全只能用“粗暴”二字来形容。

  末了,香香总结道:“所以,香香觉得,炼丹之前,应该根据在丹方里,这味药到底是用到哪一种或者哪几种药性,抑制哪些药性,事先对其进行预处理。比如说,姐姐现在炼的是养灵丹,养心莲在里面的作用是,刺激丹田,滋生灵气。那么,就要抑制其麻痹心脉,令人炫晕的药性。但是,它又要与其它药材一齐放进丹炉里。所以,解决的办法就是,将其揉成团。相比于整棵扔进去,显然揉成团,受热要慢些。”

  “有道理。”沐晚仍是不解,“为什么广仁老祖没有提前处理药材?”

  常龙笑道:“那叫熟能生巧吧。老祖炼了几千年的丹,无论是对药性的认识,还是对火候的控制,以及炼丹的手法都是炉火纯青,非常人能及也。刚刚听师叔谈炼丹。我也现,师叔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但是,在合药时,他有提到过,不要让养心莲过度烘炒。”

  沐晚想起来了,受教的连连点头。她又拿出另一份养灵丹的药材:“香香,你教我,这些药材都要怎么预处理。”

  “好的呀。”香香笑眯眯的应下。

  她说的很仔细,既介绍了药材的各种药性,还一条一条的分析了它们在养灵丹里的效用,最后得出预处理方法。

  一份药材处理完,沐晚觉得陡然增长了许多见识。

  她急嗷嗷的要转过去再炼一炉丹。

  “姑娘,且慢!”常龙又叫住了她。

  沐晚愣住。

  常龙站了起来,捋起衣袖,笑道:“我刚刚看姑娘的炼丹手法。偷师了几手。现在给姑娘过过眼。”

  沐晚大惭,起身,给他腾出地儿,坦诚的说道:“老常。我在掌法方面有诸多不足。你尽管指出来就是。你要是这么说,真的羞煞我也。”

  常龙笑了笑,敛神正立。小炼丹手、翻天手、流云袖,他一一演练了一遍。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张驰有度。尤其是那流云袖甩的。飘逸如云,猎猎作响,洒脱之极!

  看完后,沐晚石化——哎哟,好好的炼丹手,都被她白白糟蹋了!

  一旁,香香抚掌大叫:“好!”然后,扭过头来神补刀,“姐姐,你怎么都使得软绵绵的。没一点儿精神?”

  常龙收式,解说道:“应该是运气的问题。沐姑娘怕是没有正儿八经的拜师学过掌法。拳掌与刀剑的运气法门,还是有些差别的。”

  沐晚诚实的答道:“我没有学过拳,都是自己瞎琢磨。”妥妥的隔行如隔山啊。

  常龙呈了然之情,提议道:“炼丹之前,姑娘不如先随我将炼丹手法多练几遍。”

  香香喜道:“老常,算我一个,好不好?”

  “好啊。”常龙满口应下。

  只不过,炼丹房空间不够三人同时施展拳脚。香香提议:“去空间!香香早就查过了,这间丹房干净得很。嗯。为了以防万一,香香还是在房间里加一层禁制的好。”

  于是,待她布好禁制,三人身形一晃。钻进了空间里。

  真真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常龙将三路炼丹手一一拆解,包括运气方法,一招一式的细细讲解,倾囊相授。

  沐晚本身就是个悟性高的。两遍过后,她已经充分意识到了拳与剑的区别所在。三路炼丹手打的有模有样。

  香香素来不笨,只是仗着有传承,懒得学习传承以外的东西而已。不过,这回,她是真心想学练丹,所以,学得挺用心的。也是跟着练了两遍,也学得差七不差八。

  结果,常龙赞了一句“不错”后,又添了一句:“这三路手法,我们鬼修炼丹时,派不上用场。用来制敌,倒也不错。”

  “我有打架的大招!”香香立马没了学习的兴趣。

  常龙只是笑了笑,并不勉强。

  沐晚在空间里反复练习了十来次,终于小成。

  常龙说道:“姑娘,现在不妨试着去炼一炉丹。”

  沐晚也是跃跃欲试,闪身出了空间。

  常龙和香香也紧跟着从空间出来,和之前一样,一左一右的坐在她的身侧。

  深吸一口气,她先让自己静下心来,然后依然是在脑海里捋一遍流程,再“净鼎”,开始炼丹。

  两个时辰后,第八炉养灵丹,出!

  一共得丹十七粒,粒粒一般大小,滚圆饱满。其中竟然有七粒上品丹!

  “啊,上品丹!”香香头一个从蒲团上跳了起来,“香香要尝一粒!”

  成功了!沐晚也乐得合不拢嘴,从丹瓶里倒出一粒上品丹,亲自喂进她的嘴里。

  后者眯上眼睛,含在嘴里,化开丹药,还不忘咂巴两下嘴巴,就象好刚才吃的是糖豆一般。

  “老常,你要不要也来一颗?”沐晚问道。

  常龙伸出手:“好的。”

  于是,沐晚也在他的掌心倒了一颗。

  常龙深吸一口,丹药以肉眼可见的度消失了。最后仅在他的掌心留下一丁点儿黑色的粉末。

  沐晚愕然:“这是,丹毒?”

  “应该是的。”常龙用手指捏起那点黑色的粉末,拧了拧,“好象还可以进一步改善。”

  沐晚心中一动,取出上次广仁老祖炼出来的养灵丹:“这是老祖亲自炼的。老常,你要不要也尝一颗?”

  常龙又伸出手。

  沐晚也给他倒了一粒。

  常龙吸食后,掌心仅有一点儿浅灰色的印记。

  高低立现!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香囊,婲依人的平安符,笨笨l呆呆的礼物,多谢书友heng87、淡淡烟花香、月凉如水moon、坏了牙、谢苏颜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