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五四章 任务完成
  “叭唧。≮≦∈v网≧≦w╃ww.”

  齐雅云晃了晃,晕倒在地。

  “何事喧哗?”一队剑道峰的金丹真人走了过来。

  打头的是两位监军真人。无忧真人和另一位面生的真人并肩走在后面。

  众弟子连忙让出一条道来。

  “弟子见过师伯、师叔们。”

  与无忧真人并肩的那位真人看到“晕倒”在地的齐雅云,气得额头上直暴青筋。

  “齐雅云,起来!”他挥袖,轻斥道,“还嫌不丢人吗?装什么死?”

  齐雅云惨白着小脸,从地上爬了起来,勾着头,“叭嗒叭嗒”,眼泪珠子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直往下掉,小声啜泣道:“厚福师叔,弟子……呜呜呜……弟子不是成心给我们乙六阵丢脸……实在是,他们丙九阵太欺,欺负人了……呜呜”

  “闭嘴!”厚福师叔气极,当场喝住她。

  齐雅云打了个哆嗦,勾着头站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

  厚福师叔深吸一口气,先向身边的无忧真人抱拳:“无忧师兄,真对不住,我等管教无方,让师兄见笑了。”

  然后,他又问两位监军真人:“两位师兄,齐雅云是我们乙六阵第三队的弟子。她扰乱营区,试图造成亲传弟子与内门弟子的对立,严重违纪。请问,现在是由我带回去,另行看管,等回宗门再做处置,还是现在就交给宗门处置?”

  好吧,这里是修真界。≦≧∈.╊.尊长们神通着呢。俗话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平常,他们不想过多干涉弟子间的小打小闹,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是另外一回事。哪能真被几滴眼泪给蒙蔽了?

  两位监军真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左边那位说道:“这位弟子是在丙九阵作乱,依律应由宗门处置。我等已经联系戒律院。他们很快就会派人过来。”

  “叭唧”。齐雅云两眼一翻,又晕倒了。这回是真的。

  这时。一名戒律院的金丹长老带着两名女执事弟子赶到现场。

  该长老向四名金丹真人出示戒律令后,命两位女执事弟子唤醒齐雅云。

  其中一名女执事弟子取出一个鼻烟壶大的青玉瓶儿,在齐雅云鼻子底下晃了晃。

  后者立醒。她缓过神来后,呼的一巴掌打向离得最近的那名女执事弟子。同时尖叫:“不,我没犯错!”

  哪知,澳门赌博网站:那名女执事弟子虽只是筑基三层的修为,却不躲不避,劈手扣住了她的腕间脉门。将人滴溜翻了个过儿。同时,旁边的另一名女执事弟子是筑基二层的修为,也麻利的抓起她的另一只手。两人合力,“吧嚓”,将之摁倒,反剪。

  齐雅云呼痛,狼狈不堪,却动弹不得。

  戒律院的金丹长老用戒律令将她绑住,对众人说道:“昨晚是十五月圆之夜,为防止血魔入侵。所以,宗门才严令众弟子呆在帐篷里,不得外出。昨晚,大家都做得很好,没有一人违令。望众弟子再接再厉,谨守宗门,以及营区各项规章制度。”

  “是。≡≧≡≥≠≥.┿┯.”

  然后,长老向四位金丹真人抱拳,率先离去。

  两位女执事弟子也齐齐行了一个弟子礼,架着齐雅云。紧跟其后。

  左边的那名监军真人叹了一口气,挥袖说道:“散了,散了。准备开饭。”

  “是。”

  两位监军真人一起走了。

  无忧真人拍了拍厚福真人的肩膀,用神识说道:走吧。上我那儿去喝一盅?

  后者摇头:今天不成。我得回阵里看看。改天吧。

  无忧真人点头:行。改天。

  两人也一道离开。

  沐晚抱拳向众弟子道谢:“谢谢大家。”

  众弟子摆摆手,嘻笑着三三两两的散开了。

  吃饭时,沐晚又用神识向队友们道谢。刚刚大家都自的站到她身边,全力维护她。感动之余,她觉得自己的好幸福。

  唐绍:小晚,你还要道谢的话。真的就是见外了。

  田鸿:就是。当我们是兄弟,就不要再说了。喝酒!

  其他人也纷纷端起酒碗。

  唔,眼睛好热。≡≤≈≮≡?≮.╳┯.沐晚含泪端起了手里的酒碗:“干!”

  “嘘!”伍孜孜赶紧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大家被成功的逗乐了。

  伍孜孜:别闹!戒律院的人太厉害了。我刚才都替齐雅云感到胳膊疼。

  田鸿从鼻子里不屑的哼一声:两百多岁的人了,还当自己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活该!

  沐晚正喝酒来着,险些被呛到——两百多岁了?什么概念!她家师尊也还不到两百岁呢!

  6小六瞪大眼睛:不会吧?看上去不象啊。

  田鸿:据说她早年花大本钱搞到了一颗定颜珠,你当然看不出来。真要是年纪轻轻就有筑基七层的修为,资质肯定上佳。这人又特会来事儿,怎么会没有师伯师叔将之收入门下?大少肯定清楚,对吧?

  唐绍瞪了他一眼:正吃着呢,别影响本大少的胃口!

  大家想起刚刚唐绍跟齐雅云的对话,都不厚道的吃吃笑。

  夏果成不解的问:小晚跟她也没有什么过节,她为什么要过来闹场呀?

  田鸿坐在他身边,遂放下酒碗,攀住他的肩膀:兄弟,这世上有一种女人,她们就是见不得别的女子比自己年轻,比自己漂亮,还比自己更引人注目。你还年轻,以后见得多了,就会见怪不怪了。

  沐晚翻了个白眼:说的好象你们男的就从来不会嫉妒一样。

  田鸿松开他兄弟,摸了摸鼻子:对,这世上也有一种男人,他们就是见不得别的男子比自己长得帅,比自己更有钱,偏偏还比自己更能打。≡≤≈≮≡?≮.╳┯.小晚,孜孜,你们还年轻,以后见得多了,就会现。和老田一样优秀的男子,都在咱们第七队里了。

  “噗!”大家一齐笑喷。

  第二天早饭过后,无忧、长宁和悟玄真人一齐过来。

  无忧真人宣布:“明天是十八日,任务期限至。未初拔营。两刻集结,三刻登船,一齐返回宗门。众弟子不要随意外出。”

  “是。”

  沐晚一时有些恍惚:刚接到任务那会儿,她还以为会与散修联盟生死搏杀一场呢。然而,一个月的时间。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散修联盟那边就只是摸了一次营。然后,什么动静也没有了。

  其他弟子也和她一般想法。

  三位领队真人离去后,丙九阵的弟子们没有立刻散去。大家围在一起,小声的讨论着。

  “这得围多久啊?”

  “真的困得死那些邪修吗?”

  “一个月后,我们是不是还要过来呀?”

  “哎呀,最好不要。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里。灵气淡薄不说,晚上还冷得要死。”

  ……

  沐晚举起拳头。

  众弟子都闭上嘴巴,静静的看着她。

  “还有最后一晚。大家要打起精神来,坚守最后一晚。莫让邪修们得逞。”

  有队长响应道:“对!只要还没有回到宗门,大家就一刻也不能放松。说不定那些散修就等着我们换防呢。”

  “很有可能哦。”

  大家不住的点头。

  其他剑阵的状况也差不多。是以。这个晚上,众弟子们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又是一夜无事。

  次日,五艘穹天金舰载来换防的筑基期弟子们。他们都是上个月驻守的老人儿,双方的交接比上次还要顺利。

  与地面上的同门们道别后,沐晚领着第七队的队员们进入舱房。这回,他们是在东四。

  一关上门,唐绍就说道:“看样子,下个月,我们还要过来换防。”

  沐晚说道:“也说不定。邪修们总有坐吃山空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来了。两年前,为了掩护她离开散修联盟总坛。黑夜炸掉了库房。只是短短的两年时间里,散修联盟能搜刮到多少资源?他们肯定扛不了多久!

  田鸿挠头:“邪修们在这里经营了几百年,怕是很有些存货。况且,我们只是围了一边。他们完全可以躲进凡人界啊。”

  唐绍拧眉:“那边只是没有我们这些低阶弟子。但并不意味着也没有高阶修士设防。我想,老祖们都是活了几千年,久经沙场的人物,又见多识广,肯定不会留出这么大的一处破绽。”

  “就是。”6小六点头,“大少说的很有道理。”

  田鸿也点头:“也是。老祖们的意图哪是我等小筑基能猜得透的。我们就坐等邪修们资源耗尽。山穷水尽,到时,再狠狠收拾他们。”

  沐晚闻言,脑海里象是划过了一道流星。她眨巴眨巴眼睛,忍不住在心里问道:难道收拾邪修并不是老祖们的唯一目的?老祖们这么逼迫邪修,难道是想顺藤摸瓜,找到躲在散修盟修后面的魔界?然后,将进军魔界?

  不会吧……她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呆了——与魔界抢地盘?那得是多么大的一盘棋啊!

  “小晚,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旁边,伍孜孜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沐晚回过神来,笑了笑:“我在想散修联盟的那些魔修是打哪里来的。平时也没有听说哪里有魔窟。”

  大家都是聪明人,一点就透。闻言,一个个脸色凝重了起来。

  舱房里顿时静得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得见。

  半晌,唐绍清咳一声说道:“算了,这些事不是我们能操得了心的。唔,回去后,我想立刻闭关,潜心修行。”

  “我也要闭关。”

  “我也是。”

  ……

  以前日子过得挺平和的,总觉得时间有的是,修行不要急于一时。现在看来,与魔界开战在即,留给他们平静修行的日子真心不多了。他们务必要好好珍惜,努力提高修为。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财神钱罐和礼物,多谢书友3837292、月凉如水moon、莲子苦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