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五三章 莫明其妙的女人
  转眼,十五月圆又将至。⊥≡≥.╈┮.╳

  提前一天,无忧、长宁和悟玄三位真人来到丙九阵。

  “众弟子听令,迅集结!”

  所有人都飞快的钻出帐篷,在前面的空地上集成方阵。

  无忧真人施令:“天黑之后,至明天寅正期间,所有弟子都必须呆在自己的帐篷里。打坐也好,睡觉也行。总之,无论外面生什么动静,你们都不能离开帐篷,也不能掀开帐篷看外面。你们记住了吗?”

  “是,记住了!”大家异口同声的应道。

  长宁真人和悟玄真人开始分敛息符。

  无忧真人说道:“入夜后,你们记得要将敛息符打在自己的身上。”

  “是。”

  旁边,其他剑阵也和他们一样,在分敛息符。

  临离开之前,三位真人又各自强调了一遍。

  待他们走得没影了,丙九阵的弟子们围上沐晚,七嘴八舌的问道:“小晚,是怎么回事啊?”

  “今晚和往常有什么不同吗?”

  “是不是魔修今晚要大举进犯?”

  ……

  呃,都怪田鸿那张快嘴。≮⊥∧v网∧≮.┯╇.╋c╬om他将沐晚见过活着的魔修的事情传了出去。所以,一传十,十传百……如今十四个剑阵的筑基弟子都知道了。

  这会儿,突生变故,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跑来问沐晚。

  十四个剑阵里,就她与魔修动过手。云岭大捷那样的场面,也只有她亲眼见证了。所以,她对魔修最有经验,不问她,问谁?

  先是丙九阵,紧接着其他阵的阵长们也6续过来了。

  沐晚见状,连忙群神识:大家不要喧哗!不要惊扰了老祖们。

  这招挺管用。大家立刻安静了下来。

  沐晚说道:“大家不妨先坐下来。我先说我知道的。等我说完后,你们还有什么疑问,不妨一个一个的说。只要我沐晚知道的。能说的,一定有问必答。大家说,好不好?”

  “好!”大家相互招呼着,在她周围盘腿坐下。

  后面过来的人。见了,也在外围自行盘腿坐下。

  就这么一会儿,她的周边密密麻麻的坐了好几圈剑道峰弟子,起码有两百来号人。其中不乏甲级阵的师兄师姐们。

  沐晚抱拳,冲大家行了一圈礼。正色道:“前次,在云岭,青木峰的赤阳师伯曾告诉过我。在每月的十五月圆之夜,血魔体内的血煞魔气会在经脉里逆行。其痛苦不亚于凌迟。此时,血魔们唯有大量的吸食戾气,令自己饱食沉睡,从而减少痛苦。而所有活物的血肉里都含有戾气。故而,每到十五月圆之夜,血魔们就会齐齐出动,要么自相残杀。要么外出屠戮。我想,宗门应该是防范今晚血魔大举进犯。≥∧.╈┭.┭c┮o╬m┼”

  众人齐齐点头。

  一名筑基七层的师姐站起来,问:“沐阵长,如果血魔大举进犯,我们摆开大阵,与之厮杀就是。为什么叫我们拍上敛息符,当缩头乌龟啊?这哪里是我们剑修所为?”言下之意,她才不信什么血煞魔气逆行的鬼话。

  结果,不等沐晚回答,另一名筑基九层的师兄站了起来。反驳道:“就我们这点子修为,还是不要给老祖们添乱的好。”他环视众人,诚恳的说道,“我说的是真的。照沐师妹所说的。如果我们被血魔抓去,那就是他们的菜!他们会吸光我们血肉里的戾气。这样一来,我们围困了他们将近两个月,岂不是前功尽弃?”

  “是啊。”

  “我赞成冷师兄的说话。”

  ……

  沐晚见状,也朗声说道:“我也不怕死,但是。死也要死得有价值。如果死了,反而是在帮正道的倒忙,那就更加不值了。所以,今天晚上,我沐晚会拍上敛息符,老老实实的躲在自己的帐篷里。”

  “我也是。”

  “我也是。”

  ……

  先前的那位师姐红着脸,大叫道:“如果是这样,宗门为什么要派我们过来?帮倒忙吗?我们呆在这里有什么意义?”

  所有人都不喜的看向她——这人是什么意思啊!是鼓动大家去送死呢?还是要鼓动大家去送死!

  沐晚看着她,淡笑道:“我们怎么就帮倒忙了?怎么就是没有意义了?我们守在这里,日夜巡逻,不给邪修们任何可乘之机。≤∈≮∈∥.┿.尊长们得以全力对付那起子邪修。这个意义不大吗?我们驻扎在这里,就是一道坚定的围墙,困死那起子邪修,让他们进退不得,无计可施。这个意义不大吗?我们用我们的行动,告诉整个东华洲的道友们,正邪不两立,我们势必与之血战到底。这个意义不大吗?这位师姐,你也不用牢骚满腹。你也来给大家说说,到底要怎么做,才是有意义?如果,你能提出更有建设性的除魔方案,我沐晚就坚决听你的!”

  话音一落,其余人皆指着那名女弟子:“对呀,你说!”

  “说呀!”

  ……

  女弟子的脸涨得通红,跟只煮熟的大虾一样。她狼狈的四顾,终于再也扛不住,捂着脸,飞也似的跑掉了。

  众弟子哄堂大笑。

  沐晚冷眼看着她飞遁的背影。象这样喜好哗众取宠的人,她前世看得多了。这种人看着就跟阳光下的皂角泡泡一样,五光十色,美轮美奂。然而,只要稍稍一碰,就“叭”的破了。里头什么也没有。

  真要听这种人的,有九条命都不够死的!

  “谢谢你,小晚。”不少人离开之前,特意过来跟沐晚道谢。

  “是啊,多谢你为我们解惑。”

  ……

  即便是离得远,不好过来,大家也是远远的冲沐晚抱拳,道谢。网.╃.

  沐晚抱拳,不断的回礼。

  主帐内,广茂道君睁开眼睛,叹道:“沐晚,不错。”

  旁边,广源道君捋着胡子,早就笑眯了眼。

  当天。沐晚舌战某师姐的情形象插上了翅膀一样,飞一般的传开。就连一同参战的其他修真门派和世家也听说了。

  “正邪不两立。斩妖除魔,人人有责。多大的修为,就出多大的力。咱们不给老祖们帮倒忙。”入夜之后。所有炼气期和筑基期的修士们相互间如此提醒着。他们遵照命令,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张敛息符,老老实实的呆在帐篷里。

  不过,好奇还是有的。

  这一夜,没人能睡得着。大家端坐在帐篷里。竖起耳朵,全神贯注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结果,什么异常情况也没有生。整整一夜,营区都是风平浪静。

  寅正,各领队真人出神识,解除禁令。

  大家齐齐吁了一口气,不约而同的钻出各自的帐篷。

  “沐晚,昨晚什么事儿也没有。什么月圆之夜,血魔会血煞魔气逆行,分明就是你信口胡编出来的!你妖言惑众!”昨天的那位“有意义师姐”飞快的冲到丙九阵营地前。大叫——经过明天一事,大家送了一个新外号给这位,即,有意义师姐。

  当然,她的一些基本信息也同时传开了。

  她本名叫齐雅云,筑基是剑道峰的一名内门弟子。因为容貌出众,平时也不见有什么坏毛病,再加之剑道峰上,女弟子本来就少,所以。她在低阶弟子里挺有人气,尤其是男弟子们。平常,她做个什么任务,只要振臂一呼。不少男弟子争相与之组队。

  所以,她虽然不是亲传弟子,但是,过得也不比一般的亲传弟子差。据说,她在剑道峰外面也挺有名气。曾经有好事者照着“红莲仙子”李倩倩的雅号,给她取了一个雅号。叫做“清莲仙子”。不过,李倩倩知道后,第一时间公开表声明:耻于与之相提并论。

  而齐雅云却立刻宣布闭关。于是,雅号一事,不了了之。无人再提。

  以上都是田鸿收集,特意告诉沐晚的。他还说:“那个女人不是个善茬,修为也高过你好几个小阶。她在乙六阵很有人气,小晚,你要防着她点儿。”

  哪知,这位沉不住气不说,还莫明其妙,外加级没脑筋!或许是因为被当众毁掉了赖以生存的华美形象,恼羞成怒,失了理智,只想立刻扳回一局吧。

  沐晚看着对方,笑了笑:“齐师姐,你希望昨晚生什么事?难道你就这么盼望着血魔大举进犯吗?”

  田鸿站在沐晚身侧,澳门赌博网站:双手抱着膀子,懒洋洋的说道:“齐师姐,你昨晚没留在帐篷里吗?你为什么不冲出去,做更有意义的事呢?不要告诉我,是你的队友们捆住了你的手脚,堵了你的嘴,不许你出去!”

  伍孜孜冷笑:“就是。昨晚,不知道有多少尊长在暗中保护我们呢。齐师姐,做人得厚道。”

  夏果成、6小六和陈次勇站在沐晚的另一侧,怒视对方。

  齐雅云浑身颤栗,双眼含泪,委屈的指着他们,哽咽道:“你,你们这些亲传弟子,仗势欺人!”

  陈次勇气极,啐道:“呸,大清早的,你打上门来,还说我们仗势欺人!你知道什么叫做‘仗势欺人’吗?”

  唐绍冷笑着走过来:“齐师姐,我唐大少生平最恨被人冤枉。所以,我现在就要仗势欺人一回。”

  齐雅云紧张的双手抱胸,退后一步:“你,你要做什么?”

  唐绍不屑的掩嘴:“放心,本大少很挑的。就你这样的,本大少还真下不了手。”

  “你!”齐雅云气得五官都挪位了,“唐绍,你不要欺人太甚!”

  唐绍轻轻摇头:“众所周知的,我从不欺负女子。我不过恰巧认识一位师伯。而这位师伯恰巧是监军之一。我刚刚向那位师伯举报你,扰乱营区。”说着,他转过身去,问齐齐站在后面的丙九阵众人,“弟兄们,这样算不算是‘仗势欺人’?”

  大家纷纷响应:“算我一个!”

  “大家一起来‘仗势欺人’,‘欺人太甚’!”

  ……

  整个丙九阵都围了上来。

  “你们胡说。我哪有!”齐雅云脸色大变,泫然若泣。

  旁边的乙二阵众人哄笑:“那我们恰巧看到了,就一齐帮沐阵长做个证呗。”

  这时,人群时有人叫道:“呀,师伯师叔们来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好好学习的女孩的桃花扇和礼物,多谢书友宝宝春雪、沉迷kt、悠悠安然、梅子~~~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