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五二章 幸福个鬼啊
  开饭时,澳门赌博网站:大家和以前一样,围坐在一起,却谁也没提加餐的事。┠┣┣╣╠┣┠要╣看┝书╠.、1=k、a=n/s/h-u、.、c`c

  田鸿见了,冲夏果成呶呶嘴。

  后者摸出一包肉干,放在大家面前:昨晚真对不住大家。大家吃吧。

  田鸿挠头:我带来的,全吃光了。嘿嘿,下次,我一定多带点儿。

  唐绍笑嘻嘻的取出一坛子酒:那么我们就不客气了。开吃!

  这时,其他六名队长一起走了过来。他们都是过来送吃食的。

  沐晚让唐绍全收了下来。她欲再回送些烤肉串和蜜汁肉丸,队长们都嘻笑着拒绝了,一致表示:留到晚上巡逻前加餐。

  沐晚点头应下。

  送走队长们,沐晚将烤肉串和蜜汁肉丸放到队员们面前:大少,其他队送来的吃食,你都先保存起来,明天早上再吃。

  事实上,东西摆在大家面前,也没有谁吃——都是活了几十年的人,大伙儿心里都清楚着呢。

  唐绍笑了笑,一挥袖将其他队送来的吃食全收了起来,只余下肉干、烤肉串和蜜汁肉丸。

  大家一齐开动。而田鸿和夏果成真心服罚,一边蘸着灵米粥吃馒头,一边和往常一样,用神识与大家交流、讨论。

  不过,经此一事,沐晚明显感觉到第七队更加齐心了。

  在没有巡逻的时候,众弟子极少有到处闲逛的。大家都窝在自己的帐篷里打坐修行——边界的灵气实在是太稀薄了。┡要看书.、1`而帐篷里加聚灵阵等加持,相对于外面,灵气明显要浓一些;另外,营区里有老祖们坐阵,谁敢放肆?是以,就算是有熟识的亲朋好友也在营区,弟子们都只是头一天过去打声招呼而已。接下来,大家都和平时一样,潜心修行。

  沐晚突然现时间不够用了:

  一方面,老祖又塞了数以万计的书给她。她当晚稍微翻了翻。现里头照样是包罗万相。记录的八卦、秘闻也是东华洲里近五千年里的事儿。尝过甜头的某人,心中大喜,立刻制订了一个读书计划,争取在两年内。将所有的书都读完;

  另一方面,小炼丹手和翻天手也要加紧练起来。广仁老祖和师叔的炼丹笔记也要继续研读。

  除此之外,与老祖接触后,她心中对剑道貌似有了一些不同的认识与理解。只是还不是很清楚,朦朦胧胧的。跟隔着一层牛皮灯罩似的。解决的办法唯有磨剑!而磨剑的方法通常有武修和文修两条。

  所谓“武修”就是:不断的挑战高手,与之决斗。通过激烈的比斗,迫使自己进步,从而提升剑道修养。剑域能助人凝炼剑种,就是基于这一原理。而沐晚也确实在一次次与傀儡们的生死对决中,收获匪浅。如果不是那时她心中执意太深,道心不明,肯定是能凝炼剑种的。

  而现在,她的周边也是高手如云。可惜,营地里严禁比斗。所以。任务期间,此路不通。

  这样一来,她就只能“文修”。实际上,这种方法也是她常用的——反复在识海里演练、精雕“水之轮回”。在不断的改进中,也能提升剑道修养。

  相对于前者,“文修”既更费神识,又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效果却反而不如前者明显。但是,后者也有其好处:一是,内心能保持平静。不会助长嗜杀的恶念;二是,因为大多数时候是在识海里模拟,所以,对神识有莫大的好处。

  两相各有长短。∧要看≦∥≧書·1╬k┼anshu·c·c不过。目前情况下,沐晚没得选择。她只能“文修”。

  于是,几样加起来,她的时间便排得满满当当的。除了两天一次的巡逻时间,她基本上都是窝在帐篷里修行。

  转眼,过去半个来月。

  又到了丙九阵的巡逻时间。

  和前几次一样。沐晚提前一刻钟集结剑阵,向各队分烤肉串和蜜汁肉丸——巡逻之前,各队聚在一起,吃点东西,驱寒,热热身,俨然已经成为了丙九阵的新惯例。

  吃过之后,大家各就各位,开始巡逻。

  一切都很正常。沐晚领着队友们自外向内,一连来回巡逻了四次。然而,当他们第五次经过元婴区时,前面的筑基区里突然喧闹起来。

  “敌袭!敌袭!”

  噌噌噌……黑漆漆的筑基区转眼就亮起数以百计的火把。

  沐晚举起拳头,示意大家暂停。

  唐绍悄声说道:“是伙房那里出事了!”

  “我们要过去吗?”田鸿拧眉问道。

  大家都看向沐晚。

  后者摇头,用神识传令:不用。无忧师叔刚刚来指令,我们原地警戒,谨防敌人声东击西。如有遇袭,立刻示警。

  环视四周,她接着命令道:我们降下飞剑,两人一组敛息潜伏。大少,我,还有孜孜,我们三个一组。再说一遍!如有遇袭,立刻示警!

  是。∧要看≦∥≧書·1╬k┼anshu·c·c

  众人纷纷降下飞剑,往身上拍了一张敛息符,以组为单位,飞快的在附近寻了一个隐蔽的角落,藏了起来。

  “叮叮当当……”

  “砰砰砰……”

  火光冲天,筑基区那边象是爆豆一般,接连传过来各种打斗声。

  沐晚、唐绍和伍孜孜按剑,一动也不动的蹲在一个帐篷的阴影里,屏息敛神。不敢贸然放出神识,他们唯有侧耳细听。

  三人挨着帐篷,背对背的,每人警戒一个方向。

  唐绍忍不住,群一条神识:小晚,无忧师伯有没有说是什么人偷袭?

  沐晚:没有。

  伍孜孜:肯定是散修联盟!

  唐绍:我当然知道是散修联盟。我想问的是,来的是魔修吗?活了几十年,我只在书上听说过魔修,还没见到过活的呢。你们呢?

  伍孜孜:没有。

  沐晚:碰到过。

  唐绍和伍孜孜都禁不住扭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真的?

  沐晚:十年前,青木峰的张师叔带我回宗门。路过这里,我差点儿就着了魔修的道。还好,张师叔拼死护住了我。

  想起这件事,她的脑海里不由又浮现出当时的情形:带毒的飞刀嗖嗖的自后面飞过来。眼见她难逃一死,师叔义无反顾的用“流云袖”护住她。≡∧要看≦≦≦≧书≥≧∈∥∥≠∥·1╳k╳a╋n┼s╳h╋u╳·c·c抱起她,两人飞旋而上。可是,还是慢了一步!飞刀刺中了师叔的后腰。下一息,虬髯邪修一把收回飞刀。可是。师叔连哼都没哼一声。刀上沾有血煞魔气,师叔险些殒于此。

  唐绍和伍孜孜一直在等着她说下文呢。没想到,她却沉默了。

  唐绍回过头来,用胳膊碰了碰她: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沐晚甩了甩头,站起来。笑道:“刚刚无忧师叔来指令,已经无事,继续巡逻。”

  说着,她一边大步走出帐篷的影子,一边用神识召集其他两个组。

  “呀。这么快!还没有半刻钟。”伍孜孜甚是婉惜的起身。队长的故事都还来不及细讲!

  见唐绍还愣愣蹲在那儿,她扑哧笑道,“走啦,大少。”

  后者耸耸肩,也起身。

  很快,大家聚拢来。继续巡逻。等他们按照既定的路线再次飞过筑基区上空时,那里又是一片漆黑,早已恢复了平静。

  田鸿素来八卦,瞪大眼睛看着下面:什么人来偷营啊?这么一会儿就被收拾干净了!

  大家都一齐看向他——这话听起来,怎么老感觉怪怪的?

  田鸿也意识过来,咧开嘴,嘿嘿的冲大伙儿笑了一个:不好意思,说话不过脑……

  巡逻继续。

  次日清晨,开饭前,青木峰的两位师兄过送餐。

  丙九阵的队员们比以往都要热情得多。大家呼啦围了上去。笑嘻嘻的打听着昨晚的事儿。

  恰巧,两位师兄也是善言之人。他们如实道来。

  原来,这是宗门特意布的局——刚开始时,散修联盟隔三差五就过来偷营。但是。营房布防得跟只铁桶一般。散修联盟次次都是铩羽而归。被困了十几天后,他们也学乖了,龟缩在贼窝里,不再出来。但是,宗门却不干了。换防之后,宗门吸取上个月的经验。故意露出伙房这个软肋。散修联盟反复侦探后,昨晚丑时一刻末,派了一队人马溜进伙房,试图往水缸里下毒。不想,宗门的金丹真人们一直潜伏在周边,就等他们上钩呢。

  其中一位师兄得意的宣布战果:“他们一行十一人,包括两名带队的金丹在内,全都被当场活捉!”

  有人忍不住问道:“他们是在投毒之前就被抓住了吗?”

  另一名师兄白了他一眼:“废话,做饭用的水都是从宗门特意带过来的,哪里能让他们污了去?伙房里的水缸根本就是摆设。师伯师叔们一直守在缸里。”

  大家立刻脑补出当时的情形:散修们揭开缸盖准备投毒,结果,一把把利剑嗖的自大缸里冲了出来,架在他们的脖子上……呃,求:那般偷鸡摸狗之徒的心理阴影面积!

  “哈哈哈……”所有人都乐了。

  两位师兄与沐晚交接完毕后,笑眯眯的冲大家挥手:“面、灵米和水,平时都有师叔专门保管,绝对没问题。大家尽管放心的吃。”

  “是。”

  吃饭时,大家又围坐在一起。

  田鸿环视四周,用神识率先问道:往后,那些家伙肯定连伙房也不敢来了。难道他们不来,我们就只能在这里干守着不成?

  6小六也点头:对啊,什么时候才能正式开打呀?

  所有人都看向沐晚。

  后者一脸的莫明其妙:别看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什么时候开战,那是老祖们说了算的。也许连领队师叔们都没资格参与决策。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小筑基!

  唐绍坐直身子:小晚,你见过魔修,给大家分析分析吧。

  沐晚抚额:有什么好分析的?就我们这点修为,真打起来,我们最多就是跟在师叔们的背后,帮着打扫战场之类的。

  见队友们都是一脸的不相信,她只好说出当时云岭大战前,双方对峙的状况,并且道出赤阳真人的原话。

  结果,众人听得眼睛都直了。

  半晌,唐绍回神,一脸的向往:天尊啊,什么时候弟子才能参加如此盛大的场面?

  伍孜孜:小晚,你好幸福哦。

  其他人也是一脸艳羡的点头。

  沐晚冲他们翻了个白眼:姐当时只差没交待后事了,幸福个鬼啊!

  如果不是香香恰好有土遁的神通,只怕他们仨就交待在那里了。直至现在,她还清楚的记得赤阳真人当时要她和香香先行离开的神情——视死如归!没错,当时赤阳真人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欲掩护她们俩离开。

  众人愣了一下,继而,齐齐咧着嘴冲她“嘿嘿”傻笑。

  唐绍捧着粥碗长叹:小晚说的对,以我们现在的修为,确实只能帮忙清理战场。罢了,吃了饭,都努力修行去吧。实力就是资格。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xo11221、梅舒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