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五一章 老祖点化
  接下来,田鸿果真改了,中规中矩的和大家一起巡逻。 两个时辰后,沐晚领着队友们与下一班的巡逻队交接,快速回到丙九阵的营区。

  这时,其他队也陆续回营。

  田鸿和夏果成顶着众人探究的目光,站在丙九阵的营地前方的空白处,挥剑五百次。

  沐晚亲自在一旁守着。等他们挥完,她才说道:“好了。记住,下不为例!”

  “是。”夏果成的脑袋都快垂到胸脯上了。田鸿是一脸悻悻然。

  三人正准备各回各帐篷。这时,一位青袍男子不声不响的从黑暗里走了出来:“三个小娃娃,等一下。”

  这声音,好熟!和剑域里的声音,一模一样!

  沐晚不由怔住。

  田鸿更是亢奋得满脸通红。

  夏果成猛的抬起头,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来人:“老……”虽然看不清对方的相貌,但是,这个声音绝对做不了假。只要是剑道峰的亲传弟子都是铭刻于心。

  “嘘,低调!”广源子竖起手指,止住他。

  沐晚和田鸿回过神来,连忙齐齐的抱拳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压低声音说道:“弟子见过老祖。”

  夏果成赤红着脸,也跟着行礼:“弟,弟子见过,老祖。”

  广源子略微抬手,问沐晚:“唔,你就是沐晚?果然多读点书,是没错的。”

  “是。”沐晚大汗。她万万没有想到,剑域里的事儿,老祖真的是一清二楚。这得多大的神通啊!她佩服得五体投地。

  广源子笑道:“在金钩城里喝的酒,你身上还带着有吗?”

  沐晚闻言知雅意,立刻使劲的点头:“有的。”说着,她取出一个空储物袋,装了二十坛醉逍遥进去,双手奉上。

  广源子隔空抓过来,叹道:“有酒无菜……”

  沐晚赶紧又用一个储物袋装了两百根烤肉串,和一大包蜜汁肉丸。双手奉上。

  田鸿巴巴的奉上一大包卤蹄髈:“嘻嘻,这是我家祖传的,老祖您也尝尝。”

  旁边,夏果成也捧出一大包肉干:“老祖。敬请品尝。”

  “好,不错。”广源子大悦,一挥袖,全收了。

  身为老祖,当然不能白吃后辈徒孙的东西。他乐呵呵的取出三只储物袋。挥手送至三人面前:“一些小玩意儿,你们拿去玩。”

  “是。”三人捧在手里,一齐又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

  等他们抬起头来,眼前哪里还有老祖的身影?若不是手里还捧着一只真真切切的上品储物袋,他们简直以为自己刚刚是在做梦。

  “真的是老祖哎。”夏果成的两个耳朵尖子都红得能滴出血来。

  田鸿使劲的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痛得呲牙咧嘴:“不是做梦!”然后,澳门赌博网站:他取出剑,象道旋风一样,又飞快的挥起剑来。

  “老田,你在做什么?”沐晚一脸古怪的看着他。

  “太高兴了。唯有挥剑!”

  夏果成闻言,也取出本命灵剑,加入其中。

  沐晚摸了摸鼻子,钻进自己的帐篷里。老祖会给她什么东西呢?好期待!

  打开储物袋,她惊呆了。

  书,整整一上品储物袋的书!

  呜呜呜……难不成在老祖的印象里,我真的是读书太少吗?

  主帐里。

  广源子热情的招呼广茂子和广照子:“来来来,尝一尝我那帮小徒孙孝敬的酒食。”

  广茂子隔空抓过一坛醉逍遥,轻轻拍开封泥,微笑着问道:“你真的给了那小丫头一袋子书?”

  “当然。我把这些年收藏的书。全塞在里头了。小丫头很聪明,只是从凡人界来,对修真界了解得太少了。要多多读书才行。”广源子往嘴里塞了一颗蜜汁肉丸,嚼了嚼。两眼放光的赞道,“甜的,我喜欢!”

  他这个师弟,看上去疏放不羁,其实心思最是缜密不过。什么讨酒食吃,切。全是借口!广茂子摇头轻笑,端起酒坛子,喝了一大口酒。

  旁边,广照子递过来一串烤肉:“二师兄,尝尝这个,味道不错。”

  广茂子接过来,淡笑道:“五师弟,好是肯定好吃。只怕贵也是实打实的贵!”做了几千年的兄弟,谁不知道谁啊?老三的好酒好肉哪有白吃的时候?

  广照子笑了笑,淡定的又隔空取过一根:“所以,我才要放开肚皮,大吃特吃啊。怎么也得吃回本来。”

  广源子冲他翻了个白眼:“我只是想给小丫头讨双好点的战靴而已。你至于这般穷吃恶吃吗?”

  不料,广照子哼哼:“给沐小丫头啊?不给!”

  “为什么?”广源子拉住他的手,不让吃。

  广照子说道:“小丫头那一身装备,有哪样不是宝器?哪里还用得着你来给她讨战靴?”

  广茂子笑道:“连凡人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呀,也少操些心吧。”他这位三师弟是出了名的护短。对门下的徒子徒孙,最是操心不过。受其影响,剑道峰的后辈们也是个个护短。上次,沐晚被逍遥峰的流云所伤,玄阳那小子火急火燎的跑回来找一干师伯师叔写保书。结果,呼啦一下子,就有十二人提起笔,刷刷的写了起来。那措辞,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写宣战书呢。幸亏当时,这位护短的老祖宗当时在外征战,并不知情。不然,铁定是要亲自掺和一脚的。

  广源子松开五师弟,嘿嘿轻笑。

  话说,田鸿和夏果成又挥了将近半个时辰的剑,才相互攀着胳膊,一齐钻进了田鸿的帐篷里。

  夏果成打开广源老祖赐下的储物袋,从中取出一枚玉简,贴在额头上。旋即,他欢喜的尖叫:“是剑谱!”他一直想要淘换一套上乘剑谱。没想到,老祖居然就赐了一套“五梅剑法”给他。嗯,老祖所赐,定非凡品!

  幸好帐篷是有隔音功能的。不然,就他这音量,全营区都听见了!

  田鸿闻言。也赶紧打开储物袋。

  里面是一柄上品灵器的短剑!他使的是双手剑,左手的短剑只不过是下品灵器。一直想换把更衬手的。这下可算是如了愿!

  一双眸子亮晶晶的,他拿起短剑,啧啧的赞道:“老祖好神通!竟然连我们这些后辈徒孙的心愿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稍后。冷静下来的哥俩达成共识:这件事,打死也不能往外传。

  田鸿给沐晚也发了一道神识:小晚,见到老祖的事,不要外传啊。我担心传出去后,大家会效尤。

  很快。沐晚回复:知道。

  事实上,沐晚才不担心大家会效尤。以老祖的神通,若是真心不想见,区区一群筑基弟子哪能靠近得了他?

  过了一会儿,田鸿又发过来一道神识:队长,以后你要处罚我老田,尽管处罚就是。我老田甘心认罚,绝无二话!

  呃,之前,他知道自己真的是有错——因一己之私。擅自行动,犯了剑阵的大忌,确实该罚!

  但是,被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给罚了,他又觉得面子上有点儿过不去。只不过,沐晚能力强,前景好,平时又甚是厚待大家,他才捏着鼻子认了。如今经老祖亲自点化,他心服口服。同时,也终于完全理解了唐绍的想法——咱们队长是有个福的,跟着咱们队长,有前途啊!

  夏果成也有神识传到:小晚。谢谢你。今晚真是托了你的福。还有,我对不起大家,以后一定会改的。

  沐晚收到后,心底里泛起阵阵感激——她意会过来了。老祖定是知道了巡逻时的情景。所谓的讨酒食吃,不过是幌子罢了。老祖其实是看到田鸿为长,她为幼。担心前者心中不服,所以,才出手帮了她一把。

  怪不得剑道峰的尊长们对下面的弟子都是爱护有加。原来,这是剑道峰的传统,是老祖给大家立了一个好楷模。一直以来,剑道峰是九峰之中最团结的。前不久,宗门大张旗鼓的清理门户。唯有剑道峰上无一人叛门。

  再联想起老祖所创的七星剑阵,沐晚忍不住思量:七星剑阵应该并非只是一个残酷的超级大杀阵。因为老祖是至情至性之人,怎么可能嗜杀?以弱制强,永不屈服,这才是老祖创下七星剑阵的初衷吧!

  心念一动,她召出青云剑,取出一块干净的白丝帕,轻轻揩试:“那么,你呢,沐晚?你的青云剑也真的只是一件大杀器吗?”

  第二天清晨,开饭前。

  唐绍走到田鸿的帐篷前,低声问道:“老田,你在吗?”

  田鸿从里面笑嘻嘻的探出头来:“大少,什么事?”

  唐绍见他不象心中憋气的样子,暗中松了一口气,笑道:“不让我进去坐坐吗?”

  “请请请。”田鸿连忙掀开帐篷帘子,将人让进来。

  夏果成收到剑谱后,迫不及待的回了自己的帐篷。所以,田鸿之前是独自一人呆在帐篷里。

  唐绍在里面盘腿坐下来,取出一坛烧刀子,推过去:“老田,开饭时,你忍着点儿,好歹给队长一个面子。”

  不料,田鸿哈哈大笑,将酒坛子又推了回去:“大少,你放心,我老田是真心服罚。这酒啊,留着明天早上再喝。”

  唐绍微怔,旋即,笑道:“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说着,他轻拍对方的肩膀,“抱歉,兄弟。”

  田鸿不以为然的摆手:“大少,你想说什么,我心里都明白。队长待我们不薄。就是昨天晚上,我们挥剑时,队长一直在旁边陪着。一个十几岁的女娃娃能如此待人,实属难得。放心,我老田绝对不会拆队长的台!以前没有,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包括小成,也是这么想的。”

  “好!”唐绍大大方方的收了酒坛子,爽朗的笑道,“明天早上,我陪你多喝两碗酒。”

  “行!一言为定!”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燕子晓晓飞的礼物,多谢书友简时枫落一清秋、宝宝春雪、touzn、彼岸之天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