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五零章 老祖的粉丝
  第二天寅时三刻,澳门赌博网站:两名剑道峰的筑基弟子过来送朝食。网.┯╃.╳c╊o┿m┮

  “呀,和集训期一样,也统一开伙。”弟子们嘻嘻哈哈的围了上来。

  “沐师妹,一共是两筐馒头,一鼎灵米粥。”其中一位女弟子找到沐晚,递给她一个黑皮本儿和一只朱砂笔,“在这一栏签上你的名字。”

  沐晚接过来。原来是一个黑皮账簿,上面写着:七月十八日,丙九阵,两筐馒头,一鼎灵米粥。

  “是,师姐。”她飞快的写下名字。来人是筑基六层的修为,比她高。所以,她得尊称一声“师姐”。

  “好,行了。用过之后,记得派人将藤筐和粥鼎送回伙房。”女弟子收了黑皮账簿和朱砂笔。

  “伙房?”沐晚有点懵。昨天看营房分布图时,可没有看到有专门的伙房区。她还以为不会统一开伙呢。

  女弟子指着筑基区西后侧:“喏,就在那边。是无忧师叔提议,昨晚临时开辟出来的。”

  原来如此。沐晚点头,抱拳道谢:“有劳师姐、师兄了。”

  对方笑嘻嘻的摆手:“以后,每天由各峰轮流抽派弟子过去为筑基期弟子做饭。这一次,我们峰派了我们乙七阵,下一次,说不定就轮到你们丙九阵了呢。”

  说着,她招呼上同伴,冲沐晚等人抱拳作别,一同离去。

  “肃静!开饭了!”沐晚转身招呼丙九阵的成员们。

  又不是头次统一开餐。大家和集训时一样,自的排成长队,开始用餐。

  “各位队长注意了。以后按照方阵顺序,每天轮流送还餐具。请各位队长每次都要具体安排到人。今天,是我们第七队。≦≮≮≈⊥≈≈.”沐晚如实说道。

  “是。”几位队长在人群里同时应道。

  这时,隔壁的乙二阵也开始用餐。和这边的情形相差无几。看来,剑道峰的传统就是如此。

  和以往一样,大家也是分队围坐在一起,默声用餐。

  沐晚用神识问队友们:谁跟我一道去送餐具?

  身边,伍孜孜抢先回复:我!

  沐晚冲她点头:好。

  唐绍提议:小晚。我们也排个表吧。总不能每天都让你们俩去。

  田鸿:就是。小成,你跟我一组,我们排在队长后面,好不好?

  夏果成:好啊。

  6小六看了陈次勇一眼:胖子。你呢?

  后者:行,我和你一组,排在老田他们组后面。

  唐绍:你们这些小没良心的,让我落单了。行,大少我一人一组。排在顺子和胖子他们后面。

  众人冲他无声的呵呵。没办法,一组是七个人,总有一个人会落单。

  沐晚笑了笑:大少,我和你一组。

  伍孜孜急了:小晚,那我呢?

  沐晚:我也和你一组。我当值两次。

  唐绍:那怎么行?大家都是一轮一天。哪能到你就改了规矩?

  沐晚:我是队长。再说,只是送个餐具而已,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就这么定了。大家记住自己的顺序,莫误了事。

  众人皆点头。

  田鸿四下里瞅了瞅,悄悄的摸出一包卤蹄髈,放在大家面前:呵呵。大家乘热吃。

  唐绍摸出一坛子酒:有肉岂能无酒?

  陈次勇掏出一包咸鸭蛋:还有这个。

  沐晚笑了笑:行,今天就吃这三样。其他的,明天再换其他口味。

  所有队员的眼睛都亮了,几乎是异口同声:队长,你也带了吃食?

  沐晚嘿嘿:当然。

  然后,她无视大家炙热的眼神,自顾自的拿起一只咸鸭蛋开吃。

  夏果成:明天的早餐,好期待!

  大家咧开嘴,无声的笑了。

  不过,没有等到第二天的清晨。当天晚上。轮到丙九阵巡营。晚上,这一带地冻天寒,呵气成冰。

  沐晚提前一刻钟用神识将众队友从帐篷里唤了出来。

  唐绍取出一坛酒:好冷!大家喝点酒,暖暖身子——他们是筑基修士。抗寒能力大大增强。可是,突然从温暖的帐篷里出来,也有些架不住这么大的温差。

  沐晚见状,索性取出一大把烤肉串:还有这个。

  三更半夜,天寒地冻的,就着酒吃热气腾腾的烤肉串。想想就感觉身子暖和了起来。

  烤肉串的香味,被小刀子似的西北风,嗖的刮出好远。

  “沐队长,吃什么好吃的呢?”其他队也是提前集结,闻到香味儿,压低嗓音,嘻嘻哈哈的全凑了过来。网.╈

  “来,见者有份。”沐晚很大方的一队派了一大把。如果仅仅是裹腹,其实只要一颗辟谷丹即可。在她看来,大家凑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同吃同喝,本身也是一种乐趣。呵呵,别人怎么样,她不知道。反正,她挺喜欢这种宽松、愉快、热烈的氛围。更何况,也她分享美食的,不是旁人,是生死相托,一起出生入死的阵友们。

  “谢了!”各队的队长依次上来领了一把,分给自己的队员们。大家笑嘻嘻的悄声冲第七队抱拳道谢。

  其他队也有人带了酒。分给自己队友的时候,他们也没忘了给第七队送一坛过来。

  “谢谢。大家都注意着儿。呆会儿还要巡营,不要喝醉了。”沐晚让唐绍都收起来,以后一起喝。

  众人纷纷摆手:“放心。只是暖和一下身子而已。”筑基修士个个都是海量。正常情况下,他们就是想大醉一场,也真心不容易。

  待大家吃饱喝足,子时也将至。各队集结,按照事先的安排,各就各位,开始巡营。

  第七队是由外自内,从营区正门开始的。所以,沐晚率领队友们排成一列纵队,祭起飞剑,赶往正门。

  远远的,有一队剑道峰的弟子静立在那里。应该是在等他们接班。

  不等沐晚带着第七队靠近,隔着十余丈远,为的那名筑基七层的师兄大声喝道:“口令!”

  “静心!”沐晚回复。这道口令。是一刻钟前,无忧真人用神识传给她的。后者还告诉她,他们与下一班的交接口令,也会提前一刻钟告诉她。

  “沐师妹!”对方认得她。笑着抱拳打招呼,“我是苍云峰周世杰。”

  “周师兄!”沐晚抱拳回礼,“见过各位师兄,师姐。≮≦∈≧网.┯╈.╇c╳o╈m”

  周世杰的队友们皆笑眯眯的回礼。

  而唐绍等人也一齐抱拳行礼。

  巡逻是有符印的。周世杰从腰带上解下一块巴掌大的盾形金色符印递给沐晚。

  后者双手接过来,郑重的系在腰间。

  周世杰抱拳说道:“接下来有劳诸位师弟师妹了。”

  “周师兄。各位师兄、师姐,辛苦了。”沐晚回礼。

  周世杰挥手,带着他的队员们快离开——除了巡逻队,其他人在营区里严禁御剑。

  子时,至!

  “第七队,走!”沐晚率先跳上祥云。

  “是。”

  一行七人,御剑冲向半空。

  又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全新体验!沐晚感觉挺新鲜的。她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种简单、刺激,又纪律严明的经历。有时候,她也忍不住反思:难道说,我其实从骨子里是个嗜战之人?

  想想前世的经历。她真的点相信了——前世,她在巴掌大的后院也是争斗不休。除了环境迫人,其实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她的天性好战。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爹爹才会在她出嫁的前夜,特意嘱咐她‘往后要好好过日子’?

  呵呵,现在想想她的前世,与人斗,其乐无穷。还真不是一个会认命,好好过日子的人。

  还好,这一世。她早就厌弃了那种相夫教子的凡俗生活。这一世,她要跳出六道轮回,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搏一个真正的逍遥自在!

  在半空中,地面上的情形尽收眼底。

  他们先围着太一宗的营地转了一圈,然后,再穿到筑基区、金丹区、元婴区和中心地带各转一圈。

  期间,与其他小队相遇时,尽管都是熟得不能再熟。但是双方都严格按照程序走:相隔十丈,对口令;近身,相互验证巡逻队符印。

  抵过中心地带时,田鸿突然群一道神识:天啦,前面是主帐吧?老祖们在里面吗?啊,我好紧张!

  沐晚回头看过去。只见他涨红着脸,御剑的姿势居然走形!

  不会吧!沐晚大吃一惊,连忙用神识令:老田,小心!

  跟在田鸿后面的夏果成更夸张,身形剧晃,挥舞着胳膊眼见着就要从飞剑上摔下去。

  多亏跟在他的后面是唐绍!觉他的气息不稳,唐绍就有留意。见势不对,后者飞冲上前,一把将人拉住。

  包括夏果成在内,所有人都长舒一口气。

  沐晚举起拳头,示意大家停下来。她转过身来,哭笑不得的看向两位始作俑者:你们两兄弟在搞什么怪?我们在巡逻,严肃点儿!

  夏果成又羞又愧,不敢抬头看大家。

  田鸿甩了一把冷汗:冤枉啊!真不是有意搞怪!一看到前面的主帐,想到老祖们就在里面,我就运岔气了!

  沐晚瞪着他。

  田鸿讪笑,用一只巴掌遮住自己的眼睛:别呀,小晚,你这样瞪着我,我真会不好意思的……唔,在老祖们的跟前,留点面子,好不好?好吧,是我胁迫小成。我非常非常的仰幕我们老祖。所以,就想造出点事儿来,引老祖现身……

  果断引起众愤。其他队员皆和沐晚一样,怒目以对。

  唐绍更是直接,用神识骂道:作死!

  夏果成的头垂的更低了。

  田鸿一个劲的冲大家作揖:对不住,真的对不住!我知错了,真的知错了!大家饶了我这一回,好不好?

  其余人都看向沐晚。

  沐晚:老规矩,回营后,你们俩各自挥剑五百次后,才准睡觉。还有,明天的早餐,你们俩不准加菜!谁要是还敢再兴什么妖蛾子,不专心巡逻,一律同罚!

  田鸿双手捧心,无声的做哀嚎状:小晚,不要这么狠,好不好?我最喜欢就着烧刀子吃烤肉串了。不给吃,我会活活馋死的!

  还敢搞怪!沐晚冲他翻了个白眼,举起右手,伸出两根手指头。

  天尊啊,这是要加倍惩罚!田鸿赶紧收敛,拉着夏果成,一本正经的站直了:改!我们改!马上改!

  伍孜孜捂住嘴,拼命不让自己笑出来:该!活该!

  沐晚转过身去,挥手示意巡逻继续。

  一行人象七道流星一样,悄然划过夜空。

  殊不知,高大的主帐里,广源道君睁开眼睛,问身边的广茂道君:“二师兄,想不想吃烤肉串,喝醉逍遥?”上次,广仁子回来,跟弟兄们几个大夸特夸喝了一次好酒。成功的把他的酒虫也给勾出来了。不过,身为老祖,也不好意思跟隔着好几辈的小徒孙讨酒喝。所以,他一直压抑着酒虫。这会儿听到‘就着烧刀子吃烤肉串’,他真的有点儿坐不住了。

  唔,好吧,就给你们一个孺慕老子的机会吧!广源道君愉快的决定了。

  广茂道君闻言,睁开眼睛,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好啊。”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好好学习的女孩的桃花扇和礼物,盒子里的猫的平安符,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幻月水羽~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