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四二章 真正活了一回
  子夜时分,香香和黑夜回来了。■

  他们俩满载而归,不但抓了两条六阶海蛇,还打了很多美味的海鱼——没有找到上次的八阶海蛇,香香甚是惋惜。

  厨房里灯水通明,香香主厨,黑夜和沐晚帮忙打下手。常龙表示:君子远庖厨。

  黑夜哼哼:“本尊不是君子。你好象也不是。”

  于是,常龙卷起袖子,接过了他递过来的一筐不知是什么植物的根,奉命削皮。

  刀么?没有!他右手一晃,变成了一把亮晃晃的柳叶小刀,埋头苦干。

  沐晚瞄了一眼,赞道:“哟,刀法不错。”

  常龙轻笑,嗖嗖嗖,小刀挥得更快了。

  阳煜也打了林定一过来帮忙。好吧,他只会帮倒忙。所到之处,不是锅倒,就是瓢倒。简直是厨房克星。

  黑夜扔了一篮子薤根给他。

  林定一很臭美的接过来:“择菜,是吧?你可找对了人!”说着,在常龙对面蹲着,麻利的择菜!

  常龙忍不住问他:“道长,你择的是什么菜?”好眼熟的说,可是,他真不知名。

  “薤,多年生草本,其叶细长,开紫色小花。可入药。其根个大肥美,澳门赌博网站:洁白晶莹,辛香嫩糯。干制入药,可健脾,轻痰……”林定一回过神来,抓着一把薤根,抬头问道,“小晚,择薤根做什么?要干制入药吗?”

  沐晚正在片鱼,闻言,转过身来答道:“不是啊。那个可以去鱼腥,是用来调味的。▼●.ww.◆林师叔,你把它们择干净就行。”

  “这个还可以做调料?”林定一挑眉,低头继续。

  而对面,常龙则叹道:“原来薤根是长这样子的啊。”

  林定一闻言,抬头问他:“你没见到过薤根?”

  常龙笑了笑:“切碎了的,看到过。但是,全乎的。还带有泥土的,是头次见。”

  林定一明白过来,咧开嘴笑道:“原来出身富贵之家。”看了一眼他的手里,又说道。“你手里的那个是百辣云,其汁辛辣得很。你这么削,呆会儿只怕手会被辣到。”

  常龙垂眸,掩去眼底的落莫:“无妨。”此刻,他多么希望能被百辣云的汁水辣到手。

  林定一这时才意识到对面的不是人。而是一只鬼,讪笑道:“不好意思,我忘记了。”

  常龙抬起眼帘,爽朗的笑道:“你不说,某还真不知道这就是生前吃过无数次的百辣云呢。在边关,隆冬时节,某都会命军中医士天天用百辣云和薤根熬大锅大锅的热汤,分放给将士们,以驱寒,防止军中伤寒暴。某也每天都喝。却没不想到。如今摆到面前,某却不认识它们。”

  林定一也是呵呵笑道:“我也是头次知道这两样可以做调料。”

  一人一鬼有说有笑,很快就忙活完了,交给黑夜。

  黑夜将它们全部倒进大木盆里,呼啦呼啦的清洗起来。

  常龙看着他那忙碌的身影,不禁摇头——这是一只魔吗?熟练洗菜的魔!

  林定一好奇的问他:“怎么了?”

  常龙笑道:“某以前听说修仙者们都是不食人间烟火,如今看来,却是谬传。.ww.▼”

  林定一解释道:“我们也确实辟谷的。要到金丹期以后,才能以灵气为食,不食人间烟火。”

  香香忍不住反驳:“天天喝西北风。不吃不喝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那样活得天长地久,有意思吗?”

  林定一想反驳,却现无言以对。顿了顿。他说道:“所以,大师兄让我过来帮忙啊。呆会儿,大家一起宵夜。”

  沐晚看了一眼锅里,见汤水已经沸开,连忙说道:“快差不多了。黑夜、老常,你们去院里支桌子。林师叔。你去请老祖、师伯,还有阳师伯和师叔过来吃饭啊。”不管老祖和师伯过不过来吃,但是,开吃之前,还是要专程去请一请的。

  林定一难以置信:“这就好了?”

  “好了!”沐晚点头。

  常龙看出道道来了,解释道:“哦,好象是在做涮锅子,确实准备的差不多了。”

  于是,林定一赶紧出门去请人。

  没想到,广仁老祖居然过来了。

  赤阳真人断食多年,本来不想吃什么宵夜,不过,老祖都来了,他能不来吗?于是,也过来了。

  沐晚在外门时,阳煜与张逸尘两人就常跑来打“牙祭”。如今美味当前,他们俩自然不会放过。

  黑夜和常龙在院子里摆好桌椅,然后,沐晚在桌上摆了一个大火盘,香香端来热气腾腾的广口浅铜鼎,放在火盘上面,又旋风一样的,从厨房里端来已经片好的鱼肉摆在铜鼎旁,快活的宣布:“可以开吃了!”

  广仁老祖伸长脖子,狐疑的看着众弟子:“吃生的?”和妖兽一样生吃?这是要闹哪样?唔,那锅热汤倒是挺香的。▼▼◆.ww.●

  沐晚起身,将片得薄薄的鱼扒拉到铜鼎里:“烫熟吃。”

  香香刚拿起老祖面前的小碗,贴心的问道:“道君,您吃得辣不?”

  广仁老祖哈哈大笑:“本座百无忌惮。”

  于是,香香眼珠子一转,给他调了一份红艳艳的调料,放在他面前。

  哪知,后者闻了闻,神情更加愉悦:“不错,挺香辣的。”

  香香呵呵——歪打正着,道君大人是个重口味!

  鱼片在沸汤里滚了几滚,沐晚从中夹起一起,放进老祖的调料小碗里。

  广仁老祖看明白了,拿起筷子,沾上调料,开吃。

  吃过之后,他一脸的欣喜:“好吃!”自己端起碗,在铜鼎里飞快的夹起鱼片来,一边夹,还一边招呼众人,“吃啊,大家都吃!很美味呢。”

  老祖放了,众弟子纷纷起筷。

  张逸尘也拿过赤阳真人面前的小碗,调好底料:“师尊,请用。”

  赤阳真人接过来。笑道:“为师自己来。你现在不能吃得太辛辣,控制着点啊。”

  “是。”

  旁边,阳煜在手把手的教林定一调底料。.ww.◆

  此时,香香已经取出几坛醉逍遥。一一给大家倒上。

  广仁老祖喝了一大口,赞道:“好酒!香香姑娘,这酒叫什么名字?”

  香香对曰:“醉逍遥。”

  “酒好,名儿也好!”广仁老祖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香香又给他满上。

  张逸尘起身,抱拳笑道:“谢老祖盛赞。”

  广仁老祖眨巴眨巴眼睛。问道:“这酒是你酿的?”

  张逸尘挺自豪:“酒名是弟子取的。”

  大家齐齐笑。

  广仁老祖也乐了,端起酒碗:“当浮一大白!”

  于是,众人一齐端碗:“干!”

  常龙也很开心。香香一视同仁,给他也倒了满满的一碗酒。他感激的冲香香微微颌致谢,和大家一起端起酒碗……吸光了碗里的酒气。

  沐晚坐在他的左侧,见状,取出一个大碗,也调好底料,夹了一大碗烫熟的鱼片,摆在他面前:“尝尝这个。”

  “谢谢。”他笑吟吟的吸食了一口热气。不住的点头,“很好吃。”

  张逸尘还没完全康复,所以,香香只给他倒了一小口酒。他无奈的笑了。

  上,广仁老祖已经从林定一那里得知这种吃法叫“涮锅子”,招呼香香:“香香姑娘,你忙活了大半天,也坐下吃。涮锅子,要自己涮,才吃得过瘾!”

  “好的呀。”香香这才归位落座。

  旁边。黑夜已经帮她调好了底料。

  香香接过来,轻声道了谢。

  黑夜的眼底闪过一道亮色。

  ……

  最后,酒足菜饱,大家都吃得很是尽兴。广仁老祖微熏。兴致勃勃的赞道:“痛快!好久不曾这般畅快过了!”

  赤阳真人有些醉了,阳煜扶他回房安置。

  林定一喝得分不清东南西北,还是张逸尘将他带回房间的。

  沐晚等四个留下来收拾残局。

  常龙也有些不胜酒力。沐晚劝道:“老常,你先回房歇息吧。”

  不料,常龙连连摇头:“不用。沐姑娘,多谢你。无论是生前为将。还是死后做鬼,我都不曾象今天这般轻松快活过。这么多年,我今天才算是活了一回。”他用手指头戳着自己的心窝子,呵呵笑道,“这里早就没有心了。一千多年了,这里面都没有过动静。可是,今天,我却觉得它在跳动!”

  黑夜闻言,瞥了他一眼,说道:“老常,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体内灵气翻涌得厉害?”

  常龙愕然的点头:“黑爷,你怎么知道?”

  “笨蛋,你要晋阶了!”黑夜哼哼,“你做了一千多年的鬼,体内早就积了浑厚的灵力。只不过之前一直被戾气压制着,显现不出来罢了。唔,你今晚是跟谁打斗过吗?”

  常龙看向沐晚:“哦,我之前跟沐姑娘比试过一场。打得畅快之极。比完之后,感觉得身心从未有过的舒泰。”

  黑夜恍然大悟:“怪不得呢。你身上气穴全通,又进食了这么多的灵气,所以,突破在即。”

  香香紧张的说道:“啊呀呀,老常,天快亮了。你没问题吧?”

  常龙说道:“无妨。只要寻间空房,将门窗都封死,不叫一丝阳光照进来即可。”

  沐晚说道:“好象没有空房间了。你就用我和香香的房间。”

  常龙连连摆手:“不行。我身为男子,怎么能进姑娘们的闺房?于礼不合。”

  “用我的房间吧。”阳煜从赤阳真人的房间里出来,说道,“我和小定要给小逸护法,用一间房就行。不用推辞了。我房里也没有什么东西要收拾。你们现在就去准备吧。天真的快亮了!”

  “多谢阳师伯!”沐晚招呼香香一起去张罗。

  常龙抱拳:“多谢真人。”

  阳煜摆手:“说起来,你帮了小逸,我还没谢过你呢。所以,我们就不要谢来谢去的了。说起来,多见外啊。”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zyc1o29的桃花扇,多谢书友笑笑5555555、hv12332111、夷光夭夭、kevinoo的月/票,谢谢!

  第四更,到!(未完待续。)

  ps:哈哈,某峰有史以来,头一次一天四更。蜗牛狂飙是什么赶脚?某峰今天总算是体验了一把。

  对手指,晕死,今天才是星期四……唉,不说了,滚去码字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