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四一章 修真正道
  “对了,老常,你的鬼修真传呢?拿过来,我帮你激活。◆▼”沐晚回过神来,如是说道。这会儿,恰好香香不在。不然,她看见了,又要提心掉胆好长一段时间。

  常龙看了看门外。

  沐晚笑道:“无妨。院子里住着的都是我们太一宗的尊长。”这就是太一宗代代相传的做派:师道尊严。不仅仅是弟子要尊重尊长,同时,尊长们也要自觉维护师道。是以,窥探门下弟子的小秘密之类的行径,绝大多数的尊长们也是不屑于去做的。

  常龙笑了笑,摊开右手,掌心现出一卷古老的竹简。

  沐晚忍不住定睛细看。

  卷写着四个古朴的金文。而她只认得后面三个字“道真传”。想来第一个字就是“鬼”字。

  联想到望乡台、冥司、三生桥等处的名匾上写的都是金文,她忍不住问道:“老常,你也认识金文?”

  常龙说道:“认得的。常家是流传了数百世的世家。虽然已经没有人再使用金文,但是,常家有祖训传下,长房嫡长子必须学习金文。某自三岁起,就跟家父学习金文。”

  “哦,是这样啊。”沐晚心中一动,从灶膛里抽出一根柴火,灭掉火,在地上写出蓝碧玺灵珠上的两个字,问道,“老常,这两个金文念什么?它们对我很重要。”好吧,她确实是将信将疑。

  常龙只是看了一眼:“扶摇直上的‘扶摇’。”

  是那只金翅大鹏鸟的名字吗?沐晚有些恍惚:谢谢你,扶摇。.ww.●

  随后,她敛神静心,自指尖逼出一滴心头血,打到竹简之上。

  竹简上泛起一道血色光芒。紧接着,它嗖的变小,钻进常龙的眉心,不见了。

  常龙闭着眼睛,身形微晃。待再睁开眼时,一双虎目亮若星辰。他双手抱拳。向沐晚长揖到底:“多谢沐姑娘,某已得到鬼修真传,马上就能正式修行。”

  想起香香的话,沐晚试探着问道:“你有没有什么不适?还有。你的修为,有没有比先前增加?”

  常龙摇头轻笑:“那只是仙人滕录下来的竹简虚影,并不是真正的竹简,自然不会伤到某。某现在只是得到传承,并没开始修行呢。修为怎么会增加?”

  沐晚暗中松了一口气,呵呵轻笑。貌似只有妖、魔讲究血脉。而鬼则无血脉这种说法。

  不一会儿,常龙吃饱了。他抱拳道谢:“多谢沐姑娘赐饭。某已经食饱,准备去月光之下修行。”

  “行,你去吧。”沐晚挥手,撤了灶火。

  她揭开锅盖一看,饭倒是全熟了,却是一锅冷饭。再定睛细看,灵米饭灰扑扑的,一点光泽也没有。卖相连寻常的凡米饭都不如。

  原来鬼吃过的饭,是这样子的。这饭没法吃了。沐晚往锅里使了个去尘术,将之当垃圾处理掉。

  走到外面,她一抬头,就看到常龙盘腿坐在院中的空地上。月光如水,照在他的身上,闪闪光。

  这时,她收到老祖的一道神识:小晚,到本座房间里来一趟。▼

  沐晚赶紧过去。

  广仁老祖盘腿坐在窗前的长榻上。赤阳真人也在,垂手侍立于榻前。

  “弟子见过老祖。见过师伯。”沐晚抱拳行礼。

  广仁老祖问道:“小晚,院中那位阴客,可是你带回来的?”

  “他叫常龙,这次多亏他相助。弟子才没有空手而回。”连同常龙前世的经历,沐晚都据实以对。不过,她没有提及独眼与常龙的交易一事。

  “哦,你已经收他为鬼仆。”老祖微微颌,象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前世是位大将军,使的还是长枪。唔,本座早年得了半件阴兵,正好是个枪头。你拿去给他,看能否用得上。”说着,他手里一晃,拿出了一个两尺来长的黑色木盒。

  “多谢老祖。”沐晚双手接过盒子,笑嘻嘻的道谢。老祖是剑君,赐下的东西绝对不是凡品。常龙还真有些鬼运气!

  广仁老祖摆手:“你们都下去吧。”

  “是。”赤阳真人与沐晚行了礼,一同走出房间。

  “恭喜你收了一名鬼仆,小晚。”赤阳真人掏出一只上品储物袋,“这里面有一些基础的炼丹药材,是小定给你的。而里面的丹炉,叫星月鼎,是小煜给你的,你先拿去试试手。”

  “多谢师伯。呆会儿,弟子去跟阳师伯和林师叔道谢。”沐晚欢喜得很。■.ww.●

  “好好学习丹道,莫辜负了老祖的厚望。”赤阳真人笑了笑,见她双手捧着黑木盒,不空,遂将储物袋直接放在木盒上。

  “是。”

  赤阳真人转身回房。

  沐晚收了储物袋,捧着黑木盒子向常龙走去:“老常,老祖赐了件阴兵给你。”

  常龙很是意外的睁开眼睛。

  沐晚已经走到他跟前:“喏,在盒子里呢。”黑木盒子也不知道是用的是什么材料,轻飘飘的,凉嗖嗖。

  后者站了起来,双手接过盒子,将之打开。

  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只一尺三寸长的银色枪头。枪尖形如龙胆花苞,修长锋利,棱线分明。在月光之下,亮闪闪的,熠熠生辉。

  “好一把龙胆亮银枪!”常龙的眼睛亮了。脸上的阴气全无,他神采奕奕的取出枪头,拿在手里呼呼的挥舞着。

  银光铺开,水泼不进!

  “好厉害!”沐晚忍不住喝彩,“可惜,还没有枪身。”

  “枪身?有的!”常龙打住,取出那根两寸长的银色小棍。手一抖,银色小棍立时变大。他将枪头套在长棍上面,旋紧,固定好。于是,一杆威风凛凛的龙胆亮银枪便齐活了!

  常龙吸气,迫不及待的在院子里使了一路枪法。

  一时间,小院里银光似雪,杀机重重。▼▲

  好霸道的枪法!

  战意,起!

  沐晚看得手痒,刷——。青云剑出鞘,左手捏成剑指,朗声说道:“老常,比斗一场。如何?”

  常龙也不含糊,长枪一晃,亮出架式:“来战!”

  沐晚将剑境压制为剑招境,提剑冲杀上去。

  “当!当!当……”

  两人半斤八两,转眼就拆了十余招。

  小院里立刻热闹起来。

  广仁老祖居然是头一个跑出来看热闹的。

  随后。赤阳真人和阳煜先后出来了。就连林定一也扶着张逸尘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都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常龙既是使枪的高手,又是久经沙场的大将,枪法霸气,干净利落,招招是杀招,将“一寸强”挥得淋漓尽致;而沐晚手执三尺长剑,也是毫不示弱。太一十三剑象江水一般连绵不绝的展开,尽显王者大气,杀气腾腾。

  两人枪来剑往,互不相让,居然激战了一刻多钟。到底是沐晚稍胜一筹。常龙渐渐招架不住,现出破绽。

  “当!”沐晚手腕力旋,一剑撩开了常龙手中的长枪。

  后者哈哈大笑,执枪跳出战圈,抱拳笑道:“沐姑娘剑法凡,某输了!”

  沐晚执剑还礼:“承让!”

  广仁道君很得意:“小鬼。小晚是筑基的剑修,你能与她斗这么久,身手不凡啊,很有前途。”

  “沐姑娘竟然是剑修?失敬。失敬!”常龙很是意外。一个姑娘家以剑为道,以剑证道,着实难能可贵。

  “我们剑道峰上的女剑修可不止我一个。师尊也是成名女剑修呢。”沐晚笑吟吟的收了剑。

  常龙提枪,向广仁老祖行了一礼:“在下常龙,多谢道君赐下神兵。”

  广仁老祖呵呵轻笑,受了他的礼。背负着双手,转身回屋。

  沐晚看到张逸尘,禁不住欢呼的快步上前:“师叔,你可以出来行走了。”

  月光下,张逸尘身如瘦竹,白似雪,但是,容颜已经恢复了七成,看上去象是四十出头的样子。情况比先前明显好得多。

  他和以往一样,伸出枯瘦的右手,轻轻揉了揉沐晚头顶的道髻,眼里泛起点点星光:“小晚,几年不见,你都长成大姑娘了。”脸上“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喜悦与骄傲尽显。话音刚落,两行热泪夺眶而出,他收回手,用袖边揩试眼泪,不住的说道,“好,好,好……”

  林定一扶着他,澳门赌博网站:也被他戳中泪点,眨巴着眼睛,努力抑住眼泪:“二师兄,历经大劫,该高兴才是啊。我们不哭!”然而,眼泪却再也止不住,籁籁的直往下掉。

  赤阳真人笑了笑,不声不响的离开。

  阳煜走过来,轻轻拍了拍张逸尘的肩膀:“小逸,回房先炼化丹药吧。争取快快好起来,到时也好陪小晚过几招。你不是老说,小晚的剑法还是你教的吗?说老实话,我一直就不相信。”

  张逸尘含泪笑道:“当然是我教的。不信,你们问小晚。不过,我早就打不过小晚了。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沐晚则童叟无欺的点头:“在来宗门的路上,师叔确实传了我太一十三剑。”

  林定一抹了一把脸,故意不满的说道:“二师兄,我的太一十三剑也是你传的!你当初是不是漏掉了一些,没有传给我?怎么我就没有‘胜于蓝’?”

  张逸尘瞪了他一眼:“谁传你太一十三剑了?你明明是自己用贡献点去藏书院兑换的剑谱,好不好?我当时不过略微指点了你两次。大师兄当年也是这么指点我的。”

  阳煜抚额:“臭小子!剑法不精,怪我啊。”

  常龙走过来,站在沐晚身后,看着他们,眼底的笑意尽显。他用神识对沐晚说道:原来,这才是正道。上下有序,兄友弟恭,其乐融融,这样的大家庭,好温暖!真令人羡慕。

  沐晚回过头来,笑得阳光灿烂:你也是其中一员啊!

  常龙微愣,旋即,脸上的笑容更甚。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桃花扇,多谢书友羽落晴空、静候瑞雪、mistyo的月/票,谢谢!

  第三更,到!

  晚上九点,还有一更,敬请围观。(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