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四零章 并非缘份
  修真界向来是“法不轻传”。▼沐晚万万没有想到广仁老祖会传她丹道。回到房间里,澳门赌博网站:她在床沿上坐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黑夜和香香也很为她高兴。尤其是香香,直嚷着要去抓只妖兽来打牙祭,好好庆贺一翻。

  “去哪儿打妖兽?”黑夜有些为难,“上一次,我和老祖找过了,云岭大战,这一带方圆千余里的妖兽都跑光了。”

  香香嘿嘿笑道:“当然是去海边啦!海蛇的味道,闻起来很不错哦。”上一次打回来的海蛇,她眼馋得要死,可那是给沐晚补血的,她硬是一滴也没喝。

  黑夜挑眉:“香香大人,现在就去吗?”

  香香点头:“过几天,只怕我们就要回宗门了。”以后出个门,要么得土遁,要么得申请通行令符,麻烦死了。

  空间里,冷冰冰的。常龙却侧卧在香樟树下酣睡。这两天,真把他给累坏了。

  于是,两人跟沐晚报备后,说走就走。

  沐晚留在房间里,揣摩学习广仁老祖留给她的炼丹笔记。

  说是笔记,其实是里面夹了大量的丹道入门知识。

  啊,原来当名丹修,先要学习这么多的灵植、灵兽知识,还要学药理!沐晚感叹之余,如饥似渴的翻阅着。◆◆

  同时,惊喜的现,她先前在剑域里看到的那数以万计的“闲杂书等”没有白看。其中有很一大部分草药灵植、兽骨、矿晶,她家老祖的收藏里也曾提及过,只是没有广仁老祖这里的这般详尽。因为已经有了基础,所以,她看得很快,也并不觉得吃力。

  每每碰到相同的,看完之后,她都会暂时停下来,将两位老祖的相关记录整合。

  不知不觉中,夜幕降临了。

  空间里。常龙一觉醒来,饿得两眼昏。

  他试探着用神识问道:一?

  沐晚睁开眼睛,回复:醒了啊?那就出来吧。

  常龙心念一动,从空间里闪身出来。

  他惊奇的环视四周。当现这里其实是沐晚的房间时。他立刻目不斜视,站在原地,眼见鼻,鼻观心。

  沐晚笑道:“常先生,我们修道之人。不拘小节,您无须拘礼,只管找个地儿,坐下就是。”

  窗户下有一条长榻。常龙点头称“是”,快步走过去,在长榻边上坐下。.ww.●不过,他刻意侧过脸去,看向房门方向——前世出身官宦之家,他又曾当过边关大元帅。家教使然,他不能正视女子闺房。虽然沐晚明确说了。‘不拘小节’,但身为属下,礼在心中,他得自觉。

  沐晚先是做了自我介绍,然后说道:“如果常先生不介意,以后也和黑夜一样,唤我‘沐姑娘’就是。”

  “是,沐姑娘。”常龙依然看着房门方向,声音却软和不少,“常某不过一老鬼尔。当不得沐姑娘一声‘先生’。如果沐姑娘不弃,以后就唤某一声‘老常’即可。”

  “好啊,老常。”沐晚从善如流的应道。

  这时,常龙的肚子“咕隆”的叫唤起来。

  他好不尴尬。

  沐晚下床。笑道:“恰好我也饿了。老常,走,我们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能填饱肚子的。先对付两口。香香和黑夜去海边抓海蛇了。等他们回来,我们就有口福了。”

  “好。”常龙笑了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沐姑娘,请。”

  小院里静悄悄的。

  两人径直来到厨房。锅冷,灶更冷。不过,沐晚的储物空间里带着柴火和食材。她使了个火球术,生火,煮了一锅灵米饭。

  热气升腾,米香飘扬。.ww.▼

  常龙闭上眼睛,接连吸气。

  热气裹着米香,化成一道白烟,尽数被他吸食掉。

  “很香,五行灵气充足,味道很好。”他忍不住赞道,“比以前香火饭好吃得多。”

  沐晚告诉他:“这些米是上等灵米。老常,你修炼,也是炼的灵气吗?”

  常龙点头:“某走的是灵鬼一道,所以炼的也是天地灵气。”

  接下来,他一边吸食,一边象拉家常一样,跟沐晚聊起鬼修之事。

  原来,鬼道也是大道的一种。和人族修真一样,鬼也有正、邪之分。鬼之正道即“灵鬼道”;邪道则被称为“恶鬼道”。这也是之前,他都不能修炼鬼修真传的缘故。因为他是红袍厉鬼,属于恶鬼,戾气缠身,无法修炼灵鬼道。而恶鬼道则炼的是煞气。

  沐晚闻言,取出一块灵石,问道:“老常,那你能象香香一样,直接吸食灵石里的灵气吗?”

  老常看了一眼,笑道:“原来这就是灵石啊。某现在的修为太低,只有鬼魂后期,还拿不动灵石。灵石里的灵气太精纯,某吸食了,会消化不良而积食。吸食完这一块灵石,只怕某会爆体而亡。”

  “这样啊。●.ww.●这只是一块下品灵石而已。”沐晚遂收起灵石,“你什么时候才可以用灵石呢?”

  常龙两眼亮晶晶的答道:“进入鬼兵级别就可以了。”

  据他所说,鬼修的境界大致分为鬼魂、鬼兵、鬼将、鬼王境。其中,只有鬼魂境分为前、中、后三个小境界,其余的都是分成十个境界。

  “等到了鬼将级,某便不再惧怕阳光,也能和常人一样,白日外出行走;修成十阶鬼王圆满,经过七七四十九道天雷劫,就能飞升去上界,成为鬼仙。”常龙看着外面的星空,无限向往的说道,“某的鬼修真传里提及,鬼仙境又分为鬼尊、鬼圣。不过,某与沐姑娘缔了约,也许不用修至十阶鬼王,就能随沐姑娘一道,霞举飞升。”

  “托你吉言。”沐晚眼波一转,笑道,“老常,俗话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以后,我、你,还有香香和黑夜,我们四个就是生死与共的一家人。所以,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真的是你要等的人吗?”

  老常转过头来,看着她,目光明亮且清澈。他点头说道:“一千多年来,某确实是在等一个人。之前,某不是跟沐姑娘说过,一千多年前,某为新鬼时,在黄泉道得了大机缘吗?”

  沐晚点头。

  常龙接着道来:“其实是仙人点化了某。或者说,是仙人与某做了一场交易。他点化了某,并赐给某一件可以在冥界安身立命的宝物。而某则暗中守护他设在忘川河底的临时结界,在他需要的时候,替他护送一个人离开冥界。时限是两千年。两千年后,如果仙人没来找某,那么也算交易完成。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不相干。

  前几日,仙人突然找上某,说,某要等的那个人来了。然后,他问某,前尘了结,是想继续投胎,还是想就此跳出轮回。某当时不知如何作答。仙人便赐给某鬼修真传,说是,如果要投胎,某有那样宝物护身,定能享受十世荣华富贵;如果想跳出轮回,就要下厉鬼愿,从此追随某要等的那个人,走上大道。而鬼修真传被仙人下了血咒,只有那个人的心头血才能激活。

  在前世镜前,某大彻大悟,无心再恋红尘,是以,下厉鬼愿。”

  沐晚很是好奇:“老常,你怎么确定我就是你要等的那个人?”她好象从来就不认识什么仙人,好不好?她真的很确定,老沐家有史以来,绝对没有出过神仙!她是老沐家有史以来头一个修真的。

  常龙笑道:“很简单啊,仙人把你们的情况详尽的告诉了某呀。一人、一妖、一魔。其中,人为主,却修为最弱。而妖最爱打听闲事。魔的修为最高。”

  原来如此。脑海里象是闪过一道流星,沐晚呀的惊呼,问道:“你所说的仙人,是不是一个独眼之大汉,看上去四十来岁?”

  常龙点头:“正是。仙人确实这般长相。仙人还说,如果沐姑娘问起他,某只管知无不言;如果沐姑娘不曾问,某就不必多嘴。”

  独眼果然是仙人!沐晚觉得好生奇怪:就因为三盅心头血,独眼才如此厚报吗?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常龙与独眼是一千多年前就做下交易。那时她沐晚还是不知道是个什么呢。

  “那你跟我说说,独眼的其他事儿。”想不通,她只好问了。

  常龙一边回忆,一边慢慢的说道:“某第一次见到仙人时,他在黄泉道的忘川客栈当伙计。客栈里,就他一个人。某在那里住了三天三夜,也不曾见到客栈的东家。等某神智完全清醒之后,仙人打开通道,送某偷渡至冥界。阴宅也是他送给某的。前几天见到仙人,是某与他的第二次见面。中间有一千五百二十一年零三个月,我们都不曾有过任何联络。除了刚刚的那些,他还告诉我,他在此间的事情已了,准备离去,有缘再见。哦,他还叮嘱某,以上所有的事,只能道与沐姑娘一人听,绝不能再向旁人泄露半个字,就连沐姑娘身边的妖与魔,也不能。仙人说了,万事随缘。若是沐姑娘与他有缘,以后定会有再相见之时。某知道的,就是这些。”

  沐晚听完,陷入了沉思:修道以来,她一直奉行‘万事随缘’。她以为能在冥界遇到常龙,也是随缘。不想,却是独眼的精心安排。

  独眼仙人!她的脑海里不由现出那个老是咧着嘴笑,露出一口大白牙的独眼大汉,忍不住在心底问道:你到底是谁啊?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盒子里的猫的香囊和月/票,琉璃色,琥珀白的平安符,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彼岸之天、银月悠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