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三九章 广仁老祖的奖励
  一个时辰后,常龙回来了:“幸不辱命。”

  “回阳间”沐晚开心的发令。

  “是。”

  常龙所说的那条通道就在三生桥下面。

  “仙君刚刚离开花圃,去了三生石那边。”他笑道,“围观的鬼魂们也都跟过去了。三生石就在三生桥东,我们正好乘着热闹,混到三生桥下。”

  香香很是好奇,忍不住问道:“四,三生石是做什么的”

  常龙轻声细语的解说:“鬼魂们投胎前,都会喝一碗孟婆汤,忘却所有前尘往事。但是,有些鬼魂心里有最惦记的人,不忍忘记,所以,在去喝孟婆汤前,将那人的名字和自己的名字一起刻在桥东的一块巨石上面。其实什么用都没有。再死回来,他又是一新鬼,只记得生前事,前尘早已忘记,自然也认不出巨石上的名字。除非去看前世镜,寻回前世的记忆。不过,鬼魂们热衷于此。据说,有鬼曾历经三世,都在上面刻下了相同的名字。三生石,也因此而得名。”

  香香撇撇嘴,哼道:“那个仙君肯定也是去找名字的。他还真好意思去看”

  都什么时候了,还八卦呢。沐晚收了呼吸袋,澳门赌博网站:拉过她,用神识说道:我们走啦

  桥东,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密密麻麻的鬼魂。

  因为仙君大驾光临,三生桥被禁止通行。投胎事宜,也暂停。就连孟婆都从桥头下来了,与鬼差们一道,远远的垂手侍立在桥前。

  常龙开路,黑夜断后。大家装成围观的鬼魂,不露痕迹的混到了桥下。

  投胎是件很严谨的事,时辰天定,不能耽误的。否则,天道无情,仙君也照样得挨天罚,在那断魂钉板上滚三滚。所以。仙君也只能在三生石旁稍停片刻。尽快离去。

  他一走,投胎立刻继续。孟婆回到桥头,又开始派汤。

  鬼差们吆喝着驱散围观的鬼魂们。

  一时间。三生桥旁鬼影重重,鬼叫连天。

  常龙乘机带着沐晚他们钻到了桥下的涵洞里。

  黑暗中,沐晚看得分明。

  常龙先是飞快的在桥墩上比划着,接连打出十八记手印。左手五指并拢成掌,终于抵在桥墩不动。然后。他取出一根两寸来长、不过筷子粗的银色小棍,挨着食指的第二节指骨,插入它与中指间的指缝。

  桥墩上面,无声的现出一个仅容一人弯腰通过的小洞。

  常龙第一个钻进洞。

  黑夜跟上。

  接着是沐晚。

  香香殿后。

  常龙一进来。又摸黑在石壁上打了手印,等香香也进来了,他才将小棍从指缝间插入桥墩。

  小洞又无声的合上了。天衣无缝。他们的身后现出一条仅容一人同时能过的狭小通道。

  “这里可以用灵力。”常龙压低声音说道。

  鬼能夜视,沐晚等人都开了天眼。也能夜视。大家不用照明,在黑暗里,急速前行通道的情形,常龙事先已经详尽告诉过他们。通道其实是从冥河底部开出来的一个临时结界,最多能持续一刻钟。所以,大家的速度要尽可能的快。

  不过,他也说过,当年他偷渡时,还是一个新鬼,也只用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所以,时间完全够用。

  事实上,他们也比他当新鬼那儿厉害得多。只花了半刻钟,他们就跑到了通道的尽头。

  常龙又如法炮制,将银色小棍插进正东方的石壁之中。

  立时,石壁上现出一个小洞。

  常龙探出头,四下察看一番,第一个出洞。

  黑夜仍然紧跟其后。他一出洞,就立刻寻了个有利位置,望风。

  等沐晚和香香出来了,常龙明显松了一口气,用银色小棍将小洞封上。

  沐晚放眼一看,呀,出口真的设在隘口外面他们直接出了黄泉道

  按照原计划,他们在附近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暂且潜伏下来这会儿,各黄泉道入口不空。不如等一等,待天亮之后,鬼差们也收工了。他们可以大摇大摆的通过黄泉道入口,返回阳间。

  时间渐渐过去,天色渐亮。

  天地间,阳气升腾。常龙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他不动声色的取出一把红伞,撑在头顶。

  沐晚见了,对香香说道:“二,你带四进空间。这里有三护着我,就可以了。”

  “好的呀。”香香抓着常龙的一只手,呼的不见了。

  很快,香香发来一条神识:姐姐,常龙惊呆了。他一个劲的问香香,这里是不是仙界呢。还有,香香也给他下了禁制。他也没法乱看。

  沐晚不觉莞尔。

  终于,天大亮。

  黑夜带着沐晚,从金钩城的黄泉道入口返阳。

  不想,赤阳真人和阳煜师徒两个一直都守护在枯井旁。

  “你们走后,老祖特意请金莲峰的广茂老祖算了一卦,说你们这次出行,大吉大利,三日必返。于是,老祖命我们在这里等你们。”赤阳真人如是说道。

  沐晚从心底里笑了出来:“有劳师伯和阳师伯了。弟子有幸采到花露。”

  赤阳真人动容的连声说道:“谢谢,谢谢。”

  阳煜也是双目含泪,感动之极。

  一行人当即赶回小院。

  广仁老祖亲自喂张逸尘喝下彼岸花的花露,并服下聚魂丹。

  半刻钟后,张逸尘的脸色渐渐好转。

  一刻钟后,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两行浊泪自眼角涌出来,他看着老祖,哑声说道:“谢谢”

  广仁老祖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声说道:“真想谢我,就专心炼化聚灵丹,赶快好起来。这一回。小晚他们为了你,两下黄泉,偷渡冥界,可是折腾得够呛。”

  张逸尘目光一转,落在沐晚身上,微微颌首:“小晚,辛苦你了。”

  沐晚连忙摆手:“师叔。老祖说的对。您赶快好起来,大家才能真正放心呢。”

  “我会的。”张逸尘又看向赤阳真人,“师尊。弟子不孝”

  赤阳真人摆手止住他,含泪说道:“小逸,你先炼化丹药。我们明天再来看你。”说着,他命阳煜和林定一留下来护法。

  “大师兄。小定,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张逸尘不住的落泪。

  阳煜不住的摆手。而林定一此时也是喜极而泣,双泪涟涟,欢喜的说不出话来,唯有不住的抹泪。

  他们俩奉师命留下。广仁老祖带着赤阳真人和沐晚离开了房间。

  “小丫头,想不想学炼丹啊”广仁老祖站在门廊下,仰头看着天边那一抹灿烂的朝霞。问道。

  “啊”沐晚一时没反应过来。

  一旁,赤阳真人喜笑颜开。连忙提醒到:“小晚,老祖要亲自传你丹道呢。你还愣着做什么”

  “我”沐晚被突然从天而降的巨无霸金饼给砸晕了,脑瓜子里一片空白,不知所措。

  广仁老祖转过身来,笑道:“本座过两天想炼几炉丹,赤阳,沐晚,你们俩过来帮本座看火吧。”说白了,就是老祖要亲自给他们俩示范一把。

  没想到,还有自己的份。赤阳真人喜出望外,赶紧拉了沐晚一道抱拳行礼。

  “沐晚,你没有接触过炼丹。这是本座早年的一些炼丹心得,这两天,在房间里多看看。”广仁老祖手指轻点,一道金光迸入沐晚的眉心。

  脑海里一时间多了好多东西。沐晚只觉得老祖周边全是金灿灿的星星。

  她使劲的甩了甩头。

  星星没有了。呃,老祖也不见了。只有赤阳真人站在她跟前,冲她一个劲的乐呵。

  “小晚,这两天,你要好好揣摩。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来问我。”他感慨万千,“小晚,你是个好孩子,纯良。老祖也被你感动,不计师徒名份,两天后,将亲传你丹道。”

  沐晚明白过来了:这是广仁老祖的奖励

  广仁道君回到自己房间里,却是一阵长吁短叹:这么好的苗子,却偏偏是三师兄门下的如果不是三师兄有言在先,说会翻脸,本座好想抢过来,当关门小弟子

  原来,沐晚第一次下黄泉,用三盅心头血换回张逸尘的三道主魂。这件事很快就被其他老祖知道了。

  剑道峰的广源道君第一时间找上门来。他摸着手里的龙炎剑,笑嘻嘻的问他:“五弟啊,我那小徒孙,你准备什么时候派人送回我剑道峰啊五弟,我跟你讲啊,她拼尽全力,救师叔,我不干涉,但是,她要是老在外面游荡,不专心练剑,那我可绝不答应就是大师兄来劝,三哥我也真的会翻脸的啊”

  广源子也是人精,一眼就看穿了七师弟广仁子的心思此时,广仁子已经起了收徒之意。

  好吧,他们做了几千年的兄弟,抢个徒弟什么的,根本就不叫事儿。可是,谁叫他从来就打不过广源子呢因为抢不赢,所以,他只好作罢。

  后来,广仁子“无意中”从广源子那里得知,沐晚还是赤阳真人与清玉真人一起作保,上赶着,送给清沅真人做徒弟的,更是郁闷得不得了,猫在洞府里一连炼了半个月的丹。

  据说,和他一样郁闷的,还有金莲峰老祖,他的二师兄广茂子广源子虽然武力值一直在九兄弟里排第二,但是,架不住二师兄广茂子心眼多,是以,几千年来,他没少在二师兄手里吃亏。这回终于逮到机会,那是生怕气不着他家二师兄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乐兮吾、婲依人、风倩訫的平安符,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领风依雪、雪飞雪、b、旖旎一掬清泉、ssn飞、nr的月票,谢谢

  每一更,到未完待续。

  唔,月票又逢百,所以,今天有四更。前三更的时间不变。第四更在晚上九点不能再提前了。因为某峰没存稿了,得现码呜呜呜,码字去。&l;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