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三七章 甘为鬼仆
  ;别看红袍厉鬼长相模糊,识辨度很低,但是,它的智力可是一点儿也不含糊。沐晚甚至觉得它聪明到过分。怪不得一个黑户,也能在物欲横流的阴间,混得风生水起。能人,呃,不,能鬼啊

  计定

  正午时分,大家按计划出发鬼魂的作息,与活人恰好相反。此时,它们正处于沉眠状态。就是红袍厉鬼也团在黑夜的披风里,一会儿呵欠连天,一会儿小声的嘀咕“不能睡,不能睡”呵呵,为了能如愿以偿,它也是蛮拼的。

  这只千年老鬼是如此的狡猾,沐晚当然不会全然相信它,早就叫香香去查探了冥司这边的情况。所查,与它所描述的大体一致,她才带着黑夜和香香赶往冥司。不过,黑夜用神识告诉她,有他压制着,红袍厉鬼根本就没法说假话。

  冥司在福寿城的另一侧。说起来,正是鬼魂队伍们去的那个方向。

  于是,沐晚等三人又来到了巨崖前。

  太阳昏沉沉的挂在天空正中。巨崖这边也是鸦雀无声,上面一只鬼也没有。

  沐晚忍不住瞅了一眼,崖头上立着一块巨碑,写着三个金文,正是“望乡台”。

  原来真的有望乡台啊。

  本以为冥司年年装修,会是一片巍峨的宫殿。不想,沐晚只看到了一片青砖碧瓦的精致院落。

  如果不是看到大门的牌匾上写的是“冥司”两个金文,她差点以为找错了地方。

  金灿灿的阳光下,冥司静的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得到。大门紧闭,门前鬼影全无。

  得知沐晚是个大活人,红袍厉鬼提议。她最好不要进去。所以,沐晚负责在外头接应。

  “啊,姐姐不能去照一照前世镜,真的太可惜了。”香香觉得很是可惜呢。反正,她和黑夜都想去照一照。

  沐晚自从知道有所谓的“三生三世镜”,就没打算去照过。理由很简单:前世,她还记得一清二楚;今世。就在她自己手里;至于来世。呵呵,某人表示,求得大道。飞升成仙,也就跳出了六道轮回,哪里还会有什么来世

  黑夜依旧是用黑披风打包了红袍厉鬼,背在肩上。与香香两人溜进了冥司。

  沐晚警觉的蹲在墙角的阴影里。

  时间一点一滴的慢慢过去。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黑夜一手提着鼓鼓囊囊的黑披风。一手拉着香香从里面象道旋风一样的冲了出来。

  “快走”

  一照面,他将黑披风夹在腋下,腾出手来,拉起沐晚。化成一道淡淡的黑烟,打着转儿向福寿城的另一端冲去。

  背后,死一般沉寂的冥司突然变得热闹起来。

  “有刺客”

  “抓刺客”

  不过。黑夜的速度向来不慢。嚣闹声很快就被他抛得远远的。

  为了保险起见,他没有回到原来的树林里。而是在香香的指引下,跑进了风马牛不相及的另一处密林。

  等香香布好结界后,沐晚连忙取出呼吸袋换气。

  黑夜这才抖开黑披风。

  一团白影就地一滚,鱼跃而起。

  沐晚差点惊落了手里的呼吸袋:“你,你是”

  一个身着白袍,披头散发,呈新鬼打扮的青年男子抱拳,朗声说道:“在下常龙,多谢姑娘大恩。”

  鬼样彻底换了,但是声音还是没有变。正是那只红袍厉鬼的声音。

  沐晚立刻明白过来:“你,你找到前世的记忆了”

  “正是。”常龙点头,“在下照了前世镜,在镜中看到了前世的点点滴滴。也看到了在下饮恨伏诛之后,相关人的结局,心中怨恨全消,宛若新生。”

  然后,你就变成了这副高大、俊朗的样子

  只是照个镜子而已,这位却变得剑眉虎目,气宇轩昂。沐晚叹为观止,抱拳道贺:“恭喜”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不过是去照个镜子而已,为毛也会惊动了冥司里沉睡的鬼差和鬼兵们。

  香香素来嘴快,连忙解惑:“那捞什么子的三生三世镜,被常龙搞坏了他照过后,我和三也去照了一下。结果,前世镜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我们三个又一齐去照今世镜,却跟平常的镜子没有什么两样。哦,唯一的用处就是,他变得比以前好看些了。我们两个却什么变化也没有。他还不知足,又去照来世镜,不想,镜子叭的裂了一道缝,还黑不隆冬的。我和三觉得好奇怪,也去照,结果,来世镜,粉碎紧接着整个大厅里,跟着了火似的,红光冲天。三带着我们赶快跑了出来。”

  沐晚紧张的问道:“可曾留下什么印记”

  黑夜摇头:“离开大厅前,常龙将前世镜和今世镜全部砸得粉碎。我也吸食了厅里所有的气息。”

  沐晚听了头大如斗,偷偷跑去照镜子也就罢了,还一不做,二不休,将人家的三面镜子全给砸了。呃,好吧,换作是她,怕也会砸了镜子,毁灭证据。

  所以,大家都是彼此彼此,五十步莫要笑一百步。

  “常先生,现在你心愿以了”、

  常龙不等她说完,抢着说道:“十合阴珠,在下定会如数奉送。”

  沐晚暗中松了一口气。如此一来,两清了。接下来,你是投胎,还是做鬼,请自便;而我们要拿着阴珠去买隔绝符和玉瓶,收集彼岸花的花露。从此,大路朝天,大家各走一边,最好是从此缘尽,永不相见冥司的三生三世镜一听就是件了不得的宝物,就这么被砸了。算谁的如果不是还要收集花露,她恨不得能立刻跑回阳间。

  不想,常龙却又接着说道:“只是”

  沐晚心中“咯咚”作响,警觉的盯着对方。

  常龙眼底闪过一道笑意:“在下通过三生三世镜窥得一丝天机。所以。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阁下成全。”

  “什么意思”沐晚眉头紧锁,语气颇为严厉这是坐地起价,要加码的节奏

  这厮只是变了副相貌,里子还是一点儿也未变,依旧那般狡诈

  “阁下莫误会。”常龙笑了笑,吐出一团拳头大的白气。双手捧至沐晚面前。“这是在下的一团三魂七魄,在下愿与阁下订下鬼仆契约,从此追随主公。唯主公马首是瞩。”

  啊哈,投名状

  沐晚却退后一步,客气的笑道:“常先生,说笑了。常先生一看就知非寻常人尔。在下不过。愧不敢当。先生如果手头不便,我等也不勉强。就此告辞”说着,她飞快的收了呼吸袋,匆匆一抱拳,转身就走。开玩笑。这厮闯下大祸,再与它有瓜葛,搞不好怕是连鬼也没得做

  常龙捧着白团想追上来。却被黑夜伸手拦住:“阴珠呢”

  “有的,有的。”常龙飞快的回应着。仍不死心的冲沐晚的背影呼喊,“主公,三生三世镜显示,常龙与你有大用”

  傻子才信你的鬼话沐晚没有回头,挥手招呼香香一同离去。

  后者气得直跳脚,怒道:“胡说,三生三世镜里明明什么没有姐姐,他在胡说八道”

  “二,快走别理它”沐晚喝道。

  常龙又叫:“主公,常龙怕死又怕痛。如果主公不带常龙离开,常龙一旦落到冥司手中,只怕连第一层地狱的刑逼都熬不过”

  沐晚脚下一绊,打了个踉跄,堪堪立住身形。

  常龙脸上的笑意更甚,当即双腿跪地,将白团高举过头:“主公,常龙诚心投奔,还望主公不弃”

  居然敢搞胁迫黑夜讶然,看着他,皮笑肉不笑的哼道:“一,我剥掉这家伙的记忆”

  “好”沐晚转过身来,愤怒的瞪着地上那一只。啊啊啊,牙根好痒

  不料,常龙却仰起头,笑得一脸阳光灿烂:“不瞒主公,照完前世镜之后,在下大彻大悟,当时就发了厉鬼愿,从此一心一意追随主公,若有二心,魂飞魄散,永不复生。这才去掉一身的戾气。厉鬼愿有天道为证,在下的记忆是剥不去的。”

  沐晚冲过来,指着他,气得浑身直打哆嗦:“凭什么,你发了愿,我就得收”

  “因为在下和主公的两位部下一样,都没有来世”常龙仰着头,一双虎目灿若星辰,“在下推测,他们两位应该是与主公订有生死契约。那么,可见主公肯定也是没有来世如果再下没有看错,主公定是修真之人,并且已经踏上仙道。主公要么是大有造化,将来能得道成仙,跳出六道轮回;要么是身消道殒,泯于三界。常龙愿意陪主公赌一把”

  沐晚听明白了:这厮想做鬼修,并且还要与他们三个搭伙。

  可是,无利不起早她为什么要捎上这只大麻烦没错,在沐晚现在看来,这是一只超级麻烦鬼

  常龙又笑道:“主公且放宽心。在下刚刚确实是有些言过实。在下就是担心被冥司追查,所以才砸碎了另外两面镜子。三生三世镜是冥王自己炼制的,每年的年末都会砸碎,重装一次。今年不过早了几个月而已。而镜子一旦碎了,线索全断,无从可查。”

  行事果敢杀伐,又心眼儿特多,这家伙是位人物沐晚表示欣赏,不过,她真的不需要什么鬼仆。

  常龙仰头看了香香和黑夜一眼:“主公,您身边有专门刺探情报的,也有一等一的高手,但是,您不觉得还缺一个出谋划策的智囊吗在下可以胜任。还有,虽说在下现在鬼力较弱,但是,在下有幸得到鬼修真传。只是之前记忆缺失,心智有碍,所以才无法修习。假以时日,在下定能修成鬼王。”

  收只未来的鬼王当鬼仆有点意思沐晚不禁挑眉:“你前世是做什么的”这般能说会道,该不会是个纵横家吧如果是的话,那就谢谢啦

  常龙淡笑:“一介武夫尔。”

  沐晚不信,看向香香。

  香香答道:“是个带兵打仗的,一辈子就没打过败仗。那个国家的人们都称赞他是战神转世。不过,跟了个狼心狗肺的主子,功成之后,被一杯毒酒给药死了。”

  沐晚叹了一口气。飞鸟尽,良弓藏。古来良将多的是这种下场。

  常龙的脸上泛起一丝悲意:“前世已矣,不过,前世犯过的错误,我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

  沐晚笑了。作为一个有幸重生,而不是变鬼的人,她很喜欢这句话,颇有同感。好吧,她承认,被这句话大大的取悦了。她很受用。

  “说吧,如何缔结鬼仆契约”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谢谢

  事实再一次证明,道听途说是不对滴呃,大封推今天还在。所以,第二更,到

  下午六点,还有第三更额滴咯娘咧,累死咯人哒呜呜呜,某峰准备过年的存货,不得不提前动用了。未完待续。

  ps:问:为什么要叫常龙

  答:因为某峰最喜欢的三国战将是无伤将军,“常山赵子龙”。

  好吧,赵云不是三国里最厉害的将军,他充其量就是刘备的警卫队长。不过,是本小说,就说他长得帅,一般阳刚气,难得的又没有绯闻不知道亲们看三国看的是什么,反正某峰从来都是看脸。呵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