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三六章 红袍的心愿
  黑夜也不笨,哪里会不明白红袍厉鬼的意图。他脚略一用力,将之踩得动弹不得,双手抱着膀子,哼声点破它:“叫啊,你就是叫破嗓子,也没有用本尊奉劝你,老实配合着点,省得吃苦”

  沐晚抚额。在旁人面前,她家的妖魔都好牛气,一个个的都自称是“本尊”

  红袍厉鬼嚷了几嗓子,不见有动静,也傻了眼,不再鬼叫。

  白脸唱完,香香接着开始唱红脸。她好脾气的蹲身子,用商量的口吻说道:“红袍,是吗你看啊,你又不缺阴珠。我们也真的是手头紧,只想跟你借用一点儿阴珠。等我们返回阳世后,一定给你加倍的烧过来。除此之外,我们还给你做七天七夜的道场”

  不想,红袍厉鬼根本就不感兴趣。它翻了个大白眼,不耐烦的打断道:“你红爷自个儿都不知道自个儿姓甚名谁,你们烧的金山银山,做的道场,红爷都收不到”

  香香立刻哑了。

  黑夜也不由愣住。

  红袍厉鬼乘机“呼”的挣脱,双手如钩,象道红光一样,扑向沐晚。它看出来了,后面这个实力最弱,却在三人之中,地位最高只要制住这一位,危机立解

  沐晚就知道它不是个省油的,一直防备着呢

  刷,青云剑出手。

  青光一闪。

  一息,红袍厉鬼象是被定住了一般

  无他,沐晚正笑眯眯的用剑尖抵住它的眉心呢。

  嘿嘿,眉心是鬼魂的死穴。广仁老祖说过的

  “朋友,有话好说。呵呵,咱们有话好说”红袍厉鬼陪着笑脸,软声告饶。它举起双手,一动也不敢动,紧张的盯着眉心的剑尖,都快成对子眼了。

  这把剑,好厉害光是剑上的青辉。就令它魂魄动摇。头晕脑胀

  沐晚冲香香使了个眼色。

  香香清了清嗓子,说道:“朋友,我们真的只是想跟你借点儿阴珠。”

  红袍厉鬼指了指眉心的剑。

  沐晚嗖的收剑。

  红袍厉鬼“哎哟”惨呼。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哼哼:“不借杀了我,也不借”

  鬼话要是真的不怕死,刚刚至于吓成那副熊样

  沐晚取出呼吸袋。罩在嘴上,说道:“说吧。你的条件”

  红袍厉鬼马上打住,嘿嘿笑着从地上爬起来:“红爷就喜欢跟聪明人说话,不费劲”说着,还用那双小红眼睛斜斜的瞅了香香一眼s;。

  黑夜气极。扬拳欲打它,却被香香一把拉住。

  后者冷声说道:“有话快说”

  “凶巴巴的”红袍厉鬼冲她扮了个鬼脸,走到沐晚面前。嘻嘻哈哈的说道,“还是你好。红爷就喜欢象你一样的。和气,温暖,香喷喷”

  越说越不象话,青云剑不声不响的又抵上了它的眉尖,沐晚执剑,挑眉:“原来你不想好好说话。”这只老鬼没什么厉害的手段,胆子也小得很。如果不是不想欠因果,她哪里用得着跟它费话

  红袍厉鬼又蔫了,高高举起双手,小心翼翼的连声说话:“不敢,小的不敢。小的一定好好说话,一定”它明白了,这个才是三人里最狠的那一位福寿城里的阔鬼又不止它一只,这位真的会一剑让它魂消魄散,看不到今晚的月亮

  沐晚轻哼一声,收了剑:“不要让我催第二遍”

  “是是是。”红袍厉鬼点头哈腰,却底气十足的开始提要求,“小的有的是阴珠。按理说,江湖救急,在所难免。可是,小的眼见着也混不了几年了,却一直是心愿未了,不甘心啊。如果三位高人能让小的了结了心愿,小的愿意支付十合阴珠。”

  “十盒”香香皱眉,“十盒子阴珠总有多少颗”

  红袍厉鬼抹了一把黑油油的大胡子,说道:“不是十盒子。合是我们这里的计量单位。一合数,是千万。十合阴珠,就是十千万颗阴珠。”

  真土豪连黑夜都不由有些动容。

  沐晚问道:“什么心愿,你说说看。”只是买点隔离符和玉瓶,就算这里的物价冲上天去,也用不着这么多阴珠。不过,她知道黑夜很喜欢阴珠里的阴煞之气,所以,不妨顺势赚它一笔大的,拿给黑夜当豆子吃。

  红袍厉鬼叹了一口气,垂头搂着一大把黑油油的胡子说道:“你们有所不知。小的是红袍厉鬼,前世肯定是横死的。所以,魂魄里带怨,体内会滋生戾气。日积月累,小的虽魂力浑厚,却被戾气撑成了这副德性。而且,戾气越来越多,怕是用不了几年,小的就会爆体而亡。死就死吧。小的做了一千多年的快活鬼,也值了。可是,小的不甘心一直做个糊涂鬼啊。长久以来,小的都想能知道,小的生前到底是谁,是何地人,生于何年,卒于何日,为何而死。如果,三位高人能帮小的解开这个谜,小的真的愿意奉上十合阴珠。”

  就知道不是件容易的事。沐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只鬼花了一千多年,也没办法搞清楚的问题,他们三个怎么可能查得到三千界那么大,又是一千多年以前的事,如何查

  想了想,她决定砍价:“你自己查了千多年,都查不到的事,我们三个只是路过而已,短短的几天里,如何查得到不如这样吧,我们帮你除掉身上的戾气,只收你五合阴珠。你以为如何”戾气什么的,有黑夜呢,最好解决了。

  不料,红袍厉鬼一口拒绝:“不如何你们除掉我身上的戾气,又有什么用小的找不到前世的记忆,还是只能在阴界当一只糊涂鬼,入不得轮回。况且,身上的戾气仍然会日积月累,只不过是再多拖个千把年而已。”

  说的也是。沐晚犯了难。

  黑夜看向香香。后者直摇头:“跨着界呢,没法查。”

  不料,红袍厉鬼马上热心的说道:“有办法查的s;。小的做不到,但是,三位高人也许真的不难做到。”

  沐晚闻言,不禁说道:“说说看,怎么个查法。”

  红袍厉鬼说道:“在冥司,有三块镜子,可以查三生三世之事。往世今生来世的之事,只要照了镜子,一览无遗。呵呵,小的也不贪,只想去照一照往世的镜子。”

  香香“哼”了一声,质疑道:“真这么简单,你为何不早去照镜子”

  红袍厉鬼叹道:“不瞒三位,小的是偷渡过来的,在冥司并没有记录,是黑户。一经发现,是要被打入第十八层地狱,受百年苦刑的。所以,就算有再多的阴珠,小的也不敢去冥司啊。不过,三位不同。三位既然能安然的混进冥界,肯定手段不凡。而且,刚刚这位大爷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法宝绑来小的。小的在里头,居然完全与外界断了联系。想必,凭着这件法宝,小的定能安然进入冥王殿。”

  这番说辞,不要说沐晚,就是香香都不信:“你说你是黑户,想骗谁呢真是黑户,你还能坐着金玉马车,四处招摇”

  “冤枉啊”红袍厉鬼大叫,“小的哪有四处招摇小的去彼岸天也是迫不得已。彼岸天后面的大老板,与冥王殿关系密切。每一年,彼岸天都能从冥王殿那边搞到十张临时户口,有效期是一年。彼岸天将十张临时户分别赠给了一年一度的十大金主。不过,临时户口是冥王殿私里创收用的,在冥司里面做不数,所以,小的不敢进冥司。”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说得通了。沐晚表示,阴间的敛财手段,真是令她叹为观止。

  “你有冥司的地图吗”她问道。

  红袍厉鬼顿时喜笑颜开:“有的,有的”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大卷纸,飞快的在地上展开。

  原来早有准备,只是一直苦无机缘罢了。沐晚会意一笑,俯身细看。

  红袍厉鬼在一旁介绍:“小的年年都暗地里花费大量阴珠购置冥司地图。这是上个月才从冥司流出来的地图。”

  沐晚闻言,不解的问道:“冥界年年都会变更吗”老祖给的地图还是五千多年前的呢,这样的话,岂不是老的连牙都没得掉了,早就是废纸一张

  “不不不。”红袍厉鬼答道,“铁打的冥界,流水的鬼。其他地方,鲜有变化。只有冥司年年装修,改头换面。”

  “冥司为什么要年年大变样啊”香香忍不住插了一句。

  红袍厉鬼笑了笑:“装修的花销不低。年年装修,冥王府才能年年收钱啊。包括海量发行阴珠,也是这个理儿。将阴煞之气凝进泥球里,就是阴珠。十八层地狱里最不缺的就是阴煞之气。”

  如此敛财,沐晚简直是言所未闻。

  闲话少说。一人,一妖,一魔,一鬼,凑在一起,对着地图,商讨混进冥司的事宜。因为红袍厉鬼说,冥司那边也是白天休息,晚上才当差的。错过了白天,他们要等到明天才好行动。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好好学习的女孩白豆腐萌豆腐的礼物,多谢书友我爱偷懒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