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三五章 朋友,江湖救急
  沐晚脸上发烫,赶紧解释:那里是有名的销金窟。《 去那里的鬼,肯定有很多阴珠——前世,她是官眷、千金大小姐。象春满楼这样的风月场所,光是提一下名字,都是可耻的,是罪过。即便是现在,她也不好意思提“春满楼”三个字。

  黑夜和香香恍然大悟,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她,眼神里的钦佩瞬间翻了好几倍。

  尤其是香香,抚掌大乐:姐姐真会想,主意一个接一个,好厉害!然后,她还不忘用胳膊肘撞了一下身边的黑夜:学着点儿!

  黑夜嘿嘿笑着点头。

  沐晚大汗——与香香和黑夜相处了这么久,她发现,相比于大多数的人,他们俩其实想法挺单纯的,做事也听从本心,直来直往……呃,她是不是在教坏妖、魔?

  广仁老祖给的地图里没有“春满楼”之类的地方。还好,路边也是有草有树的,样子和阳世里的一样,也是绿色的,有枝有叶有树干。于是,三人又拐进街边的另一条小巷里。

  香香盘腿而坐,试着查探那些草木的记忆。

  沐晚躲在巷子里的暗处,取出呼吸袋换气。

  黑夜则守在入口处,望风。

  过了一刻多钟,香香睁开眼睛,脸上喜气洋洋的:“查到了!这里叫福寿城。城里不止‘春满楼’一家销金窟。有一家叫做‘彼岸天’的,比它更繁华、更奢侈。去那里的都是城里有名的阔鬼。姐姐,我们去‘彼岸天’吧。”

  黑夜好奇的问道:“它也是一家小倌楼吗?”

  “不是啊。”香香答道,“‘彼岸天’挺大的,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它最大的买卖是正中心的‘一赌万年’坊。旁边有很多园子。里头也有小倌园,叫做‘百草园’。‘春满楼’是新开的,比不上它……”

  沐晚越听越尴尬,连忙收起呼吸袋,打断道:“那就去‘彼岸天’。二,你带路!”

  “好的呀!”

  三人出了小巷子,直奔‘彼岸天’。

  “彼岸天”位于福寿城最繁华的地带。很好找。往灯光最多、最亮、最花的地方去。保管一找一个准!

  福寿城比想象的要大,他们三个又不敢公然在街市上狂奔,所以。花了一刻多钟才顺着人/流赶到‘彼岸天’附近。

  三人再次大开眼界,被眼前的繁华晃花了眼,呆立在火树银花的街道旁。

  沐晚赫然发现,她根本就找不到文字来形容这里的辉煌与繁荣。她所见过的大周最繁华的地段。与这里相比,简直不堪一提。

  “走开。穷鬼!”

  一辆镶金嵌玉,由四匹清一色的大红马拉着的马车呼啸而来。立在车辕上的车夫也是绫罗裹身,披金挂银。他大声喝斥着,突然。“啪”的扬鞭往三人身上抽打过来。

  “呼——”。长鞭有如长蛇出洞。

  好霸道的灵力!

  黑夜反应最快,拉着沐晚与香香向后飞掠开来,险险避开。

  “哼。穷鬼还有两下子!”

  一鞭落空,车夫骂骂咧咧的驾着车。一路飞奔,冲向“彼岸天”。

  黑夜大怒。

  沐晚已经回过神来,一把拉住他,用神识说道:冷静!这里都是这样!

  马车所到之处,鬼魂纷纷让道,稍微慢一点儿,就会被车夫的长鞭抽得满地打滚。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被抽到的鬼魂爬起来后,还要主动冲扬长而去的马车做揖道歉。

  然后,从金玉车厢里会洒出一把阴珠,以及一串畅快淋漓的鬼笑。

  马车跑了一路,得意的笑声也响了一路。

  不止这一辆马车,街上所有的马车都是如此行事。庆幸的是,以马车代步的鬼魂并不多。不然,这大街上真的没法走了。

  “阔鬼,好嚣张!”香香愤恨的哼哼。

  沐晚摇摇头,问道:二,附近有僻静些的巷子吗?

  她该换气了。

  “跟我来。”香香早就打探好了。

  多亏有她在,三人居然在一片灯海中找到了一处幽深、僻静的小巷子。更令沐晚喜出望外的是,这条巷子就在‘彼岸天’的斜对面。

  她吩咐香香查探‘彼岸天’里的情形,自己则躲在漆黑的阴影里,一边换气,一边密切关注着对面的情况。

  黑夜挡在她前面,也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小声说道:“姑娘,刚刚那位车夫的修为不弱,比鬼兵厉害多了。“

  沐晚点头:“这里是藏龙卧虎之地。我们要看准看准,再看准。轻易不可出手。”

  “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香香查探完毕,也凑上来,轻声说道:“‘彼岸天’年年都要选出十大金主。被评上金主的鬼进去,在下一年度都由‘彼岸天’用马车接送。而且十辆马车也是有等级的。象刚刚那种四匹大红马拉着的金玉马车,‘彼岸天’只有一辆,只接送排名第一的金主。”

  怪不得这么任性!沐晚撇撇嘴,问道:“金主们的修为如何?”

  香香摇头:“金主是按上一年度在‘彼岸天’的花销排名,与修为无关。这一届的十大金主都是多年的老鬼,不过,都没有什么修为。最厉害的是第一号金主,就是刚刚过去的那只。他是只一千多年的红袍厉鬼。唔,他真的很阔,一直都是第一号金主。”

  沐晚挑眉,问道:“红袍厉鬼的修为如何?”

  “相当于筑基后期吧。”给沐晚打探了多年的情报,香香已经学习了怎样有效打探情报。她会根据需要做出预判,从海量的信息里选择最有用的深挖,不再是最初的那位“八卦大王”。

  “还有,鬼也能修行。它们自称是鬼修。‘彼岸天’里就有很多鬼修,不好下手。”

  沐晚想了想。说道:“我们就选第一号金主。”

  香香笑眯了眼:“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已经打探到他的住处。”

  沐晚赞许的冲她竖起大拇指:“厉害!走,去他的住处!”

  在香香的带领下,他们离开‘彼岸天’,很快来到一处气势磅礴的红砖大院旁。

  院子位于一处空荡荡的山谷里,说它是一座皇宫也不为过。

  这里很是僻静,不见其他鬼影。门前。寸草不生。院子当天。亦是不见一丝翠影。

  沐晚大大方方的抱着呼吸袋换气,说道:“莫非这只鬼生前是皇族中人?”够孤傲!够阔气!

  香香摇头:“不知道。鬼投胎,是要花费巨资打点的。这只红袍厉鬼这么有钱。却一直没能投胎,主要是因为它失忆了,无法向冥府判官提供前世的相关资料。按照冥界的规定,他只能投畜生道。他当然不肯。所以,只有一直做鬼。做到魂飞魄散的那一天。换作是我,也会选择当一只有钱且任性的鬼。不然,投了畜生道后,再死回来。就是只鬼畜了。天晓得,还能不能凑齐下一次的投胎费。”

  沐晚叹了一口气:“怪不得散财跟散水似的,原来是没指望了。”

  红袍厉鬼并没有在‘彼岸天’留连多久。因为寅时将近——冥界也有白昼。也有日、月更替的。除了修为高深的鬼修,寻常的鬼都是见不得光的。所以。鬼魂们的作息与阳间恰好相反。从寅时开始,整个福寿城渐渐安静下来。寅时三刻,就连‘彼岸天’也是要打烊歇业的。

  寅时末,那辆奢华之极的金玉马车一路狂奔,将红袍厉鬼送到了家门口。

  沐晚躲在暗处,看到这只鬼,险些破功——这只鬼身着红袍,胖得不能再胖。呃,喜蛋都没它圆润。然后,它还长得胡子、头发、眉毛傻傻分不清。

  长成这副尊容,也是极品了!真是挺不容易的!

  红袍厉鬼“弹”下马车,头也不回,甩了一把阴珠扔给车夫,嗡声嗡气的说道:“明晚早点来,莫让你红爷爷久等!”他不记得自己的名号,索性就以‘红袍’自称。

  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居然清清爽爽的,比大多数鬼的声音要好听。

  车夫一声不吭的扬鞭,卷走所有的阴珠,驾着车呼的离开了。

  红袍厉鬼显然很不满,冲扬长而去的马车挥舞一双肉拳,呲牙怒道:“鬼修,了不起啊!还不是照样给你红爷爷赶马!”

  说完,他气呼听的转过身,抬腿去踹自家的门——香香已经查过了。红袍厉鬼虽然阔得流油,又有这么大一幢豪院,但是,它家里却连个端茶送水的仆从都没有。

  孤伶伶的一只鬼,独自住在山谷里,又阔得全城闻名,却安然住了千多年。打死沐晚等人也不敢相信,它家里没名堂!

  所以,坚决不能放它进门!

  没有犹豫,沐晚抬手。

  “禁——锢——”,香香出手,用禁锢之力封住大门。

  与此同时,黑夜象道旋风一样冲出去,黑色的披风一扬,呼啦将之罩住,打包,扛上肩!

  得手!

  沐晚抱着呼吸袋,轻呼:“撤!”

  退路是事先就踩实了的。嗖——,三条身影钻进了山谷外边。那里有一片黑漆漆的山林。

  香香布好结界后,冲黑夜使了一个眼色。

  后者“啪”的将披风抖开。

  红袍厉鬼“骨碌骨碌”的在地上滚了一个大圈。他边滚边杀猪般的嚎叫:“是谁?谁敢动你红爷爷!”

  黑夜一脚将它踩住,没好气的斥道:“鬼叫什么!”

  红袍厉鬼立马打住。他瞪着一双红色的小眼睛,看清三人的样子后,又嚣张的嚷嚷开来:“三只穷鬼,想干什么!”

  香香忍不住踢了他一脚:“老实点!”

  红袍厉鬼做了千多年的鬼,也不含糊,立刻发现到了她的不同。“是热的!”他惊疑的尖叫,“你,你们不是鬼!你们抓我来,到底想做什么?”

  沐晚站在黑夜和香香身后,冷眼看着他,忍不住在心底赞了一句:好聪明!

  香香换了副脸孔,笑嘻嘻向他伸出一只手,说道:“朋友,江湖救急。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借点儿阴珠。”

  红袍厉鬼明白了,扯着嗓子,哇哇的大呼特呼:“天啊,你们三个大活人,来打劫一只可怜的老鬼!还有没有天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相望的星星的月/票,谢谢!

  第三更,到!

  据说大封推只有三天的,今天是第三天。所以,明天不会加更了,澳门赌博网站:恢复正常更新。某峰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厚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