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三四章 冥界见闻
  转过黑色巨崖,沐晚心气一滞,险些一头栽倒。好在香香一直紧跟着她,眼疾手快,稳稳的伸手扶住她的后腰,同时靠过去,好象两人在耳语一般。

  事实上,香香也确实是压低声音在沐晚耳畔说话。

  “怎么了?”

  崖顶上一片鬼哭狼嚎,闹腾着呢。这点跟蚊子似的声音,不怕被发现。

  周边全是鬼。沐晚一直屏着呼吸。这会儿也不好说话。她依势靠在香香身上。

  香香立刻明了——沐晚的身子沉重似铁!

  “攀着我的肩膀。继续屏住呼吸。”

  两人装成是一对很亲密的朋友,相互攀搂着肩膀,继续前行。

  黑夜见状,不动声色的在前面开路。

  巨崖前有一个岔道。鬼兵们大多往左边走,只有极少数的拐向右边。而鬼魂队伍“叮叮当当”的走的也是右边。

  黑夜放慢脚步,压低声音问沐晚:“走哪边?”

  沐晚看向左边。

  是以,三个也向左边走去。

  走过一道白石牌坊,他们仿佛来到了阳间的凡人世界。

  人/流如织,商铺如云,唔,好热闹。

  鬼兵们相互打着招呼,在街市中散开,应该是各回各家了。

  黑夜带着沐晚她们俩,也很快钻进了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

  “怎么会这样?是憋坏了吗?”香香扶沐晚靠着墙慢慢坐下来。黑夜则藏在巷子口的阴影里,望风。

  沐晚拿出提前备好的“呼吸袋”,往里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面色渐渐好转——她是个大活人,只要一呼吸。自然就会泄出阳气。广仁老祖早年也去过冥界。但是,他那时已是元后修为,一次屏息,可以持续小半个月。所以,他那时无须担心泄露阳气。但是,沐晚才筑基。就算她已经打通了肺脏的经脉,最多也只能持续屏息不到两刻钟的时间。

  还好。黑夜去海边走了一趟。大受启发,给她想出了一个法子:他连夜炼制出很多这种薄薄的,装满空气。且封闭性很好的气囊。每当沐晚快屏不住呼吸时,就用气囊换口气。气囊的主要材料是黑夜从海边打鱼得到的鱼鳔。气囊是可以重复使用的。换过气后,扔回空间里即可。慢慢的,它们能自行换上新鲜的空气。

  沐晚大喜。给这些气囊取了个贴切的名字——呼吸袋。现在,她的空间里。大大小小的,起码堆了百来只呼吸袋。

  用呼吸袋笼住嘴,沐晚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不只是屏息快到极限的缘故。过了那座黑色的巨崖,我的身子就突然重的要死。”

  香香闻言。眉尖紧锁:“我没感觉啊。”她又扭头去问黑夜,“三,你呢?”

  黑夜从阴影里探出身子。冲她们俩摇头。

  “可能冥界就是这个样子吧。肉身会比在上界增重百倍以上。”

  香香点头:“应该是这样。这是一种禁锢,对我和三无用。”他们俩。一个是灵体,一个是魔体,还不具备真正的肉身。

  挠了挠头,她提议道:“姐姐这副样子,是没法收集花露的。不如,黑夜和姐姐就留在这里,我去收集花露。”

  “不行,太危险了。”沐晚抱着呼吸袋摇头。

  这时,黑夜一脸喜色的回来了:“这里可以用灵力!刚刚我看到有只鬼用了灵力!姑娘,你也试下。我帮你盯着外面的动静。”说完,他又快步回到了阴影里。

  沐晚喜出望外,小心翼翼的调动灵力,飞快的解开鬼兵的黑色上衣,“叭”的在里头打了一道轻身符。

  灵光一闪。她顿时倍感轻松,抱着呼吸袋,惬意的长吁。

  黑夜又从阴影里探出身来,喜笑颜开的摊手,表示外边什么反应也没有。

  “太好了。”香香压低嗓子欢呼。

  沐晚从地上一跃而起,收了呼吸袋,用神识说道:先换衣服。

  在街市里,鬼兵打扮的很少。再穿着的话,会招人注目,不方便行动。

  有老祖的科普在前,他们下来前,做足了准备,带了些凡俗的衣帽鞋袜。

  沐晚还是老规矩,服下易容丹,装成相貌平平的青年男子,用青布长袍罩住火云战甲。

  香香身形娇小,就装成半大小子。黑夜幻出另一张平凡的脸,也和沐晚一般打扮。看起来,他们就是三兄弟一般。

  三人迅速离开了巷子——必须抓紧时间,沐晚最多每隔两刻钟,就必须躲起来换气。

  彼岸花是冥界之花。它是沾不得半点阳气的。而阳间的玉瓶或玉盒,都不可避免的会沾上阳气。所以,沐晚他们首先要去买几只玉瓶和阴间的隔绝符。

  其实,师叔服药,只要一瓶花露作药引。但是,沐晚他们三个一致认为,来一次冥界也挺不容易的,不如索性多收集几瓶。

  而阴间的隔绝符是贴在玉瓶外面,隔绝阳气入侵,保证收集到的花露不至于被阳气侵蚀,从而失去药效。

  天空悬着弯弯的月亮。街市里张灯结彩,亮若白昼。

  三人很快找到一间挂着“冥界第一灵符店”牌子的符店。但是,店门还不及门牌宽。一看就知道是间小店。对沐晚等人来说,却是最好不过。店大欺客,身为偷渡客,中间还有一个大活人,他们也不敢大摇大摆的去那些豪店、老店。

  沐晚用神识对黑夜和香香说道:这家店铺的口气好大!

  香香笑嘻嘻的换成少年郎的声音:“大哥,你在门口等会儿,我进去买几张符。”

  沐晚点头,与黑夜站在店门外面。好吧,怕被店老板识破,她还是不敢贸然进去。

  不一会儿,香香连蹦带跳的从里头出来了:“走啦。”

  沐晚用神识问道:买到了没有?

  香香冲店里翻了个白眼。也用神识回复道:太杀客了。一张隔绝符,居然要三百枚阴珠!

  好贵!他们全部的家当才八十八枚阴珠——本来有九十枚的。沐晚已经用掉一枚,第二枚也快耗掉一半。

  黑夜轻声说道:“那边还有好几家符店。”

  几丈远的对面街上,并排开了三家灵符店。

  “春常街第一灵符店……福寿城第一灵符店……鬼界第一灵符店……”香香念着店名,啧啧的摇头,改为用神识说道:一个比一个吹得厉害。

  沐晚环视四周,突然发现类似的店名。满大街都是。很有喜感的是。越是小的店子,店名越是夸张。

  她用神识总结道:冥界取名,喜好夸张。

  香香先去了“春常街第一灵符店”。很快。她嘟着嘴出来了;

  拐弯,直接进入了“福寿城第一灵符店”。旋即,很不高兴的又出来了;

  进入第三家“鬼界第一灵符店”。

  哪知,她刚进去。店里竟然响起一声咆哮:“滚,穷鬼!”紧接着。香香气急败坏的从里头跑了出来。

  黑夜拧着眉头,迎上去问道:“怎么回事?”

  香香气得连连翻白眼:“这家店好离谱,一排三家店,就数它最小最差。居然说我才从隔壁的店子里出来,又穷得叮当响,不做我的生意!”

  沐晚闻言。用神识安慰道:你跟几只鬼,生什么气?

  “对哦。”香香使劲的点头。朝那三家店子吐舌头,用神识骂道:死翘翘了,都还这么大的火气!

  沐晚见她心情转好,这才问道:这些店子里,一张隔离符,要卖多少阴珠?

  香香撇嘴:别提了,一家比一家贵。还是刚刚那家店最便宜。他们所说的‘第一’,不会是指价钱第一吧?东西贵得离谱,真是个鬼地方!

  沐晚抚额。

  好吧,他们真的好穷,连一张隔离符都买不起。

  她不由用神识叹道:现在看来,独眼真的好厚道。至少没有跟我们漫天要价。

  接下来,该怎么办?没有阴珠,什么也做不了。

  黑夜想了想,低声说道:“要不,我去借阴珠?”

  沐晚当然知道他的意思,摇头:还是先别急,看看再说。反正离七月十四,还有好几天呢。

  香香也用神识说道:我觉得也先别轻举妄动。这个鬼地方太不靠谱了。搞不好,我们根本就打不过这帮恶鬼、疯鬼!

  沐晚也表示担心。

  就在这时,前面的“冥界第一饭庄”里扔出来一团白影。两个黑衣大汉自店里冲出来,抡起拳头,对着地上的那团白影,“噼哩叭啦”一阵狂揍,嘴里还大声的咒骂着:“穷鬼,连件遮体的衣服都没有,也敢来店里逛!”

  “一身的穷酸气,真晦气!”

  “老子打死你!”

  立时,街上鬼影重重,围过来看热闹。

  香香向来眼尖,立刻用神识说道:呀,那是一只身着白袍的男鬼。他明明有穿衣服呀。

  沐晚则拉着她和黑连忙避开。

  “就是。穿成这样,也不怕吓跑了店里的客人。”

  “死穷鬼,欠揍!”

  “一点自觉也没有,活该!”

  “哟,小模样还长得挺俊的嘛,完全可以去小倌嘛。”

  “还是个新货哦。啧啧,一双腿嫩生生的,还没凝出没几天吧……”

  这时,地上的那团白影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抱着头尽量缩在白袍里面,狂叫:“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不当小倌,绝对不当小倌!”

  围观的鬼魂里立刻有人狂笑:“你都已经死了!”

  “对呀,你还有个屁的节啊!”

  “小倌有什么不好?我要是也长了你这副俏模样,早就去春满楼报名了。只要进了春满楼,阴珠跟下雨似的,哗哗的,数不清!”

  “他身上一个子儿也没有,拿什么去报名?春满楼是真正的冥界第一小倌坊,可不白收人!光报名费就要三万阴珠呢。”

  ……

  鬼魂们你一言,我一语,注意力显然都转移到‘春满楼’上。就连打人的俩黑衣大汉也禁不住停了下来,目光灼灼的看向这边。

  白袍新鬼爬起来,弱弱的啐道:“呸,笑贫不笑/娼。真丢男人的脸……”

  鬼的耳朵尖着呢。立刻招来一顿狂骂。

  “穷鬼,滚!”

  “你又不是人,装什么气节!”

  “堂堂的爷们,连件象样的衣服都没有,才丢脸丢大发了呢。”

  更有夸张的,捏着鼻子嚎叫:“又酸又臭,熏死人了!”

  “讨打!”那俩黑衣大汉又抡起拳头,准备开打。

  白袍新鬼抱着头,如过街老鼠一般,落荒而逃。

  黑夜闻言,用神识问道:小倌是什么?春满楼是什么地方?好象那里有很多阴珠。

  香香瞪了他一眼,用神识答道:男鬼出卖色/相的地方!

  出卖色相,那不是和远古时候的狐妓一样吗?黑夜瞬间懂了,看着前面的那一大圈鬼影,满脸的鄙夷。

  沐晚却冷不丁的用神识说道:走,我们先去春满楼。

  香香和黑夜齐齐转过头来,瞪着她,双双石化。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