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三三章 骗渡忘川
  子时末,黄泉道里的鬼魂队伍达到峰值。同时,在周边游荡的孤魂野鬼也越来越多。迫于鬼兵们的威压,它们不敢和往常一样去河岸上哭叫,于是,很不心甘的在周边哭叫着飘来飘去。

  黄泉道变得热闹起来。

  渡头上的两排鬼兵自动出来一排,也是三人一队,加入巡逻队伍,驱赶那些游魂野鬼。

  是时候了

  沐晚看准时机,轻拍黑夜的肩膀。

  而后者早就跃跃欲试,“嗖”的,不见踪影。

  大约半刻钟后,他回来了,从储物空间里取出拿出三套鬼兵装备他刚刚是去搞鬼兵装备,以及埋爆破球。

  沐晚的计划是:抓到一队巡视的鬼兵,扒它们的装备,将鬼兵藏严实。然后,他们三个冒充鬼兵,搭乘渡船过河。

  当然,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得搞些动静出来,吸引其它鬼兵的注意力。也就是香香所说的“混水摸鱼”。而爆破球就是用来“混水”的。

  三人飞快的换上鬼兵服饰,一人拿起一只黑矛。

  沐晚很是意外的掂了掂手里的黑矛居然是长木杆上加一块精铁矛头

  好吧,衣帽和黑铠也都寻常得很

  换好衣服后,他们三个从大石块后出来,大大方方的施展轻功,冒充巡逻小队,直接向渡头飞去s;。

  同时,黑夜引发了埋的那些爆破球。

  “砰砰砰”

  枯草与沙石一齐飞上天。忘川河的岸边接二连三的发生爆炸。巨响此起彼伏。

  负责巡逻的鬼兵们急冲冲的向这边赶过来。就连渡头上,也有一些鬼兵向爆炸点赶去。

  但是,渡头上的渡船还在继续工作,鬼魂们依旧浑浑噩噩,没有发生混乱。

  黑夜开路。三人乘机飞到渡头上,装成补位的鬼兵,混进了站岗的鬼兵队伍里。

  过了半刻钟,那些鬼兵又三人一队,陆陆续续的回到渡头上来。而这边,一艘船就轮到沐晚他们三个了。

  黑夜再次引发爆破球。这一次,是散埋在黄泉道上的爆破球们接二连三的爆破开来。

  孤魂野鬼们受到惊吓。尖叫着。象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飞。有的甚至慌不择路,冲向在岸边集结的鬼魂队伍。

  于是。不但鬼兵们要赶过去驱赶,就连黑白无常们也不得不挥舞索魂链加入其中。

  渡头上,鬼魂们都上了船,黑白无常也跳上去。

  轮到鬼兵们了。

  黑夜第一个跳上去。同时。暗地里弹出一颗爆破球。

  “砰”

  木船附近掀起老高的水柱,同时。木船剧烈的摇晃起来。见鬼魂们站立不稳,摇摇晃晃的,涣散空洞的眼神渐渐有了焦距。黑白无常急了,一边叫着“不准乱动”。一边抖开索魂链,飞快的将鬼魂们锁上。

  黑袍人也转过身去,高高的举起长灯笼。

  唔。好晕沐晚拧眉,强打起精神。乘机跳上去。脚一沾木船,她就屏住呼吸,施展轻功,与黑夜站在一起。

  香香紧跟着上船,不露痕迹的站在她前面,替她遮挡住灯光。

  据广仁老祖科普,该灯光有的作用,对一切魂魄都有效。不过,黑夜是天魔,灯笼的效果对他很有限。而香香的本体是香樟树,自带清神效果,也是不惧灯光。所以,三人之中,唯有沐晚受不住这灯光。

  这也是黑夜为什么要在上船时扔出一个爆破球的缘故:一来,木船载不得肉身。是以,沐晚轻功再好,上船时也要有一个着力点。这样一来,木船必动。黑袍人想不发现都难;二来,她受不住的灯光,无法象前面的鬼兵一样,在船头上一字排开,静立不动。

  “快走”黑袍人举着灯笼,居然出声说话了。是男声,沙哑阴沉,象是从地底发出来的一样。

  声音一出,船上的鬼魂们立刻安静了。他们的眼神复又变得空洞,没有焦点。

  就是沐晚,也象是被人敲了一记闷棍似的,身形摇晃。

  还好,木船仍在剧烈的左摇右摆。香香和黑夜同时暗中伸手扶了她一把。

  即便就是这样,黑袍人也轻“咦”一声,转过头来,问道:“三位兵爷闻到了吗刚刚似乎有阳气s;”

  幸亏沐晚缓过劲来后,第一时间封闭了听力。所以,这会儿,黑袍人的声音,对她不起作用。

  见黑夜和香香在前面摇头,她也跟着摇头。

  有兜帽罩着,看不清黑袍人的脸。但是,黑暗中,他的一双眸子闪闪发亮。显然是起了疑心。

  糟糕沐晚暗中叫苦。

  黑夜见状,眼底逝过一道精光,垂着的左手,又飞快的弹出一颗爆炸球。

  “砰”

  这回,爆炸的地方是在渡头旁边的堤岸上。

  黑袍人成功的被这一声爆破骇到了。“快,快走”他看向渡头,再次催促起来。

  船尾的鬼魂飞快的划桨。

  木船摇摇晃晃着,终于划进了浓雾里,向对岸驶去。

  额滴咯娘咧,吓死了沐晚垂眸,一动也不敢动。

  渐渐的,河面上起了罡风。并且,越往河中心,罡风越大,刮得鬼魂们的白袍“哗啦”作响。它们几欲乘风飘过,险象环生。黑白无常见状,不停的抖动着手里的索魂链,以牵住险些被罡风吹走的鬼魂们。

  “叮叮当当”,索链声在浓雾里响个不停。

  黑袍人又转回身去,面向鬼魂们,高举着灯笼。灯光大盛,罩住了站在船中央的鬼魂。

  同时,他用那低沉沙哑的声音轻轻的反复吟唱着:“亡魂啊,随吾去兮,随吾去兮”

  鬼魂们更加呆滞。一只只浑然不觉身边的危险,木桩子似的站在船上,

  而沐晚封闭了听力,这些也影响不到她。又有黑夜和香香一前一后遮挡,罡风也伤不到她。甚至连她身上的信仰元力也没有被触发。

  木船行进如飞,不到一刻钟就渡过了宽阔的忘川河,到达彼岸。

  岸边也有一个与黄泉渡头相差无几的小渡头。

  在前面已经有一只木船正在靠岸。沐晚他们三个恰好可以看到船的程序。

  那一队鬼队率先跳船。令人惊喜的是。立时。渡头上有三个鬼兵迎了上来。而先船的那三个鬼兵则各自解胸前的黑铠,连同手中的黑矛一并交给新上来的鬼兵们,然后从渡头上径直离开了。

  这是交班的节奏天助我也沐晚大喜。立刻偷偷的连拉了两黑夜的一只衣角事先商量好的暗号:原计划停止

  他们原以为,押船的鬼兵们是要随船返回黄泉道的。所以,原计划,到达彼岸时。黑夜用爆破球开路,三人乘着混乱。以最快的速度冲杀进鬼门。事先,澳门赌博网站:他们都商量好了,各自务必用最拿手的大杀招,全力拼杀。一定要杀进冥界

  不想,原来鬼兵们其实是在换班s;呵呵,可以安安稳稳的混进冥界。为什么要打打杀杀呢他们又不是专程来踢界的

  黑夜也是这么想的。他不动声色的回过头,冲她们俩飞快的眨了眼睛。意思是:确定原计划停止。

  三人静静的在船头上等着。

  终于,他们的船也缓缓的掉过头来,靠上了渡头。

  黑夜仍然是第一个跳上岸。沐晚第二,香香殿后。

  也有三个鬼兵迎上来。

  沐晚和香香飞快的脱黑铠,与黑矛一起,很大爷的往黑夜手里一塞,仰着头,甩着手离开鬼差也是鬼,浑身阴冷。但是,沐晚等三人却是有体温的。黑矛和黑铠也会沾上一些温度。黑夜做事很是细心。他当时扒鬼兵们的衣服时,就敏锐的发现了这个小细节。早在换装时,他就跟沐晚说了。经他提醒,后者想出了一个对策。那时并不知道有换班,而是防着混乱时,难免会被鬼差或鬼兵碰到,露出马脚。又不能动用灵力,是很难彻底隔开所有鬼差或鬼兵的。

  黑夜明面上跟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狼狈的抱着三人的黑铠和黑矛。而暗地里,他已经麻溜的吸掉了上面的所有气息,包括残留的体温。

  三只鬼兵想来也是见惯了,神色如常,上前来,各自取了一件黑铠和一杆黑矛。

  交接很顺利

  黑夜快步追上前面的沐晚和香香。

  前方,鬼门大开薄雾中,鬼门黑漆漆的,边上刻着一圈怪模怪样的飞禽走兽,好不狰狞

  三人却相对一视,按捺住心中的喜悦,跟在前面已经换班的鬼兵们后面,若无其事的通过了鬼门。

  泾渭分明,鬼魂队伍与黑衣鬼兵们各走一边。

  二十来丈远的地方,矗立着一道突兀的黑色巨崖,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

  巨崖上面爬满了不少形形色色的鬼魂。它们望着鬼门方向,嚎啕大哭。就跟黄泉道上的孤魂野鬼们看着河这边,哭叫一样。不同的是,这些鬼魂之中,只有极少数身着白袍。它们绝大多数穿着打扮各异,与阳间的凡人没两样。还有就是,哭叫的内容也各不相同,有喊爹喊娘的,也有喊心肝宝贝的喊法各式各样。不象对岸的孤魂野鬼一样,跟统一了口径似的,个个是喊冤。

  不过,沐晚为了以防万一,还封着听力,没解开呢。所以,她听不到那些鬼哭的内容,却也被它们的阵式吓到了。

  莫非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望乡台”她狐疑的收回目光,率先向巨崖的沙石路走去解黑铠的鬼兵们三三两两,都有说有笑的从沙石路离开了。而鬼魂们也是从沙石路离开。它们依然排成长队,紧挨着崖壁,“叮叮当当”的走在沙石路的内侧。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婲依人的平安符,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婲依人的月票,谢谢

  第一更,到未完待续。

  某峰继续求票,各种票。呵呵。突然发现“月票”中间要打条斜杠分开才好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