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三一章 生变
  傍晚时分,广仁道君与黑夜回来了。他们俩竟然跑到海边去了。运气不错,抓到了一条八阶的碧眼黄金海蛇。

  听老祖说,这玩意很是滋补,补血又补气,香香乐癫癫的将海蛇拖进了厨房里。

  黑夜顾不上休息,自告奋勇的跑去打下手。

  沐晚很是奇怪。是不是错觉啊?为毛她总觉得黑夜眼神躲闪,好象有意在隐瞒什么?

  过了一刻钟,香香回来了。

  沐晚惊道:“这么快?”

  香香笑道:“老祖说,用文火慢慢熬出来的海蛇汤才最补血。香香已经将汤煲上了,黑夜还在厨房里看火呢。”

  “辛苦了。”沐晚想了想,还是说道,“香香,叫黑夜也去歇着吧。这几天,他忙得跟只陀螺一样,就没见停过。”

  不料,香香摊着手说道:“香香没有叫他看火。汤煲在灶上,小火闷着,隔半个时辰去添次柴火就是,哪里用得着看火?是他自己非要守在灶边!哼,他呀,肯定是不好意思啦。”

  沐晚听了,更是一头雾水:“他怎么不好意思了?”

  香香撇着嘴,哼哼:“他最怕死了。听独眼说,也收天魔的魔核,看把他紧张成那副德性!结果,姐姐压根就没想过要动他的魔核。他能好意思吗?在回来的路上,他还说了,姐姐最仗义,让他好生佩服。”

  原来是这样。心底的疑惑消解,沐晚摆手笑道:“也没什么。救师叔,我当然是义不容辞,但是,黑夜都不认识师叔。凭什么要他的魔核?香香,黑夜是实诚人,向来没有一句多话。唔,他最听你的话,你找个机会跟他说道说道。真的多亏有了他,我们才能顺利的救出师叔。说起来,是师叔欠了他的因果。等师叔醒来。肯定会很感激他的。”

  香香大呼:“他是实诚人?他可是天……”

  “嘘!”沐晚连忙在嘴边竖起一根手指。冲香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香香意会过来,嗡声嗡气的说道:“他要是实诚人,这天底下就不会有滑头了。还有。姐姐,他才不是最听香香的话。只不过,香香清楚他们那一族的底细,他现在修为有限。才畏着香香罢了。等将来……嗯,香香要努力提高修为才是。这样才能降住他!”

  沐晚不以为然的笑了。黑夜早就不是当初的那只红眼小黑猫了,现在,他的战力远超过香香,哪里用得着“畏着她”!可是。他仍然一如既往的敬着香香,只能说明,他真的是个实诚性子。

  欺负老实人。是不对的。沐晚在心底里默默的决定:不但她自己以后对黑夜要好一些,而且也要多劝着点香香。莫要动不动就横眉竖眼的对着人家。

  海蛇汤煲了整整一宿。第二天清晨,香香领着黑夜,给沐晚送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海蛇汤过来。

  香香应该是跟黑夜说过了。因为后者的神情明显自然多了。

  “沐姑娘,喝汤吧。”他将盛着汤碗和调羹的红漆长托盘摆在床前的高几上,看向沐晚,眼神清澈,没有一丝躲闪之意。

  “辛苦了。谢谢你,黑夜。”沐晚笑了笑,当即尝了一小口,忍不住赞道,“好鲜美的汤!”最主要的是,气味内敛,闻着无味,但是,里面的五行灵气又浓又纯,一口汤下肚,暖意融融。

  香香在一旁美滋滋的笑道:“那当然,这可是地道的海货。海货味道最鲜美不过。香香在里面还放了补血的灵枣、当归、血灵芝。担心泄了药力,香香全程加了禁锢之力,锁定汤面。保管姐姐喝了,补血又补气,快快的养回来。”

  “有心了。”沐晚听了,自然是喝得点滴不剩。

  黑夜很是满意,收拾了空碗,离开了,说是第二锅汤刚煲上,他得去看火。

  香香等他走远了,冲沐晚耸耸肩,小声说道:“香香都跟他说过了,可是,他还是要看火,犟死了。”

  沐晚笑了笑,闭上眼睛,打坐运功,吸收药力。

  香香见状,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房间。

  当沐晚接连走完三个大周天的时候,她又从外面急急的进来了。

  沐晚听到她的脚步声,不禁睁开眼睛,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香香神情焦虑:“姐姐,赤阳师伯他们俩回来了,说是忘川客栈不见了。”

  “什么?”沐晚愕然,“那他们有没有采集到彼岸花的花露?”

  香香摇头:“昨晚,黄泉道上突然多了好多鬼差巡视。他们根本就不能靠近河岸。更不用说强渡忘川,去冥界收集彼岸花的花露了。”

  “赤阳师伯他们如今在哪儿?走,一起去看看。”沐晚说着,下了床。

  “大家都在老祖的房间里呢。”

  于是,沐晚与香香快步来到小院的正房门前。

  不等她们俩禀报,老祖的声音自屋里传了出来:“你们俩都进来吧。”

  “是。”两人推门,走了进去。

  除了张师叔,大家都在。广仁道君盘腿坐在窗前的长榻上。赤阳真人和阳煜身上还穿着装鬼的白袍,一左一右的坐在榻前的方杌上。林定一和黑夜分别站在他们俩的下首。

  “弟子见过老祖。”沐晚抱拳行礼,“见过赤阳师伯,阳师伯,林师叔。”

  广仁道君对林定一说,“小定,去给小晚搬条凳子来。她才失了那么多的心头血,不宜久站。”

  “是。”这里是客栈,摆设简单得很,屋里没有多余的凳子了,得去旁边的房间搬。林定一领命,转身就要出去。

  “不用了。香香带着有呢。”香香拦下他,从储物空间里取出四条圆杌。

  “小丫头的心就是细些。”广仁老祖笑了笑,抬手示意,“都坐下吧。”

  “是。”

  广仁老祖温声说道:“小晚,黄泉道突然生变。刚刚黑夜又跟本座说了一遍忘川客栈和独眼伙计的情形。你也说说,你在黄泉道看到的情形。看看黑夜是不是有什么没注意到的地方。”

  沐晚据实以对。她说的很仔细,就连独眼老是冲他们仨露出一口白森森的大牙,都说了出来。

  听她说完,广仁老祖沉思片刻,说道:“这么说来,那些冥界的鬼差是在寻找独眼。而独眼显然是提前收到风声。逃之夭夭了。这事。既然与小晚和小逸无关,大家就无须放在心上。”

  原来老祖是在担心这个。沐晚恍然大悟。她的关注点完全不同,着急的问道:“老祖。弟子斗胆问一下,还去不去采集彼岸花的花露?”

  广仁老祖摇头:“先前以为可以通过独眼,偷渡忘川河,进入冥界。哪知。一夜之间,连忘川客栈都全然没了影踪。这个法子是行不通了的。而眼下。冥界的鬼差大举出动,不是强闯冥界的好时机。本座过会儿就放出风去,看是否能够买到彼岸花的花露。”说完,他扬手。“小逸的情形暂且无忧,你们也不要太担心,都下去吧。”只可惜。飞升期的修士一旦进入下一等级的界面,就会引来天雷。不然。他早就亲自去走这一趟了。

  “是。”

  众人鱼贯退出了正房。

  走到院子里,赤阳真人拍了拍沐晚的肩膀,满脸倦容的说道:“谢谢你,小晚。这回,幸亏有你们三个,小逸才捡回一条命。宗门也得以一举端了云岭魔窟。老祖说了,等事情了结,宗门会给你们记大功。”

  “我们也没做什么。”沐晚不好意思的摆手。

  阳煜也冲沐晚微微颌首:“好生静养。”

  “是。”

  师徒俩一边脱掉身上的白袍,一边向张逸尘的房间走去。林定一跟在他们后面,冲沐晚做了个“快回房休息”的口型。

  “姐姐,你该喝血参汤了。”香香小声提醒道,“你先回房,香香去厨房端血参汤。”

  “好吧。”沐晚抚额。血参汤、海蛇汤轮番灌,她都快成汤婆子了!

  如此灌了三天汤。

  第四天上午,赤阳真人替她认真的探了脉,说道:“差不多恢复了。你可以练剑了。”

  沐晚乘机问道:“师伯,彼岸花的花露有消息了吗?”

  赤阳真人摇头轻叹:“哪能这么快?”

  沐晚闻言,闷声说道:“哦,弟子先去看望师叔。”

  “去吧。”

  张师叔还是昏睡着。只是,沐晚细心的发现,他的眉头紧锁,似乎很是痛苦。

  她紧张的问一直守在床头的林定一。

  后者苦着脸长叹:“不服用聚魂丹的话,只能靠二师兄自己的毅志强挺着,慢慢养回魂力。这样的话,他肯定跟天天在火上烤着一样,能不痛苦吗?”

  沐晚不由双拳紧握,问道:“要养多久,师叔才能醒来?”

  林定一目光流转,看向窗外,抹了一把脸,淡笑道:“老祖说了,澳门赌博网站:不用担心,用不了多久,二师兄就能醒来。老祖还说,二师兄现在受的苦不会白受,等他醒来,道心更加坚定,神识会大涨呢。”嘴里却象是含了把黄连一样,苦不堪言——老祖分明是说,如果不尽快服药,二师兄以后就算再服药,也会魂魄大伤,今生止步筑基,结丹无望。只是师尊发下话来,不许向小晚透露半分。云霄山一脉已经亏欠小晚太多,不能再拖累小晚。明天,师尊会想办法让大师兄送小晚三人回宗门。然后,师尊和大师兄会再去黄泉道,强闯冥界。

  沐晚闻言,袍袖里,双拳握得更紧了。

  下午,她带着香香和黑夜去向广仁老祖道别:“出来这么多天,师叔的情形也稳定了,弟子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该回去向师尊复命了。”

  “去吧,莫让你师尊挂念。”老祖亲切的说道,“本座让小煜送你回宗门。”

  “好啊,多谢老祖。”沐晚笑得一脸灿烂。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

  ps:求推荐票,月票……各种票!亲们,再给某峰点力量吧。(注:催更票,就不必了。某峰很自觉滴……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