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三零章 心头血的秘密
  香香转身,澳门赌博网站:从床前的高几上端起一只青花大盖碗,伸另一只手,欲去扶沐晚。

  后者已经自己爬坐起来。

  “姐姐,你才失了那么多心头血,悠着点儿。”香香嗔怪的将盖碗递给她,“喝口参汤吧。”

  “知道了。”沐晚笑嘻嘻的揭起碗盖。

  立时,一股精纯的木灵气扑鼻涌来。

  “这是,参汤”沐晚看着跟药汤子一个色儿的参汤,愣住了。

  香香笑嘻嘻的点头:“用万年血参熬出来的。老祖给的。担心影响药效,老祖特意嘱咐我,在姐姐昏睡时,不能喂水。然后,等姐姐醒了时,立刻端给姐姐喝。”

  沐晚啧啧的摇头:“这碗汤老贵了。”说完,“咕唧咕唧”喝了个精光,一滴也没有剩下。

  不愧是万年血参。参汤一下肚,胃里腾起一阵温和的暖意。沐晚忍不住舔了舔嘴角,叹道:“好舒服”

  香香从她手里接过空盖碗,连忙提醒:“姐姐,药效起来了,快打坐”

  “哦”某人赶紧在床上盘腿打坐,运气行走大周天。

  一个大周天下来,一碗参汤的药效被吸收了近八成沐晚只觉得头不晕了,后背不发冷了,手脚也不麻了,通体舒泰,全身暖洋洋的。

  “走探视师叔去。”她快活的跳下床。

  “好的呀。”香香笑眯了眼。

  她的房间就在师叔房间的隔壁,出门拐个弯就到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林定一坐在床头的方杌子上,独自守着。看到她们俩进来,他亲热的起身。轻声说道:“小晚,你醒了”

  “林师叔。”沐晚抱拳行了一礼,也压低嗓声问道,“师叔现在的情形好些了没”

  “好多了。老祖说,性命无忧。等师尊和大师兄从冥界取回彼岸花的花露,二师兄服了聚魂丹,应该很快就能醒来。”林定一侧身。腾出床前的位置。“小晚,你过来看看二师兄吧。”

  “是。”

  沐晚轻手轻脚的走到床前。

  床头上依然点着聚魂灯。不过,灯光比先前明亮了许多。张逸尘仍然在昏睡。还是那般枯瘦、苍老,面色青白,满头白发有如枯草,却终于有了弱弱的呼吸。

  “师叔师叔我是小晚。我来看你了。”沐晚忍不住俯下身子,轻声呼唤。

  张逸尘的眼睫毛颤了颤

  沐晚大喜。抬头冲一旁的林定一招手:“林师叔,快来看,动了,师叔的眼睫毛动了”

  林定一快活的点头:“嗯。老祖说了,二师兄现在心里明白着呢。只是魂力几乎耗尽,他没法醒来。”

  沐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轻手轻脚的替张师叔掖紧被子。然后,她走到窗前。对林定一说:“林师叔,借一步说话,好吗”

  林定一明白她是想打听张逸尘的病情,遂快步走过来,说道:“小晚,你不用担心,二师兄的修为还在,没有损失,服了聚魂丹后,调养个三五年,就能又活蹦乱跳的外出云游了。倒是你,一下子失了那么的心头血,元气受损,要安心的静养一段时间才行。”

  听说师叔的修为无损,只要休养几年,就能恢复了,沐晚从心底里笑了出来:“我没事。刚刚喝了老祖赐下的万年血参汤,已经全好了。”

  “哪有这么容易”林定了瞪了她一眼,“你别乱逞能”

  香香也在一旁附和:“就是。老祖说了,一天三碗血参汤,姐姐要连喝三天这三天里,姐姐不能练剑,不能御剑总之,所有要动真气的事儿,都不能做唔”

  她双眼圆瞪,声音越说越大。

  沐晚吓了一大跳,赶紧捂住她的嘴巴,压低嗓声说道:“轻点声,轻点别吵到师叔”

  林定一却笑道:“无妨。现在就是打雷也吵不到二师兄。小晚,香香姑娘说的对,你现在才最需要静养。”说着,他开始赶客,“好了,看过二师兄,你也该放心了,快快回屋静养去。”

  “是。我去跟师叔说一声。”沐晚又走到床边,俯下身子,轻声说道,“师叔,我明天再来看望您。”

  张逸尘的眼睫毛又颤了一下。看情形,他是听见了。

  沐晚笑嘻嘻的跟林定一道了别,带着香香回屋。

  在香香的执意要求下,沐晚只好往背后垫了一床薄被子,歪靠在床头上,问道:“咦,黑夜呢他上哪儿去了”识海里的神识印记虚影显示,他目前在很远的地方,离她起码有万里之遥。

  香香也在床前的椅子上盘腿坐下来:“老祖带着他去打猎了,说是打些补血的妖兽回来,给姐姐好好补一补。”

  “老祖亲自去啊”沐晚瞪大眼睛,简直是受宠若惊,“我如何受得起,你们也不拦着。”

  不料,香香一脸的不以为然。目光闪了闪,她探过身子,竟然用禁锢之力罩住两人,神秘的说道:“姐姐,先前香香一着急,在忘川客栈差点说漏了嘴。姐姐,你以后万万不可轻易在人前显露心头血。”

  沐晚讶然:“为什么”

  香香正色道:“姐姐的心头血可金贵着呢。姐姐还记得当初与香香缔结本命契约的情形吗”

  沐晚点头:“当时,你取出一团本源灵气给我,我用一滴心头血,在上面写了一个契字。难道错了吗”

  “对极了,没错。”香香说道,“香香得了姐姐的一滴心头血,接着就沉睡了好久,对吧醒来后,香香就化了形,修为也提升了,对吧”

  沐晚点头。

  “香香一直没有告诉姐姐的是,这都是姐姐的功劳如果没有姐姐的这滴心头血,香香只怕现在还不能化形。”

  “啊”沐晚双手捂住嘴。惊呆了。

  香香接着揭秘:“姐姐的这滴心头血,令香香的血脉大大提纯,由很寻常的木灵,进阶成为堪比神兽的木灵之王。不然,姐姐以为随随便便一只木灵就能动用万木令不成姐姐的心头血是提纯血脉的至宝,千万不能泄露出去。香香就是担心姐姐守不住秘密,所以才一直守口如瓶的。”

  这也是在忘川客栈时。她会拼命去阻止沐晚的原因。

  沐晚闻言。只觉得脑袋象是“嗡”的一下炸开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过劲来,非常后怕的抓住香香的手:“香香。独眼肯定已经知道了,现在该怎么办”

  香香也是愁苦不已:“只怕独眼一开始就是盯上了姐姐的心头血。”

  “为什么这么说”沐晚惶恐的抱着膀子,使劲打了个哆嗦。好冷

  “姐姐松开香香后,香香还是想拦下姐姐。这时。独眼看了香香一眼,香香立刻如坠冰渊。被冻得喘不过气来。接着,独眼就象是附在香香耳边说话一样,他叫香香不要怕,并且保证决不会泄露姐姐的心头血的秘密。”香香现在想起当时的情形。还是吓得小脸煞白。

  沐晚沉默了。照这么说,独眼确实从一开始就是冲着她的心头血来的。

  过了一会儿,她强笑道:“怪不得。他老是冲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大牙。要是我不上钩,没准他就会一口咬死我了。”

  “很有可能会这样。“香香也点头。“不过,独眼得到心头血后,一点儿也没有为难香香和黑夜。他甚至将锁魂大锁送给了师叔。回来后,老祖看到这把大锁,直道师叔好运道,得了大造化。老祖说,这把大锁老厉害了。有这把大锁护身,师叔以后晋阶,再也不用担忧心魔入侵。还有,除了大罗金仙,谁也没那能耐生抽师叔的魂魄了。”

  沐晚再次被惊呆,使劲吞下一口唾沫:“那是把什么锁,这么厉害”

  “不知道,老祖不肯说。”香香耸耸肩,“老祖还再三叮嘱我们,忘川客栈的事,还有这把锁,统统不能向外道出一个字,必须烂在肚子里。”顿了顿,她叹道,“姐姐,独眼肯定非比寻常。象他这样的人物,应该会说话算话吧。”

  沐晚明白她指的是心头血的秘密,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如今也只能这样想了。”

  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她两眼亮晶晶的问道:“香香,老祖可曾说过独眼的来历”

  不料,香香摇头:“老祖说,五千年前,他还是元后修为,也曾去过黄泉道,并且在黄泉道上呆了小半年。可以说是翻遍了整个黄泉道,但是,也不曾听说过忘川客栈。老祖的印象里,黄泉道里只有数不清的游魂野鬼,忘川河,还有黄泉渡头。不过,老祖听了香香和黑夜的描述,断定独眼应该是来自上界,且修为远远高过他。”

  沐晚不再吭声。来自上界,修为远远超过老祖,也就是说,独眼极有可能是仙人了。就算她、香香、黑夜三个联手,也奈何不了啊。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她沐晚只不过是一介凡女,怎么可能会具有大大提升血脉的心头血

  “香香,你没有看错,真的是我的那滴心头血令你的血脉得以提升我只是一介凡女,也从来没有听说过祖上出过神仙呢。况且,我自己的灵根底子都那么差”

  香香很认真的答道:“姐姐,香香也认真琢磨过,觉得应该是空间的缘故。姐姐,你还记得那包不知影踪的灵种吗”顿了顿,她神采奕奕的说道,“那肯定就是父神的礼物。香香相信,空间绝对有改造血脉的作用不但如此,还能改变运道哦。姐姐的运道就很好啊。”

  “是吗”沐晚摸了摸鼻子,心中并不以为然。前世,她也有空间,可是,最后还不是落得那样一个悲惨的下场

  再想起在黄泉道上看到魏府鬼魂的情形,她更加坚信:什么父神的礼物、空间,包括碧玉珠子,它们统统是身外之物,是助力,只能锦上添花。唯一可靠的,永远都只能是自己

  不过,香香说,是空间改造了她的凡人血脉,确实很有道理。应该就是这么一回事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白豆腐萌豆腐的礼物,多谢书友淡淡的余温、heng87的月票,谢谢

  第一更,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