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二九章 三盅心头血
  独眼取下房门上的大黑锁,说道:“小的是一个月前捡到这只残魂的。◆◆它很有意思,子夜也不和别的孤魂野鬼一样,跑到河边去哭叫。天天在外面游荡,应该是想寻找回阳的路。可惜,它记忆全无,根本就没法回阳。那天,它跑到了小店门口,既不肯进来,又不肯离去。一身的戾气吓跑了小店好多客人。小的无奈,只好把它捡了进来。它在外面游荡多日,魂力损耗极大,如果不是小店刚好有这种锁魂的大锁,只怕它早就消散了。”说着,他将手中的大锁挂在残魂的脖子上。

  立时,残魂的三道主魂安定下来,重叠在一起,不再摇晃。

  沐晚方能勉强看清残魂的颜容。果然和师叔现在的那副枯瘦灰败的容颜一模一样。

  深吸一口气,竭力压下满心的狂喜,她尽量平静的问道:“店家,在下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带走这只残魂?”

  “客官,稍等片刻。小的帮您结算一下房钱与伙食费用。”独眼咧开嘴笑了,白森森的牙齿令人真的毛骨悚然。

  他回到红木柜台前,翻开桌上的一本黑皮账簿,找到标有“残魂”的这页,取过一旁的黄铜小算盘,“啪啪”的扒拉着算盘珠子。

  片刻之后,他在小算盘的最右边扒拉出一个数,抬起笑道:“客官,小店的房钱是按时辰算的,每个时辰是十枚阴珠,残魂在这里总共住了三十一天,共计三百七十二个时辰。◆■.ww.▼嘿嘿,三位客官进来后的这一个时辰,小店就不收它的房钱了。还有,零头也给您抹去。所以,房钱总共是三千七百枚阴珠。另外,它在小店里,每天三顿香火饭,可是一顿也不曾少过。不然。它也扛不到现在。每一顿饭是一百枚阴珠,总共吃了九十四顿饭。嘿嘿,它刚刚才用过早饭。饭钱是九千四百枚阴珠。哦,还有锁魂大锁。也是按时辰收费的,和房钱一样。所以,三项加起来,您总共得支付一万六千八百枚阴珠。”

  折算成灵石,也不过一万六千八百块下品灵石。沐晚觉得一点儿也不贵。可是。她现在只有九十枚阴珠,顿时悔青了肠子。

  她懊悔的问道:“店家,您看,在下现在身上没有这么多的阴珠。要不,在下用灵石跟你结帐,如何?在下愿意付双倍的灵石。”

  哪知,独眼飞快的摇头,一口拒绝道:“对不住,小店每天对外只兑换一次阴珠。东家交待得很清楚。千百年来,小店的规矩都是如此。不能破。客官要换阴珠的话,明日请早。”

  香香拉了拉沐晚的袍袖,用神识说道:姐姐,要不我们等明天再来接师叔的主魂?

  独眼瞥了香香一眼,笑了笑,指着师叔的三道主魂说道:“客官,小的给您提个醒。残魂的魂力已经很弱了。就算有锁魂大锁,它怕是也坚持不了几个时辰了。唔,寅初,太阳初升。天地间阳气翻涌,对阴魂的伤害极大。如果不尽快与七魄聚合,只怕它难以扛过明天的寅初。”

  沐晚一听,吓得小脸煞白。▼▲●.ww.▼两只手扒着柜台的边沿,紧张的问道:“店家,不能用灵石,可不可以换其他的?”

  “可以啊。”独眼爽快的点头,用那一只混浊的眼睛盯着她,问道。“你真的愿意用其他的代价支付?”

  沐晚正要回答,黑夜一把将她拉住:“姑娘,三思!”他在一旁冷眼旁观,越看越觉得独眼深不可测。尽管后者身上既不显灵力,也不见煞力。

  沐晚转身,冲他连连摇头:“‘三’,不要拦住我。我没有冲动,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眼下的情形是,肉在砧板上,没得选择!她只是悔不当初。早知如此,她会将全部的身家都换成阴珠。

  香香也急了:“姐姐,我们再找找看,肯定还有其他地方可以换到阴珠的。”

  独眼笑道:“那要过河,到了冥界才能换到阴珠了。不过,冥界里是不收灵石的。”

  也就是说,整个黄泉道上,仅此一家。

  黑夜沉声问道:“他们收什么?”

  “纸钱、香烛。”独眼答道,“凡是鬼用得上的东西,他们都收。不过,那边,换阴珠的店子也少得可怜。你们未必找得到。”

  黑夜不再作声。■.ww.●这些,他们统统没有。所以,就算现在去冥界,找到了那样的店子,也换不回阴珠。

  香香咬牙,跺脚说道:“店家,要不这样。我留在这里,您先上他们俩带着残魂返回阳界……”

  不等她说完,独眼将双手做蒲扇摆,连声说道:“使不得,使不得。小店从来没有扣人的规矩。让里头的其他客人知道了,小店以后就别想再收到一枚阴珠,尽收鬼了。”

  沐晚冲黑夜和香香摇头,转回身问独眼:“店家,您开价吧。在下愿意用其他的代价支付这一万六千八百枚阴珠。”

  独眼爽朗的应道:“行,既然客官这么爽快,小的也就不啰嗦了。小店收修真之人的心头血,也收天魔的魔核,还收木灵的本源灵气。客官,您准备用哪一样支付?”

  沐晚没有犹豫,飞快的答道:“修真之人的心头血!”三样东西,他们都有。这里头,只有心头血恢复得最快。所以,用心头血来兑换,是最理智的选择;从感情上说,黑夜甚至都不认识师叔,香香平时对师叔也很关照,早就还了当年的灌顶之情。唯有她,与师叔才有因果。所以,代价也只能由她还偿付。

  香香冲上来,尖叫:“不,我们用木……”

  “别闹!”沐晚眼疾手快,死死捂住她的嘴巴,拦下了后面的话,回头冲独眼点头,“您开价,要多少心头血?”

  独眼笑道:“客官放心,小店从来都是明码标价,绝不会坐地起价,欺客骗人。◆着,他从抽屉里取出一只白瓷牛眼小酒盅,“修真之人的心头血,一盅可以换五千枚阴珠。罢了,小店吃点亏,就当交您这个朋友。您给三盅得了。”

  修士的心头血何等金贵,从来都是按滴算的。这三盅下来,得是多少滴呀!小半条命,都快没了!

  香香使劲掰开沐晚的双手,急得都快要哭了:“换我吧。我灵气多得很……”

  黑夜颇为动容。双手在袍袖里紧握成拳,他弱弱的说道:“姑娘,我……”感动归感动,但是,要他拿出自己的魔核,他真的做不到哇!

  沐晚摆手:“都不要争了,我意已决。你们呆会儿护送我和师叔的主魂回去,千万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黑夜暗地里松了一口气,郑重的应道:“姑娘放心,我定会护你们周全。”在他看来,三盅心头血,还不至于要了沐晚的命,显然是眼下最好的选择。

  香香哭了:“姐姐!你不能啊。你不知道你的心头血有多珍贵!一滴就……”

  沐晚瞪了她一眼,斥道:“别闹!听话!”

  转过身去,沐晚看着柜台上的牛眼小瓷盅,整个后背都凉了,头好晕!深吸一口气,她强令自己镇静下来,抬眼问道:“店家,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独眼又从抽屉里取出另外两只一模一样的牛眼小瓷盅,将三只小酒盅靠在一起,一字排开,“客官,请吧。”

  “‘二’,替我护法。”沐晚又做了一个深呼吸,冷静的令。

  “是。”香香泪如雨下,哽咽着退到旁边。

  沉气丹田,沐晚抬起右手,从食指间迸出心头之血。刹那间,心头巨剧。

  “滴嗒!滴嗒……”

  鲜血的心头血一滴一滴的落进第一只小盅里,瞬间映红了白色的瓷盅。

  心尖,越来越痛。全身的热气都象是随着这“滴嗒”声,在一点一点的流逝。手脚变得冰冷。

  独眼微微颌,温声提示道:“客官,您在逼出心头血的同时,也试着催动体内的灵气,运转大周天。这样,一来可以减轻痛苦,二来也能护住心脉。”

  沐晚勉强的笑了笑:“多谢前辈提点。”到了这会儿,她要是还没看出来,眼前这个看上去很平凡的独眼店小二修为深不可测,那么,她也是白长了一对招子。

  如他所说,灵气运转后,心尖的剧痛减轻了近一半,同时,身上的热气流失得没那么快了,手脚慢慢回暖。

  一只小小的牛眼小盅,能盛十五滴心头血!

  三只小盅,沐晚总共滴了四十五滴心头血。每装满一盅,她便停下来,做几个深吸吸,以稳住心神。当滴满第三只小盅时,她笑了笑,两眼一黑,整个人直愣愣的向后倒去。

  “姐姐!”香香第一时间接住她……

  当沐晚再次醒来时,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下垫着厚实的被子。头顶是一片青色的布帐。啊,好浓郁的灵气,没有一丝阴煞之气!是阳间的客栈!

  “姐姐,你醒了!”香香侧身坐在床沿边上,见她终于睁开了眼睛,简直是跳了起来,“姐姐,你都快吓死香香了!”

  喉咙干得快要冒火,沐晚嘶声问道:“师叔的主魂……”

  香香答道:“黑夜吸净了师叔主魂上的戾气,老祖已经帮师叔合魂了。”

  “太好了。”沐晚咧开嘴,从心底里笑了出来,“好渴,水!”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桃花扇,好好学习的女孩的香囊,婲依人的平安符,多谢书友shannee、旖旎v、莲子苦的月票,谢谢!

  第三更,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