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二八章 忘川客栈
  ;黑夜的速度最快。他飞快的与沐晚会合。

  见他默声的摇头,澳门赌博网站:沐晚只觉得自己的心沉重似铁。

  前面还有一段距离她咬牙,准备过去继续寻找。

  这时,一道白影“飘”了过来。

  是香香

  沐晚打住,满怀希望的看向她。

  香香轻轻的摇了摇头。

  如今五更将过。换在阳间,已是雄鸡报晓,天色将亮之时。阴煞之气渐弱。河边的孤魂野鬼们走的都差不多了。

  阴珠也快耗光。沐晚必须找个地方藏起来才行。不然,没了阴珠的遮掩,她一身的阳气暴露无疑。

  可是,沐晚却顾不上这些,一心只想找到师叔的三道主魂。她发了狂的朝更下游的地方跑去。

  黑夜紧跟着她。

  香香抬头远眺黄泉渡头那边。

  渡头上,空荡荡的,一只鬼影也没有。

  她再看对面的鬼门。

  咦,鬼门是紧闭的

  心中一动,香香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放出神识,查看周边这些杂草的记忆。

  呀它们也是有记忆的每一株杂草都清楚的记得过往的鬼魂

  而且,她动用了灵力,也没有引来鬼差

  心中大喜,香香一屁股坐下来,藏在杂草丛中,闭上眼睛,开始飞快的翻查这一带的杂草记忆。

  半刻钟后,她失望的睁开眼睛,用神识给沐晚传讯:姐姐,现在可以使用灵力了。已经查过杂草的记忆,师叔的主魂没有来过这里。

  沐晚收到神识,脚下一绊。向前扑倒。

  黑夜眼明手快,一把将她拉住。

  “二查过了,师叔的主魂没有来过。”沐晚失魂落魄的喃喃说道,“会去哪儿呢”因为黄泉道上不能动用真名,所以,事先,他们三个给自己取了个代号。沐晚是“一”。香香是“二”。黑夜则是“三”。

  黄泉这么大上哪儿去找师叔的主魂

  黑夜想了想,低声劝道:“莫急,以二的手段。应该很快能找到的。我们先过去与她会合。”

  黄泉道没有白昼之分,但是,这会儿,岸边的鬼已经走光了。再找下去。也没有意义。是以,沐晚只好作罢。

  有他们俩护法。香香尽量将神识铺开,以翻查草木的记忆。

  如此找了近一个时辰,她累得大汗淋漓。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一条有用的线索。

  在黄昏渡头以东。一百多里的地方,有一家千年老店,忘川客栈。店主人很神秘。从未露过面。店中只有一个独眼的老伙计,不是鬼。也非妖非魔。历经千年,老伙计还是初来时那副容颜。

  这家店专门与黄泉道上的孤魂野鬼们做生意提供住宿,售卖纸香,兑换阴珠,甚至偷渡

  没错,是真的偷渡这家店有门路让孤魂野鬼们偷渡忘川河,过鬼门,去冥界。前提是,孤魂野鬼们付得起代价。

  黑夜蹙眉:“代价是什么”他们也要过忘川河。虽然老祖说沐晚有信仰之力护身,可以不畏河中的罡风,强渡过去,但是,如果能安全的偷渡,为何要去冒险呢

  香香两眼亮晶晶的:“阴珠。阴珠就是黄泉道里的钱,跟修真界的灵石一样的。偷渡费是每人十万阴珠。”

  “好贵”沐晚“滋”的抽气。他们连仅有的一颗阴珠也已耗光,化成了一小撮灰。

  黑夜嗡声说道:“要不,我过去找店家借点。”其实就是抢了。呵呵,他倒是跟广仁老祖学得挺快。

  香香也道:“姐姐,我们先过去看看。那里出入的都是鬼,是这一带的消息最灵通的地方。也许会有师叔的消息呢。”

  反正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沐晚点头。

  有香香带路,三人很快赶到忘川客栈附近,藏在一蓬杂草后面。

  那是一家看上去很寻常的青砖小院。周边光秃秃的,全是黄沙,连根草都不长。院子里也没有任何植物,显得死气沉沉的。低矮的院门上挂着一个大红灯笼,殷红似血。灯笼上写着“忘川客栈”四个黑字。

  这会儿,孤魂野鬼们是不会出来行走的。所以,院门紧闭。院子里也是一片死寂。

  沐晚越看越觉得毛骨悚然。娘咧,这家店好不诡异

  香香说道:“院里院外的,连棵草都没有,完全没有办法查探。”

  黑夜却拧眉:“院子里的煞气很重。但是,里面确实没有我的同族。”

  “怎么办”香香从草丛中探出头来,“必须在天黑之前搞到阴珠。”不然,沐晚的麻烦就大了

  黑夜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先进去看看。”

  三人之中,就属他的修为最高,并且阴煞之气对他还很有裨益。

  就在这时,院门“吱呀”一声,开了。

  一个四十来岁,戴着一只黑色圆皮眼罩的独眼大汉从里头走了出来,冲他们这边嗡声说道:“三位道友,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呢”

  糟糕,被发现了

  沐晚心里不由“咚咚”的敲起了小鼓。

  也罢,躲不过去,就无须再躲她心一横,率先从杂草后面现身。

  强按下心中的惧意,她硬着头皮快步走过去。香香和黑夜紧步跟上。

  十余丈的路程过完,沐晚已经镇定下来,大大方方的抱拳行了一个道礼:“恕这里不方便透露姓名,在下与两位友人叨扰道友了。”

  “好说。”独眼大汉抱拳还了一礼,“小的是这里的伙计,他们都叫小的独眼。三位道友是要打尖,还是住宿”

  这副作派竟然与凡人界的小二们没什么两样。

  沐晚试探着说道:“我们想兑换些阴珠,还有,想跟您打探点消息”

  不料。独眼咧开嘴,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笑道:“都可以。小店开门做生意,接纳四方客人。只要您付得起价钱,就没有做不成的生意。”说着,他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自己先进了院子。

  这大概是真正的“有钱能使鬼推磨”。沐晚感觉怪怪的。小心翼翼的跟在他后面。走进小院。

  院子不大,巴掌大的场院铺着黄沙,收拾得很齐整。正对着院门。是座小小的二层木楼。东、西厢房是砖瓦房,各有三间屋子,门窗皆紧闭。

  独眼将他们引进了木楼里。

  这里的摆设与凡人界的客栈差不多,也是一楼是大堂。摆着数张四方木桌和长木凳,供客人们吃饭。正对着大门。摆着的一张红木柜台,是这屋里最鲜亮的摆设了。屋里有木楼梯通向二楼,上面起码有十来间房间。也是房门紧闭。

  店里静悄悄的。除了他们四个,再无其他活物。

  独眼走到红木柜台后面。问道:“请问三位客官,您要兑换多少阴珠想打探什么”在商言商,他对沐晚等人的称呼也由“道友”变成了“客官”。

  沐晚问道:“阴珠。怎么个兑换法”

  独眼又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笑道:“您可以用灵石兑换。一块下品灵石兑换一枚阴珠。”

  没想到这么简单。以至于沐晚难以置信。她试探着取出一百块下品灵石,放在柜台上面:“我先兑换一百枚阴珠。”

  “可以。”独眼爽快的将灵石“哗啦”扫进抽屉里,又数出一百枚阴珠堆在柜台上,“这是您兑换到的阴珠,请当面点好数目,出了门,本店概不负责。”

  沐晚凝神细看。没错,确实是真正的阴珠。

  她冲黑夜呶呶嘴这么多的阴珠,阴冷之极,她可没办法全都带走。

  后者上前来,一挥袖,将这一百枚阴珠尽数纳入袖中。

  沐晚信了,又问道:“店家,我还能再兑换一些阴珠吗”

  孰料,独眼很痛快的拒绝了:“不行了。本店一天只对外兑换一次阴珠。客官,您明天请早。”

  “啊”沐晚忍不住轻呼出口,心里懊悔不已。

  独眼问道:“客官,你想打听什么呢”

  沐晚这回不敢再试探,连忙问道:“请问,如果有人的三道主魂跑到这里来了,通常会去哪里”

  独眼又咧嘴笑了:“客官,你确定是要打听这件事吗象这样的事情,每件要十枚阴珠。”

  沐晚看了黑夜一眼。

  后者取出十枚阴珠,一字排开,放在柜台上面。

  独眼拉开抽屉,“哗啦”一下将阴珠全部扫进去,笑眯眯的答道:“小的不知道。”

  “那你还收我的阴珠”沐晚气极,“这不是骗人吗”

  独眼不慌不忙的露出牙齿笑道:“客官别急呀。孤魂野鬼可以到处跑的。小的怎么可能知道会跑到哪里去不过,小的前不久捡到了一只残魂,恰好也是只有三道主魂。既然收了客官十枚阴珠,小的愿意叫他出来,与您见上一面。老实说,这只残魂身染戾气,又什么也记不得。小的想把他送走,送了几次,都没送掉。如果真是客官想要找的,只管结算了他的房钱与伙食费用,领走就是。”

  峰回路转沐晚的眼睛亮了:“有劳您了。”

  “客官,请稍等片刻。”木楼梯下面有间小屋子。门上还加了一大黑不拉几的大锁。独眼走过去,打开锁,推门进去。

  这时,黑夜眼前一亮,用神识告诉沐晚:没错,是师叔的三道主魂

  沐晚捂着胸口,眼巴巴的瞅着那道小门这家店子实在是太诡异了,她不敢轻举妄动。

  很快,独眼从小屋子里牵出了一道身着白袍,披头散发的枯瘦身影。

  沐晚不由瞪大眼睛:这道身影与师叔的身高差不多,但是,太瘦了。就跟竹竿成了精似的。宽大的白袍挂在他身上,空荡荡的。而且,全身上下笼着一层灰色的戾气。三道主魂也很不稳定,摇摇晃晃的,好象随时都会“轰”的一下,散开一般。

  真是师叔的主魂吗沐晚是完全认不出来,唯有用神识再次询问黑夜。

  黑夜肯定的回复:错不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星`月的月票,谢谢

  女生网首页大封推加更,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