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二七章 黄泉偶遇
  ;因为香香还没有下来,所以,黑夜依旧守护在入口处,而沐晚则进到入口里边警戒。

  黄泉道的真容显露无遗。

  到处都是雾霭沉沉,只有淡淡的阴煞之气,灵气比炎华界的凡人界还要稀薄。

  沐晚放眼望去,只看到阴沉沉的迷雾里,有一条黄沙小道蜿蜒的伸向远方。路上,空荡荡的,真的是连个鬼影也没有。

  香香很快就下来了。

  “快走”她两脚一沾地,就一边飞快的解开腰间的粗绳,一边压低嗓音示警,“有鬼差过来了。”

  “跟我来”黑夜身形一晃,率先冲进了迷雾之中。

  沐晚提着心,紧跟其后。

  香香负责殿后。

  三人往身上贴了一道敛息符,在黄沙小道上急奔前行。渐渐的,眼前的视眼越来越开阔。原来,黄沙小道的两旁是一片灰蒙蒙的荒野。

  地势很平坦,除了低矮的枯草,什么也没有,根本就没法藏身。

  还好,黑夜眼尖,发现路边有一个半人深的大坑。他利落的拔草:“藏在坑里”

  于是,三人头上顶着一蓬枯草,猫着腰身蹲在坑底。

  刚藏好,入口处就传来“叮叮当当”的铁链相撞之声。

  沐晚透过头顶的枯草缝隙,眯缝起双眼,好奇的瞅过去。

  两个鬼差,一个穿着白袍,一个穿着黑袍,面如锅底,头戴三角高帽,手里拉着一根黑乎乎的索链,从入口处现身出来。

  他们的胸前贴着两个竖写的金色大字。是金文。沐晚恰好认得。那是“无常”二字。

  原来,他们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

  沐晚只觉得整个背脊骨都麻了。按照老祖的嘱咐,她死死的屏住呼吸,生怕露出一丝阳气。据说,鬼差们精明着呢,哪怕是一点点的阳气都逃不过他们的耳目。

  铁索的另一端串拴着上百条生魂,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和沐晚的装扮几乎一样。一个个披头散发,身着及地的白色宽袍呃,沐晚确实是装扮。但是,这些新鬼却是自动生成的鬼模样,没有一丝一毫的装扮。据老祖说,人在世的财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天道仁慈。不忍见新鬼们赤条条的,所以赐下一条白色的宽袍以遮羞。

  沐晚注意到,白色的宽袍下面,空荡荡的。他们没有脚还好老祖帮她恶补了不少关于鬼的知识新逝之鬼。神识不清,浑浑噩噩,没有鬼力。所以还凝不出双腿。到第七晚,新鬼回魂之后。鬼力大增,才有能力凝出腿来。

  貌似这是一回就死了一大家子。怎么这么倒霉,顷刻之间,一家男女老少全没了沐晚狐疑的去看新鬼们浑浑噩噩的脸。

  这一看,她吓了一大跳,险些破了呼吸哎哟,一个个的,都面熟得很哩

  具体来说,是她前世的熟人。呃,好吧,准确的来说,是她前世的婆家人

  京城魏家

  最前头的是魏家的男丁们:首辅大人魏孟然和他的兄弟、子侄,一个也不少最小的那个男童,沐晚也认得,是三房的小孙子,仅有三尺多高。她掐指一算,小家伙才四岁多一点。唔,魏大公子也在其中。这会儿,他披头散发,面如白纸,神情呆滞,目光空洞无神,“京城四公子”的神采全无。

  后面则是魏府的女眷。魏首辅的娘,人人都说是“福、禄、寿”三全的魏老太太排在最前面。其次是沐晚前世的婆婆,婶娘们,堂妯娌们,以及那些还没有出嫁的小姑子们、侄女们。

  额滴个娘咧,十有是被大周新帝给一锅端了沐晚瞪大眼睛,使劲捂住自己的嘴巴。

  京城魏府,是“四大家”之首,传承了数百年的世家,是何等的显赫、富贵。然而,最后也落得一个族灭的悲惨下场。

  沐晚凝神细细回想:前世,也是这个七月初三,因空间爆炸之故,魏府上下应该都难逃一劫。今世,同年同月同日,这一大家子照样还是同赴黄泉。

  她不由感慨万千:所谓的荣华富贵,都是过眼云烟。

  索链声“叮当”不绝。

  看着渐行渐远的鬼魂队伍,她很是庆幸:这一世,她有幸走上了修真之道。虽然一路艰难,但是,她在一步步的变强。终于有一天,她将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摆脱所谓的“无常”

  如此想来,她的识海里更加明亮,道心弥坚。

  终于,黑、白无常押着魏府的鬼魂们走得没了影。沐晚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新鬼无力,又被索魂链捆了手脚,故而走得极慢。幸亏她打通了肺脏的灵脉,不然真的要被憋死了

  “我们走”黑夜甩开头顶的枯草,率先跳出大坑。

  因为不能妄动灵力,所以,三人只能沿着黄沙小道快速奔跑。

  黄沙小道越来越宽。大约过了半刻钟,前面现出一个黑洞洞的豁口。数不清的黄沙小道汇集于此。索魂链的声音“叮叮当当”响个不停,一队一队的鬼魂被黑、白无常们押进了豁口。当然,其中,也有不少落单的鬼魂。它们从各条黄沙小道慢慢的飘过来,汇集于豁口旁只有所有的鬼魂队伍都进去了,才能轮到它们通过。

  按照老祖提供的地图,这里应该是整个炎华界的黄泉道入口。而他们之前经过的那条黄沙小道只不过是金钩城的黄泉道。

  如果没有黑、白无常的牵引,鬼魂们也会自动进入从各处的黄泉小道进入这个豁口。

  豁口之后,是真正的黄泉道。再过去,才是炎华界与冥界的界河,忘川河。只有渡过忘川河,才能通过鬼门,进入冥界。

  由于只有黑、白无常才有跨界的通行令符。所以,象师叔这样自行过来的魂魄都会滞留在黄泉里,成为人们常说的“孤魂野鬼”。

  据说,孤魂野鬼们会在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三更时分,涌到忘川河边,看着永远也到达不了的对岸哭冤,直至。它们的魂魄之力日益消减。最后魂飞魄散,化成黄泉里的阴煞之气,即。永远消失。

  这也是老祖让沐晚他们在接近子夜的时候出发的主要原因:一是,以他们的脚程,刚好可以混在新鬼队伍里,混进豁口;二是。孤魂野鬼们都齐齐出动,跑到忘川河边去哭冤。正好方便他们找到师叔。

  如果今晚没有找到师叔的三道主魂。那么,差不多就要再等一天了。

  沐晚等三人有样学样,装成新鬼的样子,沿着黄沙小道。故意东倒西歪的慢慢“飘”过去不能用灵力,但是可以用轻功啊。嘿嘿。对于三人来说,装鬼是小菜一碟。难度系数真心不大。

  即便是新鬼,身上的阴煞之气也很重。沐晚站在鬼魂堆里。飞快的运转御寒诀,还是冻得小脸蜡白。怪不得出发之前,阳煜提议给他们化个鬼妆也就是往脸上扑一层厚厚的白粉,广仁老祖却摆手,说是画蛇添足。

  香香的情形比她也好不到哪儿去,一张脸冻得青白,真的跟只鬼一样。

  只有黑夜眯缝着眼睛,眼底偶尔闪过一道惬意。

  沐晚意会过来:这里到处都是阴煞之气。而阴煞之气也是煞气的一种,是以,黑夜现在的情形简直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如鱼得水。

  这家伙估计回去之后,又要修为大涨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前面的鬼魂们动了。

  呵,鬼差们的押解队伍终于走光了,现在轮到这边的孤魂野鬼了。

  黑夜照样“飘”在最前面。

  沐晚打起精神,跟上。

  香香还是殿后。

  就这样,他们混在队伍里,终于通过了豁口。

  阴煞之气更浓。黄泉里光线很暗。一边是奔腾不息,却不带一点儿响的忘川河,一边是荒凉、无垠的大平原。而忘川河的对岸却是黑漆漆的,一片死寂,并没有传说中的彼岸花。

  河上有船,黑、白无常们押解着鬼魂队伍浩浩荡荡的沿着忘川河边的黄泉道前行。他们的目标是前面的黄泉渡头。在那里,他们将坐船过河,到达彼岸之后,再入鬼门,进入冥界。

  进入豁口后,新的孤魂野鬼们散开了,其中,绝大多数的新鬼被索魂链的声音吸引,跟在鬼魂队伍后面,赶往黄泉渡头。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即便是到了渡头,它们也上不了船。还有极少数的天生鬼力强悍,澳门赌博网站:不受索魂链的干扰。它们茫然的四处乱飘。

  沐晚他们三个当然是装成后者,很“茫然”的飘向河边。

  那里现在是一片鬼哭狼嚎。数不清的孤魂野鬼们站在岸边,冲对面哭喊:“冤啊,冤”

  沐晚毛骨悚然。而香香的脸又白了一分。只有黑夜飞快的冲她们俩眨了两下眼睛。这是事先约好的:将河边分成三段,三人分开寻找。一下,是指上游;两下,是中游;三下,是下游。如果是黑夜或香香找到了师叔的三道主魂,他们俩会过来找沐晚,让后者去收魂。

  中游的孤魂野鬼最多,他选了难度最大的。

  香香抢先眨了一下。上游的孤魂野鬼也比下游要多也很多。

  沐晚点头就只剩下游了,她还眨什么眼睛,直接点头同意就是。

  事不宜迟,三人立刻分开行动。

  岸边横七竖八的长着不知名的杂草,大多有一人来高。孤魂野鬼们站在草丛里,要挨个的看清它们的脸,很是费劲。

  沐晚一边往下游走,一边忍不住在心里祈祷:天尊在上,一定要保佑弟子顺利找到师叔的三道主魂。

  然而,她找啊找,一刻不停的找了两个多时辰,也没有看到师叔的主魂。

  眼见着脑后的阴珠快要耗光,岸边的孤魂野鬼渐渐离去,数目越来越少,沐晚心中好不着急,脚下越发的走得快。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婴宁1997的平发符,多谢书友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zyc1029、六翼天使007、婲依人、机器猫的包的月票,谢谢

  第一更,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