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二五章 最佳人选
  太一宗与云岭胡家这一战,澳门赌博网站:对后世影响极其深远。在东华修真史上被称为“云岭除魔大捷”。

  激烈的战斗持续了七天七夜。连绵数百里的云岭山脉平均被削低二十余丈被拦腰斩断、从中劈开的山头多的数不清。也因为这个缘故,从此,云岭又被世人称为“断云岭”。

  云岭胡家被全歼。附带着,一千多年前的燕南扶家灭门惨案的真相也水落石出所谓的“灭门惨案”不过是扶家自编自演的一场障目戏。

  早在一千多年前,扶家就已经暗地里投奔了魔界,整个家族都沦为魔修。不过,他们遮得很严,半丝风声也不曾透露。然而,纸终有包不住火的一天。不知怎么的,燕南一带开始冒出“扶家是魔修”的流言。扶家用了很多手段,类似的传言却越传越广。扶家见着传言影响日益增大,不少平日里来往密切的门派与家族也开始有意疏远扶家,做贼心虚,于是就开始暗地里迁移族中子弟。当最后一批弟子离开时,他们放火烧掉了自己的家园,并刻意制造出一夜之间,满门被灭的假象。

  也是经过云岭之战,东华修真界才真正意识到:自仙魔之战后,仙族是真的搬走了,但是,魔,却从未远离。他们依然在。

  于是,整个东华洲开始再一次进入联合抗魔的新时期,史称“后修真时代”。

  当然,这些都是明面上的事情。底子里的事,只有太一宗的老祖们最清楚。

  这一战,他们斩首低阶魔将、魔兵、魔修共一万两千之众,俘获近三百魔修。以及数十名魔兵和一名九级魔将。

  所有的俘虏都被秘密运回了太一宗,关押在刑事堂大牢的最底层。广成道君等人亲自审问。具体情形,世人不得而知。

  自此战后,太一宗行事越发低调,门下弟子鲜有在外行走。渐渐的,太一宗有了“隐宗”之雅号。

  而事实上呢

  护山大阵是开启了,没错。同时。弟子们外出也是比以前更少了。但是。该外出时还是要外出的。该历练的,仍然要历练。碰到瓶颈了,想出去云游的。继续云游只不过,宗门有令:不得暴露太一宗弟子的身份。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话说,在云岭之战开始之前。香香带着赤阳真人、沐晚二人土遁,三人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战区。

  一到安全地带。沐晚就用神识联系黑夜。

  不出意料,黑夜的动作比他们更快。他回复道:我带着师叔,已经到达金钩城,准备去客栈与阳师伯会合。

  于是。三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回金钩城。

  太一宗大军过境,金钩城早就城门紧闭,禁止出入。四面的城墙之上。都有修士全副武装的巡逻值守。

  不过,都是些炼气期的低阶修士。偶尔才会碰到一两个筑基修士。他们哪里拦得住赤阳真人等三人

  三人平安到达五福客栈。

  “师尊,小逸的情况很不好”阳煜收到传讯,匆匆出来迎接。他脸色青白,神情甚是悲愤。

  “为师已经知道了。”赤阳真人沉声说道,“他在哪儿带为师去见他。”

  黑夜带了张逸尘赶过来后,阳煜在客栈后面重新包了一个僻静的小院子。

  现在,张逸尘就被安置在最里边的房间里。

  沐晚揪着心,跟在赤阳真人后面,疾步走进房间里。

  黑夜双手环抱着胳膊,倚在门口,充当守卫。看到他们,他放下手,抱拳行礼。

  “有劳了。”赤阳真人拦住他行礼,撩起前袍,飞步进房间。

  沐晚也冲他略一点头:“一起进去,探视师叔吧。”事实上,她是想让大家凑在一起,集思广益,商量如何救师叔。

  “是。”黑夜跟在香香后面,与他们一起进了房间。

  林定一守在床前。他的眼睛红得跟只兔子一样,脸上的泪痕未干。看到赤阳真人,眼泪又哗啦啦的流了出来,哽咽道:“师尊,二师兄他,他的三道主魂都不见了七魄现在也很不稳定。”人有三魂七魄。一旦失去三道主魂,七魄也凝聚不了多久,早晚会散开。而人一旦魂飞魄散,也就是生命终止之时。届时,张逸尘将会彻底的消失,甚至连转世投胎都是不可能。所以,也难怪林定一会慌了神,越想越伤心,守在床边哭成了泪人。

  赤阳真人忍住悲痛,在床沿边上侧身坐下,掀开被一角,探入手去,给张逸尘号脉,查看其情形。

  沐晚站在阳煜身边,放眼望过去。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但是,床头仍然燃着一盏豆大的油灯。张逸尘身上盖着一条厚实的被,完全看不到他的身形。但是,他的脸已经瘦得脱了形,面色灰败,不显生机。这会儿,他正双目紧闭,静静的躺在那儿。

  床上之人真的是师叔吗心痛如绞,她用双手死死的捂住嘴巴,眼泪夺眶而出。

  香香靠过来,轻轻扶住她,用神识说道:姐姐,床头点着聚魂灯呢,师叔暂且无恙。

  半刻钟后,赤阳真人收回手,失神的坐在床沿边上,两眼老泪滑出了眼角:“小逸,他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老祖见多识广,会有办法。可是,老祖他正在云岭作战,抽不出身来啊。”说着,他痛苦的用双手捂住脸,“就算是有聚魂灯,小逸他,只怕也等不到老祖。”

  他的话还未落音,林定一又开始呜呜的抹泪。就连阳煜也是双唇紧抿,身子一个劲的哆嗦。

  悲痛在屋子里迅速弥漫开来。

  沐晚不敢相信的连连摇头:“不,不可能。师叔福缘深厚,不可能是这样一个结果。我不相信”突然,心里闪过一道灵光,她象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着香香的手,急急的说道,“香香,你的治愈术,可以救师叔,对不对”

  神情几欲癫狂

  香香为难极了,弱弱的应道:“姐姐。香香的治愈术医不了魂魄香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黑夜说道:“沐姑娘,我进入地下洞里,看到里面做了一些手脚。看上去象是禁制之类的,应该是用来防止里头的丹修散魄。”

  香香闻言,眼前一亮:“对啊,香香虽然救不了师叔。但是,香香可以用禁锢之术阻止师叔散魄。尽量拖延时间”

  赤阳真人也喜道:“对,等老祖到了,说不定有办法救小逸”他连忙起身,给香香腾地方。“香香姑娘,有劳了。”

  香香摆摆手,走过去。施展禁锢之术。

  纯粹的木灵气象一个透明的绿色罩子一样,严丝合缝的罩在张逸尘的身上。

  他的脸色渐渐好转。有了些生气。

  “原来香香姑娘是木灵。”赤阳真人恍然大悟。

  他是多年的老金丹,一看就知道这个法门很耗木灵气,是以,他取出七块极品木灵石,对香香说道:“这两块木灵石,香香姑娘先用着,我还有一些中品和下品的木灵石。”

  “我也有。”阳煜和林定一也纷纷掏出手里的极品木灵石。

  香香手里捏着法诀不动,说道:“有这些极品木灵石,香香起码能撑十来天。”

  不用十天,第八天正午,青木峰的广仁道君撕裂虚空,出现在房间里。

  他刚从战场上撤下来,一身戎装,裹着浓浓的血腥味儿。

  然而,众人却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扫愁容,欢欣鼓舞。

  不愧是道君,就是见多识广。仔细的检查过张逸尘的情形后,他先是充分肯定了香香的禁锢之术:“不然,小家伙也挺不到今天,早就魂飞魄散,救无可救了。”然后,他赞许的看着张逸尘,“不错,求生愿望极强,至今都没有放弃。”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有三成的希望得救。”

  赤阳真人连忙问道:“老祖,弟子该怎么做”

  广仁道君说道:“方法很简单,去黄泉道上将他的三道主魂寻回来即可。不过,他的主魂走失这么久了,最好还要服用一粒聚魂丹,以绝后患。聚魂丹,本座手里头刚好有一粒,但是,却没有服用聚魂丹的药引,彼岸的露。唔,反正要去黄泉道上收魂,可以顺带着去冥界收集一瓶彼岸的露。”

  他说的很轻松,众人闻言,却一个个傻了眼是要去冥界呢,可不是去隔壁谁谁家里杀只怪怎么破

  赤阳真人咬牙,豁出去了:“弟子去,请老祖示下,具体该如何做。”

  阳煜与林定一也纷纷请缨。

  哪知,广仁老祖撇撇嘴:“你们,不行。”然后,他指着沐晚说道,“小丫头,可以一试。”

  赤阳真人急了:“老祖,她去,太危险了”黄泉道就已经够吓人的了。冥界,更是难以想象,是直接要跨界呢。

  沐晚却两眼亮晶晶的问道:“老祖,弟子该如何做”

  “小晚”赤阳真人急忙拉住她。

  沐晚正色道:“师伯,让弟子去吧。师叔引领弟子一步一步踏上修真道,待弟子恩重如山。弟子视师叔为再生之父,绝不是一句空话。搭救师叔,弟子万死不辞”

  “好”广仁老祖满意的点头,“小丫头,你有这份心,你师叔得救的希望起码又增高了两成”

  “真的”沐晚绞着双手,喜极而泣,“请老祖赐教。”

  广仁老祖解释道:“小丫头能为她师叔孤身下黄泉,显然两人情谊非比寻常。想必,你师叔也是极其信任你的。他的三道主魂走失,记忆全无,但是灵魂深处的这种信任却还是存在的。所以,小丫头前去,寻回三道主魂的可能性很大。另外,小丫头身上有一丝信仰元力护身,安然通过冥界的可能性比你我都大得多;还有,她的本命兽是木灵,可以助她顺利收集到彼岸的露。”顿了顿,他指着黑夜说道,“有这位护卫,小丫头,你在黄泉道上,不用惧怕心魔入侵。”黑夜现在不过是三级魔将,自然逃不过道君的法眼。不过,道君开明,没有当众点破。

  其实,在广仁道君看来,直接让黑夜和香香去,是最好不过。香香是灵体,黑夜是魔体,都没有肉身的约束,两人都能做到悄无声息的混进冥界。可惜,他们俩都与沐晚缔约,三人同时只能呆在同一个界面里。不过,反过来,如果他们不是与沐晚缔了约,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总而言之,沐晚是最佳人选。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密炼川贝的礼物,多谢书友冷冷冰月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