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二四章 大显神通
  救人如救火。香香与黑夜即刻出发。而赤阳真人师徒三人与沐晚则留在五福客栈等候消息。

  过了正午,香香终于发来神识:姐姐,有师叔的消息了。

  沐晚大喜,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师叔在哪儿

  香香飞快的回复:师叔应该就在云岭。具体的位置,香香还要细查。

  原来,云岭胡家放出“天姥山中有万年绛心兰,期将至”的传闻,确实是做局,目的是为了诱捕丹修。

  事实上,效果也很好。与张逸尘一样上当的丹修数以百计。

  胡家人将抓来的丹修隐秘的带回了云岭。他们的手段了得,就是香香也是费了很大的神才从周边的草木记忆里理出一点蛛丝马迹。

  沐晚一五一十的报告给赤阳真人。

  后者甚是疑惑:“他们一个刚刚兴起的修真家族,突然抓这么多丹修,想做什么”

  阳煜略作沉吟,问道:“小晚,能不能让香香查一查胡家的实力与布防”

  “好。”

  不一会儿,香香回复:胡家神秘莫测,实力非凡。种种迹象表明,岭中起码不止一个元婴上人坐镇。另外,黑夜发现,在胡家核心地带有戾气。只是这道戾气很是隐蔽,如果他不是天魔,又是三级魔将,根本就发觉不到。

  沐晚心中大惊,赶紧回复:什么意思

  香香答道:就是说,胡家藏有很厉害的魔。黑夜推断,起码是只高阶魔将。姐姐,点子很硬。

  沐晚深吸一口气,据实以报。

  赤阳真人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

  林定一急了。阳煜冲他摇了摇头。后者只好眼巴巴的瞅着他家师尊。

  过了一会儿,赤阳真人睁开眼睛,说道:“既然是有魔物和魔修现身,此事非同小可,必须先禀报宗门,请求支援。”因为事情的性质发生了质的变化,不再是救张逸尘这么简单。而是正邪不两立。关乎修真正道的安危。

  阳煜蹙眉说道:“只怕时间来不及了。”

  赤阳真人已经考虑到了这一层:“本尊立刻给宗门传讯。小晚,你给本尊带路,我们俩先赶过去与香香二人汇合。小煜。你与小定留在这里,等待宗门的支援。”

  “师尊,让我与小晚先过去吧。”阳煜说道,“您在这里坐阵。宗门的支援到了,更好统一筹划。”同是金丹真人。但是,赤阳真人的威望远远超过他。

  不料,赤阳真人坚决的摆手:“小晚是本尊带出来的。本尊必须对她的安危负责,将她全须全尾的带回宗门。”

  林定一主动请战:“师尊。也带上弟子吧。”

  赤阳真人白了他一眼:“如果不是只有小晚带路,才能无声无息的与香香二人汇合,为师也绝不会让小晚涉险。”说完。他盘腿坐好,双手在胸前结印。嘴唇飞快的翕动在太一宗,金丹真人们都有一个与宗门快速联系的法门。此法快捷且非常隐蔽,真人们平常轻易不会动用,除非碰到眼下这种万分火急的情况。

  半刻钟后,赤阳真人与沐晚起程,赶往云岭。

  云岭是燕南边界的一道山脉,连绵近五百余里,离这里有千里之遥。担心会惊动胡家之人,所以赤阳真人将修为压制到筑基中期,与沐晚一样,都伪装成落魄的散修。

  既是落魄的散修,故而,两人身着寻常青布法袍,本命飞行法宝肯定是不能用的。

  好在不过是千余里的路程,并不是很遥远。他们俩往身上拍了一道敛息符,一路施展步法,奔向云岭。

  在云岭外沿,两人与前来接应的黑夜汇合。

  后者告诉他们一个好消息:香香已经找到了师叔的确切位置。

  “师叔的情况很不好。香香大人在外面盯着。”他的神色很是凝重,“我现在带你们过去。”

  赤阳真人脸色很是不好,沉声问道:“小逸,他怎么了”

  黑夜说道:“香香大人查到,师叔现在应该是魂魄不全,形如傀儡。”

  “什么”赤阳真人震惊,身形一晃,险些跌倒。

  沐晚也是心中巨痛,禁不住双泪横流:“胡家到底对师叔做了什么”

  黑夜简要的告之。

  胡家人将诱捕到的炼气期丹修直接杀掉,只将筑基期丹修带回来,秘密关押在云岭深处的一处大型地下洞里。他们将这些筑基期丹修生生的抽去三道主魂,只余七魄。这些一来,这些丹修就有如傀儡,没日没夜的在地下洞里替他们炼制清煞丹。

  “清煞丹”赤阳真人惊呼,“他们要这么多清煞丹,想做什么”因为张逸尘之故,他才知道世上竟有这种压制血煞魔气的魔丹。问题是,胡家为什么要大规模的炼制这么多压制血煞魔气的魔丹莫非他们一个个都是血魔不成

  据他所知,澳门赌博网站:只有血魔在月圆之夜,血煞魔气会在经脉里逆行,其痛苦程度不亚于凌迟。唯有吸食大量的戾气,令自己尽快沉睡过去,才能减轻痛苦。所以,传说之中,每到月圆之夜,魔族要么会发生大规模暴动,要么会齐齐出动,祸害人间。

  黑夜摇头:“胡家遮得很严实。清煞丹的真实用处,只怕要等拿下他们,才能搞清楚。”

  事情远比赤阳真人想象中的更严重。是以,他立刻又向宗门传了一次讯。

  很快,宗门回复:广成老祖亲自率队,已经赶来。尔等不可妄动。

  在黑夜的带领下,赤阳真人与沐晚在夜幕的掩护下,半个时辰之后,与香香会合。

  香香选了一个非常隐蔽的观察点:在洞入口的斜右方,隔着十余丈远,有一座不显眼的小山包。

  赤阳真人觉得离得太近,很是冒进。

  沐晚不好详说。只能解释道:香香有专门的遮掩手段。这里很适合香香施展手段。

  她说的全是大实话,整个云岭都树高草长。有香香在,无处不可藏身。

  赤阳真人一直没看出来香香的本体。不过,一番接触下来,他对香香的本事已非常信服,遂不再多说。

  宗门的支援在子夜前赶到。

  广成道君亲自坐阵指挥,带来了五艘双层金色飞船。船上之人。修为最不济的也是元婴上人阳煜与林定一被留在金钩城。广成道君明令。不许他们两个小辈瞎掺和。

  一路上,他们并没有刻意遮掩身形好吧,那么多的巨无霸飞船。也没法遮掩。

  胡家自然被惊动了。

  护山大阵开启

  夜幕之下,云岭象是彻底从沉睡中醒来。从密林里冲出数以千计的魔修。

  地下洞显然是胡家的重中之重。周边的魔修全部向这边结集。半刻钟不到,洞口的守卫翻了三番。

  待他们完成调兵遣将,黑夜告诉沐晚:“洞口一共有两百来号魔修。十只凝核境的魔兵,以及一名一级魔将。以防他们狗急跳墙。我先摸进去救人。“

  赤阳真人满脸凝重:“我先混进去,你们在这里等待老祖的支援。”

  黑夜的顾虑非常有道理。他也担心胡家敌不过老祖们的攻击,会杀人灭口,销毁一切证据。但是。一级魔将,就是他也只能与之拼老命。他怎么可能让这些小辈去送死

  不料,沐晚大急。一把拉住他,劝阻道:“师伯。让黑夜去吧。一级魔奈何不了他。”

  后者当然不信。因为黑夜伪装的很好,看上去只有筑其后期修为唔,这是香香大人的命令。黑夜的修为看上去不能超过她。而黑夜是一如既往的很买她的帐。

  “他又不曾见过小逸”赤阳真人找了个借口。

  沐晚却道:“没关系,黑夜找人的法门很特别。”

  好吧,黑夜进级之后,仍然没有生出五感。所以,他现在仍然用的是气息辨别法。来之前,他很细心的特意跟沐晚讨要了两件张逸尘以前沾过的东西,分别吸食掉上面残留下来的气息,然而再进行对比,从而从中提取出属于张逸尘的气息。至于相貌什么的,对他来说,与找人真的不相干。就算是给他张逸尘的画像,也是白搭。

  沐晚一边拦住赤阳真人,一边黑夜点了点头,用神识说道:注意安全。

  黑夜身形一晃,悄无声息的消失。

  赤阳真人大急,连忙跟着冲出密林。

  哪知,林子的边缘象是有一道无形的屏障,他很没面子的被轻轻弹了回来。

  不用说,定是香香的神通

  他意会过来,摸了摸鼻子,佩服的冲香香点了点头,心中禁不住叹息:后生可畏啊等此事一了,我也该潜心修行,争取早日凝婴。不然,这张老脸就快要挂不住了

  也不知道黑夜是怎么混进地下洞里的。总之,洞口什么动静也没有。两刻钟后,他发给沐晚一道神识:已找到师叔。我先带着师叔离开。

  沐晚立刻告诉赤阳真人。

  后者听了,说道:“既是这样,我们也离开。不然,若是一不小心暴露了行迹,反倒会拖累老祖他们。本尊已经将这里标记下来,传给了宗门。”

  沐晚也是这么想的。

  于是,香香开路,赤阳真人殿后,三人悄无声息的火速撤离。

  他们行至云岭外围,只见太一宗大军压境:五艘巨无霸飞船一字排开,数以百计的元婴上人脚踏飞行法宝,摆开阵式。其中就有沐晚最熟悉不过的七星剑阵

  她压抑住内心的激动,数了一下。

  足足有三个七星剑阵

  元婴级别的七星剑阵三个一字排开

  额滴个娘咧,这是什么概念她惊呆了

  赤阳真人认出来船上的道君们,用神识告诉沐晚:每艘飞船的甲板上都有一名老祖坐镇。在正中间飞船上的是广成老祖。你们剑道峰的广源老祖和我们青木峰的广仁老祖也来了,分别护卫在广成老祖的左右两边。

  而胡家这边也不弱。护山大阵全开,密密麻麻的魔修升至半空,与太一宗呈两军对垒之势。

  现在,云岭这边亮若白昼,却鸦雀无声。大战一触及发,连空气都绷得紧紧的

  有护山大阵阻隔,他们不可能搞到胡家的通行令符,眼见着寸步难行。

  赤阳真人神色凝重,飞快的环视四周,用神识对沐晚说道:这里是主战区,不可逗留。等下,只要一开战,本尊掩护,你和香香速速离开。

  太一宗总共来了五位道君,数以百计的元婴上人。而胡家那边也不弱,人山人海。这样的阵式,他们俩,一个小金丹,一个是更小的筑基,不要说参战什么的,就是连看热闹也远远不够格啊到时,双方随意的一次小对击产生的余波,就足以让他们俩死上好几回了

  不料,沐晚却冲他咧嘴轻笑:不,师伯,我们一起走。香香带我们土遁过去

  赤阳真人表示服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白豆腐萌豆腐的礼物,多谢书友wxz132213、婲依人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ps:下午,某峰接到站短,说是周日女生网首面大封推。

  大喜,某峰赶紧去翻看大纲嗷~,见鬼

  不过,即便是这样,大封推期间,还是要加更滴。加更时间不变。某峰敬请亲们围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