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二一章 你且放心的去死
  紫袍青年退后一步,澳门赌博网站:左手化掌,横于胸前,看向紫光上人背后,厉声问道:“阁下是谁遮头藏脸的,有意思吗”

  这话,他用了十成的灵力。是以,声音化为实质,一圈又一圈的荡开,嗖嗖的攻向十步开外的紫光上人。

  “哼”声音轻哼。

  这位也用了真气。自紫光上人的身后飘出一个金灿灿的“哼”字。该字“滋溜”穿过那一圈又一圈的声浪。后者又是“哗啦啦”立碎。而“哼”字却毫发无损。转眼,它就飘到紫袍青年面前,佻皮的在他的鼻尖前一寸的地方停住。

  紫袍青年又退后半步,挥袖击之。

  然而,这个金灿灿的“哼”字却嗖的一下,不见了

  两位大能斗法,须臾之间,高低立现

  御兽派上下,脸上的得色全无。就连金满真君也是老脸蜡白,冷汗如雨他能不怕吗直到现在,他还被不知名的力量死死压制着,动弹不得

  紫光上人退至一边,垂手侍立。他行的是弟子礼很多人心底的最后一丝侥幸也“当啷”粉碎大事不好是太一宗的老怪出山了

  果不其然,紫光上人身后的一名侍从背负着双手,悠然的走上前来,呵呵笑道:“六安道友,别来无恙啊。”

  紫袍青年暗中运力。结果,他的灵力一打到对方面前,就如泥牛入海。

  “你是谁”他不禁失声尖叫。以他的修为,居然也看不清对方的容颜更要命的是,对方身上居然连一点灵力波动也没有

  这位侍从笑吟吟的说道:“六安道友,好没记性他们这些后辈小子忘了东华大比的由来,难道六安道友你也忘了吗五千多年前。六安道友暗中作梗,挑起我东华的门派之争。不想,我太一宗横空出世,戳穿了你的阴谋。东华安定后,所有修真门派共同协商,决定从此以后,每五十年举办一次东华大比。大家常联络。增进彼此间的情谊。而六安道友在我东华自然是混不下去了,只好打道回府。道友虽不义,但是。我太一宗还是挺有情的。才五千多年的时间,六安道友难道忘了当年在下北海相送之情吗”

  紫袍青年就是六安道君。闻言,他脸色乍变,连退数步:“你。你是广成子”

  去他的北海相送之情当年事败,偌大的东华洲再无他的藏身之处。没有办法。他不得不悄然返回西炎洲。不想,太一宗仍然不肯放过他。凌虚老贼命座下的大弟子,广成子追杀他。广成子当时也是化后修为。但他敌不过,唯有狼狈东奔。逃至北海。若不是他有一样仙级法宝,可助他在水里飞遁。恐怕当年的北海之滨,就是他的葬身之所

  广成子。就是太一宗的第二任掌教,广成道君。当年。他功成身退,从此避世,再无消息。

  但是,他的传说却在东华修真者中代代相传。

  传说中的广成道君是杀神在世

  是以,六安道君的话一出口,在场的人“哐唧”跪了一地。尤其是御兽派众人,除了金满真君动弹不得,仍然端坐着,其余人跪伏在地上,全身抖得有如筛糠。

  广成道君戏谑的笑道:“记起来了不枉当年本座亲自送你一程”

  六安道君大恨,咬得一口钢牙“咯吱”作响:“又是你好好好太一宗,好得很”

  当年,他不敌广成子。回到西炎洲后,他苦修五千余载,不想,还是不敌广成子

  如今之计,唯有再次一走了之

  没有犹豫,他甩袖,果断祭起仙宝经过再次炼化,仙宝已经升级,不限只用于水遁。

  从他的身上迸出一道刺眼的白光。还好,在场的金丹后辈们没有哪个敢偷眼看两位大能斗法。是以,没有人被这道白光灼瞎。

  “又是这一招”广成道君翻了个白眼,“五千年不见,你就没能想出点新意来么”说着,他伸出右手,捏成法指。

  这时,另一位侍从上前来,说道:“大师兄,我来会会这件宝贝”

  广成道君笑道:“好啊。我要活的”

  “好咧。”

  说话间,刺眼的白光已经将六安道君完全罩住。

  说时迟,那时快。这位侍从手一扬,手里多出一把赤红的长剑。剑一扬,红艳的剑光瞬间将整团白光吞没。

  “哐”

  白光粉碎。

  “噗”

  六安道君单脚跪倒在地,喷出一口血沫子。他被一剑削掉了右耳,以及整条右臂。

  手执红色阔剑的侍从不好意思的回过头:“嘿嘿,下手稍微重了点。”

  广成子笑了笑,轻轻挥手:“绑上带回去,好好审一审。这家伙怎么老是跑到我们东华作乱”

  “是。”另外两名侍从立动,一人甩出一条捆仙索,利落的将六安道君捆成粽子状。担心后者自爆,两条捆仙索都自锁骨入,穿过其任督二脉。

  “啊”六安道君跟个血人似的,痛呼连连。

  广成道君皱了皱眉头,略一抬手。血粽不见了。

  他转过身去,慢条斯里的在太一宗的席位前排坐下,哼道:“本座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想灭了我太一宗呢。哼,就你们这几只小蚱蜢,也妄图覆灭我太一宗呵呵,现在,你们谁来告诉本座,什么叫做千年老王八派”

  大殿之内,气压低得不能再低。静得连根针掉到地上都听得一清二楚。

  所有人低勾着头,趴在地上,恨不得地上立马能生出一道缝来,他们好躲进去。

  静默三息。广成道君轻笑:“不说是吧你们是不是都在等地图法宝里的这支奇兵”

  “叭”。那是御兽派的金满真君晕死过去,从座位上跌落了下来。因为一直被压制。他动弹不得。所以,他是除了太一宗五人,现场唯一仍然坐着的人。这会儿,压制终于消失。他扛不住打击,生生的晕倒。

  没错,这五十名金丹中有三十六人是他们的人。按照计划,他们会在总决赛上跟太一宗翻脸。而这三十六人就是他们在场中布下的一支“奇兵”。

  事情一直进展很顺利。总决赛进行到半个时辰。这三十六人就已经清除了另外十四人。只要金满真君一声令下。他们随时可以从地图法宝里冲出来,突袭太一宗众人。

  哪知,太一宗早就知道了他们的计划

  广成子抬眼。伸手隔空一抓,收拢成拳。

  灵光闪现。悬挂着的地图法宝当即便卷了起来。紧接着,它被揉成一团,胡乱的扔在地上。

  一道道殷红的血线从法宝里“汩汩”的流了出来。转眼。看台之前,鲜血遍地。

  广成道君沉声说道:“好了。现在可以给本座一个解释了吧”

  “道君息怒。”刚刚出言相讥的那名金丹真人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起来。壮着胆子说道,“都是小人出言不逊。还望道君开恩,莫,莫迁怒小人的家人。”

  广成道君微微颌首:“祸不及妻儿。这个可以有。”

  “道君仁义”金丹真人吐出一口浊气。下一息,他一巴掌拍碎了自己的天灵,血溅三尺。自尽身亡。

  他开了个头,刚刚与他一道冷言相讥的真人们一个接一个。尽数自尽。

  不到十息,相继有十九名真人自尽。

  百丈见方的大殿之内,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但是,在场之人连哼都不敢哼一声。

  广成道君侧过头去,看向御兽派众人。

  玄清上人颤抖着爬起来,抱拳说道:“小人恳请道君开恩,放过御兽派。”

  广成道君轻笑:“你们这些年背地里在做什么,真当本座不知吗御兽派,必须就地解散,这是本座的底线。而你们几个,也必须死”

  “道君不要欺人太甚”玄清上人闻言,展开双臂,仰天长啸。一条水桶粗的银角巨蟒瞬间盘在他的腰间,“嗤嗤”的吐着腥红的杏子。

  “找死”那位手执红色阔剑,立在广成道君右侧的侍从轻斥。抬手间,一道红光划过。玄清上人连同他的本命灵兽一齐被斩成两截。就连元婴也被从中劈成两半。

  广成道君轻哼:“本座改主意了。御兽派金丹以上修为者,必须死”

  金满真君终于“醒”过来了。他惨叫一声,飞快的爬行到广成道君跟前,抱着他的一只脚,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苦苦哀求:“广成师伯,饶命啊求求您小侄再也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

  广成道君抬起脚甩开,很不客气的踩着他的双手,将之死死的摁在地上。

  身子微微前探,广成道君冷笑道:“要本座饶了你,以及你的徒子徒孙你与六安勾结,暗中串联他人,妄图灭我宗门的时候,可曾想过放过本座的徒子徒孙哼哼,你们下的指令可是格杀勿论,鸡犬不留你还有什么脸面来跟本座攀旧情”好恨如果不是天道示警,并且门下有清玉、阳煜等弟子幸运的捕捉到一线天机,他的宗门、他的根基、他的道传,指不定都会生生的毁在这只忘恩负义的禽兽手里

  靠回椅背,他懒懒的笑了笑:“本座又改主意了。御兽派筑基期以上修为者,必须死东华大地上,往后谁还敢以御兽自称,杀无赦小金满,你且放心的去死吧。看在师尊的面上,本座许你自尽。”

  说完,他一脚将之踢开。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stywow、宝宝春雪、xie028、忒缃伱、也许天荒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