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二零章 东华生变
  第二二零章

  正如无忧真人所言,澳门赌博网站: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沐晚只要一想到这些人无冤无故的杀上门来,就战意腾腾。翻涌的胃液顿时被完全压制下去。貌似其他弟子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他们看向宗门方向,眼里的战意更甚。

  接下来,先后又有三批黑衣人溃逃至跑马镇隘口。因为冲天的血腥味根本就藏不住,所以,众人没有隐身于密林之中,而是直接在隘口上空,摆出七重七星困月阵式,公开堵截。

  溃逃的黑衣人战力越来越高。最后一波里居然还有一位元婴上人。不过,他被削掉一条胳膊,身负重伤,最多还有四成战力。再加上三位压阵的真人隔着老远就注意到了他。他与丙九阵才一交上手,三位真人就果断的加入战斗。是以,不用沐晚放出必杀绝技“”,这位独臂上人也被剑阵强悍的绞成数块。就连元婴都未能逃走。

  从黑衣人子夜进犯,到清理掉最后一名逃遁的黑衣人,战斗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丙九阵坚守在跑马镇隘口,真正的做到了“只许进,不许出”,顺利完成了宗门下达的。

  最后清点战果:丙九阵斩敌一百零四人。其中,元婴一人,金丹二十七人,余下的全是修士。

  而丙九阵的弟子们仅有不到十人挂彩。他们都是轻伤,吞服一粒回春丹就万事大吉了。

  不过,一个个都累得够呛。但是,宗门还没有下令撤退,所以,他们只能在密林里略作休整,待命。

  与此同时,在御兽派的中心岛上,东华大比也进入了最后的比赛金丹总决赛。

  这是历届东华大比的压轴之赛,也是最大的看点。

  该场比赛又叫做玉牌争夺战。经过两天的分组赛。最后将有五十名金丹胜出,参加玉牌争夺。比赛地点设在一座空阔的大殿之中。三面是看台,对面的墙上挂着一个地图宝器。比赛时,地图宝器完全展开。呈巨画状。参赛的金丹会被同时送进宝器里。他们在里面的一举一动,外面的人有如对面,看得一清二楚。有五十枚玉牌就分散藏在地图里。在十二个时辰的比赛时间里,金丹们要尽可能多的收集玉牌。因为比赛的规则是,按获得的金牌数排名次。

  比赛过程中。生死自负,允许从其他人身上抢夺金牌比赛结束时,所有金丹,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都会被宝器扔出来。

  出人意料的是,派了这么多的老资格金丹过来,真正杀进总决赛里的,居然一个也没有

  这是本届东华大比最大的笑话没有之一

  但是,紫光上人好定力。最后一天,仍然准时赴会观赛,面色如常的端坐在为太一宗的专属席位上。

  他只带了四名侍从,身边空出许多座位。平日里围坐在他身边的那些老金丹,一个也不见,统统缺席。反正太一宗的席位空出很多,那四名侍从也大刀金马的一字排开,坐在第二排的空位上。

  这样一来,可以安坐三十余人的太一宗专属席位上,就只坐了他们五个。

  只是因为紫光上人是元后修为。足以威慑全场,所以,人们面上不显,却暗中好笑:输得这么惨。那些平常人五人六惯了的老金丹们想来也是没脸出来见人的

  貌似紫光上人对地图宝器里的玉牌争夺赛兴趣不大。礼节性的坐了半个时辰,他看了看身后的四名侍从,站起身来。

  而四名侍从也起身,簇拥着他,欲离开看台。

  太一宗的右侧是东道主御兽派的专属席位。他们共有近百席。与太一宗相反,御兽派这边座无虚席。其中。御兽派的金满真君,以及仅有的四名上人,的全部到位,端坐在第一排的中间五个位置上。

  这时,御兽派的掌教真人,即,福灵真人起身,笑嘻嘻的拦住紫光上人:“上人欲往何处去”

  后者看了他一眼,扯起嘴角说道:“我们太一宗的比赛已经结束。叨扰贵派多日,本座欲带门下弟子们返回宗门。”东华大比并没有强令规定所有的参赛方具体什么时候方可离开。只要不影响赛事的进行,参赛方随时可以离开。

  福灵真人笑道:“大比还没有结束呢。上人为何急着离开呀不如留下来,看完比赛再走也不迟。”

  紫光上人摆手,叹道:“不看了。本座避世多年,这些新出来的后辈全是生面孔,看来无趣,不如归去。”

  “那倒是。”坐在第一排的御兽派玄清上人撩起眼皮子,皮笑肉不笑的哼哼,“堂堂的太一宗,东华洲第一大宗,派了数十名金丹过来,却无一人能进入总决赛。换作是本座,也没这脸再坐下去。”说着,他站起来,环视场内半圆形的看台,大声笑问,“大家说,是不是”

  这是要掐架的节奏很多小门小派的掌门们缩了缩脖子,装死。但是,也有不少观赛的人高声应和。

  “是极”

  “什么狗屁第一宗乘早吧”

  “对,改名。从此就叫千年老王八派好了”

  “哈哈哈”

  那些人得意的哄堂大笑。

  紫光上人拧眉望过去,伸手隔空去抓那个辱骂太一宗的人。

  哪知,一道浑厚的灵力赫然打过来。

  他连忙收手,退了半步。

  出手的人是御兽派的老祖宗,金满真君。他已经是化虚后期的修为,是现场唯一的化后大能。在他面前,紫光上人的元后修为真心不够看。

  “怎么,太一宗打不赢比赛,就要拿不相干的人出气”他懒洋洋的问道。

  紫光上人眯缝起眼睛,冷笑道:“多年不见,真君也学会了红口白牙的胡说八道”

  金满真君瞪眼,喝道:“放肆”他的声音里用了一成威严。是以,此话掷地有声,有如实质,在紫光上人的脚前砸出了一个洞。现场不少金丹真人闻声,气血上涌,嘴角竟涌出血线。

  紫光上人不躲不避,脸上的冷笑更甚,哼道:“放肆的是你金满,你忘了吗当年,你被宿敌追杀。东华洲虽大,却无你的容身之所。你只好求我太一宗庇护。祖师爷不肯见你。你在我太一宗的山门前,跪了整整七天七夜,最后体力不支,昏倒在山门前。祖师爷这才答应,护你五百年。哼,就是你的这个所谓的御兽派,也是我太一宗一手扶植起来的。金满,才过了几天好日子,你就忘本了吗你忘了当年在祖师爷面前立下的誓言吗”

  金满真君憋得满脸通红。打紫光真人张口提“跪山门”的事开始,他就想一巴掌将之拍成肉泥。可是,他愕然的发现,自己莫明其妙的动不了

  又急又气,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紫光上人动动嘴皮子,当众揭穿他的老底。

  福灵真人不知情,以为自家老祖是有意让紫光上人作死。所以,他壮着胆子,厉声喝道:“住口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们的那个捞什子祖师爷都是五千多年前的事了。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啪啪啪”

  半空中,突然响起一阵鼓掌声。

  一道紫影闪过。

  转眼之间,大殿里多了一位戴着紫金冠的紫袍青年男子。大家都看不出他的修为,甚至连他的脸也看不真切。

  这人的修为,远远超过金满真人,深不可测

  紫袍青年啧啧的摇头:“太一宗竟然坠落到这种地步,只能靠翻翻五千多年前的陈谷子、烂芝麻过日子。真可怜啊”

  很显然,他是御兽派的靠山。因为福灵真人自从看到他,腰杆挺得更直了,脸上的得色更甚。

  不料,紫光上人张口就道破这人的来历:“我东华洲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西炎洲插手了”

  福灵真人当场怔住。他身后的那五位祖宗也是满脸愕然。

  紫袍青年嗤笑:“不错,老梆子有点儿眼力”

  紫光上人反唇相讥:“不敢当,前辈五千多年就是化后修为,潜伏在我东华洲。那时,这世上还没有本座这号人呢。所以,在本座看来,老梆子这个称号,前辈当之无愧”

  五千多年前就是化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莫非这位紫袍青年其实是位道君

  不少人开始两股战战,暗中悔青了肠子:好好的,瞎掺和什么呀早知道,见事不对,就该悄悄的溜掉的。

  紫袍青年看着紫光上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倒挺会讲古的啊。嘿嘿,这些老掉牙的往事,今天可救不了你的小命”说着,他伸出一只手,五指如钩,寒光闪闪,“今天,你和你带来的太一宗小崽子们,都必须死”

  没有任何征兆,说翻脸就翻脸

  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当场石化今儿这是要唱哪一出啊

  而象福灵真人这些知情人士则是一脸得色,喜气洋洋的斜眼瞅着紫光上人。

  紫袍青年随意的隔空一抓。

  呼,紫光上人面前的空气都被扭成一团

  眼见着,紫袍青年的龙爪手就要抓到他。

  这时,大殿内突兀的响起一声嗤笑:“五千年不见,六安道友还是这么爱亮爪子,不见半点长进”

  这句话竟然凝成一面透明的圆盾,坚定的立在紫光上人面前。

  一只放大的巨手现形,与圆盾短兵相接。

  “哗啦啦”

  二者俱碎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红飘羽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