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一七章 七阶大妖
  沐晚是在自己的帐篷内突破的。当时,她在运气练功。又走完一个大周天后,三层的壁垒突然“砰”的爆裂成数块。海量的白色灵气自里头喷发出来。

  还好,这是沐晚进入筑基期后的第二次进级。她嫌了不少经验,反应也不俗,继续运气,使之凝结成一滴又一滴的五色灵液。最后,当丹田里的白色灵气仅剩一成多时,引导它们与五色灵气混合,汇成背后的五色灵气,将之引入左边的肺脏据筑基第三层的功法所云,肺脏里共有两条经脉,左右肺脏各有一条。

  喷出数口废血,左边的经脉全通。沐晚引导五色灵气走了一个大周天,又将它们引向右边的肺脏,直至这边的经脉也全开。

  接着,她又接连走了三个大周天,既是疗伤,也是巩固修为。终于完成本次进级。

  钻进空间里,飞快的梳洗干净后,沐晚又回到帐篷里清点本次升级的成果:除了丹田、经脉、识海等得不到程度的拓宽,五色灵液陡然增加十五滴,灵力、神识皆见长,她本次进级最大的成果是打通了肺脏的两条经脉。

  从此,她又多了一个从外界获得灵气的手段,即,可以通过呼吸直接吸取空气中的灵气只是因为这两条经脉目前比头发丝还要细,她每次呼吸时得到的灵气很少。

  虽然帐篷具有很好的隔绝作用,但是进级之时必然会引进周边灵气的剧动,所以,很快,大家都知道沐晚在进级了。

  不过,自从唐绍顿悟后,丙九阵隔三岔五的有人突破进级。尤其是近三天之内。可能是小比在即,三位真人左强调,右强调,搞得大家压力重重的缘故。加上沐晚,先后有五名弟子突破了。

  所以,三位真人与众位弟子的反应都很淡定。

  沐晚这边的灵气稍有异动,李倩倩和伍孜孜就先后从帐篷里钻了出来。两人相互点了个头。一左一右的在空地旁盘腿而坐,为沐晚护法。

  不一会儿,灵气的动静越来越大。其他女弟子也都发觉了。她们只是从各自的帐篷里探出头来,艳羡的瞅了瞅这边,便又安静的缩了回去。

  由于丙九阵的训练早就走上了正轨。所以,三位领队真人晚上不再守在谷中。

  他们是第二天清晨进谷之后,才知道沐晚已经突破到筑基三层的。

  后者是丙九阵的核心人物,她的修为越高,丙九阵的战力也会相应提高不少。三位真人紧绷的神色明显舒缓不少。

  小比之地在峰的主峰大校场。筑基期与炼气期分开,甲、乙、丙三个等级的阵也分开。这样一来,总共分出了六个大组,连比六天。轮到筑基期丙级阵的时候,已经是小比的第三天。

  比赛时间是巳时正。

  丙九阵集训的地方位于金莲峰与祖师峰的中间峡谷,离峰比较远。沐晚他们用过早饭。歇息一刻钟,在三位真人的带领下,排成方阵一齐御剑飞往峰主峰的大校场。

  都是亲传弟子,其中绝大多数出自修真大世家,所以,大家的身家都不薄。四十九人之中,象沐晚一样使用本命飞行法宝的居然有十一人之多。其余人也用的是上品灵器。这样一来,大家的御剑速度都不俗。

  再加之,这是丙九阵头次集阵飞行,大家纷纷给沐晚发神识:小晚。我们飚一个,如何

  沐晚看了看在左侧背着手,象是闲庭信步的三位真人,嘿嘿轻笑。刷的抽出青云剑,高高举起:“全速,走”

  刷,所有弟子一齐示剑:“冲”

  转眼间,象大网一般铺开,丙九阵风驰电掣的杀向峰。

  三位真人相对一视。禁不住摇头轻笑。其中,悟玄真人看着飞一般远处的剑阵,忍不住啐了一口:“这班兔崽子如此得瑟,要是进不了前五,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言语之中,甚是得意。

  丙九阵杀气腾腾的冲到大校场上空时,王首座等一干真人刚好陪掌教真人以及诸峰的首座、次座真人到达看台边上。这一次,首座真人不看筑基期的甲、乙两级阵小比,专门挑了丙级阵,令王首座很是惴惴不安。

  然而,看到御剑杀来的这个剑阵,王首座不由有些发愣。回过神来,他用神识问座下大弟子安远鹏:这是哪个阵

  怎么看都不象是丙级阵

  安远鹏的眼里也是充满。他眯缝着眼睛,敛神细看,肯定的问答道:禀师尊,是无忧、长宁、悟玄三位师叔领队的丙九阵

  王首座再瞅了一眼愈来愈近的丙九阵,立马变得神清气爽起来。身为一名老剑修,他完全相信,丙九阵今天会交上一份足以令掌教真人等满意的答卷。

  小比的规则很简单:已经形成阵心的剑阵,进入实战模式;没有形成阵心的剑阵,则直接判为不合格,待小比结束后,在大校场里当众演练。

  至于实战,则是真刀实枪的与五阶以上妖兽作战。七星剑阵之所以能被誉为“东华第一剑阵”,是因为它有越阶杀敌的威力。比如,筑基期弟子组成的七星剑阵,一旦形成阵心,其战力堪比金丹后期的修士,至少可以绞杀五阶妖兽。而一个成熟的筑基七星剑阵,甚至能爆发出元婴上人的战力,杀死六阶,甚至七阶的妖兽,也不是不可能。

  小比的实战规则是:实战之前,由剑阵自己选择妖兽等级。比赛名次由实战时间和妖兽的等级综合评定。以在最短时间内,杀死的妖兽等级最高的剑阵为头名。

  校场四方设有高高的看台。其中,三面为候赛区,只有正东面的看台为观赛区。

  沐晚领着众人找到丙九阵的位置,降下祥云。

  这时,有一名筑基期的执事弟子拿着一卷登记簿过来问她:“你是沐晚,丙九阵的阵长,对吧”

  “是的,师兄。”沐晚执剑行礼。对方的修为是筑基六层,是为师兄。

  “你们准备选几阶的妖兽”执事弟子提起笔,又问。

  昨天大家就已经瞒着三位领队真人私下里商议过了。沐晚淡定的答道:“七阶。”

  执事弟子当场愣住。讶然反问道:“七阶”七阶妖兽可以与元婴上人抗衡,非金丹真人能敌也。

  “是的。”沐晚很肯定的回答。

  执事弟子看了看她,刷刷的在登记簿上写下:丙九阵,七阶。转身默默的离去。

  背后。丙九阵的弟子们目送他离开,发出一阵轻笑。

  等无忧等三位领队真人悠闲的赶到,丙九阵选择了七阶妖兽的已经在大校场里传得沸沸扬扬。

  悟玄真人吓了一大跳,当即要去弟子们面前问个明白。长宁真人与无忧真人齐齐拉住他,后者轻声劝道:“已经报上去了。现在再去问,已晚矣。等小比结束后,回到谷里再说吧。”

  悟玄真人没好气的哼哼:“与七阶妖兽比斗,天知道比完后,他们还能站起来几个”

  长宁真人苦笑:“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吃点苦头也好。”

  小比准时开始。

  十四个实战剑阵里,只有丙九阵选择了七阶妖兽,当然被安排为压轴出场。

  众弟子很是镇定,一个个坐在看台上,有滋有味的观看别的剑阵与妖兽作战这些妖兽并不是从后山抓来的。而是峰的真人们从外面抓获到的一些祸害。每一只都背负有数以百计的人命。它们比圈养在后山的那些妖兽可厉害多了。而越来越看中宗门弟子的安危,是以,平时,他们很少能接触到这样的凶兽,更不用说与之性命相搏。

  大家一边观看,一边用神识讨论,神情很是轻松。

  王首座坐在看台上,远远的见了,高高提起来的心,稍安。不过。他还是暗中命令护场的真人们,尽量护住这帮狂妄的小家伙们,莫让他们喂了七阶妖兽。至于事后,要打要罚。那是另外一回事,他绝不干涉。

  一个多时辰过后,终于轮到丙九阵出场。

  接到出场指令后,沐晚起身,举起青云剑:“场中结阵”

  呼啦,众弟子有如猛虎下山。须叟赶到校场上,一字排开,刷的:“杀”

  这是七星剑阵的首式,一元初始。可攻可守,变化之多,为七式之首。

  在场的所有人为之精神一震。

  “哗啦啦”校场的西边,沉重的铁索门被缓缓吊起。

  “啊哦”,一道闷雷似的兽吼自黑漆漆的兽门里传了出来。在场之人无一不感觉到看台在震动。

  紧接着,全场刮起一阵腥臭的疾风。

  “踏踏踏”妖兽的脚步声渐进,大校场的地面都在发颤

  沐晚高高扬起剑,盯着前方看台旁的大黑洞。眸子里的战意愈浓。

  两息之后,一只棕褐色的七阶金角犀牛自兽门里小跑出来。大半个校场都笼罩在它的黑影之中

  看台上,抽气声此起彼伏。

  不少胆小的炼气期弟子甚至不敢正眼视之。

  就连掌教真人都皱了皱眉头,轻声对身边的王首座说:“这帮弟子托大了。”

  无他,这只七阶金角犀牛个头实在是太大了沐晚等四十九名弟子结成剑阵,拦在它面前,真的让人不禁生出“蝼蚁想绊倒大象”的感觉。

  七阶金角犀牛乐了,忍不住喷了一个响鼻,口吐人言:“哈哈哈,老子好久不曾开荤,有几十只小崽子填牙缝,也不错。”

  这是一只与元婴上人也有一搏之力的大凶兽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pixhxxx、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淼咪、彼岸之天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