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一六章 为师以你为傲
  暴雨来得急,去得也急。

  寅时三刻,弟子们赶到校场,只见整个校场寸草不存,变成了黄泥地。

  “呀,昨晚的雨下得这么厉害?连草根都冲走了。”有女弟子惊呼。

  身边,另一名男弟子,应该是她的队友,感叹道:“昨晚电闪雷鸣的,大雨倾盆,确实下得很大。一直到今天早上才停呢。”

  也有弟子问道:“到处都是黄泥水,今天还练阵不?”

  立马有弟子满不在乎的答道:“这点子泥水算什么?照我说,是天公作美,正好让我们练阵的时候,也练练步法。”泥土完全裸露出来,坑坑洼洼的,混着不少积水,不用步法的话,在这样的泥地里是没法开练的。

  “就是。”旁边不少弟子乐呵呵的附和,“我也觉得应该多多配练步法。真正到了实战时,不管是水里,还是火里,甚至哪怕明知是刀山,也都要趟过去,没法挑的。”

  显然,三位真人也是这么想的。今天轮到长宁真人执鼓槌。他击鼓,命众弟子安静下来后,宣布:“先吃饭,再合阵。”末了,轻飘飘的表扬了众人一句,“众弟子很勤奋,能主动合阵,令本尊刮目相看,望以后照此坚持不懈。”

  “是。”弟子们的脸上个个乐开花。自丙九阵建立以来,三位真人黑着脸,没少凶他们。即使偶有赞许,他们通常也是缓一缓脸色,点个头罢了。今儿,长宁师叔都说“刮目相看”了,真真难得

  心情一好,胃口大开。弟子们抱着空碗,吼吼的排队打饭。

  很快,三位真人发现,往日里非常不讨喜的馒头,今天却很受欢迎。就连女弟子也是两个三个的拿。

  然后,他们又注意到,所有的弟子都是拿馒头蘸灵米稀饭吃。并且一个个的。吃得有滋有味,极其投入。

  悟玄真人有十余年不曾动过食欲,见状。也不由口舌生津。想起昨天的传闻,他狐疑的打了一小碗灵米粥,也拿了一个馒头,学着弟子们的样子蘸粥吃。

  无忧真人凑过来。憋住笑,促狭的问道:“怎么样?”

  悟玄真人沉默片刻。喟然长叹:“突然想起了天香楼的百页银丝肉卷。好多年不曾吃过了,不知道味道是否依旧?”

  “想吃就去吃呗。”无忧真人没好气的推了他一把,“至于做出这副朝思夜想的样子吗?”

  “是啊,至于吗”悟玄真人咬了一大口馒头。含糊不清的说道,“等收了阵,我去天香楼点桌好的。大吃一顿。”咽下去后,他问道。“一起去吗?”

  无忧真人本想回绝,不过,看到他双目精光闪闪,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有好酒的话,就一起去。”

  “好酒,还真有。”悟玄真人乐了。

  “那就去。”

  很快,弟子们用过饭,休息过后,开始练阵。

  这是自集训以来,三位真人觉得最为轻松的一天:

  首先,有沐晚领阵,他们无须再以鼓点为号,指挥弟子们变阵。

  除此之外,每次练完,沐晚都会召集弟子们交流讨论。他们也认真的旁听了。还别说,这帮兔崽子自己说的还挺靠谱的,其中甚至不乏精彩之句。

  还有就是,等弟子们讨论完了,沐晚会恳请他们仨赐教。在弟子们的认识与见解上,他们再略加点拨,效果比平常确实要好上很多。

  一天的训练完成,三位真人很是满意。心情好到爆,他们私下里用神识相约,出谷去天香楼小酌一杯。

  与此同时,弟子们也很满意今天既练了剑阵,又练了步法。还有就是,所有人都有一个感觉,今天在剑道上也收获多多。

  尤其以第七队最为满意。收阵之后,他们齐齐跑到校场边的小林子里,吃着烤肉串炸丸子,相互交流着一天的心得与体会,好不畅快

  唐绍吃完,惬意的掏出一方雪白的丝帕抹嘴,叹道:“可惜无酒。小晚,下次集训,你再带烤肉串和炸丸子,我负责带酒。有酒有肉,那才叫过瘾”

  一旁,田鸿抢着问道:“大少,你准备带什么酒?”

  唐绍笑道:“上好的烧刀子,配烤肉,最好不过”

  “妙极”田鸿举爪,“我带酱肉丸子”

  “烧刀子太烈了,我喝不惯。”伍孜孜两眼放光,“我有一些猴儿酒,你们谁喝?”

  夏果成立刻举手:“我,我喜欢果子酒。”

  沐晚也举手:“算我一个。”

  田鸿摇头:“猴儿酒好是好喝,却没有烧刀子的烈性,配烧肉的话,口感略些绵软了些。”

  陈次勇则哈哈大笑:“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烧刀子兑上猴儿酒,妙不可言唔,光有烧肉,酱肉丸子也不够,我带卤蹄髈。”

  ……

  于是,话题果断跑偏。沐晚抚额:这哪里象是在商量下次集训,分明是在讨论春游,好不好

  如此又过了三天,为期九天的本次集训结训。大家各回各山,休整一天。

  在山谷里猫了整整九天,众弟子象放飞的雀鸟一般,一哄而散。

  沐晚心里惦记着香香和黑夜,与队友们话别后,一路不停,踩着祥云,径直飞回观云岭。

  不想,远远的,黑夜带着香香迎了上来。

  “姐姐”香香甩开黑夜,跃上祥云,亲热的挽着她的胳膊,叽叽喳喳的说道,“香香算着姐姐今天休息,师尊昨天也说了,姐姐今天休息。我们一大早就在这里等着了。师尊不许我们离观云岭太远,最多只许我们在这里等着。不然,我们肯定去谷口接姐姐了。”

  黑夜也飞过来,笑道:“沐姑娘。”

  看着他们俩,沐晚的心底不由泛起阵阵暖意。两世为人。头一次,有人如此兴高采烈的等她回家。

  对啊,回家

  沐晚从心底里笑了出来:“走,我们回家”

  “好的呀”香香笑眯了眼。

  回到观云岭,清沅真人还没回来。是以,沐晚先回自己的小院。香香迫不及待的抱了一坛新酿的酒给她品尝。

  沐晚尝了一口,灵气充沛。带着瓜果的芳香:“这是什么酒?香香。你又搞到新方子了?”别看香香在厨艺上很有天赋,屡有创新之作,然而。在酿酒一道上,她却只会抄照,不会自创。

  香香得意的点头:“姐姐集训的时候,香香去了一趟御兽派。在他们那里搞到的。他们管这种酒叫猴儿酒。据说,猴儿酒原本是由一种长尾灵猴采集山中灵草灵果酿制出来的。后来。御兽派有位真人跟踪这种灵猴数年,终于整理出酿酒方子。从此,御兽派的猴儿酒名扬东华。”

  沐晚又喝了一口酒,笑道:“香香。你不会只是去搞了张酿酒方子吧?还有,你们去御兽派,师尊知道吗?”

  香香嘻嘻笑道:“就知道什么也瞒不过姐姐。师尊知道香香擅长打探消息后。命香香和黑夜一道过去打探东华大比的情报。这张方子,香香是顺手带回来的。”

  沐晚闻言。心中一动,连忙问道:“你们打探到了什么吗?”

  不料,香香居然和黑夜相对一视,脑袋做货郎鼓摇:“不能说,师尊特意吩咐过了,就是对姐姐,也是一个字都不能说。”

  这么神秘沐晚挑了挑眉,不再追问师尊如此吩咐,定是有其考量。比如说,师尊认为她修为有限,不宜掺和此事。所以,她也没必要再三追问。

  清沅真人似乎忙得很,直到夜幕降临,才行色匆匆的回来。几日不见,沐晚的剑境突破至剑意境,她甚是欣喜,居然命香香准备酒菜,放言要与沐晚“喝几杯”。

  香香乐癫癫的自去忙活。

  黑夜也相继离开,理由是,巡山。

  貌似他们俩跟师尊混得很惬意沐晚好不惊讶。

  清沅真人笑道:“香香和黑夜都挺不错。有他们俩帮忙,为师省心不少。”然而,话题又转回来,甚是得意的叹道,“当年,这里还不叫观云岭,只是一座无主的空山。为师天天过来练剑。练剑之余,坐在山顶观赏云海。久而久之,竟让为师揣摩出一套《观云剑法》,成为剑道峰开创以来,第一个在筑基后期就步入了剑意境的弟子。可把你师祖给乐坏了。没想到,你大师兄比为师更厉害,在筑基中期就步入剑意境,一把刷新了为师的纪录。为师以为这已经是极限。哪知,你更厉害,这么快就刷新了你大师兄创下的纪录。呵呵,筑基初期步入剑意境,只怕后人很难再突破了小晚,为师以你为傲呆会儿,陪为师好好喝两杯。”

  “是。”沐晚满口应下。这便是她家师尊与无忧师叔等真人不同之处。无论是对大师兄,还是对她,师尊夸奖起来,向来都是毫不吝啬,而且非常真诚。

  很快,香香端了酒菜上来。超级吃货备下的东西,向来是色香味俱全不说,并且份量超级足。

  师徒两个边吃边聊,直至深夜,甚是尽兴。

  出乎沐晚意料的是,清沅真人对她在丙九阵的情况了如掌指。

  问了香香才知道,原来是清沅真人特意吩咐过长宁真人,但凡沐晚在集训中有点滴进步,都要第一时间向她汇报。

  呵呵,嫡亲的师叔发下话来,长宁真人当然得照办。

  一天的假期转眼过去。次日清晨,香香和黑夜又来送沐晚。因为沐晚说上次备下的吃食,七个人吃,都还没有吃完,所以,这一次,香香只用一个下品储物袋准备了一些吃食。

  一天的集训完成后,沐晚发现,其他队也和他们队一样,也各自找了个处僻静的地方聚会。

  “他们都觉得我们队的这个方法很好。还说,一天有十二个时辰呢,不差这一个时辰练功。”陈次勇说着,取出一大包油光红亮的卤蹄髈,“尝尝我们陈家的秘制卤蹄髈”

  “看着就好吃”唐绍笑了笑,取出一坛子烧刀子。

  伍孜孜也掏出一大缸猴儿酒:“胖子,你不是说烧刀子兑猴儿酒,很好喝吗?你帮我兑点儿吧。”

  “好咧。”陈次勇朗声应下。

  夏果成取出一盘七色糕:“帮我也兑点。”

  “还有我。”陆小六说着取出一大包烧鸡。

  另外,田鸿也拿出了酱肉丸子。

  一下子,大家跟前琳琅满目的摆满了吃食。沐晚笑道:“除了烤肉串,我还带了一些蜜汁肉丸。要不,明天再拿出来吧……”

  夏果成连忙举手说道:“别,我最爱吃甜的了。蜜汁肉丸,一听名字就很好吃,小晚,你就不要勾我的馋虫了,快拿出来吧。”

  难得他一下子说出这么多的话,众人哈哈大笑。

  最后,还是蜜汁肉丸和烤肉串最受欢迎。香香的厨艺可不是盖的

  ……

  就这样,集训的日子,既辛苦,又热闹,还有各家的美食相伴。时间飞逝,转眼就过去半个多月。正当所有人都全力以赴,备战一月一度的小比时,沐晚在小比的前一天晚上突破,进入筑基三层。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洒金碧桃文静的小灵子的平安符,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唐千金不想说心事susan4ever冰月心空千里琴书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