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一五章 水之轮回
  是夜,轮到沐晚当值。

  伍孜孜主动跟她说:“小晚,你今天带领大家合阵,辛苦得很。今晚我与你调换,你去好好休息。”经过今天的合阵,他们第七队已然成为丙九阵的阵心。而他们的队长就是阵心的核心,是重中之重,当然要护着点。

  “谢谢。”沐晚笑着摆手,“没事。今天合阵超乎我想象的顺利。我现在很亢奋,根本就睡不着。你也累坏了,先去休息吧。”今天的经历,是两世为人的头次。她喜欢剑阵,也更喜欢统领剑阵。看到丙九阵从形式上的剑阵,在自己的统领之下,渐渐的有了活力,有了灵性,最后终于蜕变成一个真正的大杀阵,她亢奋得每一个毫毛孔都想高呼:“战来战”所以,今晚,她肯定无法入睡,正好当值。

  伍孜孜闻言,不再坚持。因为她确实累得不行。

  之后,又有李倩倩等女弟子过来,主动与沐晚调换。后者都一一婉谢。

  待女弟子们各自散去,沐晚在入口处选了一处平坦干净的树影所在,盘腿坐下。

  一直以来,她就有“一心二用”的习惯。筑基之后,“一心二用”的能耐更是长了一大截。现在,对于她来说,一边打坐练功,一边当值,完全没压力。

  按捺住心中的亢奋,沐晚努力令自己静下心来,在树影里运气行走大周天。然而,不知为什么,心中的亢奋不减反增。最后,第三个大周天走完,她再也控制不住。猛的睁开眼睛。

  不行。好想练剑必须练剑

  从地上一跃而起,沐晚转身看向小林子里。一顶顶帐篷散布在小溪两侧,静悄悄的。浓浓的夜色之中,只有夏虫在悠然鸣唱。

  抿抿嘴,她提着青云剑,走向校场。

  哪知,才走到校场边上。身后就传来一声轻喝:“沐晚。你不好好的当值,提着剑,去校场做什么?”

  沐晚转身一看。是悟玄真人。他不紧不慢的从校场旁的一处树影里现身出来。

  “悟玄师叔。”她执剑行了一礼,“弟子心绪颇为不平,很想练剑。”

  悟玄真人扬眉,打量着她。见她所言不假。遂挥手说道:“去吧。本尊与你调换一下。校场这边,你看着点儿。我在入口外边替你当值。”练剑讲究从心所愿。他身为一名百多年的老剑修。怎么可能看不出眼前这名女弟子精神亢奋,剑气外溢,正是练剑的最佳状态?说不定,今晚她能剑境大突破。真正进入剑意境呢。身为宗门师长,当然会成全她的机缘。

  “多谢悟玄师叔”沐晚喜出望外,恭敬的又行了一礼。

  而悟玄真人已经挥挥衣袖。转身离去。待沐晚再抬起头来,只看到一个衣袂飘飘的洒脱背影。

  率性而为。果敢杀伐,不拘泥于形式。这便是剑修

  心中的敬意油然而生,沐晚紧了紧手中的剑,迈着鸵鸟般的大步跨入校场。

  夜幕之上,乌云密布,黑沉沉的,无月无星,连一丝风儿也不曾有。

  放眼校场,长两百丈,宽一百五十丈。沐晚心道:应该足以放手练剑之前,无忧真人反复强调,不许损害谷中一草一木。否则,要罚去木台上挥剑若干次。

  这也是沐晚不敢在入口处练剑的缘由。

  站在校场正中,沐晚提气,举起手中的青云剑。“噼叭”,心中的战意竟然爆裂开来,象老房子着火一样,熊熊燃烧着。

  《水行三剑》,走起

  沐晚首先练的是玄阳师祖版的。

  一夜秋雨

  青光划破夜色。

  校场上空气翻滚,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雨脚如注

  滴水成冰

  又一道青光

  转眼,改成落冰雹了。大如鸡蛋,小如黄豆,密密麻麻,噼哩叭啦可怜一片青草地,须叟被冰雹盖得严严实实。

  第三道青光

  铁马冰河

  轰,冰雪散尽,青草地上,坑坑洼洼,跟校场换了张麻子脸似的,惨不忍睹。

  然而,还没有完

  剑锋一转,沐晚使出了她自己的改进版。

  挥剑

  青辉如霜剑气所到之处,“滋啦”作响,就连空气都被冻住了

  沐晚却满脸通红,大汗淋漓,头顶袅袅升起阵阵白雾状的热气。

  没有办法,这是剑式的反噬她先用冰冷的剑气,迫使攻击对象急速降温。然而,攻击对象降温的同时,也会放出大量的热气。这些热气全部会顺着青云剑汇集到她身上。

  她的攻击越是凌厉,反噬则越厉害。大量从攻击对象内部瞬间抽离的热气,会一齐发作在她身上。是以,她就是冰天雪地里,身着单衣,也是热到不行。

  一直以来,沐晚都在心里磨剑,琢磨如何将这些热气散去。

  可是,她却屡试屡败。

  今天交流分享时,第一队有位队友的心得却无意之中提醒了她那位男队友说:“源于剑阵,归于剑阵,如此循环,源源不息”

  当时沐晚只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的某一处象是“咚”的响了一下,与之和应。然而,她还来不及细想,这位男队友已经说完,他的另外一名队友紧接着发言,是以,她的注意力被转移了。

  这会儿,她被热气反扑,冷不丁的脑海里又冒出了这句话。

  “叮”

  脑海里象是划过一道亮光。她眼前一亮,拄剑沉思:对呀,为何不让这些热气哪儿来,再回哪儿去?

  她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水有三态:汽水冰。三态之间本来就构成了一个大循环,在天地之间,如此周而复返。要想冰化成汽,并非只能用“力”冰受“热”,照样能化成水。若是“热”足够大。冰未尝不能直接化成汽

  如此一来,《水行三剑》的第三剑,铁马冰河,也能融入前两剑之中。

  并且,热气源于攻击对象,又回到攻击对象,构成了一个大循环。而施剑者本身至始至终都在此循环之外。应该不会再受剑式的反噬。

  对就是这样试试看

  沐晚深吸一口气。再次扬剑。

  第一次试招,她走得极慢,灵力也大有保留。只用到三成。

  青辉象月光一样铺洒开来。

  “凝”沐晚挥剑。

  离她十丈远的前方,径圆两丈的范围里,“滋啦”作响,电光火石之间。雨雪霏霏。

  “化”沐晚站在原地,上半身轻旋。带动手中的青云剑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圆圈,猛的用力刺出。

  “滋”

  那一处,冰消雪融,白雾朦朦。

  由汽到水到冰。然后又回到汽,成了

  而她本人却没有受到一丝剑式的反噬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拄剑而立。双眼微合,在脑海里反省刚刚的剑招。

  一刻钟后。她赫然睁开眼睛。点漆般的眸子里,战意如火,呼呼作响。

  再来

  挥

  旋

  刺

  一剑之中,三个变式,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一次,她用到了七分力。

  是以,半边校场,转瞬之间,从黑夜迷离,到冰天雪地,再到白雾朦胧。

  待白雾散尽,可怜那半边校场,寸草不生,黄土裸露

  糟糕沐晚抚额。这下惨了,铁定会被罚到木台上去挥剑

  “呼啦啦”

  起风了

  沐晚执剑仰望夜空。

  乌云低沉,就象在头顶翻滚。浓郁的水汽扑面而来。

  好浓的水汽沐晚的眸子再次被点亮水汽越多,越适合练习新剑招

  没有犹豫,她再次挥剑。

  青辉再起

  几乎是与此同时,天空之中传来“噼叱”一声巨响。

  紧接着,一道雪白的闪电划裂长空,照亮了整个山谷。

  转眼,大雨倾盆

  然而,青辉所到之处,连瓢泼大雨都须叟冻成了冰,然后,又化成白雾在雨幕里散开。

  和她设想的一样,貌似剑法成了。

  但是,沐晚总觉得仍然是欠了一点火候。

  到底是哪里不够呢?

  沐晚拄剑站在无边的雨帘里,闭目反省。

  沉思过后,她再次举剑……反省,再来……慢慢的,她忘掉了一切,心中唯有剑。

  不再刻意压制灵力,她放开手脚,全力以赴。练剑的动静很大。

  而雷雨的动静更大。谷中的其他弟子皆被惊醒,纷纷跑出帐篷,汇集于宿舍入口处。不过,有三位真人坐阵,弟子们很快被安抚下来。他们陆陆续续的又回到各自的帐篷里,或继续睡觉,或打坐练功。被雷雨声遮掩,居然没有人发觉到校场上的异动。

  校场上。

  沐晚又一次拄剑,闭目沉思。

  她微仰着头,任冰凉的雨水浇泼在脸上,敞开心扉,感受雷雨的意气,水的韵律……

  慢慢的,她的识海里也风涌云起,俨然暴风雨即将来袭。

  “叱嚓”

  一道金色的闪电撕裂了堆积如山的云彩。

  哗啦啦。识海里,雨点如麻……

  不知过了多久,雨停了,却又飘飘洒洒的下起雪来。

  一片,一片,又一片……不一会儿,识海里化成一个冰雪的世界。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雪也停了。

  风雪过后,识海里云气升腾,瑰丽明亮。

  原来,这就是水的三态。

  这就是水的循环

  这就是水之意

  沐晚睁开眼睛,顾不得抹去脸上的雨水,左手捏出一道剑指,再次举剑。

  “凝”

  “旋”

  “刺”

  暴雨中,青辉亮若明月。

  但凡青辉笼罩之处,水无不化雾化雨化雪旋即,雪化雨散雾退

  收沐晚横剑于胸,徐徐吐出一口浊气。

  “轰”,识海再次雷动。

  她的剑境终于突破,步入剑意境

  剑法,小成

  沐晚欣慰的抚剑,轻声说道:“这一剑,我为之命名,水之轮回”

  话音刚落,暴风雨神奇的骤停

  东方露白,天亮了

  无忧长宁悟玄三位真人连袂而至。无忧真人为首,捋须轻笑:“恭喜沐师侄,剑道有成,步入剑意境”在剑道峰上,能在筑基期进入剑意境的,貌似真的也就只有观云岭一脉。就连玄阳上人也是凝丹之后才进入剑意境,创下《水行三剑》,从此扬名东华。

  他不禁在心底大赞:清沅师姐,能人啊

  沐晚回神,立刻明白过来,恭敬的执剑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多谢两位师叔,多谢秦三师兄,不辞劳苦,为弟子护法。”

  “小师妹,客气了。”长宁真人自是高兴的笑成了一朵花。

  悟玄真人颌首问道:“沐师侄,我观你刚才所使的剑招,与玄阳师伯的成名绝技相似,又不尽相同,是你的新创吗?”

  沐晚不好意思的点头:“弟子略有改进。”

  “不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宁真人脸上的笑容更甚。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星`月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