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零九章节 第七队
  这回在木台上负责敲鼓的是悟玄真人。他手握鼓槌,澳门赌博网站:大喝一声:“列队”

  与此同时,鼓点急促如麻:“咚咚咚……”

  李倩倩飞快的看了沐晚一眼,用神识传讯:小师叔,你站在最末尾就是。

  她是第一队的成员,急匆匆的向最前面疾奔而去。

  用神识传讯,是筑基期修士的神通。但是,沐晚自筑基以来,要么是在没有人迹的冰崖底练剑,要么是在急行赶路,很少与同辈修士交往,是以,除了香香和黑夜,这是她头次收到其他修士的神识,一时竟然有些恍惚。

  她一边走向队列末尾,一边用神识回复道:好的,谢谢。

  刷刷刷。

  弟子们快速列队。

  “咚”,鼓声停。

  校场上共站出七个小队。

  沐晚站在最后一排,与她站做一排的,还有六个人。不用说,以后,他们七个就是队友。大家相互看了看,彼此用眼神打了个招呼

  这时,无忧真人走到队列末尾,命令道:“第七队,出列随本尊来。”

  “是”沐晚等人异口同声的应下,跟着无忧真人向校场的东北角走去。

  背后,鼓点又起。

  “结阵”悟玄真人大喝。

  “杀”长剑出鞘,新的一轮训练又开始了。

  在东北角,无忧真人命沐晚等人站成一列纵队:“示剑”

  所谓“示剑”,就是将本命灵剑从丹田里拿出来大家都是筑基期的亲传弟子,在炼气期就已经凝结出剑种,是以,人人都已炼得本命灵剑。

  刷刷刷……

  七人一齐示剑。六柄本命灵剑,唯有青云剑是本命宝剑。

  “嗡”,六剑齐鸣,向青云剑致敬灵剑都是或多或少通了灵智的。灵剑的世界,简单且直接,强者为王

  无忧真人微微颌首。宣布道:“你们七个从此就是丙九阵第七队。队长,沐晚,出列”

  “是。”沐晚站在第六个,听到命令。当即执剑,向右跨出一大步,出列。

  背后传来六道火辣辣的目光。呵呵,七人之中,只有一个筑基一层的。修为最高的是筑基四层。她凭着一柄本命宝器。成为队长,肯定难以服众。

  无忧真人隔空抓起一枚铜钱大小的碎石,对沐晚说道:“沐晚,看到这块小石头了吗?”

  沐晚点头:“看到了。”

  “呆会儿,本尊会把它扔到空中。在小石头落地之前,你要把它尽可能的击碎,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无忧真人环视其后的六人,接着说道:“其余人,若是觉得自己能比沐晚做得更好,等她完成后。也出列试试。”

  说白了,这是给沐晚立威。当然,如果她用本命宝剑也压制不住其余六人,那么,“立威”不成,反而是直接“打脸”。队长一职,她肯定是胜任不了。

  当不当队长,沐晚真的无所谓。但是,争强好胜,是所有剑修的共性。到了这一步。她必须捍卫自己的尊严,为荣誉而战

  沐晚盯着无忧真人手里的小石子,紧紧了手里的青云剑,战意腾起。

  后者轻轻一笑。信手将小石子掷向空中。

  他的修为足足高出众人一阶,腕力与手法肯定狂甩众人无数条街。就是这么随意的向上抛出,小石子“嗖”的破空而去,有如一道闪电。

  说时迟,那时快。沐晚果断出手。

  “铮”,青云剑长鸣。

  一道青辉有如蛟龙腾起。风驰电掣,后来居上。

  瞬间,“叭”一举将小石子吞没。

  刷,沐晚一击得中,挽了个剑花,执剑行礼:“多谢师叔。”对方最多用了四成力,给足机会助她立威。

  一道灰白色的轻烟散于剑气残留于空中的劲风之中。

  “好”无忧真人忍不住抚掌喝彩。

  其余六人齐齐的仰着头,抽气声此起彼伏。虽然大家都很清楚无忧真人的用意,但是,他们此刻真的是心服口服。尤其是那四个修为高过沐晚的队员,暗自握紧手里的灵剑,看向沐晚的目光,更加火热。后者就是他们在集训期间追赶的目标。

  有竞争,才有进步无忧真人捋须轻笑:“下面,你们开始齐练太一十三剑。队长到队伍正前方来,领剑”

  “是。”沐晚执剑,昂首挺胸的大步走到队伍的正前方,站定。简单直接充满挑战,这种类似行伍的经历,两世以来,尚属头次,很是新奇,令她不由热血沸腾。她突然发现,她从骨子里喜欢上了校场。

  我应该是属于这里的

  沐晚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向身后的六人执剑行礼,朗声问道:“诸位,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六人齐声回应。

  沐晚转过身去,一边施令,一边运剑:“第一式,预备,开始”

  “铮”,七剑齐鸣。七道剑光一齐迸出。十步开外的一块半人高的大青石中剑,“砰“的裂成好几块。

  “收剑”沐晚再次施令。

  刷刷刷。七人同时收剑。

  这时,无忧真人黑着脸,高声叫停:“将剑境压制在剑招境。不许毁坏谷中一草一木。都给本尊记住啊,下不为例如有下次,自己去前面的指挥台上挥剑五千次。你们听到没有?”

  “是”七人齐齐应道。

  “继续”

  沐晚接着领剑:“第二式,预备,开始”

  “收剑”

  “第三式,预备,开始”

  “收”

  ……

  半刻钟后,太一十三剑练完。七人齐齐看向背着手站在一旁的无忧真人。

  后者挑眉,哼哼:“你们是头次学太一十三式吗?练了这么多年,还和头天学剑一样,一招一式都要发令,才能练得齐。给你们半个时辰商议解决之道。下次还是如此,统统罚去指挥台上挥剑五百次。”撂下话,他背负着双手。走到校场外的一棵树下,盘腿而坐,闭目养神。

  “是”

  众人纷纷向沐晚围拢过来:“队长,怎么办?”

  沐晚面有愧色:“不好意思。是我太啰嗦了。”

  一名筑基四层的男弟子说道:“也怪不得队长。我们都是头次凑到一起练剑,不这样施令的,很难练齐。哦,我们还是先相互认识,熟悉一下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唐绍,来自摇光岭。”

  又有一名男弟子跟着说道:“我叫陆小六,来自青龙岭。”挠了挠头,他笑嘻嘻的补充道,“陆,是跳马峡陆家的陆。祖上传下的规矩,没有结丹之前,不取大名,就按排行取名。我在我们这辈里排行第六,本来应该叫陆六才是。可是。我的六叔还没有结丹,所以,我就只能叫小六了。哦,平常师兄弟们嫌我的名字太拗口,都叫我六六大顺,简称大顺。其实,那是我六叔的雅号。”

  “哈哈哈……”大家都被他逗乐了。

  “我叫伍孜孜,来自玉屏山。”一个长着一双斜飞入鬓的丹fèng眼的女弟子如此说道,“因为我老爹想要我孜孜不倦的追求大道,所以就给我取了这个名。结果。师兄弟们都给我取了外号,叫二吱。”她是筑基三层的修为,是队里唯二的女弟子。

  这时,先前在谷口拦住安远鹏问口令的那位田师弟接着自我介绍:“我叫田鸿。来自大乘山。呵呵,我是我们队最先进谷的弟子,被派去守谷口。可怜我,在谷口当了小半个月的门神,总算等到大家了。”

  除此之外,他还向大家介绍了他的师弟。指着身边一个很腼腆的青年男子。他说道:“哦,这是我师弟夏果成,来自小乘山。我师弟向来不爱说话,大家多包涵。”大小乘山的两位真人是同门师兄弟。所以,他们俩是共一个师祖的师兄弟,跟沐晚与长宁真人一样。

  “果成?是修成正果,得道成仙的意思吗?”伍孜孜故意逗他说话,“呀,夏师弟,你家里对你的期望很大呢。”夏果成是队里唯一的筑基一层。

  夏果成被点名,脸上飞红,细声细气的答道:“唔,不是这个意思。家父很想要一个儿子,结果却连连生了八个女儿之后,才生下我。家父终于如愿以偿,抱着我在产房外面连连大呼果然成功了,家祖见了,当即赐名果成。”

  “哈哈哈……”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田鸿笑得直不起腰来,攀着罪魁祸首的肩膀,艰难的说道:“果成,你挺能说会道的嘛。哎哟哟,肚子都笑疼了。以后,你得多多说话。”

  “夏师弟,你好有福气哦,上头有八个姐姐罩着。”最后一个没有自我介绍的男弟子一脸的羡慕,“我娘一气生下我们兄弟三个,我爹做梦都想要个小女儿。唔,前头,我大哥来信了,说我娘终于怀上了,我爹在三清神位前,早晚一柱香,每次都念叨不要小子了,不要小子了。哦,我叫陈次勇,来自劲苍山。”

  他身材甚是健硕,看上去有二十出头的样子,沐晚忍不住问道:“陈师兄,你在家行二吗?”心道,你娘现在多少大岁数了呀,还生?

  “是啊。我大哥叫陈英勇,我弟叫陈小勇。我爹老跟我娘抱怨,再生儿子就不好取名字了。”陈次勇摊开手,一脸的无可奈何。

  众人再次被逗乐。

  夏果成憋得满脸通红,终于鼓起勇气说道:“你爹娘正当年,肯定能得偿所愿的。”

  “对啊,大不了,你家也和夏师弟家一样,连生八个儿子,再果然成功。”田鸿哈哈大笑。

  “呸呸呸,大吉大利。”陈次勇双手合十,飞快的祈祷道,“天尊保佑,这次肯定是妹妹。”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陆小六神秘兮兮的揽住他的肩膀说,“你传讯回去,叫你爹给你弟弟改名,就叫陈八勇。说不定老天会误以为已经给你们家送了八个儿子过来,心头一软,就送女儿来了。”

  “真的?管用吗?”陈次勇的眼睛亮了。

  呃,跑题了……沐晚抚额,大叫:“现在我们商量一下如何练剑吧。要是我们队等会儿达不到无忧师叔的要求,真的被罚去台子上挥剑,那就糗大了”其实,她挺喜欢和队友们一起闲扯的。朝气蓬勃,无忧无虑,真好。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星`月可爱美女樱思月影乐乐如风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