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零八章 报到
  回到主殿,澳门赌博网站:王首座召来座下大弟子安远鹏,问道:“筑基期亲传弟子剑阵,是否还有空缺?”

  安远鹏取出一玉简,贴在额头。片刻,他取下玉简,答道:“回禀师尊,丙九阵刚好还缺一人。”

  王首座微微颌首,侧过头,对清沅真人说道:“师妹,丙级阵的修为都在筑基中期以下,于沐师侄刚好合适。我让远鹏带沐师侄过去。”

  清沅真人抱拳致谢:“有劳师兄。”然后,她转过身来,吩咐沐晚,“小晚,你随小鹏去吧。”

  “是。”沐晚上前半步,抱拳行礼。

  安远鹏冲沐晚笑了笑,抱拳说道:“沐师妹,请随我来。”沐晚已经是筑基修为,与他同阶,是名符其实的“师妹”,不再是“沐小师妹”。

  “有劳安师兄。”沐晚恭敬的行了一个道礼。

  安远鹏脸上的笑意更甚。他是筑基十层的修为,半步金丹,祭出本命飞剑,说道:“我带沐师妹一程,如何?”五花岭的人都非比寻常:清沅师叔明艳如花,国色天香,性烈如火,我行我素;座下大弟子郝云天,其人如剑,是出了名的大冰山,人送外号“好冰天”;座下二弟子沐晚现在容貌长开了,宛若清水出芙蓉,亦是倾国倾城之貌,然而性子却比清沅师叔还要刚烈,行事大胆,杀伐果敢,大有青如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式。

  沐晚笑嘻嘻的应道:“好啊,多谢安师兄。”

  “请。”安远鹏跃上飞剑。

  飞剑离地面还没有一人高。沐晚大大方方的一个箭步,跨上去,站在飞剑中段。

  安远鹏一边催动飞剑,一边向沐晚介绍众剑阵的情况。

  按照修为,所有筑基期弟子的剑阵被分为三级,即,甲乙丙三级。甲级阵的人最少,由筑基大圆满和筑基十层的弟子组成,共有一个亲传弟子阵。和两个内门弟子阵;乙级阵则是由筑基后期的弟子组成,共有三个亲传弟子阵和五个内门弟子阵;丙级阵由筑基中期以下的弟子组成,人数最多,共有九个亲传弟子阵和十三个内门诊弟子阵组成。

  因为有不少筑基弟子外出云游或闭关。所以,按照七重大阵的标准,先编排在家的弟子。而云游归来或出关的弟子们,则先编七人剑队,凑齐两个剑队。就可以拼成一个剑阵。

  丙九阵是临时拼起来的剑阵,都是由刚出关或云游归来的亲传弟子组成。

  “这是最后一个亲传弟子阵了。”安远鹏说道,“沐师妹的运气真不错。如果再晚回来几天,就只能混编进内门弟子剑阵。”

  并不是看不起普通的内门弟子,事实上,亲传弟子都是在剑域里学会七星剑阵的,与他们的学阵方式不一样,结阵方式自然也有点不同。如果混进内门弟子剑阵的话,大家彼此都要有一个较长的磨合期,麻烦一些。

  丙九阵的练剑点在金莲身与祖师峰交汇处的一处山谷。七星剑阵是剑道峰不外传的绝学。是以,山谷里布设了隔离阵,从外面只能看到黑漆漆的一团,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见。

  安远鹏在谷口降下飞剑,谷中闪出一个雪青色的身影。看其穿着,是剑道峰的筑基弟子。沐晚观其修为,筑基四层。

  他执剑喝问:“口令”

  安远鹏朗声答道:“飞龙在天。”

  来人执剑行了一礼:“安师兄。”

  安远鹏还礼:“田师弟,我奉师尊之命,带沐师妹过来。”

  田师弟退至一旁。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两位,请。”

  安远鹏回头示意沐晚跟上。

  后者向田师弟行了一礼,紧跟着进入山谷。

  上前两步,进入阵法。眼前豁然开朗。山谷里鼓点阵阵。杀声震天。

  在谷中的开阔地上,三位金丹真人正在带领数十名筑基期弟子演习剑阵:一人位于最前面的木台上,擂鼓施令;两人分别站在队列的左右,观阵。

  他们刚好练到第七式“七星困月”。

  只见看台上的金丹真人“咚”的敲了一下大鼓。

  “杀”六支剑队齐声大喝,剑光似虹,队形齐变。在空地上呈两行,结出六个圆阵。

  “咚”,又一声鼓下。

  “杀”剑光似雪,前后两个圆阵合二为一,变化成三个大圆阵。

  ……

  半刻钟过后,“梆梆梆”,施令的金丹真人在鼓边上轻敲三下。

  “呼”,弟子们满头大汗,席地而坐。

  安远鹏这才带着沐晚向木台走去。

  无独有偶,施令的金丹真人是熟人长宁真人。沐晚与他是同枝,两人都是玄阳上人门下的徒孙。长宁真人是玄阳上人的次徒扶柳上人的关门弟子。沐晚丹田受伤时,长宁真人还亲自到观云岭送金玉枇杷,看望她。

  看到安远鹏带人过来,长宁真人放下鼓槌,快步走下木台:“小鹏,送新人来了?”

  安远鹏抱拳行礼:“秦师叔,弟子奉师尊之命,送沐师妹过来。”

  沐晚跟着行礼:“沐晚见过秦三师兄。师兄,别来无恙?”

  长宁真人难以置信的上下打量着她,惊呼:“你是师叔门下的沐小师妹?”

  沐晚抬起头,看着他,笑道:“正是。”

  长宁真人高兴极了,连声道好。

  这时,另外两位真人也走到木台下。

  长宁真人连忙向他们介绍道:“无忧师兄,悟玄师弟,这位是我师叔座下的小弟子沐晚。”

  “见过两位师叔。”安远鹏行礼。

  沐晚也跟着尊称“师叔”,行礼。

  无忧真人蓄着一把漆黑如墨的长须,面相儒雅,看着沐晚,不住的捋须点头:“不错,不错。”

  悟玄真人看上去约摸三十出头,长着浓眉大眼,当即抚掌大笑:“我就说,苍天不负人。这不,小丫头不但挺过来了。而且都筑基二层了”

  无忧真人则对安远鹏说:“行,我们的第七队刚好还缺一人。沐师侄过来,七重剑阵齐活了。你回去向首座师兄复命就是。”他与悟玄都与沐晚不是同枝,自然是以修为论辈份。

  “是。”安远鹏向三位真人又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旁边,长宁真人已经招手唤过一名看上去二八年华的女弟子:“倩倩,你先带你小师叔去宿舍区安置,然后再带她到处转转,熟悉谷中环境。”

  李倩倩抱拳行礼:“是。师尊。”

  长宁真人又向沐晚介绍道:“小师妹,她叫李倩倩,是我的小弟子。她是最早进谷的弟子,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尽管问她就是。”

  沐晚点头称“是”。

  李倩倩笑嘻嘻的抱拳,露出一只小虎牙:“见过小师叔。”

  沐晚连忙抱拳回礼。呃,对方是筑基四层的修为,但是,同枝之间,架不住她的辈份高。呵呵。

  长宁真人又吩咐道:“小师妹。半个时辰后,听到三声鼓响,你就来校场集合。”

  “师尊,弟子带小师叔先回宿舍了。”李倩倩飞快的说道,“师尊放心,这些,弟子都会告诉小师叔的。”

  长宁真人笑了笑:“行,你们去吧。”

  李倩倩拉了拉沐晚的一只袖角。后者意会过来,跟着她快步离开。

  走出校场,李倩倩飞瞄了一下木台方向。冲沐晚挤眉弄眼:“师尊最爱唠叨,我们要是不快点走的话,半个时辰,他就唠叨过去了。”

  沐晚呵呵轻笑。

  “小师叔。你带帐篷来了没有?”李倩倩指着东边的一处小树林说,“我们女弟子的宿舍区就在前面的小树林里。里面有一条小溪,方便我们梳洗。”又指着山脚的一片草地,“那里是男弟子的宿舍区。白天,帐篷都要收起来,只有晚上歇息的时候。才能扎帐篷。地点自选。小师叔,你今晚将帐篷与我扎在一起吧。还有,我们每天酉时三刻收阵。晚上歇息三个半时辰。亥初,男女宿舍区各自点名。次日寅正收拢帐篷。一天一餐,寅时三刻开餐。唔,这里的饭很难吃的……”

  秦三师兄没有选错人,李倩倩性情开朗,而且口齿很是伶俐。不一会儿,沐晚不但清楚了谷中集训的规矩,而且也知道了李倩倩的一些情况:她是汉水李家的嫡枝,今年五十七岁,筑基四层修为。也是六岁进入太一宗,拜在长宁真人门下。好吧,她的太奶奶是长宁真人的嫡亲的长姐。长宁真人是她嫡亲的舅太公。

  沐晚初闻她的真实岁数时吓了一大跳,不过,很快又淡定下来:筑基期修士天寿可达三百岁。象李倩倩不到一甲子,已经有筑基四层的修为,放眼整个太一宗,都称得上“俊才”二字。

  “哈哈,宗门里,和我一样情形的,多的数不过来。所以,那年听说你的事后,我们都好佩服你。尤其是,你刺穿流云老邪的金丹的那一剑,实在是太帅了。师尊跟我们解说,你用的是太师祖的成名绝技,滴水成冰,我们都佩服得你五体投地。”李倩倩领着沐晚在谷里转了一圈。两人很快就混熟了。

  这时,“咚”,木台上传来一声鼓响。

  “哎呀,集合了,小师叔,快点。”李倩倩拉着她,飞也似的向校场跑去,边跑边解说,“集合的鼓声会响三下。第三声鼓响还没赶到校场,就会罚挥剑五千下。罚完,才准睡觉。”

  说着,“咚”的一下,第二声已然响起。与前一声,仅有一息的间隔。

  可是,她们俩还在谷中的另一边。

  李倩倩急得连呼“惨了惨了”。

  “跟我走。”沐晚反手一把拉住她,催动“逍遥八步”。两人拉出一串残影,转眼,就穿过大半个山谷,来到了校场之中。

  “啊,好快”李倩倩捂着胸,惊呼。

  周边的弟子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咚”第三声鼓响起。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洒金碧桃的月票,谢谢

  第一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