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零六章 我家师尊超抗雷
  两个半时辰后,香香与黑夜前后脚的,准时出现在正房大厅。?

  沐晚坐在上首的主位上。他们俩在左、右下首各自坐好。

  “香香,你打探到了什么?”

  不料,香香竟然一脸灰败的摇摇头:“姐姐,宗门这两年好好的,没有大事件发生。”

  沐晚讶然,又问道:“你没发觉有什么蹊跷的地方吗?”

  香香想了想,眼前一亮,打了个响指:“啊,有啊。从年初开始,各峰都开始选拔弟子,积极备战东华大比。其中,就数我们剑道峰最积极,不但提前半年备战,而且是全员出动,下至炼气期弟子,上至金丹真人,天天全副武装,无一人偷懒。掌教真人很多满意,年初亲临剑道峰视察。王师伯乘机向他诉苦,说剑道峰地方小了点,不方便弟子们放开拳脚,练习七星剑阵。掌教真人当场撂下话,‘剑道峰的地方不够,内门够不够?内门不够的话,还有外门呢。剑道身的弟子们如此勤奋,一心为宗门争辉,本尊甚感欣慰,特许剑道峰上下,但凡宗门之内,无一处不可练剑。’王师伯也不客气,第二天就让众金丹真人分批领着弟子们全宗门练剑。对此,其余各峰的弟子很不是满,也有不少金丹真人向各峰首座真人诉苦。但是,奇怪的是,各峰首座真人居然训斥了前来告状的真人。连理由也是一模一样的——如此小肚鸡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同门之谊?所以,事情很快被压制下来。姐姐,你说这事,蹊跷吧?”

  沐晚点头。内门共有九峰。虽都是同门,但是平时各峰之间也没少互不服气,明争暗斗。剑道峰此举,明显是踩过界了,诸峰的首座真人不但没有一人出来反对,而且齐齐为剑道峰辩护,确实蹊跷得很。

  香香接着说道:“还有。据香香观察。我们剑道峰全员苦练七星剑阵不假,但是,暗中全宗门布防。也是真的。因为香香去附近的两峰转了一圈,发现我们剑道峰选的练剑阵之所,不是靠近进出要道,就是易守难攻之地。但是。宗门内又确实没有大事发生,受我们剑道峰的影响。其余八峰现在也在积极备战。姐姐,是不是香香想多了?是七星剑阵本来就对地形地势有要求吗?”

  沐晚摇头:“七星剑阵对地形并没有特定的要求。”

  黑夜略作沉吟,问道:“照香香大人这么说,整个宗门现在是内松外紧。是吗?”

  香香连连点头:“对对对。香香也有这样的感觉。”

  沐晚听明白了,眉头不由紧锁:“明明宗门里什么事也没有,师尊却说是‘多事之秋’。难道宗门有大敌将至?”不然搞什么“内松外紧”?让剑道峰布防。还要假借备战东华大比?

  这时,子时将至。沐晚轻轻甩头。起身说道:“先去洞府门前迎接师尊。真要有什么事,师尊会告诉我的。”

  黑夜闻言,摇身一变,又变成了一只短腿的绒毛小狼崽。这回,他熟门熟路的直接窜到香香的左肩上,安安静静的蹲好。

  而后者居然没有吭声。

  倒是沐晚见状,说道:“黑夜,我觉得你先前说的很有道理。我准备如实向师尊禀报你的身份。你没有必要变身。”

  小狼崽扭过头来,很认真的看着她,说道:“我还是觉得先变成这个样子比较好,不会引起师尊的反感。”与香香大人相处的经验告诉他,貌似女子都喜欢毛绒绒的小动物。

  呃,师尊接不接受得了魔仆,魔将大人其实心里也没底。

  听他这么一说,沐晚心里更加忐忑:“这样吧,你们先进空间。呆会儿,我看师尊的心情行事。等我叫你们出来,你们再出来。”

  香香和小狼崽居然很明显的齐齐松了一口气,嗖的钻进空间。

  沐晚抚额,急匆匆的去洞府门口等清沅真人。

  不一会儿,清沅真人披星戴月的回来了。

  “师尊。”沐晚迎上去。心里直发虚,她的目光老是禁不住的往师尊手里的游龙剑上瞄:师尊见到黑夜后,澳门赌博网站:该不会一剑劈了他吧?

  清沅真人降下穿云梭,乐呵呵的揽住她的肩膀:“走,先进屋。”

  出乎沐晚意料的是,师尊居然将她带到了练功室。

  “愣着做什么?坐啊。”脱下头盔,随手放在身边,清沅真人盘腿在蒲团上坐下,“这里布有隔离阵,你有什么,尽管直言。这一年多,你都去了哪里?”小徒弟此次下山,不但凝得剑种,修为还嗖嗖的往上窜了老大一截,肯定是有奇遇,必须得做好保密!

  “哦。”沐晚也坐下来,先道出凝结剑种的经历。

  清沅真人笑了笑,点评道:“你当时剑心已成。心结既解,凝结剑种是水到渠成之事。”

  沐晚接着又道出大周国师无邪子欲夺青云剑,却被反杀,以及,她与国师府结下梁子、铲除国师府的经过。末了说道:“我发现他们还与不明之人暗中有勾结。所以,顺藤摸瓜,不想,最后竟然摸到了散修联盟的总坛。并且,散修联盟里竟然有不少魔修……”

  清沅真人听到这里,厉声打断她:“你真的看清楚了,确实是魔修?”

  沐晚点头:“我与他们的右使交过手。散修联盟里有左、右二圣使。他们自称是来自上界的圣使,实际上却是两个魔头,那些魔修也是他们带来的属下。”于是,将与右使交战,重伤,躲进总坛养伤,发现祭池,烧了散修联盟总坛的库房,盗走十粒魔核的事,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出来。

  “我幸运得很,掉进了地下蚁穴里,得以脱身。后来沿着蚁穴,找到了一处常年覆盖着冰雪的水域边缘。在那里,我成功筑基。那片水域一眼望不到边。我找不到船,只好试着穿越冰原。结果,走了万余里,碰到一道大冰崖。翻过冰崖,就到了极北之地。我在极北之地突破筑基二层,然后就返回了宗门。”

  清沅真人微闭着眼睛,静静的听着。脸上的疑惑越来越多。待沐晚说完。她才问道:“你说那左、右二使是十级魔将,你是从何而知?”

  沐晚嘿嘿讪笑着,挠头:“师尊。我,我收了一只本命灵宠,叫香香,是她告诉我的。我现在召她出来。”说着。她用神识召出香香。

  香香立刻从空间里闪身出来,向清沅真人行了一个道礼:“香香见过真人。”虽然私下里。她也和沐晚一样唤“师尊”,但是,真见了面,以她的身份却只能唤‘真人’。

  “化形!”清沅真人惊呆了。难以置信的指着香香,问沐晚,“你的本命灵宠是化形老……大妖?”香香长得娇憨可爱。很讨喜,她生生的咽下“老怪”二字。改成“大妖”。

  沐晚老老实实的摇头:“还没呢。香香现在是金丹二层修为。”

  清沅真人闻言,捂着嘴,满脸惊艳:“她,她难道是只神——兽——!”心里好象滚过一万道炸雷:天尊啊,居然让我看到活的神兽了!

  沐晚又摇头:“不是的。香香是草木灵族。”

  香香自我解释:“真人,香香不是神兽,香香的本体是一棵香樟树。”

  清沅真人怔住。过了半天,她才回过神来,问沐晚:“小晚,你是不是想告诉为师,你收了一棵树当本命灵宠?”

  沐晚点头。

  清沅真人笑了笑:“不错,才金丹修为就能化形,血统非比寻常,又见多识广,天寿极长,有前途。”然后亲热的招呼香香,“香香,请坐。”呵呵,便宜占大了!换在平时,碰到这样的大妖,她得称之一声‘道友’……

  香香松了一口气,甜甜的笑了一个:“香香谢过真人。”走过去,挨着沐晚坐下。

  清沅真人又问道:“香香,据本尊所知,十级魔将堪比化虚后期的修为。非飞升道君不能敌也。香香,你是怎么制伏那只右使的?”

  香香如实答道:“真人,我们草木灵族天生不擅战。那只右使不是香香制伏的。是魔气激发了藏在姐姐项饰里的神兽元魄。那是一只金翅大鹏鸟的元魄。它与那只右使同归于尽,方才救了我们。”

  沐晚连忙解下蓝碧玺灵珠,双手奉上:“师尊,就是师叔赠我的这颗珠子。原来珠子上有两个字符,现在,那两个字符不见了。”

  清沅真人只是看了一眼,叹道:“真是造化。”然后,她又不解的问道,“小晚,你要那十粒魔核做什么?”

  沐晚又是“嘿嘿”一笑。

  清沅真人立时觉得头皮发麻:“你,你不要告诉为师,你喂了只魔物……”

  “师尊明鉴。”沐晚用神识召唤黑夜。

  于是,清沅真人看到了一只圆滚滚、毛绒绒的,半尺来长的短腿小狼崽。

  “这,这是什么?”她惊得两个眼皮直跳,“吃魔核的狼崽子?”华炎界有这种狼吗?闻所未闻!

  沐晚将黑夜抱起来,小心翼翼的说道:“师尊,他,他不是只狼崽。他叫黑夜,是只天魔。”说完,她只觉得心里骤然轻松,不由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天魔?是魔族吗?”清沅真人拧眉,“魔族的新变种?”

  沐晚赶紧解释,天魔是魔族里血统最纯正的存在。黑夜被她收为魔仆,与灵宠是一样的。最主要的是,黑夜因为血统极高,所以对其他魔类有压制作用。有他在,心魔劫的机率会少很多。

  不料,清沅真人见黑夜身上并无血煞之气,就连一丝煞气也感觉不到,神情甚是平静。她说道:“魔仆是吧?唔,为师听师尊提及过,当年,老祖也曾收过一只心魔为仆。不过,怕外界误传,老祖只跟两名亲传弟子提及过魔仆的真实身份。那只魔仆为太一宗立下了汗马功劳。老祖避世前,按照约定,放了他自由离去。”说着,她指着沐晚问道,“按你的说法,天魔的血统高过心魔。可是,为什么心魔能幻成人形,它却只能幻成兽类呢?”言下之意是,小晚,你该不是被骗了吧?

  沐晚放下黑夜,不好意思的说道:“他,他认为这样讨喜些。黑夜,你还是变回来吧。”

  于是,小狼崽摇身变成了美男一枚:“黑夜见过真人。”

  清沅真人怔了怔,收回目光,果断说道:“黑夜是吧?你以后在人前,还是变成小狼崽吧。”

  她信了。果然是魔,单是长相就勾人心魄,魔性十足。

  再一问修为,已是二级魔将,其修为相当于元后上人,清沅真人呵呵,觉得自己的神经瞬间又被自家小弟子雷得粗了一大圈。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楚大姐、千里琴书、紫寒雪、娜娜狗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