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零五章 一家人
  沐晚当即返回宗门。 章节更新最快

  渐渐的,澳门赌博网站:碰到的修士多了起来。见他们三五成群的向东南方向汇集,香香八卦心大起,在空间里用神识问道:姐姐,东南方是不是有大事发生?

  沐晚对凑热闹之类的,一点儿也不感兴趣。不过,她还是回复香香:你想去打听?行,我找个无人的地方降下祥云。

  好的呀。香香乐得见牙不见眼。

  于是,沐晚在一处没有人迹的山头降下祥云。

  香香迫不及待的从空间里蹦了出来。

  “等下,让黑夜跟你一道去。”沐晚叫住她,“人多的地方,是非多,危险也多。有黑夜护着你,我也放心。”

  黑夜现在煞气完全内敛。据他自己说,非元后上人不能识破他的身份。而东华洲受太一宗的影响深重,元婴上人们大多避世苦修,极少出来行走。满世界跑的,通常都是筑基修士。再者,与黑夜相处了这么久,沐晚发现他言出必行,至今没有生出危害人族的念头,所以,对他的信任与日俱增,也敢放他出去行走。

  香香却苦着脸对手指:“香香不想带他去。”飞快的瞄了沐晚一眼,她哼哼,“他长得太好看了,显眼得很。别人看过之后,记得牢牢的,真的不方便打探消息。”

  小妖精,你其实是深深的嫉妒吧……沐晚掩嘴轻笑:“我先唤他出来。”说着,用神识唤出黑夜。

  黑夜听说要他跟香香一并出去打探消息,张口应下。

  沐晚委婉的指着他的衣服:“这身行头太显眼了。”

  黑夜低头看了看,二话不说,摇身一变。幻成一只半尺长的银灰色小狼崽。毛绒绒的,圆滚滚,煞是可爱。

  沐晚很快意会过来——这家伙煞气不显,又不带灵气,是以,他只能要么装高人,要么装凡人。装高人。太引人注目。而修士们又能大多看不上凡人,于是,他索性装成了一只没有开启灵智的灵兽幼崽。

  “这样够低调了吧?”黑夜仰起头。目光闪闪的问沐晚。

  为了能跟香香出去,魔将大人也是蛮拼的。沐晚抚额呵呵:“香香……”

  香香翻了个白眼,嘟囔:“变得这么小……本尊才不会抱你!”嘴上这么说,一双棕褐色的眸子却亮闪闪的:毛球哦。本尊好想揉一揉!

  黑夜一听,嗖的窜上她的左肩。小心翼翼的蹲坐着。

  沐晚“扑哧”乐了,止住笑,叮嘱道:“好了,我先回宗门。你们快去快回,路上千万不要节外生枝。”

  “是。”黑夜应得很快。

  香香挥挥手:“姐姐放心,香香很快就会跟上来的。”

  于是。沐晚又祭起祥云离去。

  目送她离开后,香香斜眼瞥着肩头的小狼崽:“本尊带着你。只能土遁,你确定要和本尊一道去?”

  小狼崽扭过头来,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会飞。香香大人想去哪儿,只管吩咐一声就是。”

  香香挑眉:“魔头,你在打什么鬼主意?告诉你,本尊与姐姐缔结的是本命契约。你若想对本尊不利,就等于是对姐姐不利。对你来说,简直就是自找死路。”

  小狼崽勾下头,样子好不委屈,弱弱的哼唧:“我没有。香香大人不是说过吗?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沐姑娘也说过,一家人就要同心同德,相互扶持。我早就决定一心一意追随沐姑娘,寻求大道。我也想有朝一日能得道飞升,难道香香大人不想吗?”

  “当然想。”香香哼道,“你们魔族最会花言巧语哄骗人,本尊会盯着你的。”

  这算是达成协议了。小狼崽“嘿嘿”:“香香大人想去哪儿,请示下。”

  “前面有座小镇,修士们都在那儿歇脚。我们去那儿。”

  “好咧。”

  风起。一妖一魔立消。

  “死魔头,你赶着去投胎啊。慢点!”风中,香香哇哇大叫……

  午后,沐晚在一个寂静的山谷歇脚。这时,山谷里突然刮起一阵疾风。

  紧接着,香香的声音响起:“姐姐,我们回来了。”

  沐晚闻声望去。风停了,香香俏生生的站在不远处。旁边,黑影闪过,黑夜也相继现出身形,恢复本来面目。

  “你们打探到了什么?”沐晚明白了:香香不擅飞行,一路上定是黑夜带着她。以黑夜的脚程,在半天之内追赶上来,易如反掌。

  看到两人能相处得如此融洽,沐晚很是欣慰。

  香香跑过来,挨着她坐下,吧啦吧啦的爆料。

  原来,两个月后,就是东华洲五十年一次的盛事——东华大比。这是一场东华洲所有修士都可以参加的大比武,由“一宗二门四派”轮流承办。本届东华大比的承办方是“四派”之一的御兽派。

  象太一宗这样的大宗门或修真大世家,承办方自然早早的就派人过来洽谈,将住宿等安排得妥妥的。但是,对于寻常的小门小派、小家族和散修们,则必须提前几个月,甚至半年,亲自赶往御兽派报名参赛,并且自己解决住宿问题。

  “姐姐,我们去过御兽派了。那里四面环海,肯定很好玩。”香香挽着沐晚的一条胳膊,摇啊摇,“现在已经有好多人赶到御兽派的外岛了。大比之时,肯定人更多,也更热闹。到时,我们也去看看,好吗?

  怪不得去了半天。沐晚笑道:“宗门应该会统一安排。我可做不了主。不过,你和黑夜可以自己去观赛。前提是,不能暴露身份。”宗门里有那么多的筑基弟子,筑基后期的高手一抓一大把,未必会派她这个筑基二层的去参赛。更何况,有了内门大比的经历,她对类似的比武不太感兴趣。大师兄说的对,真正的看家本事,唯有性命相搏时才会使出来。比武之类的,儿戏尔。

  “好的呀。”香香笑眯了眼。

  接下来,三个人在一起商议回宗门的事。这回,沐晚准备把香香和黑夜一并介绍给师尊。

  “好吧。”香香虽然不太情愿,但是也没有办法。谁让她是主人的本命守护兽呢。主人如今已经筑基,她也该露个脸了。不然,将来有一天冷不丁的暴露了,搞不好会让师尊误会主人,令师徒间生出嫌隙。

  黑夜无所谓。他说道:“行啊。到时,我会继续变成铁甲狼的幼崽。师尊不过金丹后期的修为,识不破的。不过,我建议,沐姑娘最好跟师尊实话实说。我身上没有血煞之气,有其师,必有其徒,师尊也应该能接受我的天魔身份。”

  于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傍晚时分,沐晚回到观云岭。

  师尊竟然不在!

  沐晚问过洞府前当值的剑奴,才知道她家师尊在当值!要子时才能回来!

  呀,师尊闲散惯了,怎么也会跑去当值呢?她惊讶不已,摘下一朵五色茶花,先给师尊报个平安。

  结果,半柱香不到,清沅真人全副武装的提着剑,脚踏穿云梭风风火火的赶回来了。

  “小晚!”她直接在沐晚的院子里降下飞剑。

  沐晚连忙从屋子里跑出来,行礼:“弟子见……”师尊这副样子,令她满心的喜悦化为乌有,一颗心猛然提到了嗓子眼里。

  “筑基了!筑基二层!”清沅真人一把拉过她,上下打量着,笑得合不拢嘴,“不错,不错!大姑娘了,比为师还要高小半个头呢。你的青锋剑呢?拿出来,为师瞧瞧!”她记得沐晚有一柄青锋剑是上品灵器,用来做本命灵剑,最好不过。

  “是。”沐晚从丹田里召出青云剑,双手奉上。

  清沅真人刷的拔出剑,眼里流光溢彩,当即笑得见牙不见眼,连声赞道:“好好好!金色剑种,上品也!”刷的收了剑,还给沐晚,她得意极了,“小晚,你不过筑基就拥了本命宝剑。为师的眼光很厉害吧!呵呵,全剑道峰里,就数为师最有眼力,挑的徒弟那是个顶个的厉害!”

  “是,师尊最厉害。”沐晚大汗。师尊大人,您真会自夸。一句话,就把咱们师徒仨,一个也不落的全夸上了。

  得瑟完,清沅真人叮嘱道:“现在宗门是多事之秋,你先在弟子院里呆着,哪儿也不要去。子时,为师回来再与你细说。”

  “是。”沐晚心中一惊,面上不显,恭敬的应下。

  清沅真人愉悦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又祭起穿云梭赶回去当值。

  待她离开后,香香和黑夜相继从各自的房间里出来——香香依然住在西厢房;东厢房本来是沐晚的练功房。不过,她一直在正房起居室里练功,是以,练功房形同虚设。她略作收拾,又添了一些家俱,给了黑夜。

  “子时,你们随我一道去洞府前迎接师尊。”沐晚如是吩咐道。

  两人齐齐应下。

  沐晚又说道:“香香,你现在查一查,宗门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好的呀。”香香满口应下。看到师尊全副武装,不用吩咐,她也会立刻查探。

  沐晚想了想,说道:“无论查没有查到,两个半时辰后,你都到正房大厅来,我和黑夜在厅里等你。”

  香香点头,打了个转儿,土遁离开。

  黑夜耸耸肩,跟沐晚打了声招呼,径直回房。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乐翩翩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ps:亲们,元旦月票翻倍,还有最后一天啊。凑齐一百月票,某峰好加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