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零三章 悟剑
  祥云不愧是宝器级别的飞剑,别看它还没有两寸长,但是激活变成粉红云朵后,可以变成径圆五尺。软绵绵的,跟团棉花似的,或坐,或躺,甭提有多舒适了。

  最主要的是,它的速度可快可慢。快时,简直可以用“风驰电掣”来形容;慢时,可以象一朵真正的云一样,随风飘荡,完全不用沐晚操心。

  沐晚玩得不亦乐乎。试飞的过程中,她高兴的嘴巴就没合拢来过。

  直至夜幕降临,温度渐渐降低,见黑夜站在冰崖边上,将披风越裹越紧,她才意犹未尽的降下祥云:“谢谢你,黑夜。祥云真的太好了,我非常非常的喜欢。”

  黑夜飞快的点头:“它总共由十朵云组成。等它醒了灵智后,可以自行升级,慢慢将十朵云全部激活。并且,每朵云都可以随意变化大小和形状。唔,冻死了,我要去冰窝子里。沐姑娘,你呢?”

  沐晚转身看着远处的冰崖,说道:“我想去看看那些巨浪是怎么在一瞬之间变成冰雪的。”

  “那要到半夜去了。到时会很冷的,能把人直接冻成冰块。”他看了看她身上的青布道袍,“沐姑娘,你现在穿得太单薄了。哦,你的火云战甲呢?”

  经他提醒,沐晚从储物袋里取出火云战甲,有点难为情的捧到黑夜面前:“它被风暴扯破了。黑夜,劳驾你,帮我看看,能修补好吗?”

  “没事,上次你给我的炼材还剩了一些边角料。你的战甲又不大,应该不缺材料。”黑夜一把拿过来,飞快的说道,“明天早上再给你。”话音未落,人已化成一道黑影,窜进了不远处的冰窝子里。

  一阵冰冷的夜风自水上吹过来,沐晚不由使劲的打了个寒战:“真冷”

  远处的冰崖脚,渐渐的起了浪。一浪盖过一浪。拍得冰崖“哗啦”作响。

  沐晚呵着手在风中看了一会儿,决定先回地下洞穴里呆着,等半夜时分再出来。

  冰崖上的出口又有大半被薄冰覆盖。沐晚一掌将之拍碎,进去洞里。在拐弯处盘腿打坐。

  现在,她行走一个大周天,刚好要一个时辰。三个大周天后,她睁开眼睛,从左边护腕里取出一件三阶火狐皮制成的皮裘法袍穿上。这一件法袍也是师尊特意给她添置的。去极北之地的时候。她因里头穿着火云战甲,不觉得冷,所以,一直没有穿。现在,它刚好派上用场。

  哪知,刚从拐弯处走出来,冷风呼呼的自洞口灌进来,打在脸上生疼。

  沐晚连忙退回来,又从左护腕里取出与之配套的皮帽手套等统统戴上。这下,她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

  她再走出去,冷风依旧,但是,感觉好多了。

  外面,比洞口还要冷

  月光照在冰崖上,映得周边一片雪亮。远远的岸边,巨浪涛天,仍然拍得崖脚“哗啦”作响。

  冰崖上面,静寂无声。

  沐晚祭起祥云,紧了紧身上的法袍。向远远的岸边飞去。

  这一带正好是风口,更冷

  往常,三阶火狐皮穿在身上,跟团火似的。然而,此刻却让人觉得它薄得跟张纸一样。沐晚冷得直打哆嗦。没有犹豫,她将取出一条被褥裹在身上。

  唔,好象好点了。虽然还是觉得冷,但是勉强还能扛得住。

  然而,过了半刻钟。她明显的感觉到周边的气温又下降了一些。一条被褥已经不够用了。

  呃,在外面再裹一条。

  气温还在下降

  她不得不再裹上一条。

  ……

  半个时辰之后,沐晚已经将所有的被褥裹在身上,跟只棉球似的,笨拙不堪的坐在祥云之上。

  最外层的褥子上,以及她的眼睫毛都盖着白色的冰雪

  同时,她也注意到,原本崖脚有数丈高的地方是没有冰雪的。巨浪拍打在上面,将上面的冰雪都打落了。而现在,崖脚却渐渐凝起了冰雪。并且,白色的冰雪线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上攀升,眼见着就要与崖壁上冰雪汇合。

  就在这时,又一个巨浪劈头盖脸的向冰崖打过来。

  沐晚以为刚刚凝成的寒冰会被拍落。不想,巨浪“哗”的打在悬壁上,碎成一片晶莹。紧接着,这些晶莹的水花并没有落下来,而是象被定住了一般。

  沐晚定睛细看,倒吸一口冷气:高达数丈的浪头竟然就这么冷不丁的被凝成了冰雪

  怎么回事

  她难以置信的催动祥云,靠上前去,伸出手摸了摸。没错,巨浪确实是被生生的冻住了

  隔着厚实的皮手套,她也感觉到那是一块巨大的寒冰

  好厉害的力量

  正在惊呆之余,背后传来一道冰冷的疾风。沐晚连忙转过身去。只见一个更高的巨浪“哗”的从头顶盖了过来。

  “哎呀”沐晚惊呼一声,却立在那儿,没有动弹刚刚离得远,没有看清楚。是以,她想看看,这个巨浪会不会也被瞬间冻住。

  这个巨浪几乎就要打到她脸上了。然而,就在这时,它也被冻住了。在离她的脸不过半尺远的地方,瞬间被冻住了。

  前一息,她还能清楚的感觉得到迎面扑来的水汽。然而,电光火石之间,这些水汽就被凝住了。

  那一刹那,她根本就感觉不到刺骨的寒冷

  是错觉吗?

  刚好又有一重浪花从水面上堆涌过来。

  沐晚急忙迎了上去。

  浪头再次在她头顶被冻住。

  沐晚惊喜的发现,真的没有之前的冷不是错觉

  怎么会这样呢?

  她一次又一次的站在打过来的巨浪面前,用心去感觉那些扑面而来的水汽。

  渐渐的,她发现,其实这些水汽明显不及崖底的气温冰冷。也许,这才是它们被冻住时,我却感觉到没之前冷的原因。

  水汽和我一样,也是有温度的。

  沐晚怔了怔,想再去体验一次。哪知,浪头越来越小。很快,水面上恢复了平静,不再起浪。

  而崖底的气温也象是经过了最冷的时刻,不复下降。反而慢慢的开始回升。

  此刻,沐晚只觉得自己脑子里装满了东西。她好象是抓住了一些东西,却又无以名状。

  啊,好难受

  不如练剑

  沐晚索性取出青云剑,甩开层层被褥。就在这千重浪上,练起剑来。

  “一夜秋雨”

  “滴水成冰”

  “一夜秋雨”

  “滴水成冰”

  ……

  在冰冷的崖底,她居然很快浑身热气腾腾,象一只刚出笼的包子。

  “好热”

  沐晚脱掉身上的皮裘法袍,准备继续练剑。

  哪知,刚解开法袍,一股热气自里面腾的涌出。

  沐晚忍不住在心时瞎想:如果将这股热气里的温度都抽出来,它会不会立刻变成冰碴呢?

  此念头一出,她手里的动作猛的定住了:对呀,为什么不试试呢?

  这时。脑海里又冒出另一个问题:要怎么才能抽出热气里的温度?

  沐晚转头看向崖边的重重冰雪浪花,眼里流光溢彩她想到办法了。尽量降低剑气的温度就象崖底的温度比巨浪的温度要低得多,后者瞬间就被冻住了一样

  对就是这样

  试试看

  沐晚一把甩开皮裘法袍,站在祥云之上,开始新的尝试。以前,用“滴水成冰”这一招时,她其实用的是冰球术,即,用空气中的水汽先凝结成水滴,然后再用冰球术。使之凝结成冰,覆盖在被攻击的物体表面。

  现在,她想改变一下策略:降低剑气的温度,从而被攻击物体周边的温度急骤降低。继而抽出后者自身的温度,使之凝结成冰

  要想降低剑气的温度很简单,直接用青云剑使出冰球术即可。青云剑本身就偏冷,很适合用冰球术。

  于是,沐晚就着月色,又在悬底练了起来。

  “冰。凝”

  她慢慢的挥动青云剑,很快,剑身上飞快的现出一重寒冰。

  很好继续

  剑身上的寒冰越来越厚,越来越厚,渐渐的凝结出一个偌大的冰球。

  “着”

  她一剑刺出。目标,十丈开外的水面。

  冰球立消,剑气象一道青虹,“铮”的一声,破空而去。

  “噗”

  剑气一头扎进水面。

  沐晚定睛细看,没有冰。

  失败了?

  她拧着眉,提剑走过去。

  就在这时,剑气扎进去的水面底下传来一阵细碎的声音:“扎扎扎……”

  白色的冰线自水面之下渐渐升起。

  二息之后,水面上赫然现出一个半尺大的冰面。

  成功了

  沐晚按住内心的喜悦,脱下一只手套,去摸冰面。

  没错,是冰

  指尖触摸之处,并不是很冷

  她又轻轻拍了拍。

  “拍拍”

  冰层是实心的,约摸有一尺来厚与以前的不同,冰是自内向外而凝结的。

  此法可行

  再来

  第二天清晨,黑夜从冰窝子里出来,来到冰崖边站定。自半夜以后,悬底的动静就没停止过。因为香香的禁制,他不用动用神识查看沐晚的情形,又怕冷,不敢走出冰窝子。是以,他憋了小半宿他很好奇,天寒地冻的,沐姑娘到底在冰崖下面捣鼓什么。

  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沐晚穿着薄薄的一件青布道袍,头顶热气腾腾,在崖底练剑。水面一旦被她的剑气碰到的,无不“扎扎”的凝结成冰。

  整个崖底的水面,浮着数十块大大小小的圆形冰块

  咦,这是“滴水成冰”吗?怎么越看越不象呢?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天使在我家12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judyzhuzhu桅子红豆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