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零二章 有故事的飞剑
  五息之的,澳门赌博网站:沐晚已然飞奔至冰崖之顶。

  黑夜裹着披风,长立于冰崖边上,冲她点点头,淡笑着打招呼:“恭喜你,沐姑娘。”

  “谢谢。”沐晚与他并排而立,居高临下,展望脚下的水域。说起来也是在这里呆了近一年,然而,她还是头次真正看到它。

  黑夜瞥了一眼,她身上的青布道袍,问道:“沐姑娘,我们是现在就离开吗?”现在太阳才刚出来,可以乘早赶路。

  不料,沐晚的注意力被冰崖脚底的那一重重雪白的浪花状冰雪引吸住了。她直愣愣的盯着那些冰雪,对黑夜的话充耳不闻。

  黑夜顺着她的目光,也看向那些冰雪,笑了笑,提醒道:“沐姑娘”

  沐晚回过神来,茫然的看向他:“啊,黑夜,什么事?”

  黑夜又问了一遍。

  沐晚有些犹豫。先前是她自己提出来要离开的,可是,现在,她发现了一样有意思的东西,又不想马上离开了。

  想了想,她指着冰崖底下的浪花状冰雪,说道:“黑夜,我想先下去看看那些冰雪。”

  黑夜答道:“哦,沐姑娘可得抓紧了。等会太阳出来了,那些冰雪很快就会化掉的。”

  “什么?很快就会化掉?”沐晚惊呆了。那些巨浪似的冰雪,高达数丈,太阳光一照,也很快就会化掉?它们不是日积月累起来的呀?

  黑夜童叟无欺的点头:“嗯,太阳出来后,它们很快就化掉了。等到了半夜,浪花又会被冻住,化成冰雪。天天都如此。”他在冰崖上看了大半年。早就已习以为常。

  “太神奇了。我先下去看看。”沐晚飞快的撂下话,催动“逍遥八步”飞奔下崖底。呃,祥云飞剑丢了,真心不方便。

  黑夜看着她的背影,眼光一转,向一旁的冰窝子走去这里的晚上气温极低,简直能把人直接冻成冰坨子。所以。他在冰崖上的背风处用冰雪造了个冰窝子。晚上。他就躲在冰窝子里避寒。

  不一会儿,冰窝子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

  而沐晚此刻正站在那一重重的浪花状冰雪面前,险些惊落下巴。太壮观了。有木有简直是鬼斧神工它们看上去是巨浪在冲上岸的瞬间被生生的冻住。站在它们脚下,她仿佛还能听到巨浪的咆哮声。

  怎么做到的?将海水直接变在冰雪?从液态直接变成固态?如果将这个法门直接运到“滴水成冰”上……沐晚兴奋的在冰雪丛中穿来穿去。

  “扎扎扎……”冰雪堆里传出一阵细碎的声音。

  沐晚心中一惊,警觉的展开双臂,飞掠开来。落在水面上的一片浮冰上面。

  “轰”,她刚立住身形。那千重浪化成的冰雪堆轰然倒塌。冰霄纷纷扬扬,象雪花一样飘洒下来。

  一些冰雪落在沐晚身上,凉嗖嗖的。

  好美好壮烈她忍不住伸手去接。虽是两世为人,但是。因为年少时身体弱,她向来注重保养身体,这还是头次与冰雪这般近距离的接触呢。好吧。准确的说,她以前对冰雪是避而远之。熟视无睹,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感兴趣,如此认真仔细的观察。

  细小而晶莹的冰霄落入掌气,旋即化成小小的一点水渍。沐晚眨巴眼睛,忍不住摊开双手,又接了一些。

  无一例外,冰霄落入掌心,瞬间就会化成了冰凉的雪水。

  而她的一双掌心也渐渐冻得通红。

  原来这样也能让冰雪变成冰水。沐晚站在浮冰上,再次陷入沉思……

  黑夜从冰窝子里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情形:沐晚站在浮冰上,跟座冰雕似的,双手捧着,掌心空空如也,一动也不动。

  这样也能入定?他耸耸肩,解开披风,铺在冰崖边上,随意的坐了下来。

  正午时分,太阳暖洋洋的照在身上,是一天之中他认为最惬意最舒服的时候。

  冰崖下面,沐晚脚踩浮冰,象是梦游似的,取出青云剑,《水行三剑》第二剑,“滴水成冰”徐徐展开。

  “扎扎扎……”

  一剑,又一剑……

  她的剑法越来越慢,但是,剑气能到达的范围却越来越远。剑气所到之处,无不化成冰雪。凝结出来的冰层也越来越厚实……

  黑夜在悬崖上面看着,只觉得后背凉风阵阵。

  “滋,太阳下山了,好冷”,他缩了缩脖子,起身拾起披风,重新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这时,沐晚再次结束沉思,手执青云剑,左手捏成剑指,右手提剑,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剑刺出。

  “铮”,青云剑长鸣,青辉似虹,照亮了悬底。

  “扎”,被冰崖环抱起来的这一片径圆数里的水域表面全部结了冰。

  “好”黑夜看得兴起,忍不住抚掌大赞。

  沐晚回过神来,收剑,挽了个剑花,执剑“噌噌”的飞奔上崖:“对不住,我练起剑来,通常就记不住时辰。”

  黑夜摆手,伸出右手,在她面前展开:“沐姑娘,我刚才练了柄小飞剑,给你。”

  沐晚定睛一看,只见他的掌心静静的平摆着一柄不足两寸长的红色小剑。唔,小小的剑身上也镂刻有朵朵金色的祥云。好精致

  只是这么小的飞剑,可堪使用?沐晚狐疑的拿过来,忍不住说道:“好轻”比起她丢失的那一把,这一柄可以说是“轻若鸿毛”。

  黑夜笑了笑:“飞剑当然越轻越好。沐姑娘,你往上面滴一滴血,就可以试剑了。而且,滴血认主以后,只要是在同一个界面内,沐姑娘都能用血咒召回它。沐姑娘先试剑。等会儿,我再传你血咒。”

  沐晚看清小飞剑之后,早已挪不开眼:“呀,是下品宝器”先前,那一双护腕,滴血认主后,护腕里的储物空间真的令她很惊喜好大的一双储物空间。每一个都抵得上十只储物戒指

  这一次。又会有什么样的惊喜呢?

  沐晚当即滴血。

  血珠落到小飞剑上面,瞬间无影无踪。小飞剑表面红光大作,剑身弯了弯。“铮”的自她掌心弹起,化成一缕红烟冲向天际。

  象道流星一样,很拉风的在半空绕了一个好大的圈子,它转眼又回来了。凝成一朵粉红的云朵悬浮在沐晚面前。云朵周边金光点点,时闪时灭。那是阵法波动简直美到爆

  沐晚张着嘴,指着它,转头问黑夜:“这是一柄飞剑?”

  “是啊。”黑夜的额头上只差没刻“如假包换”四个大字,“那些金光是守护阵法所化。现在只能敌元婴上人全力一击。它现在灵智未醒,暂且只能这样。沐姑娘平时将它蕴养在丹田里,假已时日。它醒了灵智,就会变得越来越强。”

  “灵智?”沐晚被惊得两个眼皮直打颤。“它哪来的灵智?”她险些忘了眼前这位比女子还好看的家伙是只地地道道的天魔。我滴咯娘咧,他该不是生扒了谁的魂魄吧……

  黑夜是魔,最擅读解人心。见状,他正色道:“沐姑娘放心,我既然决定从此追随姑娘,以后定会在人族里小心行走,绝不会触犯人族的忌讳。生扒魂魄之类的事,我们魔族习以为常,但是在人族看来,天理难容。所以,我不会做的。也正因为如此,飞剑才灵智未醒。它只是我当日在巨阵里寻到的一道灵智残片。”

  接着,他详细的道出灵智残片的来历:原来,那一天,他背着重伤不醒的沐晚离开前,为了遮掩行迹象,一气吸走了方圆数百里的残余气息。当时匆忙之间没有察觉,等在联修联盟总坛安顿下来后,他才发现那些残余气息里的一道灵智残片。更有意思的是,这道灵智残片的气息与沐晚脖子上的饰品还有微弱的感应。凭着一点感应,他成功的捕捉到了这道灵智残片,将之封印起来。

  “今天想起你的飞剑丢了,刚好可以用它来炼件新飞剑。”

  沐晚狐疑的解下蓝碧玺灵珠,问道:“是和它有感应吗?”说着,她将蓝碧玺灵珠在粉红色的云朵前晃了晃。可以,后者却纹丝不动。说好的感应呢?

  黑夜摸了摸鼻子:“没错,就是这颗珠子。唔,那天为了捕捉灵智残片,我拿走了珠子上的气息。将灵智残片捉到后,我把那道气息注进了残片里。”所以,当然没有反应啦。

  “气息也能取走?”沐晚低头细看手中的蓝碧玺灵珠。虽然香香之前也跟她详细说过金翅大鹏鸟与无脸十级魔将搏斗的情形,但是,她始终没有联想到这颗珠子上来。现在再听黑夜这么一说,她猛然想起,师叔说过,这颗珠子是从一只殒落的大鹏鸟骨架上取下来的。

  照这么说,那天突然冒出来的金翅大鹏鸟就是珠子上的残余气息凝成的?

  这时,她冷不丁的惊呼:“呀,上面的字不见了”

  “什么字?”黑夜也禁不住凑过来,只见珠子表面光滑得很,表面一点印记也没有。

  “原来上面有两个金文,一个是扶字,另一个字我没见过,还不认得。现在,它们不见了。”

  黑夜“哦”了一声,解释道:“这样就说的通了。当日,那只血魔死前曾尖叫了一句神兽元魄。看来,这只金翅大鹏鸟殒落之前,将自己的元魄化成两个字,凝聚在这颗珠子上。金翅大鹏鸟据说性情刚烈,最喜食煞气,在上古时候,就是我们魔族的克星。那天,血魔想用煞气划开你的肚腹,不料,却惊醒了沉睡在珠子上的金翅大鹏鸟的元魄。能够元魄脱壳的神兽,肯定是兽仙以上级别的存在。十级魔将那点修为哪里够看,当场就死得不能再死。”说到这里,他看向粉红云朵,眼里流光溢彩,“有金翅大鹏鸟的灵智残片为灵,这柄飞剑真的极其难得,可遇不可求。”

  沐晚闻言,也看着粉红云朵:“那它以后灵智醒来,会重新变回金翅大鹏鸟吗?”

  黑夜摇头:“不会。它只是附在元魄上的一道执念,以后就是醒来,也只能是一柄飞剑。最多还残存有金翅大鹏鸟生前的那道执念。不过,那也得有天大的机缘,才能唤醒那道执念。”看了沐晚一眼,他继续说道,“比如说,沐姑娘将来得道飞升。”

  好吧,那个太遥远。沐晚怜爱的轻抚粉红云朵,软声说道:“不记得就不记得呗。前世已矣,以后,我叫你祥云吧。”直觉告诉她,这柄有故事的祥云飞剑,会是一辈子与她不离不弃的好伙伴。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的平安符评价票以及月票,多谢书友彼岸之天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