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零一章 筑基(下)
  沐晚又开始疯狂的运气。爱玩爱看就来网 。。她不再急着去撞击白色灵气,而是任其将丹田撑大——这样真的很痛,但是,丹田也因此而变大了,这应该是筑基的福利吧!

  当然也不能任丹田这么膨胀下去。每当修为壁垒上的豁口变大一些的时候,沐晚就会引导五色麻花钻与白色灵气碰撞一次,凝结一滴灵液,以缓减丹田壁的压力……

  就这样,她周边的灵石圈以惊人的速度失去灵气,残碴、粉末纷纷而下。

  换来的是,丹田底部已经凝结出一小滩灵液。丹田也扩大了近十倍。

  修为壁垒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豁口,堪比蛛网,摇摇欲坠。

  沐晚很是着急。修为壁垒撑不了多久!她还想凝结更多的灵液,将丹田变得更大……

  突然,修为壁垒“叭”的一声,全部炸开。丹田陡然又扩大一圈。里头的白色灵气倾巢而出,凝汇成五小股,在丹田时横冲直撞,瞬间将崭新的丹田壁撞得血肉模糊。

  “滋——”

  沐晚深吸一口气。丹田已经扩大到极致了。必须尽快收复住这五缕白色灵气,不能让它们再这样撞击丹田。

  于是,她只好不断的凝结五色灵气麻花钻与之相碰。

  一滴……两滴……五滴!

  丹田里的压力立消。

  这就是筑基吗?沐晚内视放大了将近十一倍的丹田,有些难以置信。

  外面还剩了近三成的灵石呢。撇撇嘴,某人只好先抽凝木灵气,给丹田壁疗伤。好吧,先前的五色灵气和白色灵气都凝成了白色灵液。汇于丹田底部,她只能用弥散在丹田上空的一点少得可怜的五色灵气。

  就这么一点点灵气,肯定不够用。沐晚服用了一把上品养灵丹。

  不想,丹药化开后,丹田里却是一阵地动山摇!

  原本静伏在丹田底部的那一滩白色灵液“汩汩”的冒起气泡来。瞬间又灵气腾腾,冲得五色灵根象风车一样,越转越快。

  还没完?这究竟要闹哪样啊?

  沐晚傻了眼。没人跟她说过。灵气凝实成灵夜后。还能变回去!功法……功法上“留白”!

  还有,我这会儿到底算不算筑基了呢?应该是筑基了吧!即是筑基了,应该可以用筑基一层的功法了吧?

  某人灵机一动。索性不管不顾的练起筑基期第一层功法——反正丹田大了十一倍,现在空空如也,灵液化出来的灵气一时半会儿还撑不到丹田。

  此时,她非常庆幸外面还剩下了三成的灵石。因为筑基一层的功法很简单。就是吸入大量的灵气,并且沉于丹田底部!

  然而。沐晚发现,吸纳进来的五色灵气进入丹田后,还是和以前一样,根本沉淀不下来。

  没有办法。她只好先将它们炼化——所谓炼化就是通过行走大周天的方式,化掉灵气原本的力度,同时变得更加精纯。凝实。

  当五色灵气走完一个大周天后,再进入丹田时。沐晚惊喜的发现,它们与丹田底部升腾起来的灵气在五灵根底部汇合了。后者和它们一样,变成了五色灵气。

  于是,再走大周天。

  越来越多的灵液化成五色灵气。丹田里和经脉内的灵气越来越多。丹田还好,先前已经扩大了十一倍,一下子压力并不是很大。但是周身的经脉就不行了,被撑得浑圆,鲜血淋漓。

  沐晚却松了一口气:她就说,筑基不可能仅改变丹田。

  走了一个又一个大周天,五色灵气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快,五色灵根被灵气推动,转动得也越来越快……

  外面的灵石几乎消耗光了!沐晚的体力早已不支,一直在咬牙苦扛。现在,回神丹已用光,她的神识也耗到极限,头痛欲裂,澳门赌博网站:眼见着进入山穷水尽之际。

  就在这时,丹田底部的最后一滴灵液也重新化成灵气,在五灵根底部与五色灵气汇合。

  丹田里的五色灵气已经浓得抹不开,但五色灵根还在飞快的转动着。

  沐晚的脸憋到发紫——丹田、经脉都撑到极致,五色灵气也越来越带不动,这些都令她喘不过气来。

  我大概是修真界有史以来第一个在筑基时把自己憋死的倒霉蛋!她痛苦的内视丹田,好不心甘。

  就在这时,只听见五色灵根底部传来轻微的一声:“叭嗒!”

  一点绿色的灵液自木灵根底部滴落下来,落在丹田底部。

  它象是开了一个头,“叭嗒、叭嗒、叭嗒……”,五色灵根的底部不住的往下掉五色的灵液。

  这些灵液落到丹田底部时,不再是象之前一样汇成白色的一滩,而是依旧分属性汇聚。

  不一会儿,丹田底部竟然现出一滩象五色花儿的灵液。它们随着五色灵根一起,按同样的速度转动。

  丹田里的压力最先减下来,紧接着,在五色灵根的驱动下,经脉里的灵气自行转动至丹田里,压力也大减……沐晚终于明白过来:她体内的灵气是分离开来的,但是,最先凝结出来的灵液却是五行灵气混杂在一起,与经脉里的五色灵气不相融。所以……她又重新筑了一次基。好吧,确切的说,前面那一次没有经过经脉,其实是假筑基。

  想明白了,沐晚又开始运气,加快进度。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近九成的五色灵气都通过五色灵根凝实成五色灵液时,丹田和经脉不胀也不瘪,感觉很是舒适。就连头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神识在不知不觉中已然恢复。

  这时,五色灵液再次升腾起来,变回五色灵气,通过五色灵根,参与到大周天中来。同时。又有新的五灵液在灵根底部凝结……九成灵液,一成灵气,总是保持这个比例,如此周而复返。

  这才是筑基以后的大周天!

  又走了三个大周天,觉得体内的情况已经彻底稳定了,沐晚再次抽出木灵气,行走于丹田与经脉之间。

  这回很顺利。木灵气在体内运转一周。丹田与经脉里伤好了九成。再转一周。丹田壁与经脉完好如新。

  至此,她的筑基才算完成。

  沐晚清点了一下筑基成果:首先是,在丹田底部凝结了近百滴五色灵液。体内的灵气量已非炼气十层所能比;其次,丹田与全身的经脉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扩展。其中,丹田扩大了十一倍;经脉之中,任督二脉扩展最多。差不多与丹田等同;以手部和脚底的经脉末端扩展最少,仅有五倍;还有就是。在筑基过程中,神识又一次被凝实,识海扩大近一倍。现在她才筑基一层,但是神识可以说已经强大到筑基期以内鲜有其右者;五灵根已经均衡。转速比筑基前起码快了五倍。

  除此之外,通过凝实灵气,使之变成灵液。然后,灵液又再度变回灵气的这个大循环。再联想到《水行三剑》里领悟到的,水有三态,即水气,水滴,寒冰,沐晚意识到,世间虽万物万样,但是在本质上,万物应该只有三种状态,即气态,液态和固态。

  同时,她还认识到,气态可以变成液态,液态也可以变成固态,而固态又能变回气态。这是一个大循环。《水行三剑》的三式体现的恰好就是这一个循环。

  那么,反过来呢?是不是也能构成大循环呢?

  应该可以!

  至少灵液就能重新升腾成灵气!

  那么,灵液是怎么变回灵气的呢?很简单啊!丹田里的灵气越来越多,压力增大,灵气就会越来越凝实,最终凝成灵液;反之,灵气越来越少,压力减少,灵液就会反过来升腾成灵气。

  所以,力是两者转变的关键!

  如何才能把这种力运用到《水行三剑》上来呢?这样的话,“一夜秋雨”与“滴水成冰”就能合二为一……

  沐晚陷入了沉思。她太专注于剑法,以至于识海里悄然变亮,云气升腾,神识因此而变得更加凝实也没有察觉到。

  过了许久,她睁开眼睛,喟然长叹。道理倒是透彻了,但是付诸剑法,好难——刚刚她在脑海里推演了起码上百次,但总是在“力”这里卡了壳。她的灵力太弱,做不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腹内肠鸣如鼓,沐晚不得不暂且放下。

  这时,恶臭刺鼻。她方才发觉自己又跟个墨团似的,坐在一圈灵石残渣之中,好不邋遢!

  这一段地穴里都充盈着浓浓的臭味,好象藏了一堆死耗子似的!

  某人接连往自己身上打了一连串去尘术,终于现出肉色来。接着,她吞服一粒辟谷丹,迫不及待的钻进空间里,脱得只剩中衣,“扑通”跃入浮有薄冰的水里。

  “啊,好冷!”沐晚泡在水里,一口银牙咬得“咯吱”作响。

  她强忍着,飞快的搓洗全身。过了一会儿,寒意渐去,她忍不住在附近的水域游了一大圈儿。没想到,身上反倒热乎乎的,痛快极了!

  想起黑夜还在冰崖上护法,沐晚只游了一圈,便爬上岸,里里外外的换上干净的衣服,把自己收拾得妥妥当当,闪身出了空间,同时给黑夜用神识传讯:黑夜,谢谢你,我筑基了!

  呀,神识什么时候变得这身凝实了?终于发现了神识的变化,某人不由愣住。

  而黑夜此刻才真正放下心来。三天前,他就感觉到冰崖底下,沐晚的气息在变强数倍后,渐渐趋于平稳。他知道,沐晚筑基成功,定是在稳固修为。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冰崖底下再无动静。就在刚才,气息还突然消失了!

  他还以为沐晚出了什么状况呢。现在想来,后者应该是巩固修为后,进了一趟空间。

  吐出一口浊气,他用神识回复道:沐姑娘,你还要继续清修吗?

  回复很快:不了。我已筑基,是时候离开了。

  走到洞口前,沐晚试着用掌力震开那层厚实的坚冰。

  “砰!”一掌推出,坚冰碎成冰霄,喷出好远,纷纷扬扬的洒向水面。

  她轻轻摇头:力度不够,冰霄也是微小的冰,是固态,离水汽还远得很呢。

  抬头看了一眼高高的冰崖,沐晚提气,催动“逍遥八步”噌噌的直接飞奔上去。

  呵呵,从炼气期到筑基期,果然是质的飞跃。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飘落涟漪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