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九六章 谁是螳螂,澳门赌博网站:谁是黄雀
  话说黑夜熟门熟路的潜进了散修联盟总坛库房,解开披风,甩出去,首先是席卷所有的灵石,第二目标是天材地宝,第三目标是器丹符阵等。

  他的披风除了遮掩行迹,还有一个妙用:乾坤大挪移

  只见披风迅速变大,但凡被它盖住的东西,转眼就不见……好吧,黑夜有储物空间。但是,他的储物空间里充满了煞气。东西放进去后,不出十息,就会沾上煞气。而这些灵石和天材地宝,他是准备给沐晚和香香的,是以,只能麻里麻烦的用储物戒指盛装。

  他估计的不错,装完前两类,那一把储物戒指刚好用完。

  看了一眼堆积如山的法宝等,黑夜收回披风,果断的转身离开,并顺手捏碎了手里的令符,同时引爆前一天就埋在库房地底下的爆破球这是他这段时间自己琢磨出来的小玩意,每一只不过婴儿的拳头大,里头填充的都是戾气,威力大得很,足以炸毁一间库房。

  呵呵,为了保险起见,他每间库房里埋了俩爆破球。

  觉得还不够,他又偷偷的弄了些装满火油的葫芦藏在库房周边。

  哼哼,这些家伙竟然敢打他的主意,还让沐姑娘和香香大人也跟着吃足了苦头,他当然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砰”

  刹那间,整个库房区被炸上天

  周边立刻变作一片火海。

  等散修们闻讯集结时,黑夜已在祭池外围。

  魔天性谨慎。更何况,黑夜刚出道,就在沐晚手里吃了大亏,从此沦为魔仆。虽然他现在是心服口服的追随主人。但是,这确实是他魔生的大污点。他痛定思痛,性子越发的谨小慎微。

  所以,自从发现祭池的存在后,这一个月里,他没少来这边踩点。但是,每次也仅是探路而已。哪怕里头的戾气浓得几欲化水。他也死死克制着,没有吸食一口。

  和事先预料到的差不多,库房那边火光冲天。人声鼎沸,然而祭池里却和往日里没有什么两样。依旧是每隔十丈远点着一盏昏暗的长明灯。魔修们三人一组,沿着固定的路线,不住的来回穿梭巡视。

  黑夜身形一晃。隐身于一个黑暗的角落里。

  不一会儿,前面的拐角处现出一个身着青布短打的道童。他一手提着一只黑色木桶。一手拿着一个长柄铁勺他是祭池的灯童。祭池里戾气浓得抹不开,就是白天,太阳也照不进来,必须点灯照明。每天晚上这个时候。灯童都会过来添灯油。

  走到拐角处时,疾风扑面。灯童打了个哆嗦,手里的铁勺与油桶脱手。

  好在。他反应不俗,在铁勺和油桶坠地前。双手如钩,将两样东西双双抓住。

  虚惊一场他飞快的瞄了一眼四周,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微垂着脸,继续前行。

  他很认真,沿途给每盏灯都添满灯油。碰到巡逻的魔修小队,他恭敬的退到一边,放下手里的东西,躬身行礼。待魔修们走过后,他才重新捡起油桶和长勺,继续不紧不慢的挨个添加灯油。

  大约半个时辰后,他走到了祭池的内圈。

  这里的戾气更浓,可见度更低。长明灯也仅能照出三尺多远。祭池里好象煮沸了一般,黑气翻腾,完全看不清里面的情形。隐约从里面传来女子痛苦的,令人倍感阴森恐怖。

  灯童似乎也扛不住。他哆哆嗦嗦的提着油桶,慢慢的在黑雾里穿行。

  然而,若是有人站在跟前,便立马发现,灯童此刻双目亮若星辰,神情激动好吧,他完全是亢奋到打哆嗦

  半刻钟后,祭池里突然“咚咚咚”的警钟大作。

  “有人盗取圣核”巡逻的魔修们迅速向内圈集结。

  与此同时,祭池的上空“当啷”降下一张黑闪闪的巨网。

  “哈哈哈……”祭池上空响起一阵狂笑,“小东西,终于等到你了”

  笼罩在祭池上空的黑雾四散。

  一道黑色的身影自祭池上空徐徐落下。

  “左使大人”集结拢来的魔修们齐齐单脚跪下。

  没错,这是散修联盟设下的局

  当日,七名散修在大周京城东郊莫名的丢了一身的戾气。他们失魂落魄的回到总坛,却不敢声张;没几天,天门客栈方面也回报,又发生了戾气离奇被夺事件。掌柜当即上报总坛。

  而当值的长老认为,此事蹊跷得很,不敢专断,又上报给了“右圣使大人”,也就是那位无脸的十级魔将。

  右圣使大人听完,认为极有可能是魔的所为:“他魔功尚浅,又尝到了甜头,定会寻来。我们只需张下网,等他自己送上门来。”因为他与“左圣使”事先分了工。后者主要负责祭池那边的事务,是以,他只是向“左圣使”通报了这件事情。

  这时,天门关戾气事件已经在总坛传得沸沸扬扬。

  右使见状,索性命人在总坛张榜告示:天门关戾气离奇被夺事件已经查清,系恶魔所为。此魔至凶至贪,一旦被其吸食过戾气,会被其烙下印记。是以,广而告之,若有知情者,请速报右圣使大人。

  那七名散修读过后,吓得惶惶不可终日。凑在一起商议后,他们一齐向右使汇报了丢失戾气的事件。

  对于右使来说,无异于正要瞌睡,他们就送来了枕头。他通过这七人,惊喜的发现对方是一只魔兵境的小天魔。吞食掉这只小天魔,他的血脉能大大的提纯他的修为将不再止步于十级魔将境

  兴奋的右使不惜以己身为饵,诱捕小天魔。

  果然,黑夜忍耐不住,上当了

  然而,魔算不如天算。右使明明告诉左使。万无一失。但是,他却一去不返。左使甚至连对头是谁都不知道天魔弥足珍贵,是以,“右圣使大人”留了一手。

  左使误以为,对方是冲着祭池里的魔核来的。是以,一边放出风去,说他要亲自为二弟报仇。正满世界搜捕凶手。一边紧锣密闭的在祭池周边布防。

  当库房被炸,那一片都化为火海,左使立刻意识到。对头行动了他命令祭池里外松内紧,务必看上去与平常一样。而他自己则不动声色的亲自守在祭池上空,只等鱼儿来咬钩祭池里一字排开,共设有十个祭台。每个祭台上供有一粒魔核。只要动了其中的任何一粒魔核,便会触发禁制。警钟长鸣。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能无声无息的通过了所有的关卡,真的潜进祭池之内,还碰到了魔核

  对方定是大有来头

  还好。本座早就布下锁魂大网

  左使想到这里,得意的哈哈大笑。他一边降下身形,一边拂散祭池里的戾气。

  黑气散尽。祭池里的情形一览无余。

  只见祭池里的十个祭台都被一块巨大的黑色布帷罩住。而黑色布帷上扣着锁魂大网

  左使哼哼:“哼,胃口倒不小。居然想一次盗走所有的圣核”

  祭池边上,众人齐声赞道:“左圣使大人英明神武”魔修们都是单脚跪地,唯有灯童是双膝跪地。他低垂着头,吓得浑身直打颤,整个人几乎是趴在地上了。

  左使环视众人,最后又将目光落在祭池中央的锁魂大网上。

  “锁魂网,收”他伸出右手,在胸前张开五指,用力的收拢起来,紧握成拳。

  祭池里,豪光大作,锁魂网随着他的手指收拢而“哗啦”一声,也收紧成团,嗖的飞至左使大人手里。

  后者脸上尽是得色。

  就在这时,事情突变

  锁魂网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而祭池里,原本被它牢牢扣住的黑色布帷却不翼而飞

  更要命的是,十个祭台上也是空空如也

  令人气愤的是,祭台周边束缚着的待孕母体却是一个也不少

  左使大人脸上的得色僵住了他难以置信的瞪着手里的空网。

  “有奸细”他瞬间反应过来,气极败下的挥着空网咆哮。

  整个祭池里,现在就只有一个外人灯童只有灯童是散修联盟的人

  刷刷刷,所有人的目光一齐落到了灯童的身上。

  灯童仍然一动也不动的跪伏在地上。

  绝对有古怪

  与他隔得最近的那名褐袍魔修小心的隔空推了一把。

  “扑通”灯童摔倒,滚了一圈儿,摊开手脚,仰面摊成“大”字

  只见他口吐白沫,双眼紧闭,面黑如锅底,不醒人事。

  “啊,他刚刚被附身了”褐袍魔修大叫。

  灯童的症状很典型。在场的都是魔修,一看就知晓刚刚有魔附在他身上

  “该死”左使咬得牙齿“咯吱”作响,右手突然猛的一挥,洒下一片黑色粉末,“给本座现身”

  显魔粉

  魔擅于隐匿。而显魔粉却是魔的克星,只要沾上一点儿,魔便一个月内无法隐匿身形。

  左使自己也是魔,他使出这一招,分明就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一干魔修苦不堪言。他们半跪着,动也不敢动,任显魔粉簌簌的落在自己身上。

  重灾区是灯童所在的方位。

  “老毒物,算你狠”离灯童不远的角落里,响起一个鸭公调。同时,一道黑色的身影飞也似的向外急窜。

  “抓住他”左使大叫,同时甩出握在左手的圆月弯刀。

  呼,圆月弯刀打着转儿,在空中划过一道亮白,准确的扎在那道黑影的后背上。

  黑影闷哼一声,身形一晃,化成一道黑烟,“滋”,不见了

  “休想跑”左使张开双臂,象一片乌云一般,遮天盖地的飞扑过去。

  扑空了

  “啊,是天魔”他踉跄着捂着胸口,“噗”的喷出一口黑血。

  这只天魔已经凝核,肯定是有备而来:早早的将魔核藏在总坛外面。得手后,再利用魔核逃出生天。

  魔族里,唯有天魔能用此法门逃脱。

  棋差一着啊,他不但生生的与天魔失之交臂,而且还白白的丢失了本命魔刀

  失去本命魔刀,元气大伤,他不吐血才怪。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小可可11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