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九二章 妖孽的天魔
  黑夜二话不说,背起昏迷不醒的沐晚。

  而香香这一次伤及本体,现在还不能妄动灵力,只能躲进空间里,为黑夜指路。

  魔族天性机警。黑夜临走之前,一口气吸收了周围数百里内残留的各种气息。这样一来,痕迹全消,查无可查。

  香香很满意,在空间里一边大嚼木灵石,一边难得的用神识赞了黑夜一句:不错,有前途

  黑夜勾起嘴角,背着沐晚,象道旋风一样,冲向巨阵。

  半刻钟后,散修联盟的大队人马将方圆数百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名金丹长老独自走进中心地带,闭上眼睛,凝神捕捉空气中的残留气息,试图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然而,空气中干干净净的。半晌,他睁开眼睛,招来一名全副武装的散修:“这里的气息都被人清除了,右圣使大人不知去向,速速去请左圣使大人”

  “喏”

  半刻钟后,一个黑袍人匆匆赶至。

  风一般的转了一圈,他举起双臂,愤怒的咆哮:“谁杀了二弟是谁”

  很快,散修联盟的所有成员都齐齐出动。他们封锁了这一带至绝魔山脉之间的地带,逐片逐点的展开地毯式搜查。但凡看到行迹可疑之人,统统抓起来拷问。

  一时间,边界上鸡飞狗跳,人人自危。这一带有七成的修真势力撤离。散修联盟乘机占领了他们的地盘,势力范围扩大近一倍。

  正如香香所预料的一样,散修联盟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要找的人,此刻正安安稳稳的藏在他们的总坛。好吃好喝的养伤。

  在香香的指引下,黑夜背着沐晚,很顺利的通过巨阵,找到了藏在巨阵深处的散修联盟总坛。

  藏在哪里呢?看着象蚂穴一样的总坛,香香不由眉头紧锁:要是以前,她搜查一下周边的草木记忆,很轻松的就能找到合适的藏身之所。然而。现在她动不了灵力。一时犯了难。

  黑夜见状,说道:“我先找个地方把沐姑娘藏起来,然而再到总坛里面去转转。肯定能找到合适的地方。”

  香香翻了个白眼:“你不会又捅出大篓子来吧?”现在她总算切实体会到了仙道之难宛如在万丈悬崖绝壁上行走,稍有不慎,就是前功尽弃,身消道殒。

  黑夜嘿嘿:“放心吧。”

  香香哪里敢放心?可是。眼下,她行动不便。主人也急需安顿下来仔细疗伤,唯有这只惹祸精派上用场。想了想,她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黑夜的回答很有把握:他之前在大周京城东郊吸食了七名散修身上的戾气。现在,这七人都在。他随便附在其中一人身上。就可以大摇大摆的在总坛里行走。

  “这个办法可行。”香香点头,建议道,“你找个修为不高也不低的筑基中期的。他们有规定。筑基期以上修为的,才有权单独置办一个小院子。找好院子后。你想办法把弄个重伤,对外宣布闭关养伤。”

  “好。”黑夜的眼睛亮了。

  他从七人之中选中了那个叫做李四喜的散修:一是,这人性子安静,不太喜欢说话;二是,他的修为正好是筑基五层;三是,这人还没有置办小院子。

  筑基期修士的小院子都是独门独院的,集中在总坛东后侧。黑夜顶着李四喜的皮囊,选了一处很寻常,不显眼的小院子。

  恰好此时,任务多多。第二天下午,李四喜所在的小队出任务,奉命围捕一个“可疑人等”。

  黑夜故意使了个破绽,身受重伤,被抬回来裹伤。

  待众人散开,身边仅有负责医伤的那名筑基期散修时,他暗地里塞给对方一个鼓鼓囊囊的下品储物袋。

  这是大家惯用的手段。医者接过储物袋,拿在心里掂了掂,心领神会的微微点头。忙活完后,他刷刷写了一个条子:内腑重创,波及主脉,甚是严重,建议闭关一个月。

  于是,黑夜就拿着这个条子,顺利的请到了一个月的病假。

  这天夜里,他便将沐晚接进了小院子,安顿下来。

  香香刚刚恢复了一些灵气,就替沐晚做了个全身检查:她全身的骨头被震碎近百处,大骨折四处,小骨折错位亦不下百处;十一条经脉被震裂。总之,沐晚身上几乎找不出一根没有受伤的骨头。

  幸运的是,她的丹田和识海都无恙。也许是灵气透支严重,丹田里的五行灵气少得可怜的缘故,五色灵根不再转动,静静的沉在丹田底部里。

  住进小院子后,香香乘着沐晚仍在昏迷之中,替她接骨正骨,忙活了近半宿,最后,将之绑成了一只人形大棕子。

  “好了。”她往嘴里扔了一块木灵石,“咔嚓咔嚓”的嚼着。对于修士来说,只要丹田与识海无恙,这一身的骨头伤都只是看着凶险而已。当然,也挺痛的。

  至于经脉里的内伤,香香现在使不了治愈术,只能用回春丹搭配着养灵丹,先帮沐晚慢慢养着。

  这一次,沐晚足足昏睡了五天五夜。

  香香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见她终于醒转,禁不住抚掌轻呼:“谢天谢地,没事了”若再不醒来,她经脉内的伤久久得不到实质性的治愈,恐怕会落下暗伤。将来医治起来,麻烦得很。

  沐晚发现自己浑身被绑得结结实实,手脚绵软麻木,动弹不得,而香香欢天喜地的坐一旁,脸色苍白,形容从未有过的憔悴。再看四周,是间空荡荡的陌生屋子,她哑声问道:“这是哪儿?香香,我们死了吗?”

  她算是死过一次的人,却对死后的情形一无所知。十级魔将的修为对她来说,根本就是深不可测。她逃无可逃,必死无疑

  如今。再看到香香的脸白得跟张纸一样,她想:肯定是死了。这回没有再重生,应该是到了传说中的地府吧。

  香香掩着嘴,“扑哧”乐了:“姐姐,我们差点死了。”

  啊,没事沐晚大喜。若不是现在被绑得动弹不得,她肯定会高兴的蹦起来。

  香香接着说道:“我们在散修联盟的老巢。”

  “啊?”沐晚呆住被俘虏了?怪不得屋子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立时。悲从心起。亮闪闪的眸子瞬间黯淡无光。

  “姐姐,别急,听香香说完啊。”香香“吃吃”笑道。“我们是躲在他们的总坛里养伤。那帮散修正在外面铲地三尺的搜捕我们呢。”

  没被俘就好。沐晚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强打起精神问道:“黑夜呢?咦,他进了一大阶他独自一人跑到外面去了?”黑夜的本源煞气上有她的神识烙印,所以。她只需神识一动,就能知道他的修为和大致方位。

  香香“哦”了一声。神色很寻常的答道:“他去外面给我们找灵石和丹药去了。姐姐不用担心,他现在厉害着呢。”

  接着,她将当日的情形一五一十的告诉沐晚。

  沐晚拧眉:“金色的符文变幻出来的金翅大鹏鸟?我身上没有这样的灵符啊。”

  香香耸耸肩:“不知道。这些都是黑夜告诉我的。香香也昏过去了,对当时的情形一无所知。”

  沐晚看着她:“你伤的很重。是不是?”

  香香嘿嘿一笑,摸出一块木灵石晃了晃:“没事,多吃点木灵石。多用点时间,就能调养回来了。倒是姐姐的内伤不能再拖了。不然。会留下暗积的。”

  “行。”

  于是,香香在一旁护法,沐晚服用了一大把组合丹药后,小心翼翼的走了一个大周天,吐出数口淤血。

  她痛得满头大汗,气喘如牛。

  新的灵气进入丹田后,五色灵根“呼”的又自丹田底部悬浮起来,慢悠悠的重新开始转动。

  沐晚深吸一口气,咬牙继续运气。

  一个大周天后,灵根的转速稍微加快了些。

  还是慢,转速不及以前的三分之一

  再来

  又是一个大周天,转速提升一成

  再来

  ……

  如此走了十来个大周天,灵根的转速稳定在以前的一半,再也提升不了。

  不知不觉中,经脉内的伤已经好了大半。

  沐晚汗津津的睁开眼睛,煞白的脸上多了一些血色。

  “好了,姐姐。”香香掏出一块白净的帕子,轻轻的替她揩试着脸上的汗水,“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姐姐将运气的速度尽量放慢,细细排查。估计再过个五六天,姐姐就能拆绑带,下地行走了。”

  就在这时,黑夜回来了。门没有关,他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沐姑娘,香香大人,我能进来吗?”

  沐晚挑眉,心中赞道:不错,做为一只魔,黑夜挺有礼仪的。

  香香得意的笑道:“香香教他的。”说着,她看向门外,应道,“进来。”

  黑夜这才走了进来。

  看着走到床前的陌生少年,沐晚惊得两个眼皮直跳:“你,你是黑夜?”之前,香香一直没有说,黑夜已经幻出人身。她一直以为黑夜会是只变大了好多倍的黑猫……汗。

  “黑夜见过沐姑娘。”黑夜行了一个道礼。

  好吧,不说天魔行道礼,这画风似乎不对。且说,看到黑夜顶着一张雄雌莫辨的脸,沐晚总觉得哪里不对。

  灵光一闪,某人脑海里莫名的现出那位十级魔将那张惊悚的空白脸:“你,你有五官你已经修出五感了?”

  我滴咯娘咧,十级魔将都没修出五感,这一只才凝核初期,竟然就修出五感来了

  不要这么强悍,好不好

  一个两个的,都如此逆天,身为你们的主人,我会很有压力的

  分界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八大山人2笑脸掌声彼岸之天乐翩翩的月票,谢谢

  今天是元旦,某峰祝亲们,新年快乐愿亲们,新的一年里,六六大顺,万事顺利,身体安康,花好月圆

  第一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