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九一章 这仇,老大了
  过了半个时辰,风沙暴终于停止。

  “咳咳咳”,红袍男修醒来,立刻凝神查视了自己的情况。

  还好,他只是被声音震晕,并无大碍。

  拂去身上厚厚的沙石,他爬起来,环视四周。

  怎一个惨字了得他带出来的五支小队,现在一个个都差不多快被沙石给埋了。

  “滋”的吸了一口气,红袍男修用一只手轻拍自己的额头,喃喃自问:“当时到底是什么怎么一回事?是仙宝吗?不象啊。一个炼气十层的黄毛丫头,能有什么象样的仙宝?”当时,隔着两百里地,事情又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他根本就来不及凝神细看。

  红袍男子又转念一想:莫非那丫头是大宗门的亲传弟子?不然,寻常散修或普通弟子哪里有遮掩身形的法宝。本尊都被她欺瞒过去了,还好,魔尊大人法力深不可测,一眼就识破了她的伪装。

  越想越有可能,他的一双眸子“噌”的亮了,顾不得去查看下属们的情况,祭出飞行法宝,向声音发出的中心地带飞去。

  越靠近中心地带,越是狼藉,面目全非。红袍男子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问题:右圣使大人呢?

  心中一窒,他急急的停住,悬浮在半空中,闭上眼睛,在心底小心翼翼的呼唤:大人右圣使大人

  然而,连唤两声,都没有得到回应。

  难道右圣使大人……红袍男修的心猛然提了起来,额头上直冒冷汗。就在这时,他在前面不远处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

  黑发黑衣,那人正背着他。半跪在地上,小心的用双手刨着沙土。

  右圣使大人?红袍男子心中一喜,凝神细看。

  没错,是个男子的背影。

  可是,他穿着一身黑色短打。平素,右圣使大人都是穿黑色长袍的。

  不过,红袍男子很快又释然:当时。巨响等于就是在右圣使大人跟前产生的。右圣使大人的黑袍也许是被震坏了呢。

  就象他自己身上的这件法袍也拉了一条大口子。回去后必须找炼器师好好织补一番。

  唔,怪不得右圣使大人喜欢穿长袍。原来他的身量比较单薄。

  红袍男修降下飞行法宝,快步走了过去在右圣使大人周边十里以内。使用任何飞行法宝都会被视为大不敬。若是右圣使大人心情好的话,也许只会吃得皮肉之苦;若是碰到右圣使大人那会儿正好心情不佳,小命不保也是很正常的事。

  他没有刻意放轻脚步。然而,黑衣男子依旧用双手一层一层的刨开沙土。连头都不曾回。

  走到离黑衣男子还有三丈的地方,红袍男修立定。恭敬的行了一个道礼:“小的见过右圣使大人。”

  黑衣男子终于停下来。他不紧不慢的起身,墨色长发一甩,突然转过身来。

  “你们,该死”他咆哮着。身形一晃,变做一道径围半丈的黑烟。

  鸭公调?声音完全不对

  “你是谁?”红袍男修心里一直存着防备,见事不妙。罩面打出一把流星砂,祭起飞行法宝。全速向后逃遁。

  “卜卜卜……”

  黑烟根本就没有躲的意思,迎着流星砂冲了上来。晃了晃,下一息,它便追上红袍男子,将之团团包裹住。

  红袍男修连连惨呼:“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黑烟中,红光闪过,红袍男修被肢解,连金丹都没能逃出来。

  “噗噗噗”黑烟接连吐出数段残肢。

  再一晃,它又回到原处,重新化成黑衣男子,小心的刨着沙石。只是,他的黑衣破了,后背上密密麻麻的布满绿豆大的小洞。

  他就是黑夜。

  吸食了十级魔将的戾气后,他的修为进了整整一个大阶,由凝实初期,激涨为凝核初期。天魔的血统很纯粹,进入凝核期,就能幻成人形。

  虽然当时黑夜被封在冰球里,但是,因为他吸收了不少十级魔将的戾气,所以,消化这些戾气时,他不但至始至终神识清楚,而且对外面的情形一清二楚。看到沐晚与香香宁死也不肯交出他,尤其是沐晚一次次被血肉模飞的拍飞,又一次次站起来,拼死只为了帮他拖延时间,他深深的被打动了。

  在凝成魔核的那一刹那,黑夜发了天魔誓:从今往后,我黑夜誓死追随沐晚,绝无二心。

  大约过了三十息,黑夜终于从厚厚的沙石堆里刨出了一个人来。

  “沐姑娘”他大喜。打开刚刚从红衣男修那里缴获的储物戒指,从中取出回春丹养灵丹回神丹等,也按照沐晚的配比,撬开沐晚的嘴巴,塞得满满的。

  丹药慢慢化开。

  黑夜见沐晚还没有醒转,又将后者的嘴巴用丹药塞满他是魔族,身上只有煞力即魔力,并无灵力,不能运功替人族修士疗伤。所以只能用这种笨办法。

  接连塞了近百枚丹药,还是不见沐晚有所起色,黑夜抓狂的挠头沐姑娘明明生机不绝,为什么服了这么多的丹药还不见起效?

  这时,他突然想起,香香大人会治愈术。

  啊,应该先治香香大人

  心中一动,他钻进了空间里沐晚在他当魔仆之后,就给了他进出空间的权限。

  他先前从空间里出来时,已经将香香挪到了香樟树下。

  该怎么给香香大人治伤?相处了这么些天,黑夜就没见她服过丹药。绿色的木灵石倒是天天都有看到她吃。

  想了想,黑夜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大把绿色的木灵石,也撬开香香的嘴巴,一块一块的往里头塞。

  才塞了两块,就再也塞不进了

  黑夜只好停下来。耐着性子等待。

  然而,过了三息,木灵石纹丝不动

  挠挠头,他又把两块木灵石都取出来,用心捏成粉末。

  这时,绿色的木灵气散开,有一部分飘进了香香的嘴里。

  管用黑夜立刻又取出一把木灵石。靠近香香的嘴巴。将它们捏碎。同时,他鼓着腮巴子吹气,使散出来的木灵气更多的飘进香香的嘴里。

  渐渐的。香香的脸上起了血色。

  黑夜信心倍增,不住的捏碎灵石,给香香灌木灵气。

  一连捏碎了数百块木灵石,香香终于幽幽醒转。

  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陌生男子趴在自己面前。还不住的往自己嘴里吹气,香香吓了一大跳。本能的抬手一巴掌扇过去:“呸,登徒子”

  黑夜正全心贯注的灌木灵气呢,不曾防备,“啪”的被扇了个正着。

  他愣了一下。旋即,笑嘻嘻的问道:“香香大人,你好了”都有力气打人了。还能不好么?

  听到熟悉的鸭公调,再转眼一看。是在空间里,香香难以置信的指着凑上来的那人:“你,你是黑夜?”

  “是呀,我是黑夜。”黑夜一把拉住她,“香香大人,快给沐姑娘治伤吧。她现在气息若有若无,很不好。”

  “啊,姐姐”香香反应过来,欲翻身爬起来。哪知,她一动,却“噗”的吐出一大口黑褐色的淤血。

  “香香大人,你……”黑夜连忙将一大把木灵石捧到她嘴边,“木灵石,快吃”

  香香深吸一口气,定住心神,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只拳头大的黑色小罐子:“快,将里头的水全喂给姐姐喝。”

  这罐百花露还是在外门的时候收集的起来,自从沐晚进入内门后,条件变得很优越,不需要每天喝富含木灵气的茶水来提升修为。是以,这罐百花露一直搁在储水罐里没有动。她早忘记了还有这么一罐东西。过了这么多年,里头的木灵气浓得米汤一样,用来疗伤,效果比上品回春丹还要好。也亏得她忘记了,不然,再与十级魔将比斗的时候,肯定被她拿来补充木灵气了。

  “哦。”黑夜把手里的木灵石放到她身边,接过小黑罐,立刻出了空间。

  这时,沐晚嘴里的丹药已经全部分开。虽然脸色没有好转,但是,此刻她明显的有了进气。

  果然,先治香香大人,是对的。黑夜打开盖子,将里头的水全部给沐晚灌下。

  刚灌完,香香也挣扎着从空间里出来:“你去周边看看,绝不能留活口。我在这里守着姐姐。”

  明明是必死之局,他们仨到底是怎么逃出生天的?她很想知道,但是,现在不是查找真相的时候。昨晚的事,绝不能传出去。是以,清场灭口才是当务之急。

  好吧,就算她想追查也无从下手。因为周围数百里之内,上至百年古树,下至刚发芽的杂草,尽数被狂风连根拔起,无一存活下来

  黑夜意会过来,说道:“刚刚那个指挥包抄我们的金丹散修已经被我灭掉了。其余人一直没有动弹。我现在去看看,有没有装死的。”说着,身形一晃,又现出本体,无声的散开。

  半刻钟不到,他回来了:“都清理干净了。”

  香香看了看他,问道:“你后背上的那些小洞是怎么一回事?”很象是被暗器打破的。

  黑夜不在意的答道:“哦,中了金丹散修一把精铁砂。”他本来可以躲开的。但是,怕那厮借机逃掉了,是以,他生生的受了下来。

  香香环顾四周,皱眉说道:“天快亮了,此地不宜久留。你背上姐姐,我们速速离开这里。”

  “去哪里?”

  香香咬牙:“去巨阵里,去散修联盟的老巢那些散修恐怕做梦也想不到,我们竟然会藏在他们的老窝里。再说,此仇不报,我恨难消。”本体被削掉了一根粗枝,险些跌破金丹境哼哼,这仇,老大了

  黑夜大赞:“对极。这笔帐一定要加倍讨回来”

  好吧,妖魔向来都是很记仇的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朗语嫣然的平安符,多谢书友陌筱箬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yangji07银月悠终于来注册了头大的人默默蛀蚀小可可11红豆妮七邪荼黎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ps:呀,月票居然过两百了。好吧,月票逢百加一更。元月二号也加更。某峰再次感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