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九零章 扶摇
  黑袍男子懒洋洋的问道:“怎么样,小丫头,考虑清楚了吗?”

  沐晚往嘴里塞了一大把组合灵丹,拔出青云剑,啐道:“根本就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说着,掌心凝出一道水灵气,她举起剑,快速凝结空气中的水汽,向黑袍男子刺去滴水成冰……

  “不知死活”黑袍男子抬起右手,袍袖轻挥。

  “啪”

  劲风袭来,沐晚躲无可躲,被打了个正着。

  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她被拍出十几丈,重重的摔在草地上。

  就这么一瞬间,她被伤得很重:身上的青布道袍变成了破破烂烂的布条状;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计其数;血汩汩的从伤口里往外流,迅速将她染成一个血人

  “姐姐”,香香疾呼,右手指向空间外面,指尖凝出一道拇指粗的绿色木灵气,立刻施展高级治愈术。

  转瞬,木灵气在沐晚周身的经脉内弥漫开来。所到之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止血……愈合

  三息之后,沐晚缓过劲来了。

  她吐出一口浊气,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跃起,再次举起剑:“魔物,纳命来”

  黑袍男子呵呵:“倒是有点造化”说完,他又轻轻一挥袖子。

  这回,沐晚防着他这一手呢,早早的做好了准备她只是想拖延时间而已。就她这点修为,怎么可能砍得动十级魔将?是以,举剑是佯攻,她将七成的灵力提前汇聚于两条腿的经脉里。

  见状,她立刻催动“逍遥八步”。

  不想。劲风破空而来,“啪”的一声,她又被打了个正着……

  好吧,太快了她根本就躲不过

  对方似乎并不想立刻要了她的小命,是以,这一次的力度与上次一样大。

  沐晚又是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香香倒是比前一次行动更快。在她刚落到草地上。就立马开始施展治愈术。

  三息之后,沐晚又举着剑站了起来:“魔物,我与你誓不两立”这回。她没有一跃而起,而是很没形象的爬起来。唉,拖得半息,是半息

  回答她的又是一声干净利落的“啪”

  黑袍男子二话不说。直接挥袖,第三次拍飞了她。

  三息过后。沐晚第三次站了起来,照样双手举剑。

  黑袍男子冷哼,又一次挥袖,接着拍飞……再站起来……再拍飞……再站起来……

  如此反复了十余次。香香的木灵力所剩无几。而沐晚又一次象个破娃娃一样。重重的摔在草地上。

  香香往嘴里塞了一颗四阶木属性妖晶,一边“咔咔”的狂嚼,一边抓紧时间给沐晚疗伤。

  此刻。沐晚已经痛到麻木了。仰面瘫在草地上,她呵呵轻笑。用神识对香香说道:还好我有先见之明,事先将青云牢牢的绑在手里。

  这次的治疗时间略长,足足用了十息。

  香香又往嘴里塞了一颗妖晶,冲身边红光闪个不停的冰球哼哼:“你还要多久啊?本尊和姐姐真的快扛不住了”

  黑夜还是没有吭声。

  香香苦着脸,嘴里嚼的更快。

  因为外面,沐晚又一次“砰”的跌落……

  三息后,沐晚的手动了动。

  五息后,沐晚睁开了眼睛。

  十息后,她偏过头去,“噗”的吐出一口深红色的淤血。

  又费了二十息的时间,她摇摇晃晃的,终于站了起来没办法,木灵气跟不上,香香的治愈术大打折扣。

  黑袍男子觉得差不多了,背负着双手,站在十余丈开外,冷声问道:“本尊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交出天魔来”

  沐晚抬起头来,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用剑遥指着他,呸出一口血沫子,骂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也最后一次告诉你,正邪不两立哼,杀了我,十四年后,我又是一名响当当的修真士,还是与你这个魔物誓不两立”

  “转世投胎?哈哈哈……”黑袍男子仰天狂笑。两息之后,他停下来,冷冷的说道,“小丫头,落在本尊手里,你以为,你还会有转世投胎的机会吗?本尊会生生的剥抽出你的魂魄,炼魂器转世,投胎?哼,你就别做美梦了”

  顿了顿,他又慵懒的哼哼,“小丫头,你也别老想着拖延时间。实话告诉你,没用的。隔着十丈的距离呢,那只小天魔修为浅薄,就算是醒来了,他的血统也压制不到本尊”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始终站在十丈开外沐晚翻了个白眼,死不认帐:“魔物,休得胡言什么天魔,地魔,我根本就不知道今天,我技不如人,认栽了,任杀任剐我但凡皱一下眉头,就不是人”心里却道:今天就是交待在这里,也绝不能暴露黑夜的存在

  只是,心里却忍不住难过:历尽千难万险,终于凝得剑种,却折殒于此。

  我还没有筑基呢

  仙道那么长可是,我的仙道却要止于此

  三千修真界,那么大可是,我却东华洲都没有走遍

  不甘心啊

  恨啊

  她瞪着黑袍男子,一双眼睛里几欲喷出火来,情不自禁的又紧了紧手中的青云剑。

  “叭嗒叭嗒……”剑尖滴落点点鲜血用来绑剑的布条早已浸满鲜血。只要稍一用力,血水便从布条里挤出,顺着剑身滑下,从剑尖滴落。

  “该死”她咬得一口钢牙“咯吱”作响。

  “小小年纪,跟那些牛鼻子老道一般,冥顽不灵”黑袍男子耐心用尽,不爽的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想死,是吧?本尊成全你”

  说着。他伸出右手。

  本来是一只很好看的手,白皙修长。可是,这会儿,它被黑色的魔气笼罩着,清爽干净的指甲“嗖嗖”的疯长。转眼,这只手的指甲都变得黎黑,长到半尺来长。弯如钩。寒光闪闪。

  抬起手,他轻笑道:“小丫头,把你破膛开肚。本尊就不信找不出小天魔”

  沐晚见了,后背阵阵发麻,手里的剑,握得更紧。嘴上仍然强硬的呸了一口:“来啊看我怎么剁了你的魔爪”

  已然是必死之局。现在,她唯求死的硬气。死的壮烈。

  绝不能对魔物服软,令宗门丢脸,令师门蒙羞

  香香,对不起她有神识如是说道。

  香香一直在狂嚼妖晶和灵石。收到这条神识。她不由双泪横流,将最后一把大灵石塞进嘴里,回复道:不怕。三百年后,香香还来做姐姐的本命守护兽

  沐晚闻言。欣慰的笑了:好,来世,我也只与你缔结本命契约

  “在与你的本命灵兽道别吗?”黑袍男子“啧啧”的摇头,“多可怜现在本尊就划开你的胸膛,看你的心到底有多坚强”

  说着,他伸出一个爪尖,隔空划来。

  黑色的寒光闪过。

  空间里,香香飞快的翻动,不停的向空间外面打出手印:“给我移”

  与此同时,沐晚举起青云剑,全力迎上去。

  “铮”,青光大作,青云剑发出清亮的剑鸣。

  “当”

  两者在离沐晚不到三尺远的地方猛然相撞

  啊,我挡住了

  沐晚狂喜。

  然而,下一息,剧痛象高山一样砸过来。

  世界好安静

  两眼一翻,她硬挺挺的倒在地上。

  刚刚那一击,香香用了转移**,生生的替沐晚扛去了九成攻击。是以,她也头一歪,七窍流血,不醒人事。

  哗啦她身后的香樟树断了一根胳膊粗的枝桠

  黑袍男子轻“咦”一声,难以置信的看着十丈开外,昏迷不醒的血色身影,哼道:“倒是有点儿本事可惜了”

  接着,他扬声又说道:“小天魔,你以为区区一个炼气期的小丫头也能护住你吗?哼哼,本尊现在就将你刨出来”

  右爪一晃,隔空猛的一抓。

  魔气大作,比爪子的速度更快,转眼就将沐晚罩住。

  “唧”

  说时迟,那时快从沐晚的颈间突然迸出一道夺目的金光。

  笼着沐晚的魔气立消

  那是两个金光闪闪的字符

  它们破空而出,与那五道黑色的爪痕在半空撞在一起。如果沐晚醒着的话,定能认出这两个字就是刻在蓝碧玺灵珠上面的那两个金文扶摇注:呃,这俩字,她目前还认不全……

  “轰”

  一声巨响。大地为之颤抖

  声波荡开,沙石齐飞,方圆数百里以内的树林尽数伏倒。一直围在两百里之外默声看戏的散修们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连哼都没哼一声,集体中招

  魔气没有了

  黑色的爪痕亦化为乌有

  这回换黑袍男子被横着震飞。

  金色的两个字符却在空中幻化成一只巨大的金翅大鹏鸟。

  “唧”它振翅鸣叫。

  清亮的声音传出好远。夜,愈发的寂静。

  “啊,神兽元魄”黑袍男子看得分明,在半空中直接现出本体一道径圆百来丈的黑烟。如果细看的话,不难发现黑烟的正中有一块黑闪闪的核状物,半人高。这就是魔核

  没有犹豫,黑烟打着转儿,风驰电掣的向散修联盟方向逃窜。宛若平地里无端的刮起一阵黑旋风。

  转眼,它逃出两三百里。

  几名散修运气不好,刚刚被声音震晕,躺在它的逃亡路线上,竟当场被绞成肉泥。

  “唧”,金翅大鹏鸟又发出一声啼叫,一个仰冲自空中滑飞下来。

  狂风,再起

  飞沙走石周围数百里内,伸手不见五指。

  “不”,黑旋风惨呼。

  金翅大鹏鸟准确无误的叨起魔核,“嚓吧嚓吧”,将之嚼碎,旋即,吞下。

  黑旋风立刻蔫了,变成淡如轻纱的灰色烟雾。

  劲风扫过,它散了。

  而吞下魔核后,金翅大鹏鸟身上猛的金光大盛。下一息,它的身形有如烟花绽放,最后化成数不清的金色光点,渐渐消于无形。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婴宁1991的香囊,书友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jadeyang100620113014617爱唱歌的枫树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ps:关于加更的问题某峰的回答是:本月亲们很给力,本坑的月票首次过百……好吧,虽然仍然没有什么用。但是,也不容易才单月月票过百了,某峰当然要好好庆祝一下下。所以,元旦当天某峰不下楼,猫在家里码字。

  元旦当天三更。加更的时间还是中午十二点。

  希望在新的一年里,亲们继续支持某峰,再次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