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八九章 不堪一击
  找到临时落脚点后,澳门赌博网站:香香立刻用发出“隐”字头万木令,遮住三人的行踪。网值得您收藏 。。

  此时,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黑夜走到沐晚跟前,用前爪轻轻扯了扯她的袍边:“沐姑娘,我可不可以现在吸食一些戾气?”放着嘴边的戾气不吃,他真的忍得好辛苦。

  沐晚也知道他一直是在强忍着,是以,点头同意了,并且叮嘱他:“这里是在散修联盟的眼皮子底下,你行事隐秘些,别泄了行踪。”

  黑夜飞快的应了一声,迫不及待张开嘴巴,狂吸。

  “滋——,滋——,滋……”

  这里的戾气貌似有些不同,一道,又一道,象细泥鳅一样。黑夜的嘴巴一张一合,转眼吸食了数条戾气。

  他的身体象个正在充气的牛皮水囊一样,急速胀鼓起来……不到十息,他就变得滚圆,与一只黑毛球无二。

  可是,他还在不住的吸食!

  沐晚吓了一大跳,连忙出声制止:“够了,黑夜!你会撑爆的!”

  这时,香香也大叫:“糟糕,我们好象被发现了!有好几队散修正向我们这边包抄过来!”

  沐晚拧眉:“是你的禁锢之力失灵了,还是碰到了相克之物?”至始至终,香香都用禁锢之力罩着他们三个,按说是不会暴露行踪的。

  香香瞪着仍然在吸食不停的某魔,咬牙说道:“绝对是这个贪吃鬼克的!”

  现在不是说气话的时候!沐晚再次对黑夜喊停:“停下,黑夜!”就这么一会儿,这家伙又胀大了一圈!

  然而,后者却充耳不听,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向!

  沐晚正准备再次示警,香香却神色大变,盯着黑夜,惊呼:“不对,他的情形很不对劲!”

  “他怎么不对劲……”

  不待沐晚的话说完,香香急声叫道:“姐姐。快,隔绝他与戾气之间的联系!快!”

  沐晚刷的拔出青云剑,欲斩向那些急涌过来的戾气。

  “没用,斩不断的!”香香立刻大叫。“先封住黑夜!就象在极北之地一样!”

  沐晚立懂,手腕一旋,用最快的速度使出“滴水成冰”。

  呼——,青辉闪过,剑气直指黑夜。

  转眼。黑夜被坚冰包裹得严严实实。

  那些象细泥鳅一样的戾气齐齐顿住!

  说时迟,那时快,香香双指齐发,大喝:“禁锢之力,给我禁!”两道绿色的木灵气从指尖迸出,嗖的分向绕冰球转了一圈。

  “啵!”木灵气散开,象轻烟一样,笼罩住整个冰球。

  戾气们貌似很不甘心,在冰球附近飞快的摇着尾巴。

  香香见状,又往冰球表面加持了一道禁锢之力。同时提醒道:“姐姐,隔绝符!”

  “叭叭叭……”沐晚赶紧打出一大把隔绝符,密密麻麻的,贴满了整只冰球。

  立时,灵光闪烁。

  效果也是杠杠的!比牛犊还要大的一个冰球,就在眼前,戾气们却“视而不见”,轰然散开,象没头的苍蝇一样,在附近飞快的窜来窜去。

  香香见状。举起冰球,象道旋风一样钻进空间里。

  刚进入空间,身形未定,她立刻用神识说道:姐姐。快跑!黑夜大概是引来了很厉害的魔物!

  其实,沐晚也想到了这一层。是以,香香的神识才传到,她已经祭起祥云飞剑,向绝魔山脉方向全速冲去。

  不想,戾气们比想象中的反应快得多。

  沐晚刚一冲出树林。它们已然重新集结起来,象道灰色的旋风一样,如影相随,紧追而来。

  “在那儿!”

  “抓住她!”

  “小贼,哪里跑!”

  ……

  方圆百里内,突然热闹起来,数十条彪形大汉脚踏飞剑,嗖嗖的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

  沐晚飞快的扫了一眼。

  呀,居然能看出大多数人的修为:有一半以上是筑基修士,只有五个炼气后期的。

  还有一个披着长发的红袍青年男子看不出修为。不过,此人不怒而威,其余人明显都敬畏着他,以他马首是瞻。沐晚由此判定他必是一位金丹真人!

  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身后的那道灰色小旋风,沐晚意识到:接下来,她将要面对的是一场恶战苦战!

  战,便战!

  呼,浑身的血液象是被猛的点着了一般,战意立起。沐晚索性一转飞剑,飞至附近的一处开阔的草地上,降下飞剑。

  刷!

  青云剑,出!

  沐晚挽回个剑花,横剑于前,一边冷眼注视着红袍男子的动静,一边用神识问香香:香香,我要放开手大战一场。你有没有办法,使那个魔头不能乘虚而入,乱我心志?

  香香回答得很果断:行!香香用清神术护住姐姐的识海,应该有效!

  下一息,沐晚便只觉得心头一轻,没来由的神清气爽!

  紧跟而来的戾气小旋风里居然发出一声轻咦。

  这一声,非男非女,又似男似女,甭提有多怪异!沐晚听得分明,本能的向后急退一步,与之拉开十余丈的距离,横剑喝道:“魔物,还不速速现身!装什么神,弄什么鬼!”

  “哈哈哈……”

  戾气之中,发出一阵狂笑。听其声,似乎灰色的小旋风里藏了一男一女两个人。

  须叟,小旋风一摇,化成一个披着长发的黑袍男子。

  他身量颀长,发黑如墨,背着对沐晚:“真是一个很有趣的小丫头!你若是乖乖交出那只小天魔,本尊可以做主,放你一条生路。怎么样,小丫头?”

  沐晚冷笑:“做主放我一条生路?就凭你?一个不敢与我正视,只敢用背对着我的魔物!”

  黑袍男子闻言,当场狂笑:“哈哈哈……”

  “笑死你!”香香在空间里咒骂道。

  沐晚苦笑,用神识说道:香香,今天之事,怕是不能善了——虽然黑袍男子大笑时并没有加持威压,但她却明显感觉到识海里压力陡增。如果不是有香香的清神术护住识海。此刻,只怕她已经心神失守,走火入魔。

  这说明,对方的修为深不可测。远非她能敌也。

  香香叹了一口气:姐姐,他是十级魔将。香香在他面前,连土遁术都使不出……有姐姐陪着香香,香香不怕!

  十级魔将!沐晚立刻放弃了捏碎护身玉佩和传讯玉符的打算——魔族是远远强悍于人族修士的存在。前者肯定是护不住她,只会白白泄露她的身份;而后者。就算是时间来得及,师尊亲自赶来,也难敌啊。

  拼了!大不了一死!

  “噌!”战意熊熊燃烧起来,沐晚死盯着黑袍男子,“滋拉”撕下一条袍边,用它一圈又一圈的,将青云剑紧紧绑在右手上。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散修联盟的人已经包抄过来。红袍男修一举手,所有的散修都齐齐在两里开外降下飞剑,严阵以待。

  “想跟本尊比斗?”黑袍男子止住笑。冷哼,“本尊成全你!”然后,他命令外围的散修们,“统统后退两百里,没有本尊的命令,谁也不能前进半步!”

  声音不大,但是,包括红袍男修在内,所有的散修都齐刷刷的祭起飞剑,掉头后撤。

  嗖嗖嗖……。不一会儿,他们果然在两百里以外的地方再次降下飞阵。因为只有几十个人,所以,包围圈破绽多多。名存实亡。

  “小丫头,本尊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交出小天魔,放你一条生路!”黑袍男子说着,转过身来——做了这么多,他只不过向沐晚证明。他完全够资格做主!

  “啊!”两世为人,沐晚远比寻常人稳重、沉着。然而,看清这只魔将的脸,她还是禁不住轻呼出口,本能的又向后退了一步。

  我滴个娘咧,这家伙竟然没长脸!

  哦,也不对。黑袍男子还是有脸的。他的脸跟只刚剥掉壳的白水煮鸡蛋一样,白嫩细滑,上面什么也没有!

  没有眉毛!

  没有眼睛!

  没有鼻子!

  没有嘴巴!

  ……

  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

  就连香香也在空间里大呼:“啊,原来没有五感,是这个样子的!丑八怪!”说着,她踢了一脚身边的冰球,“黑夜,你以后也会是这个丑样子吗?”

  冰球里,飞快的闪过一道红光。但是,黑夜没有吭声。

  香香挑眉,一挥袍袖,将贴在上面的所有隔绝符全都揭掉——空间的隔绝作用,强过那些隔绝符的总和千百倍。

  冰球里又闪过两道红光。

  愁云立消,香香对冰球说道:“黑夜,本尊会和姐姐尽量帮你拖住外面那只十级魔将。不想死的话,你最好尽快醒来。”唉,黑夜的修为与外面那只简直是天壤之别。她只希望,黑夜出去后,纯正血统能起到一定的震摄作用。她家主人能乘机脱身。

  黑夜仍然没有吭声,但是,冰球里的红光却闪得更快了。

  香香紧抿着双唇,不再看他,继续密切的注视着外面。

  外面。

  沐晚也和香香想到了一块儿。她横剑于胸前,尽量与黑袍男子周旋:“什么天魔,地魔?我只知道有血魔和心魔!尊驾这副模样,我从来没有见过。请问,尊驾是魔吗?”

  “聒噪!”黑袍男子冷哼,“不见棺材不落泪!”为了给这个人族小丫头一点厉害尝尝,他在声音里加了两成的功力。

  沐晚只觉得这道声音有如实质,重重的撞击在识海上。

  整个识海都剧烈的震动起来。

  “噗!”她喷出一口鲜血,踉踉跄跄的连连后退。最后,她用青云剑扎在地上,才堪堪站住身形。

  空间里,一直替她护住识海的香香首当其冲,“啊”的惨呼,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吐血连连。

  顾不得擦去嘴边的残血,双手飞快的在胸前各自打出一记手诀,交叉护在胸前,她大喝:“清神术,加持!”瞥了一眼旁边的冰球,她苦笑,“黑夜,这架没法打。今天我们怕是都要折在这里了。”

  没办法,对方实在太强横。他们仨就算捆在一起,也是不堪一击。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wangji200的礼物,多谢书友cxtuojiang、voilet、13921133789、红梅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