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八五章 援兵
  沐晚只是御剑离开京城,并没有走远。她在东郊的一个僻静下头降下飞剑,藏进山顶的一片小松树林里。

  因为香香之前查到的信息是,无邪子虽然是散修,却隔三岔五往京城以东发送传讯符。就在今天的傍晚时分,无邪子的亲传大弟子还向同一个方向接连发送了数道传讯符。也就是说,他们其实是与外面的某人或某股势力是有勾结的。

  可惜的是,这伙人行事极及隐蔽,以香香现在的修为,仅能追查至东郊。

  沐晚摧测,这些人视她为强敌。在国师府里布下天地五行绝杀阵,不是为了伏击她,仅仅是希望借此拖延时间,等待援兵。

  正所谓,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沐晚当然不想从此被一个藏在暗处,且身份、实力皆不明的仇家惦记上。好在,到达国师府后,香香第一时间用禁锢之力罩住了整座国师府,而且她的速度也够快,那起子人甚至于还来不及再次发送传讯符,就被她碾杀。

  想必他们求救的那方还不知国师府的情形,正在赶往京城的路上。沐晚准备守株待兔。不求一举歼灭援兵,但求能顺藤摸瓜,查探出对方的来头。这样的话,她就能揣了对方的老巢,彻底铲除麻烦。

  一进松树林,香香当即发布了“隐”字头的“万木令”。

  嗖嗖嗖,四周的松树皆象卫兵一样挺得笔直。顷刻间,整座林子变得宛若铁桶一般严实。

  黑夜见状,粉红的眼睛一闪,小心翼翼的绕开香香,走到沐晚脚边。舔着嘴唇说道:“沐姑娘,如果有戾气,可否让我吸食掉象刚刚一样白白浪费掉,真的好可惜。”魔族天性敬重强者。要是换在以前,他自恃为高贵的天魔,才不会跟任何人请示呢:一来,经此一战。他对眼前这个“弱小的人族幼崽”刮目相看。不敢小觑;再者,意识到,他们仨里。就数他的实力最弱。一时间,他迫切想要变得强大起来。而对于他们魔族来说,没有什么比吸食戾气更能提升修为了。

  沐晚以前对他们魔族的习性知之甚少。不过,她现在已经知道。戾气于魔物大补,却无害。闻言。她点头:“行。你藏在林子里,不要现身,他们身上的戾气,澳门赌博网站:你可以尽数吸食掉。但是切记。你千万不能走出这片林子,以免打草惊蛇。”

  “是。”黑夜老老实实的蜷伏在地上,不再吭声。

  子夜过后。一直闭目打坐的香香突然睁开眼睛,说道:“姐姐。来了一行共七人,都是筑基修士。最前面的那个为筑基中期修为,其余人都是筑基初期修为。他们御剑而来,离我们还有七百余里。”

  沐晚靠着一棵松树在小寐,闻言,立刻起身,问道:“你确定是他们”

  香香答道:“错不了。他们的气息与国师府的那五人一模一样,都令人作呕”

  “那是阴戾之气”黑夜两眼精光大作,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毛,说道,“沐姑娘,让他们再靠近三百里,我就可以将他们身上的阴戾之气吸个精光。”

  “真的”沐晚难以置信的垂眸看着它,“你有把握”京城有数十万无辜的凡人,她当然不能放任这队邪修入京。如果黑夜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吸食掉他们的阴戾之气,必能吓退这帮家伙,倒是省了她一番手脚。

  黑夜点头:“现在我能吸食方圆五百里之内的戾气。并且,吸食掉他们身上的戾气后,以后,就算是隔着千里,我也能精准的找到他们。”好吧,放他们过来三百里,他纯粹是为了保险起见。

  香香吐舌,暗道:不愧是天魔,果然够强悍

  “行。”沐晚爽快的点头,“这次,我们看你的。”

  黑夜嘿嘿一笑,摇身一变,化成一道黑烟。下一息,他又重新幻成红眼黑猫,高高的站在一棵大松树的枝丫上,伸出粉红的舌头,舔着嘴唇,做翘首以盼状。

  就差没有掉哈濑子了

  香香翻了个白眼,用神识跟沐晚说道:一些令人作呕的臭气而已,至于把他馋成这副德性吗

  沐晚摇头轻笑,说道:“香香,盯紧他们。一旦情况有变,立刻向我报告。”这样的话,要是黑夜失手了,她也能第一时间杀上去。

  “是。”香香瞄了树上的某魔一眼,开始报数据,“他们离我们还有六百里五百里”

  几乎是同时,黑夜突然身子绷紧,尾巴高高的翘了起来,亢奋的叫道:“啊,我感觉到了戾气比国师府那些人身上的更浓烈”

  “黑夜,他们就交给你了”沐晚欣喜之余,不由皱紧眉头,暗道:那得有多恶心

  黑夜没有回答。他全身隐于黑暗之中,唯有一双粉红的眼睛亮闪闪的,堪比星辰。

  过了二十来息,香香报告:“还有四百里”

  这时,黑夜猛的吸气。

  转眼,“滋溜”,他吸食掉一道筷子粗的灰色烟气。

  “呃。”他惬意的打了个饱嗝,“成了。”说完,纵身从枝头跳下来,稳稳的落在地上。

  香香全程监视,此时,眼睛难以置信的瞪得老大,报告道:“姐姐,他们连连惨叫,都掉下飞剑了哎呀,他们鬼叫着,开始往回跑姐姐,我们要不要追上去”

  沐晚看向黑夜:“你确定隔着千里也能找到他们”

  黑夜打了个呵欠,口齿模糊的说道:“当然可以。只是眼下不成,我好想睡觉。”

  也就是说,暂时指望不上他。

  于是,沐晚对香香说:“带上黑夜,我们远远的跟着他们。”没有办法,她的修为有限,现在还无法用神识探查四百余里以外的情形。

  “好的呀。”香香走过来,拎起黑夜的脖子,闪身进了空间。

  有香香指引,沐晚跟在那一行七人后面。本以为会这样一直跟下去,直至跟至对方的老巢。

  天将亮的时候,香香突然用神识说道:姐姐,我知道他们的身份了。

  沐晚不由站定,问道:他们都是什么来头

  香香继续说道:刚刚那个筑基中期的说,跑了这么远,都不见有人出手,应该是没有追来。他还说要给总坛发送传讯符,汇报京城的情况。现在,他们七个人凑成一堆,在商议如何汇报呢。有一个人说了,加入散修联盟以来,这是他碰到的最大强敌。其余人纷纷附和,表示没有必要为了一个无邪子搭上自家性命。姐姐,他们肯定是散修联盟的人。之前,国师府的那起子人,不也一个个都自称是散修吗

  沐晚连连点头:而且散修联盟也早就与魔修有所勾结。八年前,师叔带着我过巨阵,还曾中过血煞魔气呢。

  当时的情形甚是惊险,现在想来,她都心有余悸。

  七人商议了近半个时辰,最后,他们终于敲定了传讯符的内容:有元婴大能经过京城,无邪子等人都折殒。京城已失。我等不能敌,现已撤退千里,等待长老下一步指令。

  香香发布万木令,尽可能的跟踪那枚传讯符,最终肯定,它确实是发往散修联盟方向。

  发送传讯符后,那七人真的原地待命。

  是以,沐晚也只好按兵不动。

  傍晚时分,七人收到了指示他们返回的回讯。七人欢欢喜喜的祭起飞剑,往回赶。

  香香提议:为了不惊动他们,仅由她一人跟踪过去。

  沐晚也觉得有道理,便与沉睡中的黑夜留在原地等她。

  是夜,四更时分,香香一脸倦意,却兴冲冲的回来了:“姐姐,他们果然是散修联盟的人。香香跟着他们,一直过了天门关,进入巨阵,直至看着他们进入了散修联盟的总部,绝对错不了”

  沐晚心疼的说道:“散修联盟不是我们现在能对付得了的。这件事,我只能返回宗门,向师尊禀报。你辛苦了,先回本体好好睡一觉。我们不用急着赶路。”

  “好的呀。”香香这一宿耗费的灵力颇多,呵欠连连的应下。即便累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进入空间之前,她还是不忘将蜷伏在沐晚脚步的黑夜一并拎进空间里。

  沐晚又小睡了一会儿。待天亮时,她起来面对东方,运气练功,一气走了五个大周天。现在,她运气的速度又快了许多。仅用一个多时辰就走完了五个大周天。

  白天御剑飞行,她尽量挑没有人烟的地方。当碰到无法绕过的城镇或乡村时,她只好早早的降下飞剑,装扮成云游的道士步行通过。

  反正又不急着赶路,所以,她比来的时候,速度慢了许多。傍晚时分,她才赶到黑水城。

  据田妈妈说,这里是沐三爷的外放之地。降下飞剑,在城外站立许久,沐晚混在人群里进了城。

  香香饱饱的睡了一觉,从本体里出来,见状,用神识问道:姐姐,我们晚上要宿在城里吗

  沐晚答复道:我想去看看沐三爷。

  香香怔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姐姐知道他住在哪儿吗

  他是这里的父母官,应该就住在后衙吧。沐晚说着,放出神识查找。很快,她找到了官衙的所在。继而,用神识搜了一圈后衙。她拧眉:沐三爷确实住在后衙。

  好歹也是一城之父母官,然而,他住的地方却堪称陋室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礼物,多谢书友玉米ch、爱在熄缘前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