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八四章 浪子回头金不换
  入夜,澳门赌博网站:周围一片死寂。

  沐晚下楼,往青年道士的尸体上扔了一个火球。

  不一会儿,尸体燃烧殆尽,化为一小堆灰烬。

  沐晚提着青云剑,出了客栈。

  此时已经宵禁,街道黑漆漆的,没有人迹。

  不用神识扫视,沐晚也知道,自青年道士死后,这条街道上的住户,大部分已经收拾了金银细软,投奔亲朋去了。留下的是一些无处可逃的。他们也早早的用桌椅、柜子等家什顶住门窗。这会儿,一家老小正战战兢兢的挤成一团呢。

  这帮奸佞不除,天理不容沐晚沉着脸,向国师府走去。

  国师府位于皇宫边上,与北城隔着大半个京城。时间很充足,沐晚没有御剑,也没有催动“逍遥八步”,而是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

  一路上,她连一个道士或一个军士也没有看到。所到之处,无不是漆黑死寂。

  空荡荡的街道上,唯有她的脚步在久久回响。

  没过多久,沐晚畅通无阻的来到国师府的大门外。

  国师府独占一条街。门前立着两只脚踏祥云、面色狰狞的青铜麒麟雕像。每一只起码重数千斤,比成年男子还要高出一大截。

  白玉为阶,朱漆大门上的铜钉在月光下也是锃亮的。明黄色的门匾上写着“敕造国师府”。门前挂着一溜的明黄色灯笼。每一只灯笼上都有“国师府”三个黑字。这些灯笼将整个国师府的门廊及台阶下,照得亮若白昼。

  此时,国师府大门紧闭,门口也不见人影。并且,从外面看,并没有阵法波动。

  沐晚轻哼,右手提剑,左手隔空一掌推去。

  “砰”沉重的大门应声而开。

  里面却是漆黑一团。

  沐晚定睛细看,黑暗之中,阵法波动非常明显。

  天地五行绝杀阵香香在空间里用神识报告。姐姐,启动这个阵法,至少要一万零八百块下石。这些贼子贼孙真真的下了大血本。

  沐晚哼一声,用神识说道: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天地五行绝杀阵可攻、可防。是个大型复合阵。但是,此阵的不高,不过是中级阵。

  要是换在昨天之前,沐晚还真不敢硬闯。现在,她有青云剑在手。区区一个中级阵,还真拦不住她

  刷,青云剑出鞘,青辉象月光一样倾泻出来。

  沐晚左手捏成剑指,指尖凝出一缕水灵气,“嗖”的缠绕在青云剑上。

  她提起剑,在头顶缓慢的转了一圈。

  罡风立起,吹得她的袍角猎猎作响。

  整个国师府前的空气都被搅动了。无数水汽化为点点寒冰,急骤集结,紧密的裹在青云剑的外面。

  转眼间。青云剑变成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巨型冰剑。

  “铁马冰河”

  沐晚双手举起剑,奋力斩下:“给我破”

  “轰”,剑气冲天。

  剑气所到之处,一切事物碎成碴

  大地都在颤抖

  沐晚正前方的地面上现出一道三尺深,两尺宽,贯穿了整个国师府的剑痕

  天地五行绝杀阵,连碴都不剩,破

  沐晚收剑,心道:师尊说的对,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阵法就是个摆设

  “哗啦啦”周边的黑暗之中,各类兵器纷纷坠落。在周边埋伏有五万禁军。见状,他们哪里还拿得住手中的兵器

  恐惧是会急速传染的。不到三息,五万禁军尽数弃械。

  “大大大仙。饶命啊”有人反应过来,惶恐的跪地求饶。

  有人带头,于是,黑暗中,越来越多的禁军将士投降。

  沐晚冷眼看着国师府里。呃,好吧。气势恢弘,富丽堂皇的国师府已经不复存在,唯有一地的残砖碎瓦,断垣残壁。

  她提气,朗声说道:“里头的人听着,限你们半刻钟内赶到大门前的空地上集合。违者,杀无赦”

  “大仙,请息恕”有道士弃了兵器,抱着头,从黑暗中现身出来。

  一个,两个,三个哗啦啦,不一会儿,空地上集合了数百名道士。

  沐晚扫了一眼,用剑指着他们,说道:“以此剑痕为界,有修为的,站在左边;没有修为的,站在右边。胆敢隐瞒者,杀无赦”

  呼啦,道士们抱着头,跑得飞快,瞬间分成两拔。

  沐晚看向右边。中间有一个炼气一层的中年道士缩头缩脑的躲在人群之中。

  “找死”沐晚扬剑。

  青光闪过,血线窜起。

  中年道士连哼都来不及哼一下,就被斩首。头颅骨碌滚地。

  “啊”他身边的一个道士惊呼,哐唧跪下。

  于是乎,右边的道士们哗啦跪了一地。

  沐晚看向左边的道士们。

  这一边只有三十四人,且修为最高不过炼气二层。绝大多数都不过是先天境。感受到沐晚的目光,他们无不两股战战。

  沐晚逐一看完,发现这些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与无邪子一样,身上带着一股子令人恶心的气味。

  该死的,无一例外,练的都是邪功

  她用剑指着他们,冷冷的说道:“两条路,要么,自废修为,要么,死”

  “啊”几个道士身形一晃,瘫倒在地。

  其余的道士慌忙趴在地上,大声求饶:“大仙,请息怒”

  “小的修行不易,大仙,请放小的一条生路。”

  “是啊,大仙,放过小的们吧。”

  “住嘴”沐晚喝斥道,“你等修的是邪功,继续修炼,害人害己,天道不容现在废去修为,从此走上修真正道,将来未尝不可修得大道。”

  道士们跪伏在地上,不敢再吭声。

  “我给你们一柱香的时间考虑。”

  沐晚从他们身上挪开目光,再次看向残破的国师府:“里面的人听着,既然你们不肯出来。那么,从今往后,你们都不必出来了受死吧”

  说完,她再次举起青云剑。

  说时迟。那时快,黑暗之中掠起数道遁光。

  “弟兄们,不要听他的。他才是邪魔”

  “弟兄们,并肩子上啊”

  “杀了他”

  五个人乘着各种飞行法宝,四散逃逸。嘴里却疾声高呼。他们试图蛊惑在场的道士们起来反抗,缠住沐晚。他们似乎对自己的飞行法宝很有信心,以为这样就可以逃之夭夭。

  哪知,他们打错了算盘

  “砰砰砰砰砰”

  国师府的上空象是罩了一张无形的铁网,五人一头撞在上面。惨呼一声,法宝当场爆掉。人则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自半空中一头栽下,紧接着,重重的砸在残碴堆里。

  而大门前,道士们依旧跪伏在地上。没有一个听他们的号令,起来反抗的。

  沐晚冷哼,暗道:果然,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白搭

  “你们五个,死”

  她提着剑,走向国师府废墟。

  呼,有人举着一根精铁狼牙棒,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冲杀出来。

  魔修

  沐晚眼睛都没眨一下。随手一剑当胸刺去。

  青光一闪,剑气如虹。

  那人惨叫一声,胸口“砰”的炸开,立时变成两戴。

  又有三个人从不同的方向攻来。

  刷刷刷

  不用快。沐晚脚下不停,接连使出三剑。

  夜幕下,青辉有如深谷幽兰般绽放。三人被剑气轰成数块。

  “大仙,饶命”最后一人将长剑高举过头,低垂着头跪于地,“小的知错了大仙有大量。请饶小的一命小的也是国呸,无邪子是恶魔是魔头那魔头见小的制符技艺不错,以一家老小的性命相挟,逼迫小的替他制符。大仙明鉴,小的不是邪魔外道,小的是个本本分分的正道,小的全是被无邪子逼的”

  声音好熟

  沐晚身形一晃,拉出一串残影,瞬间,在他跟前站定:“抬起头来”

  这人抬起头。

  果然是熟人前世的熟人

  前世就是这厮唆使魏家那个杀才用灵符镇住她,将她关在地牢里,严刑拷打了整整五十天。最后,这厮还试图搜她的魂。所作所为,不过是想谋得她的空间

  今生重来,沐晚认为前世的仇,前世已报。是以,她无意再寻这厮复仇。

  孰料,这厮却自己送上门来。

  不过,和前世相比,这厮这一世混得明显差得多。他面色灰败,看上去起码有三十五六岁。修为也才炼气八层。哪似前世,他二十出头,满面春风尽是得意之色

  难道这厮这世运道大打折扣,错失了前世的大机缘或者是,时运未到,这厮还没有碰到前世的大机缘毕竟离前世见到这厮,还有两年的时间。

  沐晚笑了:“你说你修的是正道,那么,我问你,你身上的邪煞之气又是从何而来”

  这人眼波一转,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阴戾,面上却装糊涂:“什么邪煞之气,小的不知道”

  话未说完,他猛的扔了长剑,展开双臂,向后飞掠出去。同时,嘴里吐出一枚金色的灵符。

  这是一枚金锥符。它象毒蛇的杏子一般,“噌”的破空袭来。

  “找死”沐晚轻松用左手二指将之牢牢夹住,反手甩出去。

  “叭”

  一丈开外,正中眉心。

  沐晚随即从脚下的碎碴堆里踢出一颗鸡蛋大的碎石。

  紧接着,“噗”的一声,碎石入肉。那人的小腹被砸了一个透明的大窟窿。丹田里的那个白色小团子被碎石砸个正着,应声消散。

  就这么短短的一瞬间,那人生机全无,尸体象个破麻袋一样,重重的跌落在碎石堆里。

  死到临头,还幻想夺舍

  沐晚撇撇嘴,身形一晃,须叟,又回到大门前的空地上。

  众道士见几息之间,国师的五位亲传弟子尽数被灭杀,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叭叭”左边有一个先天境的道士振臂,第一个自废修为。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一柱香的时间不到,三十四名有修为的道士全部自废修为。

  沐晚一人给了一粒回春丹:“以后,若让我发现你们又重练邪功,杀无赦”

  没了修为,这些人就是凡人。沐晚命他们静坐在空地上,等天亮后,一齐去官府投案自首。

  “浪子回头金不换”京城事已了,沐晚挥剑在他们面前的空地上刻下这七个大字,御剑离去。

  大周天子垂垂老矣,怕死之极。看到这七个大字后,他肯定不会太为难这些道士。

  而现场的很多道士看到这七个字,幡然悔悟,当场伏于地,嚎啕大哭。

  果不其然,这些道士次日全部被收监。三天后,大周天子降下罪己诏,禅位于太子。

  十天后是黄道吉日。新帝登基,大赦天下。这些道士都得到了赦免。有小部分人选择返乡,娶妻生子,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而绝大多数的人从此四处云游,穷其一生寻找真正的大道。

  沐晚刻下的那七个大字被世人奉为“仙迹”,成为京城至宝。就连贯穿国师府的那道剑痕也被人们称为“降魔沟”。次年,太上皇动用皇宫内库,在原来的国师府遗址上修了一座皇家道观,赐名为降魔观。而他本人则成为第一任观主。

  降魔观有两样镇观之宝,一样是“劝世仙迹”,另一样是“降魔沟”,供奉的是青袍剑仙,香火旺盛得很。不出十年,降魔观成为全大周最负盛名的道观。

  沐晚因此而获得了有生以来的第一道信仰元力。为此,她还特意跑到降魔观去欣赏她的第一座神像。结果,她看到是一座身高丈许,身着青布道袍,手执银色巨剑的怒目黑脸大汉。香香当场笑岔气。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