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八三章 搜查
  “姐姐,剑种已经凝结,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吧。”沐晚还没来得及在床沿边上坐下来,香香就提议道。

  “为什么要急着离开?”

  香香答道:“昨晚,皇城里发生了大变故。”说着,她横了黑夜一眼。

  后者抬起一只前爪,罩着自个儿的头。

  沐晚明白了,心中大惊:“黑夜昨晚闯祸了?”就知道,不能对这只天魔掉以轻心

  “不是昨晚啦。”香香指着黑夜,面色颇为不善,“姐姐还记得我们刚到京郊的时候,这个贪吃鬼一照面,就吸食掉了城中的一股戾气吗?”

  沐晚点头:“嗯,没错。黑夜这样做,不好吗?我觉得它将那股戾气吸食掉后,整个京城上空都好象变得清爽许多。”明明是桩大好事来着……

  黑夜听出了她话里的褒扬,放下爪子,“喵呜”叫了声。小声音别提有多委屈。

  沐晚终于意识到它身上应该是出了问题,刚要发问。香香却急得跺脚:“问题是那股戾气是有主的”

  沐晚闻言,惊讶的瞪大眼睛:“有主的戾气?谁身上会有这么重的戾气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黑夜等于是无偿的拯救此人于水火之中。后者更应该感恩戴德才是。嗯,给黑夜立个长生牌,都不无过。要知道戾气上身,既伤寿元,又损神识,绝非好事。

  “姐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香香叹了一口气,“香香也是昨天见城中有变,才去查了一下。原来这股戾气是有人花了大气力,特意养出来的。”

  “养戾气做什么?又不能当饭吃……”沐晚张大嘴巴。惊道,“难道说,城中有魔?”只有象黑夜一样的魔,才拿戾气当饭吃啊。

  香香答道:“不是魔,是邪修。那人练的是邪功,需要大量的戾气。”

  沐晚厌恶的皱眉,问道:“那人是谁?”没想到。她才离开八年。京城就聚了这么多的奸佞之徒

  “当朝国师,一个筑基初期的散修,澳门赌博网站:自称道号无邪子。”香香将昨晚打听到情况捡重要的报告。“他是昨天早上去密室里练功,才发现养在里头的戾气尽消。大怒之下,他当即传令所有徒子徒孙在城中排查可疑之人。同时,他自己也府。亲自在京郊周围巡查。不过,他一去不返。而城中的道士们在清晨突然乱了套。香香猜测。这个无邪子应该是出事了。”

  沐晚轻哼:“你猜的没错。昨晚,我斩了一个自称是国师的家伙。”

  “啊?”香香轻呼,心道:坏喽。话本里说,强龙难压地头蛇。这回梁子结大发了。

  黑夜也“噌”的竖起了一双耳朵。

  沐晚将昨晚的情形大致说了一通。末了,恨恨的说道:“我之前就打算探探国师府。现在看来,这一趟非去不可。去伪存真。我等修真之人,容不得这帮奸佞为祸凡俗。”

  香香弱弱的说道:“不是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么……”

  沐晚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一群乌合之众而已,算哪门子的地头蛇”话虽这么说,但是什么时候都绝不能轻敌。她发令,“我们先养足精神,今晚去探查国师府。”

  黑夜闻言,粉红的眼睛亮晶晶的。夜探啊,想想都觉得刺激“喵呜”他率真先响应。

  沐晚指着它,问道:“香香,它这是怎么了?”

  香香脸上飞红:“谁让他不搞清楚状况,乱吃东西的。香香给他下了禁制……”

  “解开吧。”沐晚说道,“这件事,黑夜没有做错。绝不能让戾气危害凡人。以后但凡碰到戾气,黑夜只管吸食掉就是。”

  “是”

  “喵呜”

  一妖一魔,齐声应道。

  香香一挥袖,一道淡淡的绿烟飘过。

  黑夜深深的吸了一口,旋即打了个激灵,用鸭公调叫道:“哎哟,可憋死小爷了”

  香香怒目。

  它缩缩头,又用两只前爪抱住头,讪笑道:“睡觉,睡觉小爷要先养足精神,晚上好替天行道,收拾那帮奸佞。”

  一只天魔说要“替天行道”画风好怪异沐晚叮嘱道:“黑夜,进入国师府后,你不许擅自行动,必须听我的号令”

  “知道了,沐姑娘。”粉红色的猫眼里明显变得黯淡许多,黑夜懒洋洋的应道。

  沐晚又转身对香香说道:“香香,你也一样。”

  香香愣了一下,但是,看到她的眼神,立刻意会过来,点头称“是”主人不放心黑夜,叮嘱了他几句,又担心他多想。所以,才多此一举。

  而黑夜闻言,眨巴眨巴眼睛,老老实实的伏在椅子上睡觉。

  道士们带着全副武装的军士在全城展开搜查可疑之人。客栈酒肆饭馆等都是重点搜查的对象。中午时分,一个十**岁的青年道士领着一群军士闯进了“仙客来”。

  青年道士命所有的客人都各回各房,一柱香内不许出房门半步。他大刀金马的坐在一楼大堂里,令军士们分成四路,分别押着掌柜和小二们,逐间的搜查。

  沐晚让香香和黑夜藏进空间里。她自己则服下易容丹,依然化成一个青年道士,盘腿坐在床上。

  听着军士们的拍门声越来越近,沐晚神容轻松自若:楼下的青年道士才先天引气期的修为,不足为惧。只不过,店里有这么多凡人,她不好现在就发作了那厮。

  很快,“哐啷”一声,房门被踢开。

  两名军士将掌柜的推了进来。其中一人,一边厉声问着,一边大大咧咧的走进来:“他是住在这间屋里的……”

  看到沐晚,他脸色大变,舌子都快打结了:“道,道爷……”

  另一个反应快些,提起脚往掌柜的屁股上踹了一脚:“作死的老货,怎么不早说,这屋里住着道爷?”

  掌柜先前被他们推了一把,本来就没有站稳身子,现而今又冷不丁的被结结实实的踢了一脚,整个人都向前飞冲出去。

  “啊”他惊叫一声,眼见就要撞到对面包着铜皮的柜子边上。

  沐晚抬手,隔空将之牢牢扶住。

  掌柜紧闭着双眼,以为小命休矣。不想,陡然发现有一股柔和的力量稳稳的托住了自己,他双手抱头,惊魂未定的睁开一只眼。

  沐晚见他无恙,抬起眼皮子,看向那两名军士。

  这两人为虎作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们都是完全没有修为的凡人,沐晚真不能收拾他们。

  “滚”她喝道。

  “是是是。”两名军士飞快的点头哈腰。接下来,他们的举措叫沐晚险些惊落下巴两人丢了手中的佩刀,分别双手抱头,将身子团成球状,麻溜的向外面滚去

  两人三下两下滚到门坎前,飞也似的爬起来,“腾腾腾”,一溜烟的跑了。

  这还是人吗?沐晚厌恶的闭上眼睛,对呆立在一旁的掌柜说道:“出去后,劳驾帮我带上房门。”

  “是是是。”掌柜的后背尽湿。不敢抬头,他冲床这边连连作揖,退行至门口,哆哆嗦嗦的带上门。

  本以为会耳根清净了。不想,才过了十几息,“砰”,虚掩着的门再次被踢开。掌柜的去而复返,被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什么人吃了豹子胆,竟敢假冒道爷?”楼下的那个青年道士面沉如水,被数名军士簇拥着,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先前滚出去的两名军士也赫然在列。这会儿,两人一左一右跟在道士两旁,佝着腰背,虾公一样,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

  这个道士有修为,不是凡人沐晚懒得出声,挥手隔空甩过去一巴掌。

  “叭”那个不可一世,用鼻孔看人的家伙,连屋里的人长啥样都未看清,“咔嚓”,撞破窗户,直接被扇飞。

  紧接着,从楼下传来一声钝响。青年道士重重的摔了个狗啃屎。

  沐晚听到了“叭嗒”一声细微的脆响。那是青年道士的颈骨摔断的声音

  隔着两层楼呢。军士们都是凡夫俗子,自然听不出来。不过,他们反应过来后,一个个脸色蜡白,鬼哭狼嚎的呈鸟兽散。

  掌柜反应也很快,连滚带爬的紧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啊啊”惊叫着,也飞也似的跑了。

  空间里,香香用神识问道:姐姐,掌柜也跟着瞎跑什么呀?

  沐晚铁青着脸,咬牙答道:“所以,这帮奸佞该死”修真士们的名声,都被他们败坏得不能再坏以至于,京城的百姓视道士为豺狼虎豹。

  军士们逃至楼下,见青年道士趴在那儿,一动也不动,不由面面相觑。

  有一个胆大些的,两腿战战的上前,小心的唤着“道长”。

  青年道士仍然没有动静。他麻着胆子,伸手飞快的将之翻过来。

  青年道士翻着白眼,已经没气了

  他死了

  军士们回过神来,尖叫着跑了个精光。

  “啊,死人啦,快逃啊……”

  掌柜小二们以及客人们争先恐后的逃了。偌大的客栈只剩下沐晚他们仨。

  香香从空间里闪身出来,着急的看着外面:“姐姐,他们很快就会喊援兵过来吧?”

  沐晚睁开眼睛,冷声应道:“我还怕他们不来呢。”

  结果,一语成谶,直到太阳下乡,夜幕降临,也不见有人过来给青年道士收尸。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好好学习的女孩的礼物,多谢书友乐乐如风狮心公爵红飘羽941甜品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